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韵光明》剧本 第14集

楼主:鲁12323U 时间:2021-02-25 09:27:33 点击:1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飞 ** 韵 ** 光 ** 明 **
                          剧本 (14)

  诗名   《太阳韵》(长篇散诗)
  剧名   《飞韵光明》
  原著    鲁岱
  刊本   《世界汉语文学》杂志
  改编    鲁岱    
  剧类    当代神话
  剧种    电视连续剧
  制片    陕西…

                     第14集     黄道满箫

  【主题曲】《 愿人活出神话》(临江仙):
          朗朗乾坤天下事,有谁是在空闻。一如神话尽当真。身边风雨路,跃过见晴昀。
          世上人情千百态,太阳心性为君。光明阔步有余音。担当仙意在,都是福中人。

  【特景】
          向上见到一个可怕的虚火盆。
          太无有锁定虚中有实。
          虚火盆之虚影如黑洞吞物。
  【场面】
          杨春韵异常镇定。她用极其严肃的面孔对众人说:“虚的东西,不一定没有实性基础;实的东西,有时更需要虚幻予以维系。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人缘世界的两个侧面。虚作实时实已虚,实逢虚事虚为实!”
           “说得好!”马朝阳高调肯定:“实逢虚事虚为实!”
           听到马朝阳喊话,太阳社区人一下子振作起来了。他们都张耳倾听马朝阳讲述。
           马朝阳:“据我反复分析,觉得黄火并不可怕。细心想想,太无有和向上带回的消息,夹有许多闪光点。首先,黄火财区,是虚实恰份的时空世界!这就告诉人们,人太虚浮或太实在,都不是财食富有者!”
           经马朝阳这么一说,不少人茅塞顿开,翘指称妙。
          “第二。”马朝阳接着说:“人类对于财富的追求,永远没有终点,这是虚;永远具有吸引力,这是实。虚作实时实已虚,这就是人们害怕的根源!”
           “这话好听!”向上似乎听懂了。
          “第三。”马朝阳继续论理:“虚火盆并不可怕。既然称盆,必然有界。即使一时无法界定,但人的智慧和勇气,亦似界非界!二者对应,正所谓智人手上出富贵,勇者脚下无邪魔!虚作实时实已虚,是也。”
         马朝阳刚说完,全场掌声雷动,劲言翻飞。
         闻多多拎着嗓子高喊:“管它盆不盆,一脚飞过去!”
         小财尖着嘴唇叫话:“甭问太虚太实,闯过去便赢!”
         阎复春挺脚劲,蹬地有声:“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是一盆火。”
         “我也来劲了。”向上一蹦三尺高,伢声回荡:“走!教黄火气旋,熄焰无风。”
         “说得正是。”华人安靠近向上,一笑两音:“喂,我们都是敢字号!”
          郝妈跟着凑火气:“咱也不怕什么的黄火。”
          所有活跃语絮中,陈新起和甜甜声音较小,似乎没人听见。
          灵灵想说话,杨春韵已开腔:“同志们,我和无有同志商量过,此时过黄火,正是黄道天时。走,冲过去!”
          说完,太阳社区人一统儿的盖火劈途。
  【歌景】
           突然,虚火盆里烧出歌声:“困难,困难你不要怕,勇者脚下舞年华。敢作敢为,敢超他她。一路朝前走,路径没尾巴。万事人界定,闯过去了哈哈哈!”
  【场面】
          众人踏着歌声,神情亢奋,力量倍增,藏在人体细胞内的无限潜力,似乎瞬间爆发出来,如黄河波涛,如长江激浪,一个劲超前涌,超前冲,无所畏惧,不可阻挡,浩浩荡荡勇往虚火盆。
  【特景】
          走在队伍后头的太无有,见这一幕,让两条辫子竖了起来,还碰碰儿撞,撞出声响,散发诗味:“平民百姓,一旦激涌,潮力无穷大!可以倒海翻江,可以淹没尘土,可以制造奇迹,可以改朝换代!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场面】
         真怪妙,太阳社区五六十人,除了陈新起、甜甜等几个人稍有些曲折,其余人顺顺利利飞过了虚火盆!
          太阳社区人欢呼,雀跃,歌唱,跳舞。真正是
  众潮高涌连天乐,民浪沸腾满地欢。一派热烈场景!
  【静景画面】
          越过了虚火盆,是一片扎扎实实的富国景图。
          太阳社区人在这里,如同临仙入阁,为所有乐。你看:民间与皇族,相差无几;庶民和官宦,生活平行!举止尊严,言行有度。能紧就紧,当松即松。说笑欢乐人皆是,诗作琴弹总有声。梦出华夏美,一带一路看天下通衢。复兴国度景如画!(类似于清明上河图)
  【场景】
          这幅富国景图所在的广大区域便是黄火财区。
          黄火区东南方位,有一小块域原,叫做太阳沟。
          太阳沟并非沟圳状形,而是一处平坦地带,似鹏鸟临凡,号称鹏城!满处楼亭屋宇,花坊街市,景美繁华,堪称人间伊甸园!
  【场面】
          太阳社区人,进入黄道伊甸园,人人情有独钟,个个宽怀乐意。看西角小阁厅里,闻多多、小财和甜甜三个人玩得小有特别。
         闻多多和甜甜各端着一杯水,让小财去喝。
         小财呆眼的犯难了:“先喝谁人的水呢?”
         “我看这样好了。”闻多多说:“我和甜甜各作一阕诗。之后,你再写诗一首,与谁的诗接近,就先喝谁的水。”
          甜甜点头同意。还说:“我的诗写得不好,我先口作。”
          甜甜手里端着一杯水,人很自然的出口成诗:“从深山逃逸,在田野回旋。升腾到天空,成为雨露,成为甘甜。汇集于人的心灵,涓涓细流!”
          闻多多:“你这诗的篇名叫做《泉水》吧。”
          甜甜点头。
          闻多多又说:“那好吧,我作一首《清水》诗。说完,闻多多即言成颂:“明净的本能,纯真的特色。静静做自己的事,不与闲人混杂,不与世魔染尘。一生没有过份要求,自由自在,透白无邪!”
          “小财,该你了。”闻多多作完诗,逼小财。
          小财吱吱唔唔。不是小财说不出诗句,只是他的口舌子在嗡嗡的碰撞:“俩人的诗都写得好,但是,不能两个人的水都喝!先喝谁人的水呢?这事,不简单!”
  小财已经犹豫不决了。
  【歌景】
    恰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快节奏歌声《恋爱嘻嘻嘻》:
          恋爱过程,是一种游戏!可以有规则,可以没有规则,嘻嘻嘻。如果讲究规则,那便是不可儿戏;如果说没有规则,那便是潜规则,嘻嘻嘻。恋爱的潜规则,叫做不可一厢情愿,嘻嘻嘻。
          恋爱的结果,也是一种游戏!不需要看得太重,嘻嘻嘻。胜者拥有幸福家庭,败者未必没有好家庭,嘻嘻嘻。恋爱,无所谓输赢!看开一点,会双赢,嘻嘻嘻!
  【场面】
         小财的心里,早已成诗《雨水》,但没有说出来。可是,当他听到歌声之后,凭藉声响的遮掩,便一口冒出了诗作:“可以洒在你身上,可以洒在我身上。看似存异,实则相同。一统儿下吧,下吧,需要的依然需要,不需要的还给天!”
          闻多多与甜甜并没有听到小财朗念诗。
          随着歌声落下,小财也说完了诗。这时,恰逢甜甜与闻多多向小财靠拢,还仿佛想说些什么。于是,小财出口奉承:“你们二人的诗都不成……”
          小财尚未说完,甜甜和闻多多一听,神经断然崩溃!手一松,俩人的杯子都掉地上了。幸好是胶质杯,不曾摔破,仅是水泼了。
          转脸,小财一声大笑:“哈哈哈,看你们怎么想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说。”闻多多沉着脸逼问:“我的诗哪儿不成?”
          “谁说你的诗不成了?”小财快口缀词:“你们二人的诗都好呀!”
          “那你为什么说不成?”甜甜跟着逼问。
          小财:“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怎么说?”多多再三逼话。
          “你们的诗,都不成佛印,是苏小妹!两个苏小妹!”
          “你坏,你坏!你好坏!”闻多多和甜甜一口娇词,还一统儿的扑向小财,抓起他的衣服,嬉笑跑团。
          闹亲一阵子。
          闻多多对小财说:“水没有喝成,我们不再喝了。我现在出一道数学题,若你答对了,就亲我一下;答错了,我便走。”
         小财贸然一想,即口说:“数学题?你是当代大学生,出具的题目准难!”
          闻多多:“答不答?”
          小财急了,即说:“多多,其余我都依你,只一件,即使我答错了,你也不能走。行不?”
          闻多多点头,说:“现在开始出题了。你听好:
  二减一等于几?”
          小财和甜甜一下子愣了。仿佛还有一种什么天籁之音又在头上盘旋:
          爱情,必须专一!这有利于个人,有利于家庭,有利于社会。在社会大舞台上,专一爱情,亦有专一涵义:情感生长胡须,围圆一个洞,爱情万岁!
          小财和甜甜,做梦没想到,一个在校大学四年级学生,命出的数学试题,居然比小学一年级考卷还简单!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小财与甜甜呆的不知所措!两个人对目凝神许长时间。
          即然,小财慌了。一时望望闻多多,一时看看甜甜,感觉屁股上有蚂蚁,痒乎乎的站不住!想说话,又找不着岔子。无奈,想起身离开。
          也巧,甜甜恰在此时开口讲话了:“多多,我们是好朋友,你出的考题,不用答,计满分!我也该命题考考他,看他答的如何,我们再罚他不迟。”
         闻多多感觉甜甜讲得有理,不再逼小财,只是“嗯”的一声完事。
          甜甜对小财说:“我这个题也很简单。不过,对于结果的执行不同。答对了,我便走;答错了,你就过来亲我一下。”
          “好。试试。”小财若不经心的回话。
          甜甜开始出题。
          可闻多多思想走样。她感觉不舒服,还望着甜甜瞪眼睛。好像在说:“你安的什么心?出题目怎么与我的相仿!”
          “你听好了小财。”不容闻多多有多余的动作,耳内灌进了甜甜的试题:“二减一,在不允许等于一的前提下,还能等于几?”
  【场景】
          气氛,骤然尴尬。
          时间仿佛冻结了,指针不想转动。
          听到甜甜命出考题,小财傻了,一动不敢动!
          闻多多像一尊雕塑,树在原位儿硬挺挺。
          甜甜仿佛没事,命题既然出了口,无须收回!因而,她望着闻多多与小财不笑也不沉闷,一派自然而然。
  【场面】
          很快,闻多多清醒过来。肢体一用力,人转动一个方向,二话没说,动身便走,离开了小财与甜甜。半路上,一呼啦的来了言语:“甜甜这题目,至少有两层涵义。一是直接针对我!是的,在爱情窄巷儿里,除了两个人的空间,没有宽敞,也无宽容!说自私也行,说无情也行。反正,爱情容不了第三者!我即使不算第三者,但实际如此!甜甜爱小财,我不能再爱!就算我内心真然爱他,也许是
  一厢情愿!我看得出来,小财更爱甜甜。这二吧,答案也明显:二减去一,两个女人,不能同时爱一个男人;在不允许等于一的情况下,还可以等于二。二减一等于二!嗯,是这样的。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减去一个女人,就是一对恩爱夫妻。绝!唉,我是多余的了,应该离去,还答什么题!”
  此时,闻多多反而开心了,一笑两个酒涡。
          闻多多走了之后,甜甜反而不自在了。自言自语:“都是我不好,命出那个鬼题目!气氛砸了还不说,更让多多为难,委屈!你知道吧,多多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不能让甜蜜垒附在友人酸痛之上!这不是我甜甜的性格。”说完,全身肌肉一闪,动活起来,跟行闻多多的路径,一溜为乐。
          小财见事不妙,自知自己不好。此时此刻,他
  脑子里胡乱得很,总觉得这阵子所做的事,横也不是,竖也不是,乱七八糟,斜五歪九:“嗨!都是我小财混蛋!”责骂着,伸出来一只手,朝着自己的脸,“啪”的一下,打出了几个不红不白的印!随后,纵身一跃,追花儿去了。路上,还放开喉咙嚷美:“喂!两个好妹妹等等我,等等我哇!”
            (第14集    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