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文本《农耕古世一杯茶》|流年是那只青釉碗,无激荡,也生纹

楼主:金泽香_ 时间:2017-07-22 12:00:18 点击:288 回复:6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金泽香

  若无中古一世,烈日焦灼的午后,你手持耕具路过虚掩的柴扉,用尽气力朗声希求一口解渴的水,我不会端出盛清水的青釉碗。

  天地连延宽广,农舍三三两两,犬吠声环三里。你是陌路,青蓝布衣沾泥,草鞋残破,汗水涔涔唇色枯白。山野无尽期,不知你在行进还是归途。

  我是大字不识的农妇,日日与机杼相伴,十五岁那年许给乡邻甄氏,天灾人祸是突临的猛兽,卷走亡夫身躯,取其魂魄,哀恸惊扰十里山雀,哗哗从枝木飞起,似帮我截住正赴黄泉的夫君。

  披麻戴孝,天地不公。嫁作人妇不过两载,恩爱情重不曾尝遍。无儿无女无夫,枯守茅屋青灯。寻过短见,饮过烈酒,亡夫魂灵护佑令我苟活至今。木栅野草疯长,枯坐机杼将对亡夫之思织进寸寸丝线。余生除了机杼声声,不再有回响,用尽气力绕线、踩动踏板、双手转换投梭,布匹无言,染上墨色,是一件风干不朽的诉状。

  机杼上绕竹绳的横木兀自断裂,其声呜咽,似是反抗。揉揉酸痛的眼,家舍物件染尘,一物一器写满尘世疲倦。起身锄荷,荒蛮的野草是该清理一二。我还在,家便在。

  寡居的时日骤然变长,你行至农舍木栅,讨水,我从野草堆里抬头,鬓间白花晃耀了你的眼。我放下锄具,清瘦的身躯带风,进屋取出盛满水的青釉碗,你接过一饮而尽,似饮烈酒酣畅豪迈。你唤我小娘子,你拱手致谢,气壮声足惊飞檐边鸟雀。我接过碗具点点头,迟疑一二终唤:“壮士留步,机杼横木断裂,请问是否可帮助修整。”

  你回转身,点头。随我走进布满灰尘的茅屋,木桌上祭祀的香烛终年不灭,你停留一眼,走近机杼细看,问家里可有墩实木材,我引你去堆满亡夫砍伐的木柴堆,你东挑西捡,双手拖出一截松木,取出随身携带的刀具,于院中削理。沉木香气四溢,木屑绕刀片雀跃。你说,这些木屑残渍当柴禾最好。我站在一米开外看你,初秋金黄山野,衬着你一袭青衣,耐不住臂膀使劲,你将青衣悬于腰际,手臂肌肉像风起印记,鼓鼓。汗珠滑落,濡湿额发与髭髯,我收拢木渍燃火,升起炊烟,无酒可奉,烧水煮茶,以表谢意。

  午后的日头腾转挪移,伏于山脉,情深缱绻。炊烟袅袅,落日余晖,一根新生的机杼横木几近成型。男人在院里劳作,女人在灶前忙活,天地静好,岁月情深。惜往日常常上演的一幕,今时裂为断篇,阴阳两隔成生硬不可逆的句点。句点沉沉,自行扩大,成一口幽深的井,足以将我吞没,又似瘦成冰寒匕首,并不锐利,钝刀慢磨,任其宰割,再怎枯涸的内心也因无法招架,生生沥血。原来枯井并非干枯,只是无人拿利器狠狠打探凿磨。土地与人心,布满组织与纤维,地枯心死只是表象,还是会痛,就看是否再次刺中。

  我扭转脸痴痴看着灶堂的火苗,哪日与燃木一样化为灰烬,应可算入土为安。

  横木修理完工,你进厨唤我,唤了两声我方回过神,水已沸,几欲喷涌瓦罐之外,你一个箭步上前端移。你说已经装置机杼,让我去试试是否完好。我点头起身。

  新生的横木纹理清晰,架在老旧的机杼十分醒目,又似带来几分活力。我绕上线,换上梭,踏动板,断裂的布匹重又续上,合欢花的暗纹已可辨认。你夸赞说小娘子织得一手好布。我作礼致谢,抬起袖摆为你拂去椅木尘埃,请你歇息片刻,容我倒来茶水酬你辛劳。

  还是这只青釉碗,只是之前舀的清水,这次盛的绿茶。解渴生津,清香扑鼻,忆起亡夫劳作归来,每每喝上一碗,称解渴又解乏。一碗茶而已,能有多大功效,不过滋心润肺,我权当笑谈。不想你一饮而尽,也说茶水回甘,安神静气。

  我以为你将转身而去,不想你放下茶碗停至烛前,白烛静燃,烛泪斑斑,你拱手作揖。对我说:小娘子节哀,今日偶遇谢赠水解渴之恩,他日不知是否再逢,请你多加保重。

  除了点头已不能言语,这些时日的无声寂寥,我在生死间游离恍惚,你的话语是尘世的温暖,是真切的声响,你向井底的我呼嚎,不可沉溺,你无法丢来绳索,你无法下井救我,你只能在岸上声援“垂死的人哪,只要一息尚存,哪会日日隆冬”,声浪鼓动耳膜,似重击似棒喝,惊醒我意欲下沉的身心。手脚开始游动,循声而去,那是活着的人间。只是一刹那,我惊觉你是亡夫还魂,借身示现,告诉我需活着,需好好活,不可有轻生之念。

  我送你出门,你脚步缓缓,朝木栅行去,我跟在后亦步亦趋。暮色起,你站木栅口转身对我说,回吧。

  我说,壮士路上小心。你又应一句,回吧。

  我们各自转身,走既定之路。夜幕终于四合,你的身影化作一粒黑点,于路途闪烁不见。

  我扑通跪于白烛前,泪流不止。手触机杼横木,它是茫茫大海出现的浮木,好心人伐木造舟做好后抛掷于我,他不忍看我下沉溺毙,我又何需主动给狰狞的阎王一条活命。

  活着,与日月相拥,与机杼为伴,将气息与思念织进布匹,裁成四季衣,春盛花,夏接叶,秋连月,冬抵雪。

  月上枝头,夜凉如水,好心的壮士,不知你路途多长,你慢慢走,好生走。

  你行你的路,越过山坡还有湖泊。我织我的布,穿针走线游龙戏凤。

  晨光落日交替,霞彩云影嬉戏,此生章节简明。流年是那只青釉碗,无有激荡,也会暗自生纹。农舍炊烟,重又袅袅,一人一茶一光阴,一线一念一布锦,黄犬老到沉默不言,当年告别的栏栅攀爬层层藤蔓,它们是风铃又是放哨人,是可能一眼将你认出的心有灵犀。

  藤蔓茵茵,绿了又枯,枯了又绿,它不知疲倦的于四季轮转。我独守机杼,触着横木,绕着木梭,踩着踏板,织就我心如静水的余生。

  只是不知何时,猛地一抬头,穿针引线织就的古寺飞雪飘落鬓间,茫茫一片,就此一生。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笔名:金泽香,首发于个人微信公众号“文艺美学网”,欢迎微信搜索关注,查看更多推送。谢谢绝网络转载,违者视为侵权。媒体转载请添加公号与我联系获取授权,谢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花殇ing 时间:2017-07-23 08:01:40
  又是好久不见:)
  • 15068710455: 举报  2017-09-26 19:32:08  评论

    其实普通一些生活小窍门,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作用,时间长了的痘痘、痘坑或色泽深的印迹还是使我无能为力!o。。o我曾在[牛闽说事]里看到了方法,照搬照做已经很久没长痘了。还有平时要多喝水调整好作息时间别熬夜,在饮食上调理好每天洗完脸之后用热毛巾沾点盐敷在脸上有去死皮的功效而且会消炎,推荐上网搜搜。
我要评论
作者:月胧西窗 时间:2017-07-26 22:40:49
  一生如此寂寥
作者:不青草 时间:2017-08-05 09:49:57
  本人开了新贴――中医和西医的差别有那些。
  有专业人士问答。
  也有可以在此把妹撩哥。
  
作者:姚笔尖 时间:2017-08-24 10:41:58
  又一老鬼
我要评论
作者:劲牛垦荒 时间:2017-09-07 20:54:09

  青灯明月,顾影自怜。屋外银光泻地,屋内孤烛摇曳,机杼吱呀。用心织鸳鸯,无意叹惆怅。
  清风拂面,鸡鸣声声,脚酸难挪动,麻手捶捶腰,和衣而眠梦情郎。潸然泪,湿衣裳,干咳两声继续忙。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