巜又是一起杀人案 》

楼主:一弓影业 时间:2021-01-24 14:08:13 点击:116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巜又是一起杀人案 》

  顾三爷爬起床,洗了把脸。米缸里抠了二把米在水瓢。刚才洗脸时把水用了,得去门后的开里打点水。
  顾三爷懒得拿灯,摸索着拐出房门,抽下门栓。天空还是黑,呼呼的寒风正吹着口哨。顾三爷在这屋生活三个多年,门后的水井他熟,即便天黑他也摸的到水。顾三爷提满水桶放在灶边,把刚才水瓢里的二把米涮了涮,放锅里煮了。顾三爷自言自语的说,柴禾也不多了,今天要进山去捡些干柴来,说完紧了紧掉的只剩下二颗扣子的棉祆。

  "冷风呼呼的括,
  转眼就把雨下
  残叶风吹顺路爬
  流浪的人在天涯"

  在空寂的小道上,顾三爷巷老的声音在山谷里特别响亮。他喝了二碗粥,去咸菜钵子里连一块椒皮也没有扒下,咕噜咕噜的把煮好的稀粥倒进了肚子里就在腰间扎了把柴刀进山。

  "一剑寒梅傲立风中
  大雪飘飘下…"

  顾三爷又张开他枯枝般的嗓子。


  忙活了半天,顾三爷捡了不少干柴,他站在不小的柴堆边幸福的笑了。这些柴够他过冬烧一段时间。
  顾三爷的电动车停在山脊边上,柴堆在河沟边,这里一个上坡顾三爷的电动车空车都上不去只能把干柴搬上车。
  顾三爷就弯腰准备扛一根大一点的滚木。累半天了,一不小心滚木从手里滑落,骨碌着朝丈余远的水沟边滚去。
  顾三爷大叫不好,闵干事快跑⋯
  山谷里一声枪响,一只野鸟扑腾飞起,冬野的山林黄叶纷飞飘落。
  闵干亊正全神贯注的打鸟呢,白净的手指正扣着扳机,眼眯着一条缝靠在乌黑的枪管上,这是一杆双发猎枪。闵干事那里管顾三爷喊危险,他正在瞄准,滚木被他档住了,他正要扣动扳机,滚木助了一指之力,枪响了。
  碗口粗的滚木坡不大,滚在闵干事脚边,档在闵干事腿上。顾三爷大感不妙,慌乱跑向闵干事。闵干事已经坐在山沟边的一块石头上,撩起裤管腿了一半的袜子在看伤,脚踝处正在流血。乌黑油亮的双杆猎枪正躺在脚边。
  顾三爷慌张又害怕,嘴里喃喃的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闵干事气愤地说:怎么办,怎么办,肯定是赔钱,先去医院检查了再说。
  言不多说,话不轻表。顾三爷与闵干亊是打过交道的,前年顾三爷想找镇上弄点补贴,与闵干事好话说尽也没办下来。今天摊上这事,顾三爷的心里真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顾三爷只好随闵干事之意去医院看伤,他是不愿意去医院的。他知道去医院没有大几百进去出不来。顾三爷一边走一边与闵干事商量,伤的不是很历害赔点钱就不去医院了。说着话顾三爷就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往闵干事手里送。说:你看我这有几百块钱,都给你。
  闵干事往边上闪,边闪边说:几百块钱就能打发了。
  那你说要好多钱,好多钱能解决。
  闵干事也不回话,继续朝前走,顾三爷就跟着。
  闵干事走着也不看顾三爷,边走边说:我现在脂肪肝,胆固醇都高,筋骨酸痛刚好全部检查一遍,这没个三四万怕是检查不好。
  顾三爷停住了脚步,三四万,磕了骨头也搞不到。想想有什么办法,亊岀了还是得去医院,就又跟上走,顾三爷的三轮车就在山脊边上。
  闵干事走着走着发现顾三爷不在旁边朝后一看顾三爷步子不大的走着就吼起来:老不死的家伙,你磨蹭什么,快走快走。。。
  顾三爷听喊他老不死的,气上心来,紧跟二步追上,愤愤的说:你怎么咒我老不死的。
  闵干事怒目:你把我砸了打扰了我打鸟的乐趣。难道不是该死。
  顾三爷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你在山区持枪打鸟违法了吧,我要告你。
  闵干事哈哈大笑,:派出所老王是我酒友,拿个持枪证难吗?
  离车不远了,顾三爷突然发问,去医院检查没有三四万下不来吗?
  闵干事头也不回:那是肯定!
  顾三爷,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扑倒闵干事。用腿压住他,双手压死了闵干事的喉节。
  "我让你去医院,我让你有脂肪肝我让你有胆固醇,我让你筋骨疼。"顾三爷怒吼着。
  闵干事的身板在顾三爷面前不值一提,那就是小鸡一般,按住喉节也说不出话,慌乱中就去摸枪机,顾三爷一手按着闵干事喉节,一手去护枪管,闵干事摸着了枪机,把枪口努力的拐向顾三爷。
  寂静的山谷中又是一声枪响,没有鸟飞,没有枯黄的落叶。
  顾三爷一直按到闵干事一点都不动弹才放开手。嘴巴里还在说:"我让你去医院,我让你有脂肪肝我让你有胆固醇,我让你筋骨疼。"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