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的委屈

楼主:煮熟的上帝 时间:2020-03-18 23:56:27 点击:5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疫情还是快快的结束吧,中国人喜欢扎堆,这个习惯其实很好,中国安静时,亲热互动且有粘合力,中国嘈杂时,找事嚼舌更有挑战性,宁愿舍弃家庭融洽温馨氛围而却始终孤独的我们终于可以试探性的出门了……。
  我有时就像街头流浪觅食的蒙面野狗,这里闻闻那里舔舔,偶尔在墙角四下无人之际撒一泡通往高潮的尿液,无所顾忌抖动的身躯得意的看着那泡沫四溅的形状,拉上拉链走在街头的花坛边满是舒心的笑容。从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们都蒙着面,眉头是慎重专心的,脚步是铿锵有力的,每个人都在用道具向世人展示病毒是如此可怕。
  那个叫虎哥的男人说,非典那年戴着口罩在广州的公交上,故意猛咳连续就那么有力的几下,让惊恐的人们感觉那种有浓厚绿痰卡在喉咙,而又随着来自一股来自肺部的巨大气流把它推向了口腔,面部在口罩的遮盖下显得特别得意,顿时车厢里身体方圆某米处空荡了许多,用这个举动化解了那么多个拥挤,说这些话时,我内心对他充满了无比的鄙视,这种人,粗俗且心理肮脏,我要去谴责他,用手指去指责他才能诠释当初那些同车人们的愤慨。
  口罩这个物件这半辈子很少戴过,蒙着面和人说话显得不正式,如果戴着眼镜戴口罩,二氧化碳便从满是鼻毛的鼻孔和大烟牙的嘴巴双冲混合下,由下而上顺着口罩上方的缝隙处急速的冲向镜片形成一层浓雾,让你模糊不清令你不知所以,戴得久了便潮了,有种许久没有猛搓过发腻的湿热毛巾盖在了你脸上的那种无比异样的感觉,那种气息那种油腻从不曾喜欢,不是贱,却是真真的不喜欢……。
  躺在床头用手机读新闻看视频时,看到疫情这个段落,用被子狠狠的蒙住嘴巴,留出鼻孔呼吸,感觉这个世界的病毒会穿透墙壁扑面而来,于是又盖住鼻孔直到老脸憋得通红才放开,出门时很自觉,戴上口罩这个装备,想到自己内心其实很崇高的时候,安慰自己,自己怎么样了没有关系,不要连累到无辜的他人,于是,口罩委屈着,它知道我从未爱着它。我也委屈着,是求全的委屈着,顿时感觉自己不再是野狗了,我知道,口罩一直在拯救着我和我身边的人们。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