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连载】遥远中的知青记忆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07 23:13:53 点击:1757 回复: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离开晋城都30年了。
  
  当时是糊里糊涂的坐了三天的火车从福建来到晋城。下了车的那个晚上,躺在硬板床上,感到整个天花板都在晃荡,实在是晕倒。那次到晋城不是我的本意,我还小,还没有从天南跑到地北的本事。是我的父亲想落叶归根,回老家安家,才把我送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老家。
  
  我插进了晋城一中的的高三。那时的班主任好像姓任,长得猴像,不过心眼不坏。同学嘛,音容相貌还记忆犹新,只是叫不出名字了。在校期间,记得最深刻的就是两件事了:一是放假了,和劳动委员到砖厂做临时工,感到那么新鲜;二是学校学工学农,我们班是学开拖拉机,我和几个同学就被“发配”到了好像是叫鲁村的地方,那里有个农技站。我们就跟着师傅犁地,挨家挨户的吃拉面;农闲了,就到煤场往火车站拉煤。
  
  毕业后,一股脑全都下了乡。我呢,还走运,和70多号人插队到了晋城五七干校。可能是看我来自远方见过世面,就莫名其妙的让我当了队长。后来的运气就一直不错:上大学就当班长,就当科长,就当厂长……呵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07 23:29:00


  我负责的是后勤队,也算是“总后”了吧,养鸡、养猪、种菜、磨面,闲的时候也偷鸡摸狗摘些玉米、苹果;晚上磨面,一边磨一边吃,100斤的麦子要出93斤的面,吃少了,只好继续磨麦麸……
  
  那时候,我们的老农是个耳背的劳模,劳模的秉性就是不劳动就会病,看见田里的草就恨不得拔光。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总是悄悄的对我说:看见小脚妇女就蠢蠢欲动。我怀疑我是不是受了他的影响。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07 23:47:00
  欢迎楼主光临,讲述曾经的往事,这样的文章很解渴。应该一时难以写完吧,我加了个连载,若不合适,跟帖说明,我做修改。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08 00:23:00
  个人很喜欢看长者写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往事,特别是知青和文革之类的。
  《南方周末》往事篇中陆谷孙的就很吸引人。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08 20:11:00


  别小看了我们这些知青,在那个年代还是很前卫的:能穿得起尼龙袜,男士们的长发不是盖耳就是遮眉,夜晚冷寂的山里,不时就有口琴、笛音飘出。周围农民对我们的羡慕多半和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羡慕洋人一般。当然,也有寂寞难忍的时候,那就是每年的春节。知青们都回城里去了,我是无家可归,就留在干校喂猪了。那寂寞,到现在还刻骨铭心。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学会了忍耐,学会了等待……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08 22:42:00
  
  别看回复的人少,都潜水等内容呢,呵呵。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09 22:27:00


  晋城的冬天真是冻死老狗,于是家家户户生了煤火,挂了厚厚的门帘。添了煤,屋里就充满了淡淡的硫磺味,俗称“煤气味”。晚上睡觉要是通风不畅中了煤气,那你的半个腿就戳进鬼门关了。下乡的第一年,我们那集体宿舍就有三条腿戳了进去,不过又让我们拽了回来,呵呵。又是一年春节,知情们都回城了,又是寂寞的我和寂寞的猪。我早早就躲进了被窝,半夜惊醒发现没了半个腿,我就知道是戳进了鬼门关了,我还知道这样的夜晚,除了猪,没有人会来拽我了。我滚下了床,居然没感到摔疼了哪,地板上的一些冷气让我清醒了不少,挣扎着就爬到门口,继续挣扎开了门,我终于把那半条腿拽了回来。呵呵。第二天,我把我的生死故事告诉了猪,30年后,我又把我的生死故事发在了天涯。
  
  冻死老狗咱也的上工。最不经冻的就是耳朵和四肢,冻得受不了了,就把花花绿绿的枕头巾裹在脑门上,生冻疮是免不了的,手背、脚背开裂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作者:蚂蚁撼天 时间:2009-09-09 22:52:00
  就是,都潜水呢,等着给你惊喜呢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09 22:53:00


  那个年代好像就没有什么业余生活。下了工,或围着火炉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一拥挤,顺便也就吃了谁的豆腐;打牌也是很好的消闲,精力旺盛的人会跑到村子里“逛街”或弄个牛车轱辘来举重;有时,我们也会爬上后山,往北远眺:感觉那是外面的世界。
  
  偶尔也会改善生活。一是包饺子。各人自己领了面粉和馅,自己找个地方凑合着包。一般是三五成群的合伙,于是五花八门的水饺就出笼了。食堂的大锅里开着水,各下各的,各捞各的,那也许就是最丰富的时光了?就数我恶作剧,用湿面捏了好几个实心面疙瘩,外表捏上皱纹像个饺子,趁人不备丢进锅里,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了。二是吃猪肉。尽管干校养了不少的猪,但是杀猪是万万不能的。逢年过节我就得骑上公家的自行车跑到一个叫巴公的地方,凭票领半只片猪肉。那时候吃猪肉和现在到夜总会的感觉差不多吧?

作者:蚂蚁撼天 时间:2009-09-09 22:53:00
  但是你也别真有喜啊,这样我们比较难理解...
作者:斯人卿卿 时间:2009-09-09 22:59:00
  提到晋城
  
  首先是醋,其次是煤,然后就是咿咿呀呀的苏三起解
  
  没去过,不过顶一下,那些激情燃烧的日子
作者:工地的半头砖 时间:2009-09-09 23:11:00
  楼上的。苏三起解是嘛回事吗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09 23:32:00
  砖头这个夜猫子终于跳出来了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09 23:42:00
  上山下乡时代的生活比现在快乐着呢。
作者:79789414 时间:2009-09-09 23:48:00
  现在到了冬天,城市里应该都装暖气了,农村肯定还是厚门帘挂着,屋子生火,但应该都是“香炭”了,味道有但很小,如果是“臭炭”的话,就呛鼻了。
作者:79789414 时间:2009-09-09 23:52:00
  楼主说的进鬼门关用现代词语形容就是煤气中毒,原先很普遍。晚上用稀煤“厄”火后,会有湿煤气,那时候应该没有抽烟桶,中毒就难免了,轻则头晕脑胀,重则就拜拜了。
作者:云影的孤单 时间:2009-09-10 11:54:00
  向前辈工作过的地方致敬!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0 12:55:00


  领袖说了:与地奋斗,其乐无穷。那时太年轻了,没有什么牵挂,熬两年盼个招工,最好是国营工,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干校土地不多,全都种了玉米。长出幼嫩的玉米时,就掰了些藏在衣袖,晚上放在水壶里煮,虽说没有“水煮三国”那么轰动,那清香还是会让你流出口水。玉米秆也可以象甘蔗一样的嚼着吃,是那样的甜,后来才知道,玉米是可以榨糖的,榨出的糖叫“玉米糖”,还有甜菜糖……;冬天了,吃的全是地窖里的菜。冻得硬梆梆的胡萝卜刨成丝,就点酱油,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那时没得吃,吃嘛嘛香;现在吃得多了,养殖的不吃,专吃原生态的,苍蝇蚊子都有人吃了;问题是口感没有了,味觉没有了,胃口没有了,吃嘛嘛不香。吃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与地奋斗,否则什么都没得吃。锄草整地敲打土旮旯、挑肥沃土灌溉麦苗……知青们打架也规矩:走,上麦地里去!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十二成以为是要去做爱。

作者:胆壮 时间:2009-09-10 17:46:00
  文笔诙谐风趣老道,有生活。推测楼主应该是长期跟文字打交道,现在大概是退而不休。
  建议楼主耐下心来好好写一写。不要象上面这一段,有点仓促,有点糙。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0 20:21:00


  也是路过这个城市论坛,准备发个帖就收手。不料版主把我拉进了连载,肚里没有水,灌水都难。
  
  老家在晋城的南村,据说已经改名泽州了。都说是落叶归根,不过我现在上面还没秃顶,下面根基还坚硬,关键是我还“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设计着用未来的十年完成人生的原始积累,目标是400万元吧,实在不行350万元也行。以前我的日子很优越:大型国企的副总经济师,后来成了公务员。公务员确实清贫,原本想娶三房的,结果娶一个还是她养我。2004年,不想再清贫的我向着那镶着国徽的政府大楼挥了挥手,留下些遗憾、留下些惆怅,只有向往,没有眷恋,进入了一家中外合资经营企业,那年我46岁,我提早了14年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我用的是真名,会计师,高级经济师。负责财务、行政、质量环境体系和部分现场管理,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了。连载的事,只好意识流了,想到哪写到哪,唯恐辜负了……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0 22:16:00


  説哪了?做爱。不写点是说不过去哦。那么多的少男少女,那么广阔的麦地守望,咋就没那事?换了美国大兵那还不留下一群混血儿?幸好有伟人来为我们这一代人解脱,大概是列宁同志说了吧: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那时候不像现在,铺天盖地的演说着男欢女爱,别说人,就是宠物都知道人的那点事啦。不是不会不为,是不懂。男女间最亲密的事就是把自己行囊箱的钥匙给了对方,行囊箱是知青办发的,也是知青唯一的私有财产了。有了钥匙,就能大模大样的进女生房,开女生私囊,看女生隐秘,呵呵。其实多半是拿几个馍馍(女生会把吃不了的馍放在箱子里,留着给钥匙吃),看看有没有手抄本。那时的手抄本一点也不比现在的比基尼模特逊色,无非是痴情男遇见美女蛇,几经痛苦,发出哀叹:世上的女人都是毒蛇。当时就流行着那首歌,歌名就叫做《世上的女人都是毒蛇》,想必是男人都看了手抄本。干校的男生都比较自立,会包饺子,洗被子;女生就麻烦了,被单得拿回家洗,有个女生的脸盆里就放了一周的衣服……不知道现在晋城的男人是不是要伺候老婆,呵呵。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0 22:47:00


  干校远离城区,很宁静。不像我在福建,每年都有几个台风翻江倒海的折腾。后来陆续听说县城也不安静了,大概是文革后期,四人帮还没倒台,上面斗,下面就分派。晋城的两派就在什么礼堂辩论。上山的领导就经常下山观看辩论,带回些观点。问题是有一天四人帮倒了,呼啦啦树倒猢狲散,怎么就砸到干校的领导了。干校的干部开始指责了,知青们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也就能充当个炮灰吧。于是写大字报铺天盖地的往墙上贴,领导就是领导,一病了之回家养病去了,斗争还是要继续的,找了个领导的同乡(还是个毛孩)狠批,直批得那毛孩两眼泪汪汪,我估计,那毛孩肯定连四人帮是什么都不清楚。不碍事,反正黄种人好斗。现在想想,中国人有两大毛病:一是好窝里斗,二是好赌,据说国外的赌场里一眼望去都是黑头发。那次的窝里斗,山上的知青似乎成熟了些,心计了些,也隔阂了些。事后没多久干校就被解散了,70多个知青被分到了好几个知青点,我和另外的十几个被分配到了南村公社的青杨掌大队,那时候起,我们才真正的和贫下中农打成了一片。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1 00:16:00
  
  这么好的文字不连载不觉的可惜吗?哈哈。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1 00:31:00
  
  我脑子不好,先梳理一下。
  
  楼主58年生人,如今51岁,30年前离开晋城,也就是78年左右,那时候高三,也就19,20的年纪吧。
  
  按照现代人动不动就活九十,一百的情况,人家赵忠祥老师67岁是青壮年,楼主就应该是青少年阶段吧,呵呵。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和我父母差不多的年纪。
  
  南村由于一些不便说明的原因,和我还有点关系,也去过,仅仅一次,走马观花,没留下什么印象,现在应该还叫南村吧。印象中好像一个类似于古楼的城门,中间写到南村两字。有没有附近的网友来补充验证一下。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1 00:36:00
  至于连载的事,希望在不影响现实的业余时间里,抽空来抒发一下情感,效果基本和练瑜伽有异曲同工之妙。
  随心所欲,管它意识流还是现实流,重要的是顺溜。
  祝福:事业顺利,上面更茂盛,下面更坚挺。
作者:清狂一醉 时间:2009-09-12 13:17:00
  呵呵,不错,楼主继续,前两天在路上没时间上网,现在才看完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0:56:00


  青杨掌,南村往河南方向三公里处左拐,沿泥泞小路再走2公里,过一小河床,穿过铁路隧道,豁然一村。小河床是干涸的,只有雨季会有些浑水。铁路基象条长城护着村子,铁路不知延伸到多远的天边,但是起点是在晋普山煤矿。关于那煤矿,我所知无几。只是听父辈的人说,晋普山荒凉,过去是响马(土匪)出没的地方。翻过晋普山就是我老家的老家了—环秀大队,穿过大队的麦场下几道坎,有个名叫西河的小村,那才是我的老家,下乡那年我回去看过,南屋住的是二伯,西屋住的是大伯和大姨(大概是肥水不外流吧,大伯娶了大姨)。长辈们大都去旅游了:游三峡,过丰都,去了鬼城。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1:10:00


  青杨掌的老农说,早年修建煤矿,那矿房偏了点,立马就把那个工程师给毙了。我们就觉得还是当知青好,工程师没准得把脑袋别在裤袋上。村子前面是长城般的路基护着,后面是丘陵般的山坡,感觉有些象福建的土楼。穿过路基隧道就是知青大院了,地道的北方四合院:男的住一边,女的住对边,侧面是大队部,另一边呢,是厨房和一个小礼堂吧。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2 21:17:00
  晋普山煤矿现在在晋城火着呢。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1:33:00

  知青大院很干净,各人的农具都寄放在村民家里,作为回报,知青回城时农具就归村民所有。和村民一起劳动可不像在干校那般可以折腾。一起出工,一起收工,早上挑粪12趟,少了一趟都有人给你记着。更要命的是,赶春种时半夜三点就得起床,披星戴月也不过如此呀。秋收是最累人的季节,丰硕的成果真的是令人喜悦:大南瓜足有个箩筐大,挑两个你就得闪了腰;满山的红柿子怎么看怎么可爱,用柿子和着玉米面捏窝窝头,蒸熟了,黄红相间醇香扑鼻;成捆成捆的谷子要从地里挑到场地,沉甸甸的,任你咬牙切齿,闪了脖子、闪了腰、闪了腿、闪了脚腕,最可怜是那些女知青了,不知道谁说了句“妇女能顶半边天”,害的她们……


我要评论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1:51:00


  广阔天地真是大有作为,让你一年四季都闲不下来。好不容易收完了秋,还没苟延残喘就开始锄地了,得把地里的玉米根翻起来,敲打净根上的土,再把根头集中了,我忘记最后是怎么处理了。到马厩里出肥,拉到地里堆好,撒开……那年大旱,队长带着我们几个知青上了后坡,猫着腰转进一个深深的煤坑道,里面有汪积水,我们用桶往外舀,那水顺着一个暗沟流到山外的明沟里,外面的人一担一担的往地里挑。
  我记得,我和我的知青伙伴站在地头, 我发誓,一定不能让我的儿子和我一样。这一发誓不打紧,我想我们那个年代的知青都会发出这样的誓言,就是我们那一代,造就了如今让我们有些失望的80后。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2:39:00


  村里的知青和干校的不同,好多批呢。老一批走了差不多,留下的几个算是“剩女”了,还在等待着下一批的招工指标。老知青的故事比我们的多。一位不曾谋面的女知青,不知是为了情还是什么,就永远的留在了青杨掌的土壤里。现在听到网络歌曲《丁香花》忧郁悲情的词调: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啊
  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变成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的走来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满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城市间多少烦恼 从此不必再牵挂
  
  不知道我们那批知青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年代和那未曾谋面的朋友?很悲哀的是,那知青的妹妹又来到了青杨掌插队,我们不知道她的心理承受着什么样的滋味,现在想起来,那不仅是她的悲剧,是知青们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2 22:54:00

  感觉到百无聊赖,就想作弄些什么事端。被作弄的当然是女知青了。偶尔我们捡了条死蛇,就放到她们宿舍的门槛或是床下放鞋子的地方,然后就若无其事的在院里聊天,直到宿舍里传出尖叫;知青毕竟是自己人,村里人我们又惹不起,就会商量着到外村闹事。一天下午,同宿舍的知青说在回家的路上被外面的村民欺负了,我们一群招呼着就去闹事了。那时忒有胆,几个人赤手空拳就进了外村,就砸、就折腾。那村民也不熊,老远的拿石头块回敬我们。村民越来越多了,赶紧撤。我们一路跑到公社门口,这里人多还有干部,我们吃不了亏,然后抄小路回到了自己的大院。事后才知道,外村人是开着拖拉机拿着家伙顺着大陆拦截我们,谁知道我们抄了小路凯旋了?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2 22:58:00
  
  楼主有时间说说80后,这里有很多。
  
作者:梳墨 时间:2009-09-12 23:02:00
  先支持,后细读。
作者:左岸轻颜 时间:2009-09-12 23:03:00
  mark之~
  
  
作者:饿食伊 时间:2009-09-12 23:05:00
  mark之~
作者: 时间:2009-09-12 23:10:00
  顶
作者:蚂蚁撼天 时间:2009-09-13 07:12:00
  顶
作者:文舞西 时间:2009-09-14 15:21:00
  顶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8:07:00


  终于熬出了头,到了可以招工的时候了。一般是插队两年才能考虑安排招工。晋城的五小工业比较发达,招工的指标也就多,不像福建有的老知青熬了十年八年还等不到一个指标。人生就是风火轮,运气轮流转。当时我回乡是因为我的父亲想回乡,等我可以在晋城就业甚至成家立业了,我那老头又奇迹般的恢复了文革中被罢免的官职,我真不知道该是留在晋城呢还是……想来想去,不如一走了之:当兵去。
  
  其实, 我早就想成为军人。福建是前线,见到的军人也就多,感觉很牛B,特别是夜间看部队行动:草绿色的军装在夜幕下显得幽黑,军人列队、敬礼、立正、稍息,悄无声息的登上篷车……幻想的最多的当然是遇上女兵了,至于遇上女兵要干什么,还是那句话:不知道。那时年龄太小,不能当兵,后来是城市户口不能当兵,知青嘛,不是城市户口了……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8:56:00

  早时就听说当兵体检比较严格,特别是那一关,据说是女护士敲敲你的JJ,看能不能“敬礼”,想着到时候出洋相就恶心了。敲敲你没动作那还是人吗?硬直了怎么收摊?提心吊胆的进了体检房,由毛重变成净重,也不见传说中的女护士出来,只是让你在地上的直线上走了个来回,估计这就是面试了吧:看看你的骨骼?体型?
  那带兵的威严如护门神,你请他吸烟都NO!通知书一发下来了,那带兵的挨家挨户家访,顿顿吃鸡,好在北方的公鸡不值钱,村民说,随便抓,哪家的都行,就是不能抓了母鸡,那是鸡蛋。当时晋城还有一个饮食习惯就是不吃猪内脏,村民把那玩意叫做“下水”,杀了猪,内脏全丢猪圈里了。在福建,内脏比猪肉贵两倍呀。
  穿上军装那天,晕,谁是谁呀?全一个模样。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9:11:00


  要说从此我就结束了晋城的生活,不对啦。到了部队还不是一堆晋城兵哥?退伍时,我犯了愁:回晋城还是回福建?部队领导算对我特别开恩,居然准许我到两地报到。我先回到晋城,知青们都回城了,知青办也解散了,等安排吧暂时也没准,于是回到福建。
  父亲是越老越想家,对福建似乎没有什么感情。还是希望我能回晋城安排。在他的想象中,以后都回晋城,都住在四合院里,吃馍馍喝糊糊听乡音最后埋在黄土地里,人到老都是那么怀旧。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9:19:00


  于是我又踏上了回乡谋生之路。离开福建那天,父亲送我上路给了我两瓶当地生产的“风油精”。以前,我从未闻过那沁鼻沁肺的桉树油味道,感觉非常香;不过我更感觉到老爸苍老了,眼角竟然有两滴老泪。很久以后直到现在,记忆中还是那两瓶风油精和苍老的泪水。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9:47:00


  没了知青,招工的指标似乎少了很多,可能也和我的背景有关,没什么门路。回晋城后我住在大伯家,再次面对着门户厚厚的门帘和室内硫磺般的煤烟气。春节要到了,那一年的春节觉得“长进”了,吃上大米饭了。下乡的时候,每逢过节,不要问也是拉面,那好像是晋城的美食文化,如果申请什么晋城文化遗产的话,八成高票通过了。要不是那顿大米饭,我十二成是留在了晋城,娶了晋城女人,过晋城的家家,坐在晋城的电脑前,登陆天涯城市—福建社区,撰写着一个晋城人对福建《遥远中的记忆》。
  还得回到那顿大米饭,居然让我开窍了:在晋城是逢年过节搞些大米吃,福建是鱼米乡,可是顿顿大米,天天过年呀,就冲着这大米,咱也该回福建去呀。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19:59:00


  结尾。
  自我感觉太好了,也许是当年在农田里发了誓,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去修理地球了,至今耿耿于怀,还想有所作为。还想作为的人是不想家的。我姐刚回晋城走了一趟,告诉我那里发生的事情和她的感受。我想,我应该是在事业更好的时候,回到那块土地去看看,那里有我曾经的影子。估计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完)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4 21:26:00
  
  如果天涯不倒的话,希望十年后能够在晋城版看到楼主的大作《四十年后回晋城所感所闻》。
  
楼主樊龙 时间:2009-09-14 23:15:00
  四十年后肯定是再也找不到旧时的影子了。现在的社会进入了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就有幸在短暂的一生感受到更多的历程:建设——文革—拨乱反正—摸着石头过河—经济改革开放—政治体制改革……不想沦落为“弱势群体”,想过好日子,就得跟上时代的变迁。有幸的是这30年来,我跑的多也见得多,思想解放,肌体健壮,还没有被淘汰,我的想法是:再坚持10年而不被淘汰。
作者:转朱阁低绮户 时间:2009-09-17 12:23:00
  继续,怎么就结束了呢?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原晋阳 时间:2009-09-17 12:47:00
  你以为出书啊?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09-09-17 12:50:00
  乡土气息很浓…………:)
作者:swordsmith 时间:2011-05-29 17:16:00
  我就是青杨掌的,现在村里人都搬到外面了,隔了个涵洞叫村里村外
作者:草原1973 时间:2011-05-29 18:16:00
  青杨掌现在归开发区了,村里新建了四幢六层居民楼,变化挺大的。
作者:老骥1伏枥 时间:2011-05-31 14:59:00
  呵呵呵 ……
作者:ncp牛春平 时间:2019-06-16 14:13:39
  樊哥不错呀!写的太好了,句句实在精彩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