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

楼主:煮熟的上帝 时间:2019-04-06 17:12:57 点击:13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呢,怎么说,说多了也是无奈,清明的这个时节我特别颓废无力,太阳,总是不瘟不火的照耀着,想久久的躺在大地般的床上睡去不再醒来。很久不写文章了,文化不高装着文化的逼,我写文章,先自我吹嘘着,文化装作是自己的一种苦旅,总是幻想写写扎实时代流浪天涯的故事,可惜时代没人捧我一个弃儿。实在特别无奈,天下的爱好就这么点,自己看看世界未来,总想起斗姆湖镇上石屠户的一句话,鱼头肉尾,卖鱼趁早买肉最后买,所以年纪的增长,我老的似乎灿烂。
  我的爷爷奶奶离开我们很多年了,小的时候我想吃红糖荷包蛋,奶奶不给我做,我就在地上打滚,我总是骑在爷爷的脖子上指点江山。当然,我父亲在场不敢,绝逼的不敢,父亲打死你不偿命。父亲的那种打骂是致命的,耳光,火钳,竹棍等等等等,我的朋友说他的父亲打他歹毒,其实我父亲我了解,这个丘八,知道我成年才饶过我,于是他打我我就跑,跑得失踪。
  我哥开着车,父亲坐在他前排旁边,他脑壳上戴着帽子也不感觉热, 这个丘八温顺很多年了,我见不得他操着那与他年龄不符合的心,我的爹,我祷告着,何时才是他的尽头不管我们兄弟两个。看着父亲和母亲苍老的面容,昨天夜里他们对我说,你和哥去奶奶爷爷叔叔的坟前磕头,我们老了走不动了,就在山下等你们。我说要不您尝试着爬爬山,他说他累了,的确,这一辈子他们太累了。
  在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山顶,我跪在碑前久久没有起身,让我想起那个远征军的爷爷和五十多岁就身患食道癌的奶奶,我的爷爷活了69岁,我的奶奶活到76岁,坟前满地杂草丛生,四周荆棘丛生,我对哥说,来年把这里修正一番,我哥点了点头。父亲曾对我说过,他和母亲老了,要葬在村对面的那座最高的山岗上,那是一座可以全观那个叫谢家坪曾经贫困小山村的茶山,看着他们长大的河,看着他们的那座儿时的桥,我伴随着想想,留给他们的记忆,除了饥饿和贫穷,不知道还有什么,真的想不出来,却落叶总是归根,纵然,他们离开他们深爱的故乡已经整整51年了。
  山间的坟总是孤独的堆积在那里,世界孤寂的角落总是能找到他们,跨过记忆的河,哭过的人总会有一天和他们相聚,人的一生,小桥流水,世事沧桑,
  记得,常德有个叫草坪的小镇,那里是我的父母儿时的记忆,时光,总是令人喜欢而又厌恶的东西。我经常对女儿说,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留在那个叫斗姆湖的地方,撒在县三中后的沅江河里,因为那里有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