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故土]常德印象

楼主:zudi 时间:2005-11-06 12:06:48 点击:1919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因最近忙,好久没来这里了。
  
  常德的印象
  
  我对常德的印象,开始于上个世纪的60年代末,应该是67年吧。
  
  那年我才10岁多点,正是文革最热闹的时期,学校都没上课了,大学中学的学生都成了造反派,我当时还是小学生,没跟着去胡闹,就呆在家玩。
  
  说是在家玩,其实没什么东西玩,一没电脑游戏,二没电视VCD什么的,连电影都没有看的。还好我妈那时在书店工作,我就整天呆在书店里看书。(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刚认识字就开始读大部头的小说,我妈的工作给我的看书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可我还不满意,还老是想,如果我妈是在图书馆工作就好了,因为在书店工作,那些书都是新的还要卖的,不能拿回家去看,而图书馆的书就可以随便拿回家里去。)可这时好看点的书都成了毒草封存起来了。我一般也就看的是些表现英雄人物如雷锋王杰欧阳海刘文学一类的小人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酷妹妹 时间:2005-11-06 12:19:00
  楼主挖坑
  
  ^&^
  
  请速回填坑
楼主zudi 时间:2005-11-06 15:19:00
  报告版主,刚才去吃午饭去了,现在接着写。
  
  有一天,我在书店仓库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大堆已经打好了包的书,在那些包的外面都标记着包里是什么什么书,多少多少本,嘿,可都是好东西啊。那里面有中外的名著,有近代现代的小说,甚至还有秦始皇烧书时漏掉了的典籍(这是夸张的)。我当时的兴奋,一点都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吃过早饭就躲到那角落里去看书。(那时上班的人少,书店营业员只有两人,仓库只有一人,只要悄悄地进了仓库,就不会让人发现,如果是现在就不行了)
  
  我躲着看的书一般还都是比较好的,其实那时没有什么太坏的书,像反动的淫秽的几乎就没有。我记得那时读了好多的外国名著,像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还有安娜,白痴等等,文革前出版的外国文学作品大部分都苏俄的。我还很喜欢读那些描写战争的小说,红日,逐鹿中原,林海雪原,还有就是今年又大红大紫的烈火金刚,斗古城,苦菜花等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苦菜花,那小说中还真有点“淫秽”的描写,让人看过了还想再看。今年电视里播出的那几部电视剧,改编得体无完肤了,可能也就剩几个人名还相同。也不知道改编者是怎么考虑的,有那狗尾续貂的胆魄,还不如去学梁山好汉。
  
  自得其乐地看了几个月书,可惜好景不长。一天上午,来了一辆卡车,把那些书全都拉走了。听说是送到造纸厂去重新造纸,我差点悔得吐血。早知如此,我怎么不偷几包拿回家去呀。虽说这个“偷”字不大好听,可鲁迅早就说过,读书人窃书不算偷,何况这偷的还是即将去造纸的原料。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些好书没得看了,再回头去看刘文学王二小就没有意思了。我整天都无所事事闷闷不乐地呆在家里,我妈怕我闷出病来,就要我去长沙我舅舅家去玩。
  
  我家是住在一个小县城,那时这县城没有直接可到长沙的交通工具。从我家去长沙一般是两条路线,一是走陆路,一走水路,不论走陆路还是水路,都得经过常德中转。就这样,我在那年第一次有幸来到了常德。准确地说,是经过了常德。
楼主zudi 时间:2005-11-06 16:52:00
  从县城去常德每天就一班客车,大清早我就上了汽车,车票是我妈早就买好了的。本来她打算送我去常德,她说要看到我上了去长沙的车才能够放心。可我一百个不愿意,我说我已经长大了,自己完全能够办理旅途的一切事物。可能她也确实是忙,再加上那时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坑蒙拐骗杀人越货的事件发生,她也就同意让我自己去常德去转车。
  
  一路上我都很兴奋的,从县城到常德坐那么远的车还是第一次。汽车中途还经过一条小河,河上没桥(当然现在有了桥),是用一条船渡过去的。到了河边,司机叫我们全都下车,他将车开上了船然后才让我们走上船去。船上没有动力,几个人用一木棒套在一根钢索上使力的拉,船就慢慢的渡了过去。这对于我来说一切都很新鲜,一路都是好心情。
  
  到了常德汽车北站,下车伊始,好心情就完了。我原以为常德是个大城市,可到那下车一看,怎么就跟小县城差不多。车站也就一幢两层的红砖房,周围的房子没有超过两层的。卖车票的地方,是一间10来个平米的房间,侯车室大一点,也就30个平米左右。时间才上午9点多,车站里的旅客就只有几个人了。
  
  我很快就知道了为什么北站旅客少的原因,原来每天从这里发出的车很少,大都是早晨发的,到白天基本就没有车发了。而且北站只发周围几个小县的车,要去长沙还得到南站去打听。
  
  我向一个值班阿姨打听去南站怎么走,阿姨告诉我,出门往前一直走一里路就到了河边,沿河往下走几里路到下南门过河,过河后沿公路走二里就到了南站。
  
  我依照阿姨的指示,几经周折,来到南站时已经是中午过了。找到卖票的地方问长沙车票还有没有,答复说还有票,是三天后的。原来这里每天也就发一班车往长沙,预售三天的票。
  
  我站在那里干瞪眼,现在这麻烦可大了。要想去长沙三天后才有票,去哪等上几天呢。如果打退堂鼓也得等到明天才有车回去,今天晚上去哪里住呢。
楼主zudi 时间:2005-11-06 17:47:00
  正在进退两难间,我突然灵机一动,我妈不是说过,从常德去长沙还可以坐船吗,我怎么不去航运那里打听打听呢。我马上走去车站,来到一个副食品商店,向营业员阿姨打听坐船的地方,阿姨告诉我又要过河去到上南门码头那里去买船票。
  
  我依照营业员阿姨说的路线,又来到了上南门码头,果然买到了第二天早晨开往长沙的船票,同时还从别的旅客那儿知道了可以在这个候船室里过夜,没有钱住旅社的人还多着啦。
  
  在候船室的长凳上坐了一夜,没有合眼,周围都是带着行李等船的外地人(常德本地的是不会在这等通宵的),非常嘈杂。夜深时,有点迷糊了想睡觉,可又有点怕,我紧紧捏着口袋里买票后剩下的几元钱,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人,但好象没有人注意到我。
  
  早晨四点多钟,人群喧闹起来,原来是开始检票上船了。我随着混杂的人群登上了小轮船,离开了常德,在船上又过了一天一晚,才到了长沙。
  
  说实在的,第一次对常德的印象,比较差。不过,我那时还是个少年儿童,印象好不好也没什么关系。
作者:酷妹妹 时间:2005-11-06 18:46:00
  去常德市区比较少,所以了解也不是很多,呵呵~~

亲爱的老乡们,表用砖头砸妹妹哦

^&^
楼主zudi 时间:2005-11-06 20:29:00
  妹妹别以为我说的是现在的常德啊,我说的可是差不多40年前的那个常德。
  
  这只是第一次的印象,我还计划写几次印象,就不知道有人愿不愿意看下去。
作者:坐溪望云 时间:2005-11-09 00:31:00
  这让我回忆起儿时的常德,有一次坐渡船时,偷偷跑到下南门轮渡的船头看波浪,真的好舒畅啊。。。。。
    接着来啊,zudi兄,我可等着了,还不过瘾。
作者:pxjte 时间:2005-11-12 15:19:00
  呵呵,听楼主说坐船我就想起我小时候跟家人坐船去常德正赶上南昏那里开闸放水,听说大人很险差点出事了,幸好有很多好心人及时把船上的人全救了上来。那时我还不到1岁吧反正我对当时的事情是一点映象也没有。现在一经过那里我就会想起大人说的那件事。
作者:水月剑舞 时间:2005-11-16 09:39:00
  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家乡最美,最好,而我也一样~~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0 12:29:00
  第二次对常德产生印象,是1967年9月发生的两次常德造反派入侵我县的“战争”。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那确确实实是两次真枪实弹充满硝烟的战斗,这两次战斗造成多人死伤的后果。
  
  要说说这两次战斗,看来还需要先交代一下背景,不然现在的年轻朋友不知道当时的革命形势。文革之初,最先发动起来的还是大中学校的学生,革命的对象也比较简单明确,就是破四旧,到处打砸抄家,首先遭殃的是那些带点“封资修”色彩的东西,比如各地的名胜古迹,庙宇神像,文化传承都砸了个稀巴乱。还有就是像邓拓吴晗廖沫沙等三家村四家店的一些学术权威,以及在历史上曾经有过污点的部分人士,都是革命的对象。这时的造反派都团结一心,同仇敌忾,毫不手软地打击这些共同的敌人。可是稍后伟大的领袖又发出了炮打司令部的号召,要求造反派不要光只顾着打苍蝇,而要勇敢地去打老虎,要敢于炮打刘邓的司令部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从这开始,全国范围内都一片混乱,正在指挥革命的各级政府和各个国家机器都停止了正常的运转,随时都可能成为革命的对象。就在这时,造反派内部也出现了分化,分化的原因,就因为观点上的不一致。
  
  如果是现在,在对某个人某件事的认识上持有不同的观点,这是很简单的小事情,如果不能统一认识,完全可以各持己见,各行其是。可在1967年那年,就因为观点的不同,导致夫妻反目,兄弟成仇,战友之间兵戎相见的多了去了。这些故事如果朋友们有兴趣我以后再专门开贴子,现在还是回来接着说那两次战斗。
  
  当时我们这里的造反派大致分为了两派,一派是认同原当权派是好人的红联,另一派则是坚决要打倒原当权者的工联,双方争斗了几个月,到9月时,已经分出了胜负,工联的占据了统治地位,成为了城市的领导者,而红联则退到了农村,就像土地革命时期的红军游击队一样。
  
  第一次战斗就在1967年9月7日发生。那天晚上,一群常德市红联的造反派趁夜色袭击了工联领导下的陬市镇政府,打死打伤数人,取得胜利后又撤了回去。
作者:风雨中的回忆 时间:2005-11-20 14:16:00
  LZ,你的文章很怀旧的,很喜欢你述说的常德往事以及你对常德的印象。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0 16:44:00
  陬市的那场战斗我没在现场,没有亲眼看见,但战斗结束后将伤员运到县医院来救治时我看见了。迎接的场面很宏大,那简直就像是迎接英雄一样。其中一个伤员的伤口是在胸膛上,子弹穿胸而过,幸好没有打中要害。他当时好象很严重,浑身都缠满了纱布,脸上有很多血污,可我深刻地记住了他面容,并且后来还认识了他和他的家人,他当时已经有了四个女儿,第二个女儿还与我同岁。他很快就康复了,直到现在他都还很健康地活着。
  
  陬市的这场战斗刚过去了二十天,到9月27日,又发生了第二次战斗。这一次是在工联内部发生的火并,是常德市的工联大哥来教训我们县的工联小弟,可小弟又不怎么虚心接受教育,双方都有点性格,因为都是掌权的造反派,一言不合,说打就打。这一仗比起上一场来其规模就大得多,而且这一次我从头到尾都亲身经历了。大家不要误会,别以为我亲自参加过,我那时还小,还没有枪高(专指老套筒,当时最落后的步枪),只是在那里看热闹。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小,当时我们县的工联造反派从常德市的红联造反派那儿缴获了一辆破旧的上海牌小轿车,按说这战利品应该要上交给常德市的工联大哥才行。可是那时小轿车太稀罕了,我们县的造反派头头不禁见利忘义,不舍得交出去。市里的造反派头头几次派人来讨要,县里的头头就是不买帐。9月27日那天,市里的头头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了,就派了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是造反派的部队,别误会了)开到县里来,实行武力威胁。
  
  当时的造反派的队伍都有非常响亮的名号,比如风雷激,云水怒,湘江风雷,百万雄狮什么的,都很震撼,有气魄。从常德来的这支队伍的名号叫做华莹山,也就是双枪老太婆曾经呆过的那个山头的名字,也很响亮。全队大约一百人左右,装备的全是刚从解放军那儿抢来的一色的新式武器,像半自动步枪,冲锋枪等,班用机枪都有好几挺。我们县那些造反派也是有武器的,平时也喜欢威风八面的拿在手里显摆,可那一般都是打日本时的民兵武器,七九步枪汉阳棒,三八大盖老套筒,和华莹山的武器比起来就是根烧火棍,就跟现在的破吉普比悍马一样。虽然在装备上我们县的小弟不如我们市的大哥,可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说明这地头蛇也有其特立独行的性格。当时我们县的地头蛇看到市里的强龙派了这样一支队伍来讨要轿车,知道是要最后摊牌了。可他考虑到现在面临的不单是交不交出轿车的问题,而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造反派大敌当前是不是贪生怕死当叛徒的原则问题,能够投身革命当造反派,他们是拥有足够的血气之勇的。不用说,这武力威胁没有任何效果。
  
  谈判是在县里的大礼堂举行的,双方几句话就谈崩了。华莹山的头头看见礼堂里有重兵埋伏,就没有当场开火。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出了礼堂,走上了大街。在大街上行进了一千多米,当来到县城中心的有三层高(当时全县的最高建筑)的邮电大楼前时,他们突然成扇形散开冲进去占领了邮电大楼,并且立即开始在楼上掏枪眼作战斗准备。
  
  华莹山队伍退出礼堂时,县里的头头们一方面以为他们是回常德去,另一方面还是有点忌惮他们的精良装备和训练有素的作战能力,不敢打响第一枪。当看到华莹山占领了邮电大楼这一制高点,才知道这一仗已经是在所难免了。他们也不甘示弱,马上调集队伍去攻打邮电大楼。
  
  那天晚上,枪声响了一夜,啪啪啪的连发,肯定是华莹山的自动武器发出的,砰,砰,砰的单发,则是我们县的民兵武装,间或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传来,震耳欲聋。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0 21:57:00
  县里的地头蛇虽然武器落后,可仗着地形熟悉,打得也很勇敢。邮电大楼被他们包围了,周围的楼房都被他们控制着,朝向邮电大楼那边的所有窗户都成为工事,老百姓的棉被全都堵在窗台上作为掩体,战斗相当激烈。有个老伯说,49年县城解放时都没有打过这么厉害的仗。有一个刚从师范毕业的学生还沿着墙根摸到华莹山的楼下将一颗手榴弹扔上了二楼,当场炸死炸伤了几个市里的大哥。县里的弟弟中“牺牲”的也有一位,那个倒霉蛋在一栋楼的阳台上向大哥射击后没有及时隐蔽,结果被大哥的机枪打中了头部。
  
  一个通宵的激战,地头蛇似乎还略占上风。因此,华莹山不敢恋战决定突围。到天麻麻亮时,华莹山打了个反击,一阵猛烈的射击过后,华莹山全部从邮电大楼冲了出来。地头蛇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好在敌进我退的游击战术学得好用得活,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华莹山的队伍抬着伤亡的人员乘胜转进(转进就是转移和撤退,说转进比说撤退要光彩一点),一直转进到县城东街的轮渡码头,然后渡过沅江沿319国道回常德去了。
  
  在这场战斗中,除了交战双方各有伤亡外,还有几个无辜的老百姓被流弹击中而屈死。有一个原本就残破的家庭,家里只有年老的奶奶、残疾的叔叔和读小学六年级的孙子三口人,这个小孙子还是学校的少先队大队长,是全家的唯一希望。那天早上听到枪声稀疏了,他正准备去上学,不幸一颗流弹飞来,将他打死在自家门前。还有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妻,丈夫是个司机,晚上枪声紧急时没敢出房间,到天亮枪声停下来时,丈夫来到房门外天井里洗漱,也被流弹击中身亡。另外还有一个建筑公司的青年工人,一颗流弹从他左边颈部进去,从右边的耳朵下面出来,后来经过抢救竟然活了过来,这可真算得他的命大,可虽然大难不死,现在也没见有什么后福。
  
  我家那时就住在邮电大楼对面的一幢楼房里,由于离得太近,交战时我们都不敢呆在房间,而是躲藏在楼下的一个小夹层中。我们的楼上就是地头蛇攻击华莹山的一个主要阵地,战斗结束后我还在我们住的房间里拾到了很多的弹壳。第二天早晨华莹山反击时曾经冲进过我们呆的夹层,当看见我们全都是老弱妇孺,完全不像是敢于和他们激战了一夜的那批人,他们也就秋毫无犯地走了,走时还叮嘱我们不要出去,外面危险。
  
  华莹山撤回常德后的第二天,一个谣言在县城传开了,说是华莹山吃了大亏决不甘心,又组织了大批力量要来血洗复仇,这次的卷土重来可就不比前番,而是要玉石俱焚了。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各单位只得都作了人员疏散的安排。好在那时各家各户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般的人家连个收音机都没有,除了必要的换洗衣服外,谁都没有一套多余的衣服。正因如此,疏散工作进行起来很干脆利索,全县城的居民一天之内全部都疏散到了乡下。我们是被疏散在离县城十来里的一个村子里,住在一老乡家,开的地铺挤着。听我妈说,当年她们跑日本时,也是这样逃难的。
  
  在乡下躲了一个星期,还没见华莹山的来复仇。其间听见过一阵枪响,以为是打起来了,后来又听说是将“牺牲”的烈士下葬而鸣的枪。几天后,接到县里的通知,说是危机已经消除,市里的工联大哥哥与县里的工联小弟弟已经达成了谅解,冤家宜解不宜结,而且都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也就一笑泯恩仇了。我们听到这个喜讯,也就陆续地回了家。
  
  那辆罪魁祸首的破上海,后来再没在县城出现过。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2 20:57:00
  常德印象之三
  
  
  对常德城内真正开始熟悉,是在农场务农的时候。
  
  在农场我开了一段时间的手扶拖拉机。这手扶拖拉机我们本地俗称狗狗车,也有人叫它狗脑壳,为什么要这样叫我也不知道原因,就觉得这样叫着还很亲切的。这种狗脑壳原本就是一小型农机具,是为弥补大型拖拉机在小丘块农田耕作时的不便而专门设计出来的。它以一台单缸柴油机为动力,动力由变速箱变速后传输给耕作机具,为了在悬挂耕作机具后还便于操作,又设计了独特的扬叉形状的长扶手。不过有违设计者初衷的是,这种拖拉机可能从来就没下田作业过,而是都拿来用做了运输工具。它由于轮距窄,在乡村小路上转弯掉头很方便,拖厢又低,装卸货物轻松便捷。虽然跑起来速度慢点,最高每小时才20公里,载重量也就一吨左右,可慢点就慢点,农民兄弟多的就是时间,装载少也没关系,农民兄弟采购农用物资时一次不会采购太多,因此这样的拖拉机当时大受农民的欢迎,成了农村里的主要运输工具。
  
  不过,我开的这辆狗脑壳应该算是狗脑壳辈中的贵族,它从来就没在崎岖的或者泥泞的乡村小路上糟践过,它涉足的都是平坦的柏油马路,还经常漫步在城市宽阔的大街上。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3 11:54:00
  我和我的狗脑壳当时承担了为几个单位运送物资的任务,经常需要往常德市内跑。
  
  那时的常德市城内的大街上没有现在繁华,交通管理也就不大严格,从三岔路进去经北站、上南门、下南门、青年路一直到市人民医院,我开着狗脑壳可以一路喷着黑烟咆哮着横冲直闯,都总是畅通无阻一路绿灯(夸张了,其实当时没有设置红绿灯)。我经常需要到下南门附近的大河街去装运物资,那条古老的小街由于临近江边,因此有很多的货栈设在那里(现在已经没有那条小街了,可能是修建诗墙时拆除了)。我还经常开着狗脑壳到战备桥去,那一带有很多外地的物资转运站。
  
  我当时对于能够开上个狗脑壳觉得很神气,自我感觉良好。每到一个装货的地方,我就像现在给领导开小车的那些司机等候领导时一样,悠闲地坐在里一边等着,一边品尝着主人奉上来的香烟和茶水。等搬运工人将车装完,我才用白手套将沾在座位上的灰尘弹掉,发动狗脑壳离去,那些装卸物资的苦力活从来就不用我自己去干。在开狗脑壳的几年中,舒舒服服扎扎实实地潇洒了几年。可就是有一次例外,把我累了个半死。
作者:酷妹妹 时间:2005-11-23 14:11:00
  楼主说的这些个事,都不是我所在年代发生的,呵呵,不太熟悉~~:)
  
  不过在老家的时候,长辈们也会说起
作者:酷妹妹 时间:2005-11-23 14:12:00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人特定的角色~:)
  
  那是时代赋予我们的~
楼主zudi 时间:2005-11-23 16:36:00
  那次我是到德山的101仓库去拉电焊条,那时还没修大桥,要过德山去非得在青年路过轮渡。每天等候过渡的车实在太多,轮渡每一趟也就能够载上七、八辆车,因此排队的车往往都要从河边一直排到文化宫后面去,足有几里路远。那天我过去的时候是空车还没什么,就耽误了不少时间,到得德山仓库就快中午下班了,我对那些办事员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才让我领到了电焊条。
  
  这批电焊条有1.5吨,达到了狗脑壳车载重的极限,以往这个重量我也经常运过,好象没出过什么问题。可我忽略了一个关键的细节,以前运那么多都是跑的平路,而这次却是需要过轮渡,相比难度要大得多。
  
  我来到南站准备过渡,要过市里去的车也非常多,排着长队。我跟着车队慢慢的往前移,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总算来到了河边。
  
  还没开始登船,我就知道了事情不妙。从河坡上下去是一个比较大的下坡,渡船的条板则是一个比较陡的上坡。按我的经验,如果借助下坡的惯性冲力,爬上渡船的条板应该是没问题的。可现在的问题是排着队在一个接一个地依次登船,车队走得慢吞吞的,可又衔接得很紧,我哪有冲坡的机会啊。我如果停在那里等一会,和前面的车拉开点距离以便冲坡,我后面的车就会绕开我插到我的前面去,让我连上去的机会都没有。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车队亦步亦趋,过了好一会,终于来到了渡船面前。
  
  我将狗脑壳停在条板前等着,等前面的车完全上了船,我才开始加足油门往上冲,可狗脑壳车是前轮驱动的,载重又全部在后面,马力又实在太小,条板上又湿漉漉的有点打滑,因此条板爬到一半时狗脑壳就再也爬不上去了。渡船上的那些可恶的工作人员,都眼睁睁地看着我在那里无奈地挣扎,就没有一个来搭把手使点力的,就没谁看在党 国的份上拉老兄一把。我只好退了回去,重新加油再来一次,结果又是在那原地方停滞不前。这时有一个工作人员终于来到我面前,要我再退回去重新来一次。我按照他的指示又退下了条板,正准备加油门时,却见那条渡船已经启动向对岸开去了。
  
  我心里暗暗的咒骂着那个不讲诚信驾船离去的人,把他家的全部亲戚都问候了一遍。他可能打过喷嚏知道我在骂他,再次过来时竟然离我远远的停靠在一边,使我连再试一试的机会都没有。渡船一连几趟都这样,就是不停到我面前来。我在河坡上吹着西北风,口里在骂,他奶奶的,欺负我是农民,欺负我开的是狗脑壳,脑子里却在思索,老这样被动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还得掌握主动才行。我思索了一会,拿定了一个主意,事到如今,看来只有霸点蛮才行了。
  
  我尝试着将狗脑壳往后退,可装得太重,退不上去。我只好将车上的电焊条一包包的往地下卸,卸了差不多一半,才将车退到了半坡上,然后又去将电焊条装到车上,忙完这些,全身都汗湿透了。
  
  我停在半坡上,狗脑壳也始终都发动着,眼睛盯着正在过来的渡船,等它靠了岸,船上的车刚下完,没等工作人员挥动指挥旗,我马上加足油门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成功地登上了渡船。那些工作人员也没有阻拦我,他们可能还是有点良心上的不安吧。
  
  过了河还有几十公里路程,到得家来,都已经天黑了,我才记起来连午饭都没吃上。
作者:坐溪望云 时间:2005-11-23 23:09:00
  zudi兄的文章似一杯老酒,不但透露着朴素的醇香,而且有一股淡淡的墨香,似乎在诉说一段早已尘封的小城故事,那年、那月、那山、那水、那人,还有一代人都不愿重提往事的隐隐心痛。
    感谢zudi兄,又让我忆起了儿时的点滴、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作者:走过水面的风 时间:2005-11-24 01:10:00
  好怀念小时候常德市内每年春节时候的灯市,那还是我5-8岁的光景吧,自此后还从来没有那么热闹繁华的春节印象了。
作者:非池中syc 时间:2005-11-24 13:19:00
  小城故事!
  我出生于78年底,灌溪的。
  最早的记忆是到姑父那里[德山电厂]要过渡轮,那都是相当依稀了!
  而后常德有了大桥,开放日的踩踏事件;
  之后桥南市场就开始热了!
  记忆当中淡去了几年!之后
  武陵大道成为湖南第一大街。
  记忆最深的就是站前广场的泥泞!~
  ————————————
  
  
  “狗脑壳”
   哈哈!
   应该是常德特有的称谓吧!
   现在的XX人类不知道是不是理解啊!
   应该是“农用手扶式柴油拖拉机”
   哈哈!
  
  • 煮熟的上帝: 举报  2016-04-18 22:43:42  评论

    下南门到老码头需要一毛五分的船票钱,我喜欢爬上船头的铁墩上,盘起腿,双手合并,做菩萨状,一路远航。呵!
我要评论
作者:坐溪望云 时间:2005-11-24 18:15:00
  “狗脑壳”
     哈哈!
     应该是常德特有的称谓吧!
     现在的XX人类不知道是不是理解啊!
     应该是“农用手扶式柴油拖拉机”
     哈哈!
  
  还有,又被称作--- 耙(第三声)耙(第三声)车。
作者:燕赵 时间:2005-11-30 01:46:00
  :)
作者:肖鱼鱼 时间:2006-01-25 00:35:00
  “狗脑壳”~~这个称为存疑~~在那个年代的~~应该是一种叫“扬叉把“地东西吧~~~就是没方向盘地那种~~
作者:悠悠春庭月 时间:2006-01-25 15:15:00
  楼主写得真是令人遐想!我也是常德人,生于74年,这些场景听我父亲真切地描述过!
作者:悠悠春庭月 时间:2006-01-25 15:20:00
  常德城虽小,却自气象万千。城景秀丽精致,小巷深长,春来时,樱花烂漫,柳丝轻扬,合欢花、栀子花的清香满街都是。闲散的人们似乎无事挂心,步履永远不愠不火。说实话,这里是一个住家养老的好地方。
作者:polariod 时间:2006-01-30 22:22:00
  期待。。。
作者:淡水纯子 时间:2006-01-31 14:17:00
  现在的常德发展好快的 各位在外地的都要回来看哈哈哦~~~~~~~~~ 我出去读书的这半年 觉得还是常德的粉好吃 常德的街道干净 常德的绿化好 德语那硬是好听些了~~~~~~~~~
作者:minimu 时间:2006-02-04 17:38:00
  难得的好文
  斑竹赶紧红脸
  
  也许不尽翔实和全面,却是难得的真实
作者:绵羊12345 时间:2006-02-25 20:48:00
  楼主继续啊
作者:wang__ 时间:2006-03-08 10:35:00
  美丽的小城 继续啊
作者:南海曲 时间:2006-04-07 17:54:00
  
   可以感受到楼主是一位非常重感情的人
   真实的反映了过去的常德
   通过此文对常德文化有了初步了解
   将来有机会一定到常德看看,了解常德风土人情,结识常德朋友.
作者:盘爱雨 时间:2006-04-12 18:12:00
  H大哥,你的文章写得太好,我有很多的值得回忆的东西,但写不出啊
作者:shbear 时间:2006-04-13 15:18:00
  狗狗车上船那段写得真精彩!
作者:来时心痒走时心痛 时间:2006-04-14 19:58:00
  楼上的,狗脑壳被你改成狗狗车了。嘿嘿。。。。
作者:菲格2013 时间:2016-04-05 20:46:00
  楼主大哥怎么不继续更新呢,给这些后生多上点六七十年代的旧事的课呀。
作者:独立不改2012 时间:2016-04-08 11:14:00
  11年过去了,故地重游,祝福zudi兄安康 无恙!
作者:中国人强中国1 时间:2016-04-17 17:58:00
  有意思,还有吗?
作者:煮熟的上帝 时间:2016-04-18 22:39:00
  八十年代常德最繁华的就是老三岔路到东门一条路,现在的洞庭大道只是一条柏油路。
  
楼主zudi 时间:2019-11-16 21:15:38

  十多年前的老帖子,居然还被我找到了,哈哈。

  不知道当年的坐溪版主、酷儿版主及常德版老友们,潇洒依然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