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过年:生活需要仪式感

楼主:辛心205 时间:2018-02-23 09:54:58 点击:450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春带儿子回农村老家过年,每天的节奏基本上是酱子的:早上起来,吃早饭,喝小酒,打麻将或看电视玩手机,(他)收红包,(我)发红包;吃中饭,喝大酒,打麻将或看电视玩手机;吃晚饭,喝大酒,打麻将或看电视玩手机。微信群友皆言:这年,过得越来越没趣,也越来越没年味儿了。
  可还是有那么多游子,不管不顾削尖脑壳排成雁阵往家赶,制造着人类发展史上独特的“春运大军”。一年到头,家是永远的港湾和牵挂。即便到家赫然发现,所有的过往都已不在,但只要亲人在,回忆在,便是根在,魂在,山河岁月永在。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遂沦为一种纯粹庄严的仪式感。

  我来提醒你:曾几何时,我们也有很像样的过年样儿呢。

  老家位于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一隅,印象中那里阡陌纵横沃野千里,一年四季花果鲜美,盛产各类蔬菜和粮食、经济作物,春有小麦吐绿,夏有稻穗飘香,秋有瓜果满园,冬有高梁遍地,自古“湖广熟,天下足”,是谓典型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汉水从远古传说中汤汤流来,在平原中部灵巧地穿过,优雅地拐几拐,福惠田野山川,润泽万千生灵。提起过年物资,更是口水哗啦啦流一地:门前屋后塘堰里出产的各类草鱼鲢鱼鲤鱼和莲藕,自家田里种的甘蔗、茡荠、花生、豌豆、黄豆,父母开荒垦地刨出来的红薯、白萝卜、胡萝卜,屋后菜园里摘下来的冬瓜、南瓜、包菜,胖乎乎圆滚滚粉嘟嘟地挤满了后墙边,映衬着板壁上“天地国亲师”几个大字,看了就乐呵。小时的我最喜欢把一捆捆甘蔗、一堆堆红薯早早地挖回来,填入后院地窖里,用土和柴灰蓬松地掩埋之。到春节拿出来吃,可以甜掉你的牙。尽管大家伙儿众口一词地认准那是一个物质相对匮乏的过去,但儿时记忆中的农村是从腊月初八喝“腊八粥”开始,大人们就开始杀猪宰羊抓鸡撵鸭办年货,笑盈盈地打糍粑、磨豆腐、制饼干、晾豆皮、发饺子、熬麻糖、做糯米酒……家家户户沉浸在一片忙年的气氛中,冬日的炊烟弥散在九天,饱含着中国旧式农村繁富的人间烟火与亲情味道。那是一种不事雕作的娴静舒适安宁祥和。直至年三十晚上吃罢年饭穿上新衣,小孩子们兜里揣着花生瓜子蚕豆去赛灯笼,大孩子们赌钱玩扑克,父亲在灶前生火母亲在锅边做卤菜,然后初一到十五亲戚邻里之间相互拜年走动,一直到初十六喝回门酒,不过完正月不算完。这其间的心血与快乐、憧憬与繁华,又岂是如今大街上琳琅满目的物质采购可以媲美的呢?

  都说老家在农村的人最爱土地,也爱回忆土地上发生的一切事。尤其过年,代表了农耕文化的精髓。小时候兄弟姐妹多,家贫,平时多是粗粮蔬菜,除了节日一年四季见不着荤,总盼着过年,穿新衣戴新帽各种好吃的东西管饱。“大人盼分钱,小伢盼过年”。平时欠得流口水的豆渣巴烧鲢鱼、爆京片、发糕、锅奎都不上心了。有俗谚云:“二十三,送灶神;二十四,唆鱼刺;二十五,敲大鼓;二十六,称年肉;二十七,除脏迹;二十八,福鸡鸭;二十九,家家有。”三十夜要洗澡,赛灯笼,然后换新衣,喝晚茶,守夜。初一早起要拜年,晚辈先去长辈家拜年,女婿先给老丈人拜年,一包红糖(经常是半斤)和一袋京果、两筒饼干或一瓶五三农场的糖水梨子罐头是拜年礼,你提过来我提过去,晃了一圈,哟嗬,回到自家来了。拜年客来了,主人先放鞭炮。晚辈客人的小孩子,要跪下拜年,可以得一角两角或一元两元崭新油亮的压岁钱。接下来闹正月还有彩莲船、三棒鼓、打莲湘、龙灯狮子舞……一个个庄稼汉子们趁着闲暇可着劲儿在父老乡亲面前露脸,举起龙灯拥着狮子敲锣打鼓走村串寨去拜年。每到一家,腾挪跳跃,前滚后翻,右闻右舔,耍尽十八般武艺七十二种变化,仿佛每个人身上都有使不完的劲、耍不完的快活,把积攒了一年的郁闷或坏运全随“冲天炮儿”甩到云霄去了。当然这家主人也少不得要送红包彩礼给表演队,多寡不论,心意尽到可也。后来发展到也有贫穷小气人家选择在此时故意外出、闭门不纳,转眼蓦然被发现挤在人丛里偷觑隔壁的热闹,遂引来又一场额外的哄笑。一直到十五十六闹元霄,几个村之间的“狮子闹台”大比拼达到最高潮。一大片的空场地上,十几张板凳四脚朝上连成蜿蜒到天边的河,居中几张方桌叠到十来米高,狮子要从板凳脚上一路踩过去而不掉下来,最后绕着方桌腿曲折蛇形,慢慢攀上去,直到用嘴叼到最顶上一张八仙桌上方吊着的红绣球。用时最短花样最多方为胜家,有额外奖励和彩头。鞭炮锣鼓一响,獅头狮尾两个人配合默契,展转腾挪,犹豫徘徊,活灵活现。到后来在万众屏息声中一跃而上,勇夺魁首,那一刻有如飞龙在天、神魔附体。过后问他们当时么样跳得那高,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再想跳却怎么也跳不上去了也么哥。如今这些个习俗业已式微,只在武汉黄陂等地正月十五尚有“僵狮子”表演,成长为观者如云的一大胜景。又,某年春节去越南柬埔寨旅游,反而不时有当地华人少年组织的狮子队伍锣鼓喧天惊鸿一瞥,令人想起“寻唐宋在日本,明朝在韩国,民国在台湾”的民间戏言,不禁沧然。


  早些时候,我大中华的农村大拜年也是大有一番讲究的。初一先拜本村本系的长辈,再是平辈之间按大小顺序互相拜。未结婚及分家的另算。所以,一般都是年轻人出去拜。我们家辈分低,本房亲戚多,我和大哥就背着两个挎包,装了给五六家的罐头和饼子,然后从村头走到村尾,一家家拜完。回到家不久,这些家的小孩子就受其父母委派对我父母进行回拜了。拜完之后每家要接拜年客,反正住得近,随时有远客来就招呼朋辈亲辈过去吃拜年饭。
  拜完本村父系,再去拜母系的。初一拜父族,初二拜母族,初三拜妻族。舅父家爱初一接拜年客,加之有外祖父在,父母亲就答应他们初一去拜年。母系亲戚一般住得远,必须跋山涉水起大早出远门,一般留父亲守家,小孩子陪同母亲一起走亲戚去罗。父亲下午再赶过去吃晚饭并且把我们接回来,有时路太远回得太晚,我就在父亲的肩头或背上沉沉睡去,一直到上床睡觉鞋袜脱了也不知道,第二天醒来吓自己一跳。
  大年初一走亲戚之前还得完成一个仪式。同系同宗的一族人相约早起聚到一起,到祖坟去上坟。从前的规矩是男子去,女子都留家里。“只生一个好”之后就男女后辈都可以跟着去了,但媳妇和婆婆等外姓人是坚决不能去的。各家在埋有列祖列宗的坟前炸一挂鞭,烧一刀纸钱。一群群男子走在清晨露水野花的田间小道上,有的面容俨然,有的欢天喜地,有的炸鞭打闹,你看我我看你都是风景。
  回家后看见母亲在扫地,扫起来的垃圾堆在墙角撮箕里,却不倒进猪圈里去。农家习俗,初一不能向外泼水,也不能倒垃圾,以免走了财喜。我也不管这些,戴上帽子急急忙忙牵着母亲的衣角往外奔。走得累了,母亲就把我背在背上,高高的我看着四周的农舍、茅屋与袅袅炊烟,觉得整个世界如此亲近。记得那时,有田里青青的小麦,有地头冬眠中被惊醒的蛇,有村边追着人狂吠的狗,有漫溢过田埂的水塘和青蛙,有天空唳过的小鸟,于小孩子家来说,一切都很可恋。
  到了亲戚家,平时不常见的各路小孩子好不容易聚在一块,玩捉迷藏、打扑克、碰腿、打弹珠,游戏和花样层出不穷,热汗和泥水把新衣服湿透了弄脏了也不管的啦。饭桌上的酒局与酒令与自己不相干,但传统的“十大碗”、“天沔三蒸”以及卤菜、汤菜,鸡鸭鱼肉,应有尽有。也不劳您担心大冬天的饭菜凉了冷了,媳妇们不兴上桌,一道道菜一碗接一碗地撤,一碗接一碗地上着呢。小时候必须还有一道饭前甜点,谓之“吃茶”。小孩子也可以像个大老爷们一样,喝着加了糖的白开水,品评各家各户自己制作的小点心(主要为饼、京果、芝麻麻叶子、炒米麻叶子、翻饺子、饴糖等),很有帝皇般的成就感和仪式感。这“吃茶”习俗,据我后来考证,唯天门石家河和京山雁门口一水的丘陵地带(因农耕文化悠久且地势适宜多产)才有,其他专种棉花或高梁的平原及山地如多宝张港是没有的。平时渴了饿了,小子们能轻松地觅到家家后厢房里甘蔗、花生、瓜果和美食管饱;闲了困了,还可以放鞭炮点野火挖野藕……就这样,在懵然无知的玩闹中,我们走过春天,走过原野,走过农村,走过爱情,陪伴着这变化无端的人生一起一天天长大,一步步向前,找不到归路。
  人类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种子,在摸索中长大,在回忆中成熟。回忆是个体的根系,延绵滋养你的一生。我们一边赶路一边回望,边抛弃,边拾起,不拒绝,不放弃。代代相传,不能停歇。今日的老家已经越来越城市化,所有得过节方式也更加简单化快餐化,年轻人把商场超市当成了唯一的选择,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渐行渐远。随着父辈的老去和母亲眼睛的昏花,要想喝一口自家酿的米酒已经成为奢求。
  而身居高楼的我们,一边听春晚电视上高歌"过年好,家家户户放鞭炮!"一边看着外面马路上的巨幅标语"春节放鞭,拘留五天"苦笑。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生活需要仪式感。
  却无人知晓:简单,决不是随便,也不能太随便。文化,经不起割裂,也不需要瞎折腾!
  正如《大话西游》里面一首歌里唱的:
  大王叫我来巡山
  我把人间转一转
  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锣
  生活充满节奏感

  你看看你看看,连小妖精做事,也知道要有理有节,有模有样,有节奏感。
  这节奏感,就是仪式感。
  这仪式感,是回家过年,是春日祭祖,是狮子龙灯闹新春,是写春联贴年画,是儒家的“吾日三省吾身”,是基督徒的祷告,是穆斯林的礼拜,是屈原的祈天。
  这一切,都与这时代心心念念的金钱不相干。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辛心205 时间:2018-02-23 10:14:21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xinxin205
我要评论
作者:花殇ing 时间:2018-02-26 10:09:19
  欢迎文艺中年回家
我要评论
作者:花殇ing 时间:2018-02-26 10:10:23
  豆渣巴烧鲢鱼、爆京片、发糕、锅奎...现在也好想吃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愤怒的野火2013 时间:2018-04-29 14:28:27
  有一种没有钱的幸福,已经失传。
作者:月亮欣有机玻璃厂 时间:2018-05-11 00:18:01
  价值92万余元的机械设备、亚克力原材料等私人财物在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朋兴派出所的公安人员面前被当地恶霸故意损毁,现在被当地ZF的有关部门鉴定出“天文数字”1.3万元,(亚克力多少钱一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案件发生半年多了,犯罪嫌疑人还没有归案,作案工具挖机没有被扣押!在以法治国的今天,我的私人财物被故意毁坏得不到赔偿!我的人格尊严就这样白白被践踏!却没有说理的地方!孝感的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作者:月亮欣有机玻璃厂 时间:2018-05-11 00:18:14
  ☹️
作者:月亮欣有机玻璃厂 时间:2018-05-11 00:18:23
  价值92万余元的机械设备、亚克力原材料等私人财物在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朋兴派出所的公安人员面前被当地恶霸故意损毁,现在被当地ZF的有关部门鉴定出“天文数字”1.3万元,(亚克力多少钱一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案件发生半年多了,犯罪嫌疑人还没有归案,作案工具挖机没有被扣押!在以法治国的今天,我的私人财物被故意毁坏得不到赔偿!我的人格尊严就这样白白被践踏!却没有说理的地方!孝感的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