重庆,莫让“小错误”变成大笑话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08 11:54:11 重庆 点击:6190 回复:9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和四川有很多地名叫“黄葛某”但写成“黄桷某”,比如“黄葛垭”,“黄葛坪”,某处就写成“黄桷垭”“黄桷坪”。“黄葛”的名字来自黄葛树,是因黄葛树而得其名。有些人把“黄葛树”写成“黄桷树”,是因为不会写“葛”字。汉字“角”是多音字,可读作“jiǎo”,可读作“jué ”。本地话“角”与“葛”同音,有的人懒得查字典,以为把“角”字加个木旁还是读“角”,既能与“葛”同音,又能指明这个字的意义类别,所以就有了“黄桷树”之误写。不过,这种错误只是出现在“纸上”,那些人是把“桷”字当成“葛”字写,所以虽然有些地方写的“黄桷某”,但重庆人四川人还是说的“黄葛某”,没有说“黄桷某”的,任何一个写“黄桷”字样的名称,人们仍然是称“黄葛”。这就是为什么“黄桷”时不时在某些地方看到,在世上却从来听不到,除了以讹传讹的电视台。

  虽然《四川方言词典》把“桷”注了个“go”的音,在方言里说、写成“黄桷(go)树”似乎是名正言顺了,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汉语文出版物、企业事业组织名称,应当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不能使用方言字。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也是维护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里,把“桷”读作“葛”,是认错了字;把“葛”,写成“桷”,是写错了字。无论怎样,把“黄葛树”写成“黄桷树”都是错,与事实(大众称谓)和科学(《中国植物志》)都不相符。所以,由“黄桷树”派生出来的所有名称都是谬误。

  有的人说写成“黄桷”是约定俗成的,这与事实不符。“约定俗成”是指名称经过长期的社会实践而被公认,为大家遵守和沿用,并得到《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中国植物志》的承认,否则,那这些极少人的约定就没有“成”。并且你把它写成“黄桷”,就应该把它叫作“黄桷”,可人们仍然是叫“黄葛”,这也证明这里的“桷”是个错字,世人并没有公认这个“黄桷”。“黄桷”只是出现在部分地名和招牌上,地图上也有标注正确名称“黄葛”的,比如黄葛渡、黄葛村等等。同一副地图上出现正确名称“黄葛”与错别字名称“黄桷”共存的混乱情况!这叫“约定俗成”?这是低级错误!是在糟蹋文化的尊严,损害重庆的形象。现在一切事情都要讲规范,难道地名就不需要规范,可以任由错别字的名称大行其道?

  


  


  



  以上图片截自《百度地图》

  “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文字表达和传递。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兹事体大。”(人民网-观点频道)。对文化应有诚惶诚恐的敬畏之心,即使一个字,也不能简单粗暴、混淆含糊。特别是学校的名字,学校名称具有强烈的示范作用,但依照有关规定,学校名称应根据学校所在行政区域(地域)因素确定相应的名称,有的学校就只能把学校的名称取作“黄桷某小学”!学校名称本应该严肃认真,字斟句酌一丝不苟,不能随波逐流,将错就错。如果在高考试卷上,考生写出“黄桷树”,老师该怎样判对错?“黄桷”不但显得特别滑稽而且荒谬,肤浅、和不负责任。有关单位应该对公众负责,特别应该对学生负责,尊重事实,尊重科学,尊重法律,匡正谬误,改正源于错别字的地名,纠正学校名称,以免误人子弟。

  据川农教授林鸿荣考证:“黄葛”一词最早见于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的记述,“江水迳阳关,又东右迳黄葛峡,又右迳明月峡。”,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宋朝乐史的《太平寰宇记》,明代《蜀中名胜记》,清康熙《峨眉山志》以及清成都县志都有黄葛树的记录。

  黄葛树是《中国植物志》上的学名,林鸿荣解释,黄是“老树“之意,葛在《诗经》中就存在。《诗经·周南·樛木》曰:“南有樛木,葛藟累之……”(南方有一种树枝弯弯的大树,是因为葛藤(藟)的攀绕而压弯的)。因此,“葛”是“老树葛藟”演化而来。

  而“黄桷”一词,却无记载。

  “黄”和“葛”字都有特定的植物学含义,而“桷”字跟植物学无关。在《中国植物志》上,黄葛树是学名,没有中文其他名称。“黄桷”一说,既不是来自权威,也不是来自广大公众,只是一些人想当然写出来的。既然人们都说“黄葛树”,学名也叫“黄葛树”,为何要多此一举,生拉活扯地弄一个“桷”字来写成“黄桷某”,就像一出弄巧成拙的滑稽戏。“黄桷”与现实完全不符,既非大众称谓,也不是其来源黄葛树的正式学名,是明显的错误。不论“黄桷”的来源如何,延续了多久,错的就是错的,就应该更正。


  

  如今重庆是国际大都市了,至少表面上应该有与其相称的文化内涵,如果向全世界展示这些由无知懒惰的人张冠李戴胡诌出来的错别字名称,岂不是要令人笑掉大牙。希望重庆迅速纠正错误,让黄葛树完全还原自己的“真名实姓”。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5次 发图:1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红袖添乱想读书 时间:2021-06-08 16:24:17 重庆
  角,桷,普通话发音都没有念go的音,但方言里就是念go,支持推广普通话,但也请尊重方言发音。
  你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规定把方言灭了嘛!
作者:红袖添乱想读书 时间:2021-06-08 16:28:49 重庆
  例如“咔咔角角”,就是读“ka ka go go“,不是“Ka ka jiao jiao”。
  黄桷树(读音huang go shu),方言地区约定俗成,请尊重。
作者:晋愉大自然 时间:2021-06-08 16:56:16 重庆
  @红袖添乱想读书 2021-06-08 16:28:49
  例如“咔咔角角”,就是读“ka ka go go“,不是“Ka ka jiao jiao”。
  黄桷树(读音huang go shu),方言地区约定俗成,请尊重。
  -----------------------------
  对头!
作者:凯撒大帝之魂 时间:2021-06-08 23:56:31 重庆
  有句话说得好,当习惯成自然,你如想改变,倒成了你的不对了
  当年中国人普遍文化低,很多字不认识,就认字认半边,把桷读成go,现在要纠正,倒成了不对了
  有的地方把脚读成JIO,难道这个脚也应该可以这样读么?把裤裆读成胩jio,看看有多少人认同
  汉字发音,现在该纠正就纠正,将错就错可视情况而定
作者:凯撒大帝之魂 时间:2021-06-09 00:04:15 重庆
  楼主是学文学,研究汉语普通话发音的吗?
  如果找不到研究方向,我到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方向,你研究好了,就是功德无量,对中国的贡献我感觉也会很大的,
作者:u_105713210 时间:2021-06-09 08:59:55 重庆
  大惊小怪,重庆人叫出租车为托儿车,难道也是大笑话。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09 09:24:53 重庆
  难道你是说的“黄绝树”?
  -----------------------------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09 09:37:26 重庆
  请大家看清楚,“黄葛树”,普通话的发音跟重庆方言的发音是一样的,没有必要写成“桷”。写成“桷”就是错字,既不是普通话,更不是重庆方言。重庆人本来说的“黄葛树”都没有错,只是有些人写错了。应该写成“葛”才是重庆方言。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还有六个人看不明白。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09 09:41:45 重庆
  @朝天门门朝天 2021-06-09 09:33:41
  一个方言发音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嘛,除非重庆人会自己笑话自己,否则,外地人还真的不会在乎这些。。。
  -----------------------------
  不是发音,发音没错。再请你看清楚,是写字。
作者:对花饮醉 时间:2021-06-09 10:54:56 重庆
  要纠正的话,先从课本书改起,再就是官方标志改,其它就慢慢来
作者:对花饮醉 时间:2021-06-09 10:55:50 重庆
  黄葛树…
  居然讯飞输入法一次打出来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09 12:28:19 重庆
  @对花饮醉 2021-06-09 10:54:56
  要纠正的话,先从课本书改起,再就是官方标志改,其它就慢慢来
  -----------------------------
  课本没错,只是民政局把地名写错了。
作者:冯某人2011 时间:2021-06-09 12:39:44 重庆
  约定成俗
  磁器口也是这样来的,本来是错误的,几十年几百年就习惯成自然了,好比古文通假字
  • 土著石人: 举报  2021-09-16 22:42:31 重庆  评论

    你这个“约定成俗”又是哪里来的呢?我记得该是“约定俗成”吧!你该不会说也是“习惯成自然”吧!成你个人的自然我没意见,说成是大家的习惯我就不敢苟同了。
我要评论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10 10:06:48 重庆
  @冯某人2011 2021-06-09 12:39:44
  约定成俗
  磁器口也是这样来的,本来是错误的,几十年几百年就习惯成自然了,好比古文通假字
  -----------------------------
  请你看明白再说话!我相信你一定不是说黄“绝”树的,除了电视台没得哪个发这种音。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对花饮醉 时间:2021-06-11 03:02:36 重庆
  “朝天门”拆了,要弄个新的
作者:lms0923 时间:2021-06-11 06:10:37 重庆
  看看
作者:chongqingmian 时间:2021-06-11 11:03:40 重庆
  看到很多店铺在卖
  三角粑
  到底是(sanjiaoba)
  还是(sangoba)
作者:lms0923 时间:2021-06-11 20:05:57 重庆
  怎么念都行,只要不觉得别扭。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12 11:51:53 重庆
  @lms0923 2021-06-11 20:05:57
  怎么念都行,只要不觉得别扭。
  -----------------------------
  “黄绝树”你念起不觉得别扭?
我要评论
作者:陶灵 时间:2021-06-13 10:09:36 重庆
  早就知道,早就明白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旧话重提。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13 10:16:23 重庆
  @陶灵 2021-06-13 10:09:36
  早就知道,早就明白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旧话重提。
  -----------------------------
  旧话重提,因为人们都麻木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14 11:39:00 重庆
  @我也不会理我 2021-06-13 14:41:25
  不是麻木,因为这个读音不影响我早上吃的二两小面,也不影响我下班还是走路回家
  -----------------------------
  你的名字很直率。祝你胃口好。
作者:走过哎路过 时间:2021-06-24 04:56:36 美国
  谢谢!学到了。那“黄桷兰”呢?

  不过你的考证憾不动现实,当官的根本就不在乎。
作者:走过哎路过 时间:2021-06-24 05:10:14 美国
  楼主这么严谨认真,那不是看到书报杂志上、街上各种各样的错别字都很难受啊?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25 12:21:03 重庆
  @走过哎路过 2021-06-24 04:56:36
  谢谢!学到了。那“黄桷兰”呢?
  不过你的考证憾不动现实,当官的根本就不在乎。
  -----------------------------
  重庆没得“黄绝兰”,只有叫作“黄各兰”的,学名叫白兰(中国树木志) 白兰花、白玉兰。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6-25 18:48:07 重庆
  有的书上也写有“黄桷树”,不论什么书上写的“黄桷树”,都是源于错误的认识。最初写“黄桷树”的人一定是说“黄葛树”的,只是以为“桷”字就读“ge”,所以写成“黄桷树”,但他们仍然是说“黄葛树”。这就是为啥子有的人写成黄“桷“树,不说黄“桷“树,仍要说成黄葛树。

  那些现在还在写黄“桷”的人,或者是高高在上,脱离人民,没去大街小巷听听百姓的声音,只是草率地照搬现成的东西,不管对错。也说不定他们自己也是别字大王。或者是没到过重庆四川,不知道当地人的语言,看到有写黄“桷”字样的,也不明察详情,求索真象,就依样画葫芦,致使黄“桷”一词缪种流传。

  虽然这个错误已经很久了,但至今世上并没有人称黄葛树为黄“桷”树,也能证明黄“桷”并无“约定俗成”,只是某些人写错了字。
  • 凯撒大帝之魂: 举报  2021-06-25 20:35:19 重庆  评论

    你这样说,到完全有可能,原来人们把角读成go,黄葛树的葛写不来,本来想写成黄角树,但觉得这是树木类,就把角加了一个木旁,哪晓得加了木旁的桷不读葛了
我要评论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7-01 20:02:46 重庆
  那些写黄“桷”的人,或者是高高在上,脱离人民,没到市井坊间去听听百姓的声音,只是不假思索地照搬现成的东西,不管对错。(也说不定他们自己也是别字大王)。或者是思想麻木盲目跟风,明明知道人人都称“黄葛”,却要跟着别人写成从未有人叫过的黄“桷”!或者是没到过重庆四川,不知道当地的方言称谓,看到有写黄“桷”的字样,就依样画葫芦地写黄“桷”,不管地球上究竟有没有哪个地方有这个方言名称!这大概也是官僚主义吧?
作者:zhu111555 时间:2021-07-14 19:09:55 重庆
  确实是官僚主义,并且还很严重。
作者:牟勇汽修 时间:2021-07-30 17:16:21 重庆
  @纯粹汉语 2021-07-01 20:02:46
  那些写黄“桷”的人,或者是高高在上,脱离人民,没到市井坊间去听听百姓的声音,只是不假思索地照搬现成的东西,不管对错。(也说不定他们自己也是别字大王)。或者是思想麻木盲目跟风,明明知道人人都称“黄葛”,却要跟着别人写成从未有人叫过的黄“桷”!或者是没到过重庆四川,不知道当地的方言称谓,看到有写黄“桷”的字样,就依样画葫芦地写黄“桷”,不管地球上究竟有没有哪个地方有这个方言名称!这大概也是官僚主义吧?
  -----------------------------
  黄葛树(学名Ficus virens Ait. var. sublanceolata (Miq.) Corner)别名:黄桷树,因此,正称应该还是是:“黄葛树”才对的,跟公民身份证上的名字一样,不能用别名。


  黄葛树(学名Ficus virens Ait. var. sublanceolata (Miq.) Corner)
  别名黄桷树、大叶榕树、马尾榕、雀树。它在佛经里被称之为神圣的菩提树,旧时风俗,在我国西南一带,黄葛树只能在寺庙、公共场合才能种植,家庭很少种植。

  黄葛树属高大落叶乔木。茎干粗壮,树形奇特,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树叶茂密,叶片油绿光亮。枝杈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划上一刀,"伤口"会分泌出白色的黏糊糊的液体。其寿命很长,百年以上大树几乎比比皆是。
  分布区与原变种相同。但在中国产陕西南部,湖北(宜昌西南)、贵州、广西(百色、隆林)、四川(广布)、云南(除西北外几近全省)等地。常生于海拔(400-)800-2200-(2700)米,为中国西南部常见树种,在四川(沿长江城镇)多见于江边的道旁,为良好的遮荫树。树冠广展,板根延伸至数10米处;支柱根形成的树干,胸径达3-5米。

  国内分布:分布于重庆、广东、海南、广西、陕西、湖北、四川、贵州、云南。

  国外分布:斯里兰卡、印度(包括安达曼群岛)、不丹、缅甸、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所至罗门群岛和澳大利亚北部均有分布。黄葛树原产中国华南和西南地区,尤以重庆、四川、湖北等地最多。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01 12:12:30 重庆
  黄“桷”树这个别名,只有这种写法,没有这种叫法。除了以讹传讹的电视台,你走遍全世界也听不到叫黄“桷”树的。
作者:不嘘哪个 时间:2021-08-01 12:44:51 重庆
  挂你屁事
作者:雪莲紫草 时间:2021-08-03 17:33:01 重庆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作者:雪莲紫草 时间:2021-08-03 17:33:14 重庆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作者:雪莲紫草 时间:2021-08-03 17:33:32 重庆
  @不嘘哪个 2021-08-01 12:44:51
  挂你屁事
  -----------------------------
  对头,管他屁事
作者:钢铁豌豆 时间:2021-08-04 00:16:44 重庆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原来那个话题有新启一次。

  哪有那个必要哦。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07 19:30:51 重庆
  @雪莲紫草 2021-08-03 17:33:14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
  贵州的黄果树是广柑树。你搞清楚,这个“桷”字读“绝”,你说过黄“绝”树?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07 19:31:45 重庆
  @钢铁豌豆 2021-08-04 00:16:44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原来那个话题有新启一次。
  哪有那个必要哦。
  -----------------------------
  只要还没有更正,就有这个必要。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10 19:29:35 重庆
  “黄桷”是错别字,已经明了了这么久了,地图上“黄葛垭”还是标注“黄桷垭”,重庆市民政局改一个错别字有多难!
作者:雪莲紫草 时间:2021-08-12 15:20:17 重庆
  @雪莲紫草 2021-08-03 17:33:14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
  @纯粹汉语 2021-08-07 19:30:51
  贵州的黄果树是广柑树。你搞清楚,这个“桷”字读“绝”,你说过黄“绝”树?
  -----------------------------
  黄果树瀑布 - 中国贵州省瀑布
  黄果树瀑布,即黄果树大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亦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因本地广泛分布着"黄葛榕"而得名。 位于中国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属珠江水系西江干流南盘江支流北盘江支流打帮河的支流可布河下游白水河段水系,为黄果树瀑布群中规模最大的一级瀑布,是世界著名大瀑布之一。以水势浩大著称。瀑布高度为77.8米,其中主瀑高67米;瀑布宽101米,其中主瀑顶宽83.3米。黄果树瀑布属喀斯特地貌中的侵蚀裂典型瀑布。

  黄果树瀑布出名始于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经过历代名人的游历、传播,成为知名景点。


  来来来,来看看,你说的广柑树在哪里?你真的有文化,太有文化了,生生编造出个广柑树出来,不要丢人现眼了。
作者:雪莲紫草 时间:2021-08-12 15:20:30 重庆
  @雪莲紫草 2021-08-03 17:33:14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
  @纯粹汉语 2021-08-07 19:30:51
  贵州的黄果树是广柑树。你搞清楚,这个“桷”字读“绝”,你说过黄“绝”树?
  -----------------------------
  黄果树瀑布 - 中国贵州省瀑布
  黄果树瀑布,即黄果树大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亦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因本地广泛分布着"黄葛榕"而得名。 位于中国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属珠江水系西江干流南盘江支流北盘江支流打帮河的支流可布河下游白水河段水系,为黄果树瀑布群中规模最大的一级瀑布,是世界著名大瀑布之一。以水势浩大著称。瀑布高度为77.8米,其中主瀑高67米;瀑布宽101米,其中主瀑顶宽83.3米。黄果树瀑布属喀斯特地貌中的侵蚀裂典型瀑布。

  黄果树瀑布出名始于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经过历代名人的游历、传播,成为知名景点。


  来来来,来看看,你说的广柑树在哪里?你真的有文化,太有文化了,生生编造出个广柑树出来,不要丢人现眼了。
  • 纯粹汉语: 举报  2021-08-13 10:02:40 重庆  评论

    你好!谢谢指教!不过有两个问题似乎需要弄明白:贵州的黄果树不是黄葛树,而是广柑树,贵州人把广柑叫黄果。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葛树,没有叫黄“绝”树的,相信你也没叫过黄“绝”树吧。这个"桷“字读”绝“的音。
  • 纯粹汉语: 举报  2021-08-13 10:11:38 重庆  评论

    小时候看过关于黄果树瀑布传说的连环画,就记得犀牛和黄果,当时还不晓得黄果是啥子。几十年后在火车上路过贵州,在车站卖广柑的,都叫的“卖黄果”。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14 11:36:44 重庆
  贵州民间自古以来就流传有黄果树瀑布的神话故事,说明黄果树瀑布的名称来自长“黄果”的树。地名一但形成并被广泛认可后,往往很少改变,这就叫“约定俗成”吧。因此,神话传说得以借着地名,突破时间限制,为现代人们所认识。全世界都有不少来自神话的地名,比如重庆的会仙桥,神仙洞、化龙桥、神女峰、巫山等等。所谓"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只是近人加的。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17 10:06:01 重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19 10:26:57 重庆
  @雪莲紫草 2021-08-03 17:33:14
  你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咬文嚼字的显得很考究,那你考究一下黄桷坪这个地名是哪朝哪代开始叫的呢?重庆的黄葛树就叫黄桷树,有空查一下辞海吧。如果你要坚持,那就请你顺便再考究一下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不叫黄葛树瀑布,看看是瀑布的水多还是你脑壳里的水多。
  -----------------------------
  @纯粹汉语 2021-08-07 19:30:51
  贵州的黄果树是广柑树。你搞清楚,这个“桷”字读“绝”,你说过黄“绝”树?
  -----------------------------
  @雪莲紫草 2021-08-12 15:20:30
  黄果树瀑布 - 中国贵州省瀑布
  黄果树瀑布,即黄果树大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亦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因本地广泛分布着"黄葛榕"而得名。 位于中国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属珠江水系西江干流南盘江支流北盘江支流打帮河的支流可布河下游白水河段水系,为黄果树瀑布群中规模最大的一级瀑布,是世界著名大瀑布之一。以水势浩大著称。瀑布高度为77.8米,其中主瀑高67米;瀑布宽101米,其中主瀑顶宽83.3......
  -----------------------------

  
作者:win7xt 时间:2021-08-19 12:06:48 重庆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1444441899502444&wfr=spider&for=pc
  看专家说法
作者:win7xt 时间:2021-08-19 12:09:40 重庆
  为何会出现“黄桷树“这一称呼?

  黄桷树这一俗称,是缘何形成的呢?

  据2008年9月21日重庆晩报“夜雨” 副刋《黄桷树还是黄葛树》一文中记载:

  北碚金刚碑内黄葛树成为网红景观

  这其实是清初"湖广填四川"以后,部分巴蜀人士讹音笔误逐渐形成的;巴蜀人发音常将葛(正音为gé),桷(正音为jué),角(正音为jiǎo),都念为guō(郭)音,即便现在有黄葛树的地方,随便问认识它的百姓,他们大都会说这是"黄guō(郭,近葛音,葛与郭音的声母都是g)树",而不会说"黄jué(桷,桷与葛或郭音的声母是不同的)树"的。又有一些人因"桷"字从木旁,"桷"字的角(jiǎo)又讹化念为guō(郭)音好记,故在书写时就逐渐写成"桷"了。久而久之,在民间一些人笔下黄葛树便变成了并无文化品位的黄桷树了,这就是黄葛树树名衍化为黄桷树的由来。
作者:win7xt 时间:2021-08-19 12:11:13 重庆
  “黄葛”最早出现在北魏《水经注》

  渝中区新都巷轻轨旁边的黄葛树

  今年83岁的林鸿荣老先生现居住在都江堰,他是四川农业大学的退休教授。他研究林业史大半辈子,曾参与编写过《中华大典·林业典·森林利用分典》。他和重庆很有渊源,不仅是重庆荣昌人,还应重庆林业同行邀请,写了篇《黄葛树考证》,为市树正名,至今算来已有31年。

  “我是荣昌安富镇人(今安富街道),老家到处是黄葛树,可以说从小和黄葛树生长在一起。”听着电话里老家媒体记者的来访之意,林鸿荣先生很激动。

  林鸿荣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1986年,黄葛树成为重庆市树之后,为让更多重庆人了解市树,他应重庆《林业科技》杂志邀请,在1987年《林业科技》第二期上发表了《黄葛树考证》。后来该文在《重庆园林》第八期转载,也收录到了他的专著《中华树史论丛》当中。

  山城步道上黄葛树的根

  “黄葛树对于重庆很重要,是当之无愧的市树。但是要纠正,是黄葛树不是黄桷树。”林鸿荣很坚决地说,黄桷树是错误的。“尤其我们重庆人不能混淆了。”

  黄葛树是《中国植物志》上的学名,林鸿荣解释,黄是“老树“之意,葛在《诗经》中就存在。《诗经·周南·樛木》曰:“南有樛木,葛藟累之……”(南方有一种树枝弯弯的大树,是因为葛藤(藟)的攀绕而压弯的)。因此,“葛”是“老树葛藟”演化而来。

  林鸿荣考证,“黄葛”一词最早见于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的记述,“江水迳阳关,又东右迳黄葛峡,又右迳明月峡。”宋朝乐史的《太平寰宇记》,明代《蜀中名胜记》,清康熙《峨眉山志》以及清成都县志都有黄葛树的记录。

  而“黄桷”一词,却无记载。
作者:win7xt 时间:2021-08-19 12:13:19 重庆
  林鸿荣说黄葛树是桑科榕树,属于大叶榕,不同于广东福建一带的小叶榕,小叶榕不落叶。“这种树子确实是我们重庆、四川、湖北川江流域这一带特有的。”

  林鸿荣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黄葛树主要分布在海拔500米以下的川江流域,“重庆、四川一带温暖、潮湿,很适合他们生长,再往高了,川西平原一带就很少了。”

  在林鸿荣看来,黄葛树之所以成为重庆市树,主要有三个原因:景观树、护岸树和精神象征树。

  “黄葛树落叶是一道奇观。”林鸿荣说,抗战时期,很多到陪都重庆的植物学家,都对黄葛树落叶赞不绝口,包括植物学大家,后来他在南京林学院(现南京林业大学)的老师陈植、胡先骕先生。

  林鸿荣说,尤其暮春之初夏,一夜春风,金黄色的树叶铺满大街,枝头上已见嫩芽。“据我的老师研究,黄葛树一年四季都落叶,而它的换叶取决于它的落叶时间。”


  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经济林研究所所长方文认为,黄葛树是落叶乔木,它对环境和水分很敏感,所以栽种地点不同,落叶时间也会不同。比如开阔和背阴地点的树会早一些落叶。5月份还在大片大片的落叶,是因为新芽大量萌动后纷纷把旧的叶片取代了。

  重庆和重庆人离不开黄葛树


  林鸿荣说,黄葛树根系发达,但是给它多大空间它就会在空间内成长,不会撑破石头,还能包住石头。

  “重庆是山城,石堡坎比较多,树根牢牢包住石堡坎,黄葛树给重庆人民带来安全,它是生态保护树。同时,也是绿化先锋树,冠盖如伞,为山城美景增色不少。”林鸿荣说,尤其它的根,象征着重庆人民的精神,不论环境多么恶劣,深深扎根大地,千百年来,屹立于这座城市不倒。

  68岁的李正权先生是位老重庆,也是重庆著名的地名研究专家。从小在黄葛树下长大的他,对于小时候朝天门城墙上的黄葛树、中山四路的黄葛树、巫山大昌古镇城墙下的黄葛树仍赞不绝口。对于黄葛树和黄葛树的历史故事,他也特别熟悉。

  传说,当年刘备入川,路过歌乐山龙泉寺,种下一棵树,那树发了六个枝桠,分成六股树干,得名“六股树”。“六股树”越长越大,后来,每股树干直径达一米,主干直径达六米多,十多个人手拉手才能合抱。但它主干的中间部位已经空了,能够摆一张桌子,可以在里面吃饭喝酒。后来,那“六股树”就讹传为黄桷树了。


  李正权告诉记者,黄葛树赋予这座城市太多故事,有传说,有现实。

  “在重庆,被冠以黄桷(黄葛)的地名不计其数,最著名的当然是黄桷垭了。”李正权说,当年,从重庆城去贵州,黄桷垭是必经之路,于是就逐渐繁荣起来,形成了场镇,取名崇文乡。不过,只因上黄桷垭的山路上有很多黄葛树,特别是垭口处的几株黄葛树高大古老,树荫遮天蔽日,人们往往只知黄桷垭,而不知那儿叫崇文乡。后来,政府也干脆将其改为黄桷垭了。

  年轻时为黄葛树写过很多诗,去年,李正权受邀为渝中区新都巷一棵岩壁上近百岁的黄葛树写下一段碑文:黄葛树,重庆市树,生长快,寿命长……树身高大,茎干粗壮,枝繁叶茂,冠盖如伞,象征重庆人顽强拼搏之精神……此株黄葛扎根于岩石,古态盎然,奇特而极富美感,可称新都巷一绝。



  今天我们仍需要黄葛树精神

  北碚金刚碑黄葛树成为网红

  黄葛树不仅是一种树,更是重庆人积极向上精神的写照,在很多场合被提及。

  在重庆大学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时任校长周绪红以黄葛树为喻,勉励学生用勤奋、勇敢、顽强的精神品质面对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像黄葛树一样活出自己的节奏、精彩和笃定。

  著名作家、重庆作协名誉 黄济人曾经写过不少关于黄葛树的散文,包括《神秘的黄葛树》等。他告诉记者,黄葛树符合重庆人的性格,“巴人自然生存环境糟糕,但是他们有黄葛树那种进取精神和生存本领,尤其像黄葛树的根,不为任何条件所限,向各个方向进取。”

  黄济人说,黄葛树朴实无华,不彰显,深入到重庆人心中,时时搅拌在人灵魂深处的灵性。他认为,每一棵黄葛树的根,都连接着每一个重庆人的神经。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21 20:52:01 重庆
  重庆人都是说的“黄葛垭”,没有说“黄桷垭”的。“黄桷垭”是重庆市民政局地名委员会的官僚们留给世人的笑柄。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8-23 08:53:51 重庆
  四川也有相同的错误。渝成之间颇多争执,争西部龙头,争宜居城市,争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等等等等,反正是有哪样争哪样,唯独改正错误没得哪个想争先!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9-02 18:57:50 重庆
  有点荒唐的是,关于黄葛垭地名的问题在网上12345给市民政局留言,他连敷衍都懒得跟你敷衍,直接就把留言转给了上清寺我住家的居委会,真叫人啼笑皆非!
作者:凯撒大帝之魂 时间:2021-09-02 21:56:52 重庆
  楼主不要再纠结于黄桷垭还是黄葛垭这个地名的发音了,我认为黄桷垭这个地名更好,因为桷组成的这三个字的名字,比葛组成的这三个字的名字,读出来的发音更顺畅,这样的组成,对汉语言有极大的好处,并可以此作为基础,研究更高级别的汉语音发音
我要评论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09-16 10:09:45 重庆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民政局让大家“见之”这么久了,何时能“人皆仰之”?
作者:土著石人 时间:2021-09-16 22:48:27 重庆
  楼主对汉语很有研究,那么问题来了,汉语拼音音节表429个音节有go两个字母组合的吗?反正我只看见guo组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0-15 20:37:18 重庆
  看来“黄桷坪”、“黄桷垭”就要让人们这样“见”下去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1-21 20:10:34 重庆
  @土著石人 2021-09-16 22:48:27
  楼主对汉语很有研究,那么问题来了,汉语拼音音节表429个音节有go两个字母组合的吗?反正我只看见guo组合。
  -----------------------------
  《四川方言词典》就是把“桷”注的“go"。
作者:高岸为谷 时间:2021-11-21 21:00:33 重庆
  比较认可楼主的说法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1-23 20:30:19 重庆
  汉字的每个字都有她的来源和确切含义,语言交际就是要把这种意义传达给他人。所以语言要讲求规范,说话写字都应该仔细推敲、一丝不苟,目的就在于准确地表达。错误的用法就容易产生语言混乱。当今世界很多地方的语言都在倒退,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使用的都是词汇严重贫瘠的初级英语。如今语无伦次逐渐在人们眼里变得合情合理,胡说八道犹如天经地义,使用错别字和病句成了“时尚”,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严重退化。
  语言文字的发展变化是潜移默化的渐变,应该体现人类在探索认识世界的过程中的新发现新成果,不应该向无知让步。相反,应该促使无知的人进步。为那些使用错别字的人修改汉字的读音,等于让那些半文盲为文化制定规则,让无知指导知识,老话叫作“外行领导内行”。如果无知和谬误获胜,那勤奋努力、一丝不苟的学习精神,岂不是多余?忠实践行此道的人们岂不是枉费心血?这等于鼓励人们在学习上马虎懒惰不求甚解。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1-24 11:47:33 重庆
  “凡在小事上对真理持轻率态度的人,在大事上也是不足信的。”——爱因斯坦。一个错别字,说了这么久了都不改,还连累几个学校、幼儿园使用有错别字的校名,严重误人子弟!重庆市民政局对待这种“小事”的态度,用爱因斯坦这句话来对照的话,就不好说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2-07 20:08:36 重庆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我们的语言是“黄葛树”,符号就应该写成“黄葛树”。“黄桷树”这个符号没有对应的语言,是无本之木。
作者:lms0923 时间:2021-12-08 06:33:17 重庆
  咬卵犟。这一个字你可以说上100年。百年以后,人不在了,黄桷树还在。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2-09 17:36:39 重庆
  谢谢你的支持。请你不要担心,纠错不用100年,园林局、城市管理局早就纠正了这个错误,他们使用的都是规范的正式名称“黄葛树”,你看这几张照片,挂牌子的黄葛树上,牌子上都是写的“黄葛树”。“黄桷树”在重庆正规的植物名称中,无论是语言称谓(这个从来就没存在过)还是文字符号,都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黄桷”,只是民政局留下的一地错别字。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1-12-20 21:12:50 重庆
  “塔迥埋榱桷,臺荒冻鼓鼙。”如果照错别字的音念的话,就是:“塔迥埋摔角(ge),臺荒冻鼓鼙。”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1-01 11:49:10 重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1-22 20:54:47 重庆
  有些人根本就没搞清楚“桷”是个啥子字就在乱喷,只要花一、两分钟查下字典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们就是舍不得费这点力!可又非要一口咬定这个字读“葛”。孔夫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能)使知之”,你就是提起他耳朵叫他“知”,都不得行。当初陈独秀、李大钊他们唤起民众有多难,可想而知!看看其他网友的回复: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1-22 20:55:33 重庆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2-12 22:06:52 重庆
  政府带头使用错别字,不但对学生造成不良影响,而且由于政府的权威性和示范、引领作用,容易形成滥用错别字的风气,影响汉语言的健康发展。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3-03 10:47:25 重庆
  @走过哎路过 2021-06-24 04:56:36
  谢谢!学到了。那“黄桷兰”呢?
  不过你的考证憾不动现实,当官的根本就不在乎。
  -----------------------------
  还真被你说中了。
作者:燕妈 时间:2022-03-17 00:22:51 四川
  看看
楼主纯粹汉语 时间:2022-03-26 09:22:58 重庆
  三十年代出版的巴县志(向楚主编)上,已经有了“黄葛垭”的称谓,并讲明它是因黄葛树得名(《巴县志选注》845页)。向楚的巴县志,是在清朝乾隆时王尔鉴主编的巴县志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所以“黄葛垭”的称谓,至少在清朝乾隆时就存在了。
  
  《 巴县志选注》(民国)向楚编1937年版第845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