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红会向医院分发医疗物资备受质疑

楼主:CIVIC2010 时间:2020-01-31 15:42:19 点击:1974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看这样一则报道: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第一次公布了本次疫情以来该会接收捐赠物资使用情况。其中,协和医院收到个人捐赠的口罩3000个,捐款1.2万元。武汉市仁爱医院、武汉市天佑医院分别收到企业捐赠N95口罩1.6万个,共收到捐款36万元。
  愤怒至极,人命关天之际还在分发物资上面想着自己的关系,想着自己以后的资源。你看:协和今天发紧缺公告,需要的N95不过是5000个,你红会一个N95都不给却给了不是一线的莆田系的生殖医院16000个,给协和1.2万给莆田系远远超过10倍的现金,这是严重的对人民健康生命的犯罪!不查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1-31 16:01:42
  看看湖北省红十字会怎么回应?!
作者:ty_龙仔 时间:2020-01-31 19:12:23
  求湖北省当地人民,把实际的情况说一下。
作者:这种63啊 时间:2020-01-31 19:27:00
  红会不出事才是新闻。
作者:水天各色 时间:2020-01-31 19:45:48
  不杀一批不足以镇慑想发国难财的货,协和医院主院医生们都在自制口罩了,这批蛀虫还在啃捐赠,就等于良将们在前方打仗,小人们在后方吞军备。
作者:89660133 时间:2020-01-31 20:53:54
  不会给中国红十字捐一分钱!!!!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01:17:24
  1月30日中午,湖北省红十字会第一次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捐赠物资的使用情况。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除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汉铁路局获赠大量口罩,而武汉市61家发热门诊之一的协和医院仅收到3000个口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主打不孕不育诊疗的武汉仁爱医院收到了1.6万个N95捐赠口罩,受到网友的质疑。随后,湖北省红十字会回应称,这是“因工作失误导致公开的信息不准确”,把“1.6万个N95口罩”这一信息更正为“1.8万个KN95口罩”。
  然而,这样的回应并没有打消捐赠物资分配是否合理的疑虑,1月31日,红星新闻记者记者在湖北红会官网也并未发现对仁爱医院有“定向捐赠”的信息。
  此外,1月31日,红星新闻致电武汉仁爱医院时,相关工作人员还回应记者称,“我们这里是做妇科、产科的,不接收发热病人”。
  为何捐给武汉仁爱医院?
  湖北红会回应:信息不准确
  红星新闻记者从捐赠详情表中发现,北京森根比亚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共捐赠N95口罩3.6万个,价值36万元,流向显示武汉仁爱医院(1.6万个)和武汉天佑医院(1.6万个)。剩余0.4万个口罩流向并未标注。

  陕西韩女士,其捐赠口罩3000个,折合金额为1.2万元,流向作为武汉市61家发热门诊之一的协和医院。
  据武汉仁爱医院官网介绍,该医院成立于2001年,院内开设计划生育中心,妇科中心,妇科微创中心,产科中心,不孕不育诊疗中心等重点科室。并不属于武汉市卫生健康委此前公布的武汉市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定点救治医疗机构。有网友质疑该医院为“莆田系”。
  1月31日,湖北省红会国内物资捐赠工作人员回应红星新闻记者称,“已经把这部分质疑上报,领导们正在进行具体的核查。”此外,工作人员称不排除定向捐赠等原因。
  随后,湖北省红会在官网发布说明,称“因工作失误导致公开的信息不准确”。具体而言,将公布的信息中捐赠的“N95口罩36000个”更正为“KN95口罩36000个”,其流向“武汉仁爱医院1.6万、武汉天佑医院1.6万”更正为“武汉仁爱医院1.8万个、武汉天佑医院1.8万个”。
  “当时,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仁爱医院向省红十字会发来紧急求助信息,申请紧急救助,提出也参与了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在本医院也有很多发热群众候诊就医,急需防护用品……经沟通,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个口罩、武汉仁爱医院1.8万个口罩。”湖北红会回应称。
  除了“计算错误”,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连这篇说明的日期也一度标错。官网说明中,湖北红十字会落款下的日期一开始被标为“2019年1月31日”,随后修改为“2020年1月31日”。

  是否为定向捐赠?
  湖北红会官网“捐赠情况”表格消失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湖北红会的“说明”中仅更正了了森根比亚生物捐赠“KN95”口罩流向的具体数字,并未说明网友对“捐赠物资分配不合理”的质疑。
  再次致电湖北红会时,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可能会存在定向捐赠的可能。“我们捐赠处在接到电话时,如果得知对方是要进行定向捐赠,那么会引导他们填定向捐赠的表格,流程和普通的捐赠是不太一样的。”
  红星新闻记者从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处了解到,湖北省红会按一定标准接收疫情防控相关物资,捐赠方需填写捐赠意向函及相应证明资料提供给红会审核。其中,捐赠意向书分为“定向”或者“非定向”两种。
  至于捐赠物资如何分配,该工作人员称“由‘后端’统一进行分配”。湖北红会官网称,定向捐赠由捐赠人与受赠单位对接沟通后,直接按受赠单位提供的地址发货。非定向捐赠由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捐赠物资直接运送至湖北省红十字会提供的受赠单位。
  红星新闻记者在湖北红会官网所公布的6条“捐赠情况公布”的信息中发现,“定向捐赠”的信息也会在表格中说明,例如1月27日,中山市华盛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共捐赠200万元,备注中称“其中100万元定向用于黄冈市抗击疫情”。
  不过,记者在这“捐赠情况公布(一)、(二)、(三)、(五)、(六)”这五个表格中,都没有找到森根比亚生物的捐助信息,也没有找到对武汉仁爱医院的定向捐赠信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而“捐赠情况公布(四)”这篇公告的网页链接中,并没有像其他情况公布一样有excel附件。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森根比亚生物是否是对上述两个医院进行定向捐赠,不过至截稿时都暂未得到回应。
  如果进行物资的定向捐赠,为何不直接捐赠到具体医院/单位?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处一位工位人员告诉记者,湖北省红十字、省慈善总会、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这三个单位是湖北省指定统一接受捐赠的单位,会“透明、公开”捐赠人的信息、捐赠物的流向,并且对其开具发票。
  “对于企业来说,通过我们的捐赠,还能对他们自己产生税务上的优惠。”上述工作人员称。

  武汉仁爱医院什么来头?
  官网称发热病人定点收治医院,医院称“不接收发热病人”
  武汉仁爱医院什么来头?
  天眼查信息显示,武汉仁爱医院于2000年经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成立,是集医疗、教研、预防、保健、健康咨询于一体的现代化大型医疗机构,开设计划生育中心,妇科中心,妇科微创中心,产科中心,不孕不育诊疗中心等重点科室。
  实控人陈丽香还在2019年9月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收到1.8万只捐赠的口罩,武汉仁爱医院是否接收发热病人?
  根据《长江日报》1月29日报道,武汉市第三批14家发热患者定点医院将投入使用,截至当时,武汉市共征用了24家综合医院临时改造成为收治发热病人的专门医院。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其中并没有武汉仁爱医院。不过,根据武汉仁爱医院官网1月30日信息,武汉市拟征用25家民营医疗机构作为第四批发热病人定点收治医院,而武汉仁爱医院名列其中。
  1月31日中午,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打开武汉仁爱医院官网时,官网已显示无法打开。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咨询是否接收发热病人时,相关工作人员对红星新闻记者介绍称“我们这里是做妇科、产科的,不接收发热病人”。
  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俞瑶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01:28:07
  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公布了17项捐赠物资的使用情况,其中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收到1.6万个N95捐赠口罩(已更正为1.8万个KN95口罩),而防疫一线医院武汉协和医院仅收到3000个口罩,这让武汉仁爱医院陷入舆论漩涡。
  1月31日下午,武汉仁爱医院院长熊怡祥回应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称,该院真的也缺口罩,因此才在1月26日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求援,1月27日领到了1.8万个KN95口罩。
  以下是上游新闻记者与熊怡祥的面对面交流。
  上游新闻:你们医院为什么要向湖北省红会申请口罩?
  熊怡祥:2010年仁爱医院升级为二级综合医院,按相关规定必须要设发热门诊。去年12月武汉爆发不明原因肺炎后,我们也在收治发热病人。一般的发烧感冒,我们就治疗;病情不对,我们就建议病人转院治疗。那时候,我们医院口罩就开始紧张了,很难买到。
  上游新闻:有消息说你们不收治发热病人,口罩真是必需品吗?
  熊怡祥:1月23日,武汉确定了7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定点医院接收发热病人,之后我们医院就不再接收。但我们还是需要口罩,医院还有70个病人在住院。武汉是疫区,医院是危险的地方,我们真的需要口罩,但我们买不到口罩。1月22日,我们在医院官网上向社会求口罩,可是没求来。1月24日,我们向武汉市红十字会求援,没结果。1月26日,再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求援。1月27日,湖北省红十字会给了我们1.8万个KN95口罩。
  上游新闻:湖北省红十字会说发给你了1.6万个N95口罩。
  熊怡祥:公布错了,我们领到了1.8万个KN95口罩。剩下的KN95口罩还在仓库里,大众要是不相信可以来看,这个做不了假。N95是二级防护口罩,KN95是一般防护口罩,KN95肯定没有N95好。
  上游新闻:为何公众会对你们医院领口罩有质疑?
  熊怡祥:我想首要原因是武汉协和这么大的医院只领了3000个口罩,而省红会发布的消息说我们医院领了1.6万个。我不知道协和医院的口罩是KN95还是N95,但我能肯定我们是同一个厂家捐赠的。另外,我们医院确实是莆田系医院,莆田系备受争议,但不是所有莆田系医院都是坏的,我们医院有20年历史了。
  上游新闻:说一下领到的口罩使用情况。
  熊怡祥:发给了住院病人和家属,也发给了职工,还包括附近居民。我们领到1.8万个,大概用了1.2万多个,还剩6000个。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08:35:15
  中国战“疫”鏖战正急。无论南北老幼,无分医生干群,各自贡献,共同担当。这是因为大家都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人命关天,大意不得。
  正因如此,人们对黄冈卫健委唐主任一问三不知导致免职拍手称快,也对湖北省红十字会口罩分配去向发出质疑,还对捐赠背后是否存在猫腻表示愤慨。
  刚刚,湖北省红十字会回应了,称工作失误导致信息不准确,吊诡的是,回应稿的日期却又“不准确”地写成了2019年。
  询之专业人士,指出KN95是国标,N95是美国标准,说KN95在防护效果上约等于N95,这是医务人士的共识,不知湖北红会是引用哪里的权威说法,认为KN95不适用于新冠肺炎防护?倘若只为甩锅,简直令人惊诧。
  人命关天,兹事体大。遗憾的是,不论是黄冈唐主任的一问三不知,还是湖北省红十字会的粗心回应,都让我们感受到了对人命关天的轻慢和粗疏。人们的愤怒,不可避免地带有情绪化,但这种情绪背后是对人命关天的敬畏。面对人命关天,所有关于失误、疏忽的辩解乃至歉意,都是苍白的,无力的。
  疫情突如其来,重点地区的官员也好、专家也好,同样猝不及防。这些日子,他们夜以继日、四处奔波,非常辛苦,让人心疼。工作中,会有一些不应出现的失误,一些忙中出错的漏洞,一些难以预见的空白有待填补,群众是通情达理的,话讲清楚了是能够接受的。
  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大战役,面对这些失误、漏洞和空白,采取什么态度?是愧疚反思,尽快纠正弥补,还是颟顸无知,甚至推诿甩锅——这是众目睽睽之下衡量你称职与否的一杆秤。群众不能接受文过饰非,不能接受揽功诿过,特别是在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面前。
  抗疫任重道远,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工作重点。当人们对疫病的认知趋向统一,当来自全国的医护人员纷纷到位,当各类物资从四面八方运来,物资调配就成了重中之重。能不能做好这项工作,事关抗疫成败,事关社会稳定,事关民心所向。
  检验各级领导干部有没有担当、有没有能力的时候到了。一些事情平时尚能含糊,战时一下子就大白于天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全民监督成为可能。一切防疫措施和效果,都放大在监视器下。是因为客观问题的复杂导致应对失当,还是因为作风漂浮、管理混乱导致昏招迭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首领近期在谈及抗疫时,三度强调一个原则: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在这个原则面前,个人的得失、组织的面子、小团体的利益,都无足轻重。责任不容推卸,失误不能甩锅。人民的生命健康至高无上,更不容一丝一毫的怠慢。
  人命关天,请把各项工作做得细一些、再细一些,实一些、再实一些。工作的实际成效,比任何辩白和致歉都更有力,都更能赢得人心。
  (来源:人民网)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16:33:50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全面展开,医疗物资紧缺成了一个焦点、难点和痛点。主要承担捐赠物资接收、发放的红十字会也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总台记者1月31日到武汉市红十字会进行了探访。

  展馆被临时征用为仓库


  在湖北武汉市胜利街162号的武汉市红十字会,一辆卡车停在门口,志愿者正在往车上装运医疗物资。志愿者介绍,一楼有一个很小的仓库,只能暂时存放少量货物,大量捐赠物资必须集中转运到位于武汉市汉阳区四新南路的国际博览中心A馆的仓库。
  在红十字会的墙上,贴着一张《武汉市红十字会捐赠工作指南》,指南上有这样的文字:直接到仓库捐赠,可办理一切手续。

  记者随后来到武汉市汉阳区四新南路的国际博览中心A馆。在这里,记者看到,原来的展馆被临时征用为仓库,堆放着一些货物。

  爱心捐赠总量大,但为何总不够用?

  在仓库门口,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胡亚波正在现场指挥调度货物紧急派送工作。

  胡亚波:现在问题的核心是要想办法精准配送,提高效率。其实在飞机上就把很多单子精准分到各个医院,但现场一看发现

  有些货物不是我们要的,有些货装得不规范。

  建这个仓库就是希望能够有计划,不能老是等米下锅。

  记者:医院要把自己的需求报上来吗?

  胡亚波:不仅它报,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工作队伍,在每个医院具体精准地核查。保证的是这样几个渠道:第一,定点的12家医院是重点,金银潭、汉口医院这些定点医院是重中之重,一定要保它的运转;第二,保4家直属医院,同济、协和、人民、中南,定点捐助我们也不反对,但是得记账,不能重复配送;第三,还有61家发热门诊;第四,现在大量立足于社区卫生院接诊。

  如果还有余地,就要考虑接送病人的司机、处理医用垃圾的工人,甚至包括处理遗体的人等,所有的环节现在需要的量还是非常大。
  虽然已经反复向社会发布各种公告,需要什么、是什么型号,都很具体。但是毕竟隔行如隔山,所以大量捐赠物资都是民用的。现在医院里面也有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的东西进不来,另一方面医护人员不需要的东西堆积如山。
  民用的也可以,我们现在要物尽其用,医护人员不能用的口罩社会民众可以戴。这场战役来得太急了,保证城市供水、供气、供电、供菜等一线工作人员,他们也需要适当的防护,所以现在需要量还是比较大。
  记者:要达到科学调配,其实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胡亚波:它是一个最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了方方面面,我们的力量还是不够。

  仓库中为何堆放了如此多物资?

  据介绍,这个展馆是1月24日下午定为武汉市捐赠物资临时仓库的,当天晚上就已腾空备用。现场有工作人员介绍,之所以在疫情防治一线医疗物资如此紧缺的情况下,此地依然堆放了如此多的物资,是因为这里的一部分物资是定点捐赠,还有相当一部分不符合医用标准。

  在仓库的一侧,堆放着一箱箱洗衣液、消毒水。在一堆明显是海外捐赠的物资前,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纸箱里都是潜水镜,因为有孔洞,不能替代护目镜使用。
  记者采访过程中,看到先后有身穿同济医院和协和医院工作服的人员在现场领取物资。一位身穿协和医院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被请去开箱检查一些物资是否符合医用标准。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他们都是此次临时被抽调到仓库来工作的,不具备鉴别哪些物资能够医用的专业知识。

  展馆的一个角落现在被改造为办公室,有工作人员在登记造册。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每一笔物资入库、出库都有详细登记,他们根据市卫健委提供的计划发放这些物资。

  按最紧缺的情况分配物资
  在现场,记者见到几位前来领取物资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一位自称是武汉市第六医院的工作人员直接向常务副市长胡亚波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医院工作人员:我是六医院的,六院在市级医院里面不是很出名,但还是要考虑到我们的分配。

  胡亚波:我们第一按接的病人数,第二按病重和危重人员。一个医生要照顾20个还是30个病人,然后一个医生要配几个护士,这是一班,一天至少三班倒,每一班至少需要一套服装,我们

  是按最紧缺的情况在配。

  现场未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

  因红十字会已成为舆论焦点,采访时记者明显感受到现场工作人员的压力和对媒体的防备。记者始终没有在现场见到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一位从其他部门抽调来的工作人员私下说,红十字会几十年没打大仗了,一打仗就有点乱。
  记者多次拨打武汉市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屡次被拒绝接听。最后,常务副会长陈耘的电话接通了,他表示,红十字会工作只是疫情防控工作中的一个“小环节”,红十字会要说的话已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官网上说过了。


  当记者表示,此前的官方发布,公众仍有诸多疑问时,这位负责人说,马上要接待省里的调查组,实在没有时间。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19:29:58
  近期,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物资分配问题受到媒体和网民的高度关注和质疑,我们对物资分配中存在的问题深感痛心、自责和内疚,对媒体和网民的监督和批评表示衷心的感谢!现就媒体和网民关心的问题说明如下:

  一、关于分配给仁爱医院口罩的问题。2020年1月26日下午,我单位收到一家爱心企业捐赠KN95口罩3.6万只的意向。KN95口罩不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用品清单目录内,我单位根据1月26日上午仁爱医院等单位的紧急求助信息,协调捐赠方于1月27日下午由捐赠方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只、仁爱医院1.8万只口罩。仁爱医院在1月24日以前,设有发热诊室和隔离观察室。

  二、关于协和医院3000只口罩的问题。2020年1月26日,一位爱心人士定向捐赠协和医院3000只口罩。

  三、关于省红十字会内部管理问题。我单位连夜召开党组会议,深刻查找捐赠物资接受分配中的管理问题,对存在的审核把关不严、执行程序不严格、工作不细致、作风不扎实等问题,会党组作出深刻检讨,并将对直接责任人依纪依规追责。

  下一步,省红十字会将痛定思痛、举一反三、认真整改,进一步压实责任、转变作风,全程接受纪检监察部门监督,接受广大媒体和网民的监督,以更加严谨的工作态度,严格按职责、按规定、按程序接受和使用好社会各界捐赠的款物,竭尽全力配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湖北省红十字会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1 19:30:16
  1月31日,湖北省红十字会就“N95口罩36000个” 接收和使用情况发布更正说明,称1月26日,一家爱心企业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3.6万个KN95口罩。经向卫生健康部门了解,该型号产品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疗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但可用于普通防护。本着人道救急的客观需求和当时的物资现状,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个口罩、武汉仁爱医院1.8万个口罩。

  那么,名称仅一个字母只差的“N95口罩”和“KN95口罩”,以及其他各类相关口罩,到底有什么区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1月25日的一则公告中予以了说明。

  据该院发布的《关于协和医院接受爱心捐赠的相关问题回复》,目前院内急缺的口罩包括N95口罩、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医用口罩。

  部分物资需符合或高于以下标准:


  一、防护口罩

  1. 医用防护口罩:符合中国GB 19083-2010;

  2. N95口罩:美国NIOSH认证,非油性颗粒物过滤效率≥95%;

  3、欧洲N95口罩: 欧洲FFP2标准;

  4、KN95口罩:符合中国GB 2626 强制性标准,非油性颗粒物过滤效率≥95%。

  医护人员在以下情况下必须使用医用防护口罩:

  ① 近距离接触感染病人;

  ② 进行有可能产生气溶胶的操作,如吸痰、插管等;

  ③ 产生体液喷溅可能的操作等。

  其他情况可佩戴N95口罩和KN95口罩,佩戴口罩的关键在于和面部的密合,就是不漏气!不能使用带呼吸器的防护口罩!

  二、外科口罩

  符合 yy 0469-2011医用外科口罩

  此外,国家卫建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在1月31日发布的《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不同风险人群防护指南和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的通知》中指出,KN95/N95及以上颗粒物防护口罩:防护效果优于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推荐现场调查、采样和检测人员使用,公众在人员高度密集场所或密闭公共场所也可佩戴。

  佩戴KN95/N95及以上颗粒物防护口罩的具体场景包括,在人员密集的公共交通场所和乘坐交通工具时;他人进入居家隔离人员居住空间时,期间不要触碰和调整口罩;开展疑似和确诊病例调查时;对于标本采集人员、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人员;对于环境清洁消毒人员、尸体处理人员。

  另外,对于公共交通工具司乘人员、出租车司机、公共场所服务人员、武警、交警、安保人员、媒体记者、快递人员等行业人员,因日常接触人员较多,存在感染风险,其所在单位应为其配置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或医用外科口罩或KN95/N95及以上颗粒物防护口罩。
楼主CIVIC2010 时间:2020-02-02 10:45:12
  2月1日下午武汉市红会阻挡央视采访后,晚上全国红十字会宣布,总社派出总会副会长带队,督促指导湖北武汉红会的工作,实际就是接管,可见湖北的红会是多么龌龊,全国都看不下去了。
作者:清风涤竹林 时间:2020-02-02 13:16:00
  所有捐赠的物资都与红会的私有财产没有半点关系,红会没有权力所心所欲

  同时感叹:莆田系的能量为何如此之大?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作者:sjt816 时间:2020-02-02 14:15:21
  淘宝在卖口罩,发货地武汉
我要评论
作者:时间过得真快ABC 时间:2020-02-02 20:58:00
  难道湖北红会内部有人挂钩莆田系医院的股份,才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作者:时间过得真快ABC 时间:2020-02-03 16:19:36
  这次武汉爆发疫情,与武汉当地官员的官僚主义、不作为有很大的关系。而且当全国人民都在向武汉捐献救援物资时,武汉的红十字会还在乱作为,说明了武汉官场是多么的黑暗。
作者:只为骗赞而来 时间:2020-02-03 17:08:52
  顶帖!希望查明真相!
作者:只为骗赞而来 时间:2020-02-03 17:13:42
  善良民众的信任不该一次又一次地被消遣!

  建议解散红会!
作者:13997802888 时间:2020-02-03 20:10:25
  好文
楼主CIVIC2010 时间:2020-02-05 10:19:51
  到现在被免职等等的处罚了不少了。其实这帮人也不是那么聪明啊,看不清形势,以为这次还像以前的赈灾那样轻轻松松随随便便随心所欲的办事,以为灾害发生在很远,与自己无关。殊不知现在武汉是疫情中心,已经进入战时状态了。胡来的人现在是免职搁置起来,等事情告一段落还有更严厉的处罚的。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0-02-07 12:04:07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李文亮医生7日凌晨不幸被新冠肺炎夺去了生命。他的英年早逝令我们非常难过。新冠肺炎迄今的死亡病例大多发生在中老年身上,年仅34岁的李文亮医生是逝者当中非常年轻的之一,这尤其令人唏嘘,令人悲恸。
  李文亮医生是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师,他是去年12月最早预警这场危险病魔的8名医生之一。回过头看,他的专业性警觉尤其令我们对他产生了敬意,他当时发出的警报没有立即受到重视,反而被训诫,这件事为社会开展反思提供了一个有触动的样本。
  去年12月,人们对新冠肺炎的认识还很有限,李文亮能够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率先在专业人员的范围内拉响警报,这是他高度专业性表现的一部分。在人们后来的追述中,发现他在平时的工作中就展现了令人尊敬的医德。医生在传染病爆发的时候就是战士,医院就是战场,李文亮的因公殉职英勇、朴实,尤其让人心痛。
  李文亮的多名同事也都染上了新冠肺炎,他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成为了这场与病魔殊死战争中最激烈的战场之一。李文亮未能幸免于夺命之祸,说明了这场战斗的艰巨和复杂。
  值此危急关头,我们大家必须团结起来,为了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为了避免更多的人被染上李文亮医生等人最早警告的病魔而竭尽全力。现在全国都在增援武汉和湖北,我们必须打赢这场战争。
作者:heilin2014 时间:2020-02-08 01:41:06
  希望国人能从这次灾难中意识到平时的敷衍会让意外上升到什么高度
作者:时间过得真快ABC 时间:2020-02-19 22:13:25
  必须严查训诫李文亮医生背后的指使人,给全国人民和李文亮医生家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