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二十年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2 23:54:45 点击:69801 回复:7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001:参加会考
  99年上半年,是我高中学生生涯最后一学期。
  3月28日,是全省会考日,记得考了两天,28日考了三门,29日考了两门。
  五中当时没有考点,我们学校学生特地都去县城九中考的,却意外的在考场发现了我的初中同学,他叫麻子,真名嘛,早忘不记得了。
  他见我盯着他看,也很快的认出了我,麻子很高兴的和我打招呼,当时在初中时我记得和他关系还很不错的。

  

  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
  我从考场出来走到操场,麻子从后面追上我,“威,你还参加高考吗?”
  高考?我心中一片黯然,这个我可从没想过。家里供我读完三年高中,已经非常吃力了,自已的成绩呢,也更非常吃力了,英语好像从没及过格。
  五中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好多年没考上有好学校的学生了,大家去那放三年牛,无非都是为了来拿个高中毕业证。
  “我不考了,你呢?”我问他。
  他追上来,叹了一口气,“我要考,我爷爷要我考。”
  “你爷爷要你考?怎么不是你二大爷要你考。”我觉得很奇怪,你上大学,和你爷爷扯个毛线的关系。

  

  “我爷爷以前是知识分子,我爸爸以前在五七大学读过书,到了我这一代,就我一个男丁,不能断了读书的香火。”他苦笑道。
  “还有这么个说法。”我装作恍然领悟,顺口说了一句,“你爷爷是地主吧,是不是到你这手里,也得变回地主去,继承他手上的三个金钵钵。”
  他苦笑道,“哪来三个金钵钵,三只要饭的碗都没有。”停了会问我道,“威,试也考完了,你现在准备去哪儿?好不容易来趟县城。”
  我了看手上的电子表,才中午12点不到,眼睛快速扫射了一下校门四周,见到一家米粉店就在前方二十米处,肚子情不自主的也咕噜的叫唤起来,

  

  “要不?去唆一碗米粉?”
  “好啊,正好我也有这打算。”麻子高兴道,“说好了啊,我来给钱。”
  “好啊,反正你家有三个金钵钵。”他要抢着给钱还不好,刚好我身上没多少钱,我还准备去街上晃悠几圈呢。
  “老板,来两碗粉。”麻子老远就吆喝道。
  “要得……”那老板头也不抬就应上了。一看就是老熟人,不过也不过奇怪,就在校门口不远,这是他大本营。
  我不由得想起了五中校门口那个“老三”,还有那个读到高二就跑了路的“刀疤”。学校的甲菜2张票,也就是1块6,真心还不如老三的乙菜好吃。

打赏

3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14次 发图:21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3 23:31:42
  《在深二十年》之二:麻子请客

  五中两个食堂,一个是一食堂,最大的公办食堂,另一个二食堂,教导主任老婆开的粉店,天天菜差的要死,最主要还少,四两米的饭,不知有没有二两,根本吃不饱。
  老三呢,就是靠老校门口那家店,因为学校里面有一食堂二食堂了,所以,他那里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三食堂,当然了,这是不公开的,就像小产权一样。他主要卖甲菜,肉比那两家多很多。
  后面来了的“刀疤”,就更厉害了,直接拿甲菜到乙菜。这样一到中午,呼啦啦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来吃饭的人。也不知他靠啥赚钱的,就只差写着“来的都是客,甲菜当乙菜卖。”

  

  “麻子,考完试了?”这老板动作还很快的,麻利的端上了两碗粉,上面盖的肉哨子,明显高过隔壁桌的。
  “考完了。”麻子比我还饿,边唆边说,“放三天假。”然后端起碗猛喝汤。
  “那我又得闲三天了。”老板自言自语道,“也好,去超美水库钓鱼去。”
  “对了,麻子,”老板又溱过来那张脸,笑嘻嘻的说,“到时晚上来吃鱼啊,那水库的鱼美味着呢。”
  我看了麻子一眼,心想这小子混得不错嘛,还有这外交关系,不过估计麻子读书,也是逗散方了,天天在外面鬼混,能读到什么书。
  麻子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尴尬的笑道,“没空出来呢,老板,学校管得紧呢。”
  等我吃完了,麻子就起身,朝老板喊了一声,“挂账啊,两碗。”然后也不管他听不听到,拉起我就走。

  

  靠,这也行啊,麻子决对是个人才。
  两人并排行走在人行道上。
  “打游戏去么,威。”麻子看见一家游戏厅问我道。
  “你会啥,会三国志么。”打游戏是五中的课外必须课,基本没有男生不会的。
  他看了我一眼,“原来你也是高手。”
  “老板,来两块钱。”麻子从钱包里抽出两块钱,递给了店老板。
  老板懒洋洋的接过钱,看都不看他一眼,从放铜板的盒子里,数了8块铜板,就放在柜台上。
  麻子只看了一眼,“老板,不对啊,还有两块。”末了还补了一句,“经常跟猛哥来的。”
  “哦。”老板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极不情愿的摸出两块铜板来,然后蔑视的看着他,“再给你十块,你也撑不过半个小时。”
  麻子脸一下子红起来了,却不愿意直视他,只得怏怏的准备去寻找机台。我看了这老板一眼,这老板确实有点狂,于是想和他较真一下。

  

  “老板,如果撑过了半个小时呢。”我问他。
  店老板看了我一眼,觉得眼生,也不知我深浅,说了句,“撑过半个小时,也是菜鸟。”
  我笑了笑,“我一块铜板撑半个小时。”
  他有点惊讶,觉得我在吹牛,来了句,“你一块铜板撑半个小时,我奖你100块铜板。”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4 19:04:21
  今晚更新第三章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4 23:09:48
  《在深二十年》之三:吕布来了

  “当真么?老板,莫放空啊。”见老板说奖100块铜板,其他游戏机打手都看过来了,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哥们顺口说了句。

  那老板再看了我一眼,觉得我瘦不禁风的,“那当然了,我说话啥时不算话了。”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不过呢,如果输了的话,就要给我100块铜板的钱,不不不,莫说我欺负你,给50块铜板钱就行了,也就是10块钱。”

  我听了,笑了笑,没吭声,就往机房里面走。

  


  “哥们,你不会怂了吧。”刚帮我说话那哥们惊讶的说。我笑了笑,“我看下他机子怎么样,不好使,不灵敏就撑不了半个小时。”

  那哥们一听,笑出了声音,笑我道,“原来是这样,来我这台,玩三国志么,他这里的机子你放心,全县城大大小小二十多家电游店,我敢打包票,就他的机器最新最好。”

  我走了过去,试了试他的手柄,按钮,看他正在玩张飞,我跳了几下,手脚并用放了个宝,很满意,确实机器是好机器。

  那老板走了过来,“我这机器没得说,就像这小子说的,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然后又斜笑着对我说,“小子,还敢和我赌么。”

  “赌。”我坚定的说。

  见我一脸坚定,那哥们让开位置,我从容的坐了下来,麻子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块宝,我放进了投币号,手柄一摇,我选了“关羽”。

  


  关羽很快就骑着那匹瘦马出来了,一跳一甩,下马动静干净利落,头一低,往前一顶,三个小兵就OVER了。然后我不慌不忙从博望坡杀李典,再到夏侯敦,再到许诸、三美女、曹仁等等,杀到第八关还是第九关的张辽时,发现光线暗了很多,身边也安静了很多,回头一望,身边一群汉子围了两三层在观看呢,我吃了一惊,这在五中街机手中,都是很平常的战绩,怎么跑到县城来这么显眼。

  张辽一杀完,麻子就兴奋的说,“威,你赢了,过半个小时了。”

  我笑着说,我还没过全关呢,后面还有好几个老王帝。那老板见我赢了,不但不生气,还很高兴,对我大声嚷嚷说,“你若一块宝能过全关,以后来我这打游戏不用钱。”

  大伙都很高兴,犹其是让座位那哥们,他兴奋的说,“哥们,能让我参战么,我从没打到这里,有时能打到那三个女的那,都是放宝放过来的。”

  我想了想,“你到打吕布的时侯过来吧,你一下来,兵会多很多。”

  他赶忙说,好。

  接下来的徐晃很菜,被我逼到柴垛后,两拳一脚就打倒在地,然后徐晃再爬起来,我又是两拳一脚把他打倒在地,他的兵一个都帮不上忙,就在旁边走来走去,因为那个柴垛就刚好只够容纳两个人的位置。

  


  徐晃终于被我折腾死了,大家看到这,都很兴奋,都很开心,随着三块大石头滚出来,两行长血的长剑吕布来了。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5 23:27:56
  《在深二十年》之四:准备下广

  一看到吕布跳下来了,原来坐在我这位置那位置赶紧投币坐下来。

  我心里一想,糟糕,一个人我打吕布有六成把握,两个人实在是没把握。心里一虚,关羽就挨了吕布一剑,直接满格血打成一滴血,旁边一片惊呼声,这哥们的张飞还没下来呢。我赶紧跑到屏幕的最左边上,张飞一下来,吕布就不见了。

  我干掉几个小兵,要去右边找吕布,这傻张飞除了下来时放了个宝,震死几个小兵外,一下子就被一个小兵跳到头上,抱住他的头猛打。

  我的天,这哥们也太菜了吧,张飞竟被打的满头冒金星,张飞晕了。他拖住屏幕在左边,我就过不去右边找吕布。

  我只好回来救张飞,我跳起来一拳打死缠在他头上的那个小兵,这傻张飞才缓过神来,我正准备去找个鸡腿或馒头来补补血,吕布的长条夺命锁链就飞了过来,关羽双腿一跳,没闪过,OVER了。

  

  “我输了”,我苦笑道。旁边观众赶忙说,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兄弟接着打。

  “不打了,第二个人没有第一个人好打。”我说道,输了就是输了,第二个人打过全关,就失去意义了。在大家一片唏嘘声中,我和麻子离开了游戏厅。

  “兄弟,我要回家了。”我对麻子说。

  麻子叹了口气,“三年没见你,刚见面两天你就又要离开了,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有机会的,革命征途常分手。”我苦笑道,并问他道,“下步你准备去哪儿?”

  “我要参加高考才能知道结果。”他认真的说道,“不过,我知道我考不上的。”

  “或许手气好呢,做题全蒙对呢。”

  

  “哪有那么好的手气,祖坟冒烟长竹子,也蒙不对呢。”

  简单的叙白后,我和麻子分开了,我来到大桥这边电信局,给我妈工作的那个餐厅打了个电话,她在深圳龙岗平湖鹅公岭那边一个餐厅给人家洗碗。

  她以前打电话回来时告诉过我,下午两点到五点可以打那个电话找她。

  那边一口白话,我讲着憋脚的普通话,说了我妈的名字,说找她。

  那边听了好一会,才听明白,说了句叫我等一下,然后跑去叫我妈来接电话,等了几分钟,我妈过来了,她开口就是,考完试了吗?

  我说考完了,然后她就来了一句,拿到毕业证了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毕业证哪那么快,最少要到八九月。

  她说了句,哎呀,要那么久,然后问我,要等到拿毕业证再下来吗?

  我想了下,说道,不等了,我想下广了。

  我妈可能在想怎么回答我,听到旁边有人小心的提醒她,部长来了,快挂电话。

  她就快速回了我句,晚上10点钟打电话到大妈家给我,然后就挂了。

  我合上电话后,付了钱,走了出来,看了看天,心想,我很快离开这片熟悉的县城,就要下广东了,心里竟一种莫名的开心起来。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6 13:44:23
  天涯人气不如以前了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6 23:57:35
  《在深二十年》之五:偷鸡摸狗

  回到家里,天都快黑了,想着我妈晚上要打电话过来,便去我大妈家坐着看电视。

  我大妈家是我们院子装的唯一一部电话,每天晚上她这里,人都很多,犹其是周六周日晚上。很多在广东打工的,都会在这个时侯打电话回来。

  我大妈见到我,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我不饿,在街上刚吃了碗米粉。她说如果饿了还有饭菜,叫我跟我大伯一起吃。我想了想,也不好拒绝,便应道好。

  夏妹几她妈也坐在这里,见我在就问我,“威威,你今年要考大学了吧。”

  我苦笑道,“不考了,考不上。”

  她感到很惊奇,“你小学初中那么厉害,怎么不考大学呢。”

  我笑出了声,“小学初中怎么能和高中比呢。高中是全县范围招生,何况我们那高中学校太差了。”

  


  她疑惑了很久,再小心问我道,“那你不考大学,你打算做什么,下广东打工了?”

  我说是。

  “你一个人敢下广么,没出过远门的。”我大妈担心的说道。

  “我不知道,从洞口坐大巴到松岗吧。”

  “你跟你妈打电话了么。”她知道只有我妈能接到电话,我爸在建筑工地,没有电话。

  “今下午刚打了。”我说道,停了后又说道,“她今晚10点打电话给我。”

  “难怪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原来是来等接电话。”夏妹几她妈笑着说,“我们夏妹几也在深圳,在西乡。”

  


  “那反正他要去他妈那找工作,要不叫你们夏妹几帮他介绍进厂也好啊。”我大妈说道。

  “这个要问下我们夏妹几,她今晚要打电话回来。”

  我见她们几个大妈级的聊得开心,我就回家来了,搞了一碗面条,吭吃的吃完了。

  洗个澡,睡觉,今天也累了。

  正睡的香,我大妈在窗户边叫我,“快起来接电话,你妈打电话过来了。”

  我一骨碌醒来,赶忙穿好衣服,吸着双拖板,就开门跑出来,心里还在想,怎么不早点打,偏偏每次都是晚上10点多才打过来。

  刚“喂”了一声,我妈就说道,“毕业证拿不到就先不拿了,拿上初中毕业证来吧。你爸说你一个人在家里,别跟别人出去天天打牌,偷鸡摸狗去了。”

  我苦笑了声,“现在院子都没人养狗。哪有狗偷。”

  她说道,“不是说偷狗,是怕你被别人带出去变坏了,不在身边管教不了你。”

  “那边好找工作吗?”我问她道。

  “工作慢慢找吧,大多要熟人介绍。”我妈说道,“住你就去你爸的工棚住吧,吃也跟他吃一块,反正不用给钱,那个包工头是我们本县的。”

  “你让我跟你妈说。”我大妈在旁边说。我就把电话递给了我大妈。

  


  “他又没出过远门,你就这么放心,要坐一天多的大巴车呢,路上出什么事怎么办?”我大妈质问她。
作者:有夏多罪渡 时间:2020-04-17 18:12:30
  学姐谢谢你!请问福建师大英语研究生就业形势怎样?因为网上很多说福建师大这几年形势很严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敬请学姐回答,谢谢!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7 22:07:09
  《在深二十年》之六:爷爷家训
  估计我妈也被问住了,答不上来,我大妈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夏妹几今晚也打电话回来了,说她男人过几天要去深圳,叫夏妹几她妈给她带东西过去,夏妹几在西乡,我和夏妹几她妈商量了,就叫威威跟夏妹几男人一起去深圳,坐车到松岗。这样也放心。”
  估计我妈也同意了,我大妈接着说,“那你就跟威威说,准备一下东西,就同他一起下去。”然后就把话筒递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说了句,“那我就同夏妹几男人一起下去了。”
  我妈说道,“这样最好,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毕业证好找工作,其他带几身夏天的衣服就行,广东天气很热。”
  然后就嘱咐我,在家不要乱跑,在车上也不要乱吃别人的东西,下车吃饭记下车牌,跟着夏妹几她男人走,到深圳后也不要乱走,先跟夏妹几她男人去他住的地方,到时她就来接我。
  我说好,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我大妈问我道,“那你下去的车票钱还有吗?夏妹几她男人过两天就要下去了。”
  我说还有,“身上还有300多块钱。”
  聊了一会,我就回来睡觉了。
  过了两天,夏妹几她男人过来了我家,看着我,说了声,“你就是威威,和我一起下广东的吧。”
  我赶忙说是。
  “和我去在路上就要听话,不要东走西跑。”

  

  “好。”
  见我一副书生样,估计也不会给他添乱,就嘱咐我几句,无非就是我妈说的那些,身份证,毕业证,钱包,最主要的,120元车费钱。
  “早准备好了。”他话音刚一落,我就立马回道,唯恐他不愿意带我下广似的。
  “那就明早7点钟我来叫你起床。”他很满意我的表现。
  他刚一走,我爷爷就出现了,我还正奇怪好久没看到他了,因为他在我二伯家里住,没在我家住。
  “威,”他看着我,“你要下广东,不考大学了?”
  “是。”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唉,考都不敢考,一个不如一个。”他叹气道。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堂哥堂姐,再说的是我。当然我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后面还有弟,还有妹。
  我能说什么,家里又没钱,成绩又那么差,学校也差劲,我原本就不想去读高中的。
  “不读了就去好好找个厂,跟着人家好好学门技术,在厂里不要吊儿郎当,嘻里哈拉。要跟当官的搞好关系。”我爷爷在那说个不停。

  

  我的心却基本不在焉,广东是啥样,我都不知道;厂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进,我更加不知道。
  口上却应承道,“好,我好好跟人家学技术。”没办法,他是我爷爷,得听他的。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8 23:31:09
  《在深二十年》之七:一个红包

  也很奇怪,想出远门了,晚上却睡不着了,不到凌晨三点就醒了。
  醒了就干脆爬起来,再整理一遍自已要带的东西,身份证,毕业证,钱包,钱。
  都在,接着睡吧,又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睡了应该有两三个小时吧,我就在梦中听见有人叫我,开始听不得真实,后来听得仔细了,然后一下子醒了,原来是我爷爷在窗户边叫我。

  

  我应了一声,赶紧穿好衣裤起来,给他开了堂屋大门。
  “要早一点过去人家那里,别让人家等你。”我爷爷说道,我瞅了一眼,见他还提着一个塑料袋子。
  “爷爷,你这是拿着什么?”我问他。
  “上次你姑姑过来,带了一箱苹果给我,还剩下几个,就给你拿过来了。”他把袋子抓在手上不放,“你奶奶昨晚上给你煮了8个鸡蛋,叫你在路上吃,听说路上吃的东西很贵。”
  我一把感动,唉,昨天还嫌他啰哩吧嗦,不知他老人家有没有见怪。
  等我洗把脸,整理好行李,把爷爷给我的苹果,鸡蛋全装好放在袋子里后,我看了一下电子表,6:30整。
  我背起行囊,看着爷爷帮我把门锁好,我说了句,“我自己过去他家找他行了,你不用过去了。”
  他回过头来,摸摸索索在口袋里找着什么,我问他,“爷爷,你苹果和鸡蛋,我放进袋子里了啊,不用找了。”
  他说,不是那个。

  

  终于找出了一个红色的皱巴巴的东西,我一看,天,竟是个春节时不知拆装了多少遍的红包。
  “爷爷,你给这个给我干吗?”
  他满是皱纹的脸,笑了起来,活像一圈圈树纹,或是池塘的水圈波一样,舒展开来,“你第一次出远门,给你个红包,在外面要听大人的话,在厂里要听当官的话,不要跟人家吵事,在外面要守规矩,不该要的东西不要要,不该拿的东西不要拿,不该说的话不要说,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听了,心里一酸,应承道,“好。”
  爷爷把红包小心翼翼放在我手上,我把它小心的收好,放在我西装里面衬衣口袋里面。
  “起来的这么早,东西都清点好了吧。”远处传来有人大声的说话声。
  抬头一看,是夏妹几她男人来了。
  “清点好了,清点好了。”我爷爷高兴的说道,等夏妹几她男人走到身边,我爷爷接着说道,“这回要多麻烦你了,在路上照顾下我家威威了。他人小不懂事,没出过远门,要多麻烦你了。”
  “不碍事,老人家。”夏妹几她男人说道,“在路上跟我走就是,我吃饭你吃饭,我上厕所你上厕所,我上车下车你上车下车。”“好。”我赶忙应着答。

  

  “那就出发吧,还要去大马路等班车。”夏妹几她男人说道,然后忽然来了一句,“老人家,你这是做什么,这么大礼性,我怎么好意思要呢。”
  我抬头一看,原来我爷爷给他在塞烟,两盒四四方方的,应该是五块钱的白沙烟。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19 23:34:22
  《在深二十年》之八:打工之旅
  =========================

  “你拿着吧,在路上抽。”我爷爷硬塞到他口袋里。

  夏妹几她男人见我爷爷真心给他,也就不好冷了老人家的心,“那就谢谢老人家了。”只好收了起来。

  “要谢你才是,让你路上多费心了。”我爷爷说道。

  “那我们就出发了,威威,走吧。”夏妹几男人对我说道。

  “好。”我背起行礼袋,“爷爷,那我就出发了。”

  “好,听话啊。”我爷爷明显说话有点迟滞,“到了广东后打电话回来啊。”

  

  “好,爷爷那你也多保重身体。”我和夏妹几男人就这样走出了村庄。

  坐了早班车到县城客运站,松岗的大巴车早已停在了出口,在售票处买了车票,120元,是早上8:30的车。

  还有半个小时才发车,夏妹几男人把行李放进大巴车底下货仓,就带我去买早餐。

  他很能吃,四个包子还加杯豆浆。我一想到长途车,上厕所不方便,就只要了两个包子。想到我爷爷给了我几个鸡蛋,我拿出来了三个鸡蛋,给他两个,我自己吃一个。

  “你爷爷给你的吧。”他看着我道。

  “是的。”

  

  “你爷爷很讲礼性的,还给我两包烟,太客气了。”他边咽包子边说道吧。

  “嗯,他不想亏欠别人。”我当然知道我爷爷讲礼性太好客了。

  “过会在车上,不要跟别的人说话,人家给你东西也不要,给你喝的也不要,知道吧。”他开始给我江湖规矩。

  “身上钱包和证件,不要离身,不要放在包里。”他接着说。

  “好。”

  “去不去上厕所,过不久就要开车了。”他终于吃完了。

  吃了就拉,也是个人才。

  “去吧。”

  这湘运公司上个厕所也要五毛钱,我掏了一块钱给那个看门的妇女。

  拉不拉的出,都蹲一下吧,蹲了几分钟,还是拉不出,就放了个屁。

  “走吧。”夏妹几她男人边系皮带边说。我也只好站起来,脚竟有点麻,车站的喇叭正在这时也开始响了,播出那带有磁性的女中音,“各位旅客,今天开往深圳松岗的班车,即将发车……”

  我俩来到大巴车前,有些同行的开始装行李,夏妹几老公上车后,挑了一个右手边中间的位置。

  我问他道,“怎么不坐前面呢?前面不是能看风景。”

  


  他说,“前面不安全,后面车太颠簸,只有中间的位置才舒服。”

  两个人并排一个位的,他让我睡里面靠窗的,他靠着中间走道。没多久,检票,清点人数,随着汽车发动机启动,车缓缓的从县城出发了,我知道,我的人生打工之旅开始了。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20 23:31:12
  《在深二十年》之九:江湖规矩
  车子启动后,并没有急着赶往广东,在本县的几个镇上兜来转去,副驾接打电话个不停,我们在县城上来,车上只坐了十来个人,现在每个镇上都要兜上两三个,三四个人上车。
  在一个叫水东的地方,本来准备接了那几个人,要准备出发了,我见车窗外那个信息站的人接了个电话,马上大声喊叫招手叫司机停下,说还有一个人从山门赶过来,二十分钟到。

  

  司机看了看车厢后面,坐了三十来个人,还有好几个空位置,就把刚启动的发动机,又熄了火。
  “要上厕所上厕所啊,过会人坐满后就要到衡阳吃饭才停了啊。”副驾走进车厢内部,对我们这群乘客嚷道。
  “司机怎么还不走啊。”有个跟我们一起从县城上车,坐在我们斜前对面的小伙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了。
  副驾看了他一眼,“急什么急,不是还没坐满吗?坐满就走了。”
  “可都快十二点了啊,还没出县城。”那小伙一看也是个愣头青。
  “没坐满啊,你瞎了眼吗?没坐满的位置,你买票吗,买票就马上走。”副驾那身板,看起来没有两百斤,也有一百八十斤。
  副驾顺手一推,那小伙就倒在座位上了。

  

  小伙立马站起来,想起来争辩还手,还没站稳,“叭”的一声,就挨了一巴掌,全车厢的人都清的清清楚楚了。把大伙吓了一跳,我也惊了一下,这一巴掌确实是,结实,清脆,有劲。
  “你怕是没吃过亏来。”副驾咣了他一巴掌后,指着他的鼻子骂,“一定要吃点亏才晓得师傅钱。”
  旁边有人,赶紧拉了拉那没吃过亏来的小伙子衣服,小声的对小伙说,“快坐下,快坐下,莫争了。”
  我看着前面小伙捂着发红的右脸庞,眼泪在打圈圈,敢怒又不敢言,副驾指着他的鼻子,还准备开骂,旁边一年纪大点的老者,赶忙拉住副驾,“算了算了,小孩子不懂事,不跟他一样,你大人有大量,算了算了,莫计较小孩子了。”
  这边的人,就赶忙拉住小伙,“快坐下快坐下,一会坐满就走了。”然后赔笑的对副驾说,“没事了没事了,他不懂事,莫见怪。”
  好像刚才的错,全是这小伙招惹似的,或是他真好像没吃过亏似的。
  副驾嘴里还在叽叽呱呱,凶狠的眼光,斜扫了全车人一圈,颇有点杀鸡敬猴的味道,这才假装收住手,转身往车头走去,下了车。
  等副驾下了车,这才身边有人给小伙递过一块毛巾过去,并数落他道,“叫你在车上不要乱说话,你偏不信,这回挨打了吧。”
  小伙座位前那老者回过来头来,叹息道,“你这挨了一巴掌,还是好的,碰到心眼小气的,在半路把你卖了猪仔,赶你下车,你都无可奈何的。”

  

  “是啊是啊,”有人应声道,“出外在外,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看的不要看。”
  我听了,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夏妹几老公也这样说了这句话,并说了好几次,正欲开口问他,夏妹几老公马上低声说,“莫说话,不该说的不要说,这是江湖规矩。”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24 23:31:39
  《在深二十年》之十:两个十块
  等了约半个小时,那个从山门过来的男人终于上车了,坐了一个人的摩托车过来的。
  这人上了车后,大家对他一脸的嫌弃。也难怪大伙恨他,就因为等他,在这干等了半个小时,要不都快到隆回了,挨打的那小伙估计更恨他,就是因为等他,才挨了一巴掌。
  大巴车终于再次启动了引擎,驶上了往广东方向的的320国道。
  山门过来的这个人,坐在我们隔壁,满头汗水,衣服都湿了半截,眼睛却东张张西望望,好像在等待什么,见大伙都不理他,也不好意思说话。过了大半个小时,见我在看着他,就小声的问我,“小兄弟,你们都没买票的吗?”
  我感到奇怪,“买了的啊,难道你不用买?”
  他立马回答,“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山门车站也没问我要钱,上了车,也没人问我要钱。”
  “是不是刚才骑摩车的那人帮你出了钱了。”我以为那个骑摩托车的是他亲戚。
  “不是。”他说道,“那个是山门车站的人。”
  我看了看他,衣服也湿得像刚从鱼塘抓过鱼似的,便问道,“你这么匆匆忙忙的,赶着坐车,要坐车就早点进站坐啊,害得全车人等你。”
  他眼神一暗,低头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刚刚我们院子和我妹几同进一个厂的,打电话到我隔壁屋里,说我女儿在厂里身体忽然不好,住进了医院,叫我马上去广东看看。”
  “哦,这样子,打电话叫去广东,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隔壁终于有人搭腔。
  “是啊,”他叹了口气,“我眼皮今天一直跳,但愿我妹几没有什么大问题,要不,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说着,眼角竟留出眼泪了。
  “哎,你把票买一下。”200斤的副驾不知啥时出现了。
  大家马上默不出声了。
  “多少钱,老板。”这男人问道。
  副驾想了想,“200。”
  “啊!?这么多。”这男人十分惊讶,“站里不是说才120吗?”
  “买不买,不买下车。”副驾今天碰鬼了,心情十分不好,作要赶他下车状。
  “你这都到邵阳了,我怎么下车,你又不早说。”他争辩道。
  “再问你一次,买不买,不买下车。”副驾又准备动手了。
  旁边有人劝他,“买了吧,买了吧。都是这个价。”
  他嘴角动了动,终于无可奈何的从贴身的内衣口袋里换出一把钱,我一看,全是十块五块的。溱了好大一把,怯生生递给副驾,“就全部只有180了,你看行不行?”
  副驾接过来一脸嫌弃,手上醮了一点口水,就数起来了,数好后正准备走,山门过来的男人再怯生生的问他,“老板,我实在身上没带钱了,你看,能给回个10块钱,让我下车后好坐公共班车去我女儿厂那里。”
  副驾听了,直接甩回一张10块,“拿回去坐车。”想了想,又甩回10块,“衡阳吃饭也要10块。”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25 23:37:51
  《在深二十年》之一一:衡阳饭店
  从山门过来的这男人,默默的从座位上的被套上,捡起自己刚刚交上去的二张十块钞票,再轻轻的放到自己贴身的内衣口袋里。
  200斤的副驾这时发话了,但不是对这男人一个人说的,而是对着大家说的,“过一个小时,到衡阳下车吃饭的时侯,千万不要跟衡阳人吵架,没在那里吃饭,就不要去他那里打水喝,不要去他家上厕所,就老老实实的在车上不要下来。”
  他顿了顿,喘了口气,可能人胖气短,也可能刚才说的太快了,竖起那根右手食指,对着大家转了一圈,“千万千万记得,不吃饭就不要下车,不要去店里打开水,不要去店里上厕所。”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坐回他的副驾位去了。

  

  他一走,大伙就开始议论纷纷了,有人说,“衡阳佬就是黑,两块钱的快餐,当十块钱卖。”也有人马上跟着说,“我见过没在那吃饭的,挨打的。”
  大伙一下子议论开了,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过。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不到衡阳吃饭的,就下来上厕所啊,过十分钟就要吃饭了,去吃饭的就不用下去了。”副驾在前面吼道。
  我问夏妹几她男人,“你去不去上厕所。”
  他懒洋洋的睁开眼,“过会去吃饭时上吧,不吃饭扛不住的,饭还是要吃的。”
  隔壁山门上来这男人,已经起来在穿鞋了,看这架势,是准备下去上厕所了,估计是不想在衡阳吃饭。车一停稳,果不然,这男人第一个下车了。后面也稀稀拉拉的下去了好几个,但人不多。
  十来分钟后,这男人上来了,还带着一瓶水,一袋面包,准备工作做得很足的。
  大巴卧铺车,终于到了传说中的衡阳饭店了。
  说是饭店,下车后一看,其实就是个临时工棚一样的,外面草地上停了好几辆大巴车,几个黑社会不像黑社会,打手不像打手,戴着墨镜的人,在大声吆喝,赶着大家像赶鸭子似得,排着队进那个工棚一样的饭店,10块,给张纸牌。不给钱?先吓你,再不给?就真得打人了。
  交了钱后,只见前方长条木板上,摆着七八个菜,只准打三个菜,两荤一素,而且手指要快,要不打到什么就是什么,我吃了一口饭,完全就是早稻米,很糙,在家里是给猪吃的那种米。荤菜其实就是一盘辣椒,一个辣椒估计就是切成四块,上面藏着三四块肥肉,上面的猪毛都没弄干净,足足有一两公分长。

  

  人饿了,管它那么多,吞下去再说。
  也有些女孩子吃不下饭,叫了一桶康师傅,好像还不是,叫康帅傅,也是10块钱一桶。唯一好处,就是吃了他家的饭以后,就没人管你,加饭,加水,上厕所,随你意。
  我匆匆忙忙啃过两碗饭后,就跟夏妹几男人,去上厕所。那厕所那个味,真叫刺激,只差没差点把刚吃的给吐了出来,比农忙双抢时,正中午四十度温度,在水田里撒碳氨,还要刺鼻难闻十倍。两只脚小心翼翼的跟着前面的人往前移,跟中越边境,老山前线排地雷似的,一不小时,不是自己一脚踩在不知深浅也看不清颜色的污水里,就是把一股浊污水溅到旁人裤腿上,然后就是一阵吵架骂人声音。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4-28 23:21:22
  没人看,都没有更新的勇气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2 01:28:22
  《在深二十年》之一二:警报声响
  见识了这么恶心的厕所后,我跟夏妹几男人,方便完后,一路小跑的远离了它,大巴车还没开门,有几个打手模样的,挨个拉每个大巴车的门,好在我们的车门锁上了,但终也不幸的,有辆绥宁来的车,被这些打手在车门下面一摸,“吱…呀”一声,车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得意的一吹口哨,立马“喔喔”的来了三四个墨镜男,这些人闯进车去,在车厢里生拉死扯的,拉那些没下车的人下来,对女人,老人,小孩还好一点,对像我这样的小伙,夏妹几男人一样的青壮,几乎像电影里面,当年国军抓壮丁一样,硬要拉人家下来。有一倔强的小伙,被生拉到门口,硬是拉着车门把手不肯松手,招来这几个人一阵拳打脚踢。

  

  这小伙也不甘示弱,爬起来就要还手,竟也被他干倒了一个。旁边几个墨镜男被吓呆了,但很快反应了过来,有一个马上回去通风报信,另外几个就把他围起来了。旁边闹哄哄的,围了很多人,但没一个人敢上前帮忙。
  饭店里马上又冲出四五个人,有个还抓了一把铁锹,有人抓了木棍,有个腰间围了个裙的,还抓起一把一米多长的菜勺。
  “又要打架了。”夏妹几男人兴奋的对我说,“看打架去。”我和他刚跑了几步,他又忽然回过来头,搞得我一头撞到他身上。
  “怎么了?”我感到很奇怪,身边不断有人从我身们身后跑过去看把戏。
  他想了想,“就在这看吧,不要过去了。”
  很快我们就看不到前面了,好在离得不远,只见那小伙操起一根可能是驾驶室拿出来的锁方向盘的锁,一米来长,背靠大巴车门,人双腿站在车上,比其他人高了一头,头上已经挂彩见红了,嘴里大声喊道,“今天谁敢上来打我,我就先打死他。”
  饭店的人多,却只敢围着他,那个抓菜勺的冲向前准备打他一菜勺,被小伙一棒把菜勺打飞,飞到另一个墨镜男身上,那人“唉哟”一声就蹲下了。
  旁边几个墨镜男一见,嘴里更是嚣张,“今天一定要打死他,一定要打死他。”小伙又挨了几棍。
  我看的心惊肉跳,几个大巴车的乘客全围上去了。慢慢的看不清那小伙了,也听不清他的声音了,周围一片嘈杂,就跟古惑仔陈浩南出场打架一样。
  只是很奇怪的是,乘客虽然比饭店的人多的多,但却没一个人去帮他的忙。
  只见绥宁这个车的后面车窗被一个墨镜男不知从哪打开了,他们准备从车后窗进去攻击他了。我心里一紧,手心都出汗了,这他妈的是要人家人命啊。
  进去了一个,接着进去了第二个,那小伙十分危险了,旁边相反的,反而安静下来了,围着小伙的墨镜男一脸得意,好像今天逮到一只肥羊似的,是捏是扁,马上就等着下油锅了。
  “哇呜…哇呜…”几声警报声响起,“嘟嘟,前面的人,你们围这么多人,在干什么?”外面大路边传来了警报声。
  我顺着声音一望,这车来得真是及时啊,原来是来了辆交警的皮卡车,车顶上的红蓝警灯正闪个不停,几个大盖帽坐在里面,前面左边那个正拿着对讲机在说话。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5 11:06:01
  《在深二十年》之一三:两个鸡蛋
  ====================
  人群一阵躁动,墨镜男们也不再喊打喊杀,但仍然围着不放,几个肥头大耳般的司机,也急匆匆从二楼雅座鱼贯而出。
  “上车,上车,都上车。”我们这车的司机在朝人群招手,大声的喊道。
  车门“吱…呀”一声打开,我们这边的人争先恐后的急忙上车。我上了后,在车窗边刚好看的到绥宁的车,围的人不多,几个像司机般的也来了,有些在劝说墨镜男,也有在劝说着那小伙。

  

  我们的车启动了,看到那边有交警上去了,围观的墨镜男也散去了,估计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车厢里议论纷纷,有说这小伙胆大的,有说这交警来的及时的,但更多的是说这饭店的人太黑,东西贵还不算,服务还特别差,厨房比家里毛厕还脏。
  “唉,每次去广东都要过这个坎的,就当给他们烧钱了吧。”有人叹息道,但更多是沉默。
  随着卧铺车上了高速,车厢里大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渐渐熄灭了下去,只传来一阵阵或隐或现的打鼾声音,我也眼皮渐渐沉重,也慢慢的睡了过去。
  昨晚没睡好,一觉睡到湖南和广东的边界地带,韶关,也是个吃饭的地方。我想到包里还有几个鸡蛋,也为中午那餐厅打架的事而害怕,更主要的,舍不得那10块钱,就没有下去吃饭了。
  夏妹几男人见我不去,就嘱咐我,在车上好好的呆着,哪也不去,走出两步了,又回过头来,叫我把车窗关上。我赶紧把车窗玻璃给拉上了,前面后面的,我也给拉上了。
  我找出包里那几个鸡蛋,在衣服上左擦擦,右擦擦,一口一个,壳都没剥,直接吞了。这个习惯不知是什么时侯养成的,好像是看了哪本书,说蛋壳钙物质多,对身体好。
  透过玻璃看这家餐厅,还是很气派的,还有霓虹灯招牌,一闪一闪的发光,很是好看,“原来广东就是比湖南发达。”我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道。
  “这不算什么,”旁边山门来的那男人搭讪说,“东莞,深圳,比这好看不知多少倍。”
  见我吃鸡蛋不剥壳,他很奇怪,“你怎么这么饿,中午也没吃饭?”
  “习惯了。”我说道,见他还盯着我手里的鸡蛋,喉咙管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我想起,他中午也没吃,就把手上剩下的两个鸡蛋给他,“吃不下了,给你吧。”
  他很高兴,但又面露犹豫,“你吃吧,你年轻,正是吃东西长身体的时候。”
  我知道他不好意思,“没事,我吃饱了,我还有苹果。”说完扬了扬手中的苹果。
  他这才高兴的接了鸡蛋过来,敲开壳,慢慢的,慢慢的吃了起来。“年轻人,你心好,这一个!”他边吃边说,向我竖了右手大拇指。
  我笑了笑,不吭声。
  “你去广东哪里?”他问道,“去找工作还是投奔亲戚?”
  “去深圳松岗,”我说道,“去我爸那边工地找工作。”
  “哦,我妹几也在松岗。”他笑了,“同路啊。”
  “那好啊,”我笑道,“我正愁到那边不知怎么办呢。”简单的几句话,一下子拉近了我和他的心理距离。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6 00:26:23
  没人看,我心都凉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tomchwj 时间:2020-05-08 20:16:17
  放的图不错呀。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8 23:42:50
  @atomchwj 2020-05-08 20:16:17
  放的图不错呀。加油
  -----------------------------
  感谢关注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8 23:44:34
  《在深二十年》之一四:张芒传说
  山门上来这男人,姓张,女儿单名一个芒字,和我同年,都属鸡的。听到我和他女儿同年,刚刚高中毕业,他更开心的和我交流,我更多的是问他广东这边的情况,他更多的是聊她女儿的事,我一直在听,我听的出,他女儿很勤奋,也很大专,他一直以他女儿为荣,一提起他女儿,脸上就充满了笑容。

  

  断断续续的听他讲,从他吃我那两个鸡蛋开始讲,讲到夏妹几他们吃饭上来,我再递给他一个苹果,他可能口渴了,也不再推辞,学我的样,衣服上擦一擦,就吃起来了。
  夏妹几男人见我俩聊的嗨,就让我坐到靠近他的这边,夏妹几男人坐到靠窗户那边睡觉去了。随着卧铺车继续在高速上奔跑,我慢慢了解了他女儿张芒的一个大概轮廓。
  张芒初中毕业,也就是96年,因为家里穷,还有个弟弟要上学,张芳就自己出来打工了,开始也是三四百一个月,后面用自己打工的钱,在深圳一个电脑培训学校,学会了打字和用电脑,慢慢的就在工厂里谋得了一个文员打字的职位,这是从纯流水线打工妹已经跳跃到办公室,上升了一个台阶了。
  但张芒并不满足,利用业余时间自己买了一台CD复读机,跟着磁带学习英语,再去英语培训班,学习了些口语,慢慢的会说简单的交际句子了。正所谓,“只要是块金子,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光。”有一次一个鬼佬打电话到前台,其他两个文员都听不懂,翻译刚好不在公司办公室,那两个文员把电话递给张芒,因为她俩知道张芒一直在宿舍练习英语。

  

  张芒只好硬着头皮接过电话,用十分生硬的中式英语和那鬼佬交流起来,虽然说的断断续续,但好歹还算能听懂大慨意思,原来那鬼佬想要在他们工厂打个样板,看他们工厂能不能接下他手中的订单。
  张芒马上把他所想要的信息用笔记录下来,然后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挂掉电话后,张芒找到业务部,业务部感觉很奇怪,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女生,竟能和鬼佬对话,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
  等翻译回来后,和鬼佬通话一核对信息,发现张芒竟记录的丝毫不差,这事引起了业务部经理的注意。业务部经理有事没事主动靠近张芒,张芒本不喜欢跟他打交道,因为她知道翻译很喜欢那个经理。
  “这次她住院,是不是和那个经理和那个翻译有关系。”我问张芒她爸说。
  “肯定是的。”一说到张芒住院,他就两眼来火,“刚刚上个星期我妹几打电话回来,说她不想在做了,问她为什么,她说那个经理老是缠她,要她做他女朋友。”
  “估计是那个翻译搞得鬼,”我猜想,说道。
  他正欲回答,旁人有人说道,“你俩别鬼不鬼了,半夜还在说鬼,要睡觉了呢,吵死了。”
  我一看电子表,原来聊到快23点了。他嘿嘿一笑,“睡吧睡吧,到了深圳咱们再聊。”
  “好,到时我去找你。”意犹未竟啊,他女儿是我学习的榜样呢。刚出门,就能碰到大师级的偶像,比我当年打游戏崇拜一块铜板打全关,还要带劲。
  夜,渐渐的深沉了,除了汽车的马达声“嗡嗡”的响个不停,和身边一些隐隐约约传来的呼噜声,车厢内十分安静。

  

  我想起这个未见面的同龄人,张芒,虽然暂时让自己身陷困难,但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带来自己人生的改变,这无疑为我人生竖立了一盏明灯。对,我以后的路也要这么走。想到这,我安然放心的睡着了。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09 09:40:23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0 00:07:06
  《在深二十年》之一五:来到深圳

  这觉睡的踏实。一直睡到有人下车时,车厢内开灯时照亮我的眼睛才醒来。原来到东莞厚街了。这样走走停停,到深圳松岗时,刚好和昨天出发时差不多,早上8点半。

  张芒她爸写了张纸给我,上面是张芒的厂名,和她前台的电话,说我若想进她们厂,过几天后打她电话,叫我上午11点50以后打,那时是快下班时,没人说闲话。我说好,接过那张纸条,放进了我的钱包里。

  他就匆匆忙忙的提着那个小袋子,坐在一辆摩的上,我向他挥了挥手,他笑了笑,转眼消失在我的眼前。

  


  夏妹几她男人,先带我去平湖鹅公岭,找我妈上班的餐厅,是家广东大排档,好找,一会儿就找到了。我妈见到我,很高兴,热情的挽留夏妹几男人吃饭,他不肯,怎么说都说有事要走。我妈只好去买水买烟给他。他不要烟,后来实在盛意难却,拿了一瓶红牛意思了下,就坐车去夏妹几西乡那边了。

  看着他坐车走后,我妈就问我,“你爷爷奶奶在家都好吧。”

  我说还好,走时爷爷还给了我一个红包。

  她就很惊奇,“你爷爷还给你红包?拆开看看,给了多少?”

  我就小心翼翼的从里面衬衣里拿出来,拆开一看,一把钱呢,数了数,“188块。”

  

  “这么多。”她很高兴,“你爷爷还很重视你的嘛。”

  我笑了笑,没吭声。

  就这样,走了十来分钟,我妈把我带到了我爸工地,我老远就看到他,正在砌墙。工地上热火朝天,扛水泥水浆的,扎钢筋的,倒模板的,好几十号人。

  我爸看到我,朝我们挥了挥手,走了过来,简单说了几句,叫我妈先带我去把行李袋放在工棚,去外面转转,中午12点再过来吃饭。

  我就跟着我妈去了他住的工棚,就是一排空厂房,里面排了连申铺,我看了看,最外面的都是几根木头铺在地上,外面挂了两幅蚊帐,里面有几张床,盖得严严实实的。四周摆了一排塑胶桶。

  放好行李后,我妈就带我去转鹅公岭。

  鹅公岭应该是个村,不大,有个电影院,还有个溜冰场,有个广场。我妈告诉我,广东就是夜市漂亮,白天反而人少,夜市里人来人往的,卖各种东西的很多,各种吃的,穿的,用的,都很多。

  然后告诉我,过了前面这条东深公路,前面就是东莞了。

  叫我找工作不要去那边找,就在深圳这边找,里面有个天鹅工业区,里面很多厂的,今天先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再去找工作。

  我说好。

  


  转了好大一圈,基本转熟悉了,也就到了快吃饭时间,我妈就把我再带回我爸工地,他们回来了,我爸用不锈钢盆打了个饭给我,然后问我妈,要不要在这一起吃。

  她说不用了,一会回餐厅吃。坐了一会,她要回去吃饭了,叫我不要乱走,这边有时也查暂住证的,下午就在工棚里睡一会,等晚上她带好菜过来,再带我去转夜市。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氏林 时间:2020-05-10 10:01:46
  在深二十年
作者:没落的天使 时间:2020-05-10 10:23:50
  写得好,很真实。
作者:阿祥的凭祥岁月 时间:2020-05-10 12:27:50
  写的很真实。。。很接地气,楼主继续。加油写。
我要评论
作者:名天abc 时间:2020-05-10 16:50:45
  楼主继续
作者:hbwxgjp 时间:2020-05-10 17:25:25
  钩起我南下的记忆了,那时候出趟门,坐长途客车要24小时,全是硬座,一趟坐下来,下肢浮肿。记忆最深的是在路上车坏了,等车来接,呆了一晚上。有一次在惠州那地界,还碰到法医验尸体,远远的就闻到尸臭,这成了一辈子的恶梦,直到现在都长期在梦内出现这个场景,太深刻了。也让我第一次有了警惕感,从那次后对人的信任感很难建立,安全感也很低,晚上睡觉一定会检查门窗,出门会检查穿戴。
作者:天马行ty 时间:2020-05-10 19:01:06
  楼主,家乡的人,写的不错!文昌塔。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0 19:59:50
  @天马行ty 2020-05-10 19:01:06
  楼主,家乡的人,写的不错!文昌塔。
  -----------------------------
  感谢同乡关注
作者:澧水边的温泉 时间:2020-05-10 20:40:50
  哦
作者:独狼独舞2019 时间:2020-05-10 20:58:56
  写得挺好啊...楼主继续 ,想起了90年代有几次跟家里大人一起去浙江,客车路过衢州,被强制要求吃饭的经历.跟你说的一样一样.在想那年代这种情况是不是全国都一样?
我要评论
作者:风影ying 时间:2020-05-10 21:26:57
  开始, 看到沿河高速,我还以为楼主是绥宁的。文字好,标点都认真。赞!
我要评论
作者:风影ying 时间:2020-05-10 21:34:30
  我81年16岁押运外贸出口猪到广州三元里货场下车,凌晨三点,一个人摸黑走到大马路边等公交的场面历历在目。出门打工不容易。祝楼主好运!
  • 威哥说: 举报  2020-05-14 18:18:16  评论

    那时湖南一车猪过广东,然后拉一车饮料回湖南。
  • 风影ying: 举报  2020-05-14 20:21:23  评论

    评论 威哥说:81年还没有,你说的应该是中期后。那时候广东也不富裕,我们的车每停一站都有人来买残猪。广州沙面经营走私品的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澧水边的温泉 时间:2020-05-10 23:40:46
  暂住证也是那个时代让人痛苦的回忆!
我要评论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1 00:20:31
  《在深二十年》之一六:面试杂工

  昨晚睡的踏实,所以白天根本睡不着,工棚里又热,空气也不好。觉得还是出去转转好。

  刚准备出工棚门,有个阿姨般的妇女看了我一眼,跟我说道, “中午刚跟你妈过来的吧。出去留意一点,别被治安队捉走了。”

  我赶忙说,“好的好的,谢谢。”

  


  “实在有治安队问,你就说是林老板工地的,给村里修学校的。”她嘱咐我道。

  “好。”我记下了。

  工业区出来就是个大的商场,富佳商场,在湖南老家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商场,在里面转了老大一圈,里面应有尽有,吃的,穿的,用的都有,足足怕有一千多平方。

  旁边的鹅公岭市场更大,是专门卖肉和鸡鸭鹅的,我准备去对面的宝鹅工业区看看,碰碰运气。

  我转了一圈,看到的大多是大门紧闭,有些门口贴着红纸招工,不过大多招的是女工。

  偶尔有几个男女不限,大多是技术工种,如焊锡,叉车之类,这些我摸都没摸过;或是一些英文网位,QC,QA之类,我都不知道是啥意思,也不敢上前问保安。

  就这样转了一大圈,发现没一个工作是我能干的。有个也在找工作的,和我年纪差不多,一听口音,也是湖南的,原来是老乡,他常德的。他姓吴,叫我叫他小吴就好了。

  

  他说,要不要去对面的春湖工业区看看。

  我想了想,反正不熟,便应声好,和他一起去看看。

  春湖工业区和宝鹅工业区差不多大,不过这边厂房比那宝鹅的漂亮。

  我们一家家门口看,这边要求比对面要高的多,不止要求会,还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为多。

  小吴叹了口气,“这边厂还是少了点,要不明天我们去龙华看看。听说那边厂多。”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后面还有一个大厂,我赶忙说,“你看后面不是还有个大厂么。要不去看看。”

  他憋了一眼,“那是个大印刷厂,里面机长工资一万多一个月。”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么高工资,一年不是十多万了。”

  他满不在乎的说,“在里面做杂工,一个月都七八百。对了,去看下招不招杂工。”

  我俩走过去,看到厂门口果然围了好几个人,贴的那张招工牌,有好多个岗位,从排版到裁纸,到机长助理,正看的心冷,突然看到最下面写着“杂工”一栏,要求男性,我和小吴赶忙去应聘。

  


  保安斜看了我们一眼,“你俩行吗?要扛纸上机台的哦。”

  “行,必须行。”小吴拍着胸膛说,我也赶忙说,“没问题,在家都是干农活的,有力气。”

  “那去试试吧。”那保安写了张纸条,叫我们去一楼找前台文员面试。

  我俩赶紧进去了。

  推开一楼办公室,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我们在外面热的像狗,办公室里空调一开,里面个个还穿着外套正装,不少男士穿着西装,打个领带。

  前台文员见我俩进来,问我们找谁。

  小吴大声的说,“我们是来面试杂工的。”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1 00:20:54
  @独狼独舞2019 2020-05-10 20:58:56
  写得挺好啊...楼主继续 ,想起了90年代有几次跟家里大人一起去浙江,客车路过衢州,被强制要求吃饭的经历.跟你说的一样一样.在想那年代这种情况是不是全国都一样?
  -----------------------------
  那个已逝去的年代
我要评论
作者:fay0909 时间:2020-05-11 10:53:05
  写得不错
作者:氏林 时间:2020-05-11 10:54:22
  在深二十年
作者:凝眸柒弦伤 时间:2020-05-11 11:42:50
  make,04年来深圳,跟楼主同一代人,楼主加油写!~
我要评论
作者:赵园园2019 时间:2020-05-11 12:08:11
  写得真好!
作者:封仁院 时间:2020-05-11 12:12:23
作者:星星在瞎玩 时间:2020-05-11 13:18:00
  写得很好呀!耐看,亲切,继续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陌上花开荼蘼 时间:2020-05-11 13:42:40
  LZ继续。。。。今天靠你帖子过了 ~
作者:jerrypx 时间:2020-05-11 13:55:43
  LZ继续。。。。今天靠你帖子过了 ~
作者:云之南GN 时间:2020-05-11 14:18:43
  加油,继续!!!!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1 14:30:46
  《在深二十年》之一七:应聘失败

  文员看了我俩一眼,说道,“杂工,是需要力气大的哦。你们俩弱不禁风的样子,行吗?”
  “可以。”我俩异口同声的说。
  文员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跟我来吧。”然后她走在前面,带我们穿过办公区,走进一条长长的车间,耳边全是“轰隆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
  直到看到一块挂着“进料车间”的牌子后,叫我们稍等一下,找了个人带我们进去。
  那人光着上身,手上还纹着一条龙,穿着一条中裤,斜看了我们一眼,“来吧。”
  我们赶紧跟着他,他指着地上一码A3白纸,对着一台印有“海德堡”的机器的最末端,“放进去。”

  小吴赶紧过去抱了一摞,怕有四五十公分厚,两腿都有点打颤了,硬着头皮迈上了台阶,对准再三,放进了进料口。
  我也不甘示弱,也抱了四五十公分,“我靠,”我心里想道,“怕有一百多斤吧,这纸怎么这么重。”
  我抱着纸,转个身,硬着头皮上那几层台阶,脚像灌了铅一样,简直迈不开脚步,小吴赶紧过来帮我一把,两个人抬着把纸放进了进料口。
  放进去后,两人长吁了一口气,竟意外发现,两人额头上都冒了汗了。
  那人在下面看了我们一眼,用右手食指对着我们勾了勾,然后就往门外走。
  我俩互相对望了一眼,就知道没戏了,只好跟着他走。文员还在外面,那纹身男朝文员摆了摆手,文员就会意的带着我俩出去了。

  走出了车间,关上车间大门后,这世界瞬间安静下来了。
  “我就说你俩不行吧,你们还强装。”文员不满的说道。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要这么能吃苦。”小吴苦笑道。
  我没吭声,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本来也是,我刚来广东,不,刚来深圳第一天,才刚知道工厂是个什么概念。
  走了几步,文员站住了,指了指大门口,“你们就从这走出厂吧。”
  小吴叹了口气,就往前走,我也正准备走,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回过来头来,对文员说,“谢谢啊,不好意思,给你工作添麻烦了。”
  文员感觉很点惊奇,就多看了我几眼,忽然笑着说,“也没事啦,下次有别的机会再来啦。”
  我说好。
  就这样,我和小吴进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出去了,面试杂工失败。

  我看了看电子表,快到下午5点了。我爸他们要下班吃饭了,也就是我得回工棚了。
  “我得回去了,要回去吃饭了。”我跟小吴说道。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从刚才在印刷厂我扛不动纸,他能主动帮我,说明这人值得交往做朋友。
  “明天你准备去哪找工作?”小吴问我道。
  “不知道呢,”我真不知道去哪。
  “要不明天我们去龙华看看,那边厂多。”小吴说道,“明早9点半我们就在春湖工业区牌坊见。
作者:zxb661119 时间:2020-05-11 14:42:16
  写得真好!
作者:树梢上的空气 时间:2020-05-11 14:43:43
  很有年代感
作者:重庆五洲医院团购 时间:2020-05-11 14:45:34
  感觉写得很生动,很有画面感
作者:株山老刘 时间:2020-05-11 14:45:52
  好,继续加油
作者:dalaoshu2016 时间:2020-05-11 15:01:24
  @威哥说 2020-05-06 00:26:23
  没人看,我心都凉了
  -----------------------------
  你这个帖子是最近三年来,天涯最好的帖子,文笔非常不错,真实。
  你所提到的事情,我都有经历。
  本来我是一个人飞来飞去的,可是有了女盆友,就飞不起了,坐过几次大巴,
  那些下高速去吃饭的,没有一个人人吃的,
  后来我发誓要买个车,去正规高速车站吃,结果发现有车了,开车又累死。
  你出来时间比我要长一些,
  东莞没有去过,我有同学在那边。
我要评论
作者:凝眸柒弦伤 时间:2020-05-11 15:05:02
  楼主继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作者:AAA20200509 时间:2020-05-11 16:21:43
  哈,又看到你了,这帖已到天涯推荐首页了
作者:AAA20200509 时间:2020-05-11 16:22:49
  第一张第3张图不是深圳的吧?
我要评论
作者:艳阳春田 时间:2020-05-11 16:43:02
  点个赞!楼主写的不错,很真实。
作者:routly 时间:2020-05-11 16:53:01
  期待LZ后续,文笔细腻,很有时代的痕迹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1 17:29:14
  @AAA20200509 2020-05-11 16:21:43
  哈,又看到你了,这帖已到天涯推荐首页了
  -----------------------------
  感谢大伙支持,我一定会努力 写完这100万字。
作者:YIUMIN 时间:2020-05-11 17:50:30
  座等更新
作者:凝眸柒弦伤 时间:2020-05-11 18:02:51
  坐等更新。
作者:水妖风华 时间:2020-05-11 18:28:26
  楼主写得不错,说实话,当时治安真的很差,而且找工机会少,能找得工作就很不错拉.当年我还是03年后来深圳的,9几年来的哥啊姐啊什么的,那时大难拉.
作者:aeden基尔加丹 时间:2020-05-11 19:19:41
  不错!!!
作者:萱草8 时间:2020-05-11 21:17:48
  @威哥说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sobml 时间:2020-05-11 23:12:03
  mark
作者:foreverlgb84 时间:2020-05-11 23:15:53
  @威哥说 2020-04-13 23:31:42
  《在深二十年》之二:麻子请客
  五中两个食堂,一个是一食堂,最大的公办食堂,另一个二食堂,教导主任老婆开的粉店,天天菜差的要死,最主要还少,四两米的饭,不知有没有二两,根本吃不饱。
  老三呢,就是靠老校门口那家店,因为学校里面有一食堂二食堂了,所以,他那里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三食堂,当然了,这是不公开的,就像小产权一样。他主要卖甲菜,肉比那两家多很多。
  后面来了的“刀疤”,就更厉害了,直接......
  -----------------------------
  图片显示不出来呢?难怪天涯会被Vlog 吸粉了……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0:01:41
  《在深二十年》之一八:工棚生活

  和小吴约好明天见面时间后,我就回工地吃饭了。

  工地晚上菜很丰盛,大铝制脸盆整整三大盆,一盆青菜,一盆五花肉炒香干,一盆骨头炖莲藕汤。我爸给了我一个不锈钢,也跟着大伙去排队。去打菜时,包工头林老板,见我碗里打的饭不多,笑着说,“小伙子今天过来的吧,多吃点饭,正是长身体的时侯。”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爸在后面说,“林老板,到时他的伙食费从我工资里面扣。”


  

  “不碍事,不碍事,”林老板摆了摆手说,“小孩子能吃多少,反正每天都有多的饭菜。”

  我赶忙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老板发财。”

  “哈哈,”林老板笑出了声,“小孩子真是会说话,哈哈。”

  打菜的女人,特地给我加多了几块肉,我感激的望着她,端着碗,学着工地其他人一样,蹲在红砖上吭吃吭声的吃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打菜的女人,是林老板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说是林老板去菜市场买菜,见她背着一个行李蛇皮袋,看着人家市场里卖早餐包子的人发呆。衣服听说是穿了大半个月了,头发乱的跟叫发子一样。

  林老板估计她是好多天没钱吃饭了,就买了两个包子给她。她谢了之后,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问她情况,原来也是我们湖南老乡,从家里来,被骗去不正规的发廊做洗头妹。那里的人乌烟瘴气的,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她很反感,直到有一天晚上给人家洗头,那人喝了点酒,想图谋不轨,扒拉她的衣服,她才拼命跑出来喊救命。

  


  可是并没有人理她,她就在外面的枯草丛里躲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去店里,要求结工资。老板不给,还把她的东西给扔了出来,她在垃圾厢里找了一个破旧的蛇皮袋,因为身份证被那老板卡着不给,也找不了工作,连饿了三四天,渴了就在菜市场厕所喝点水,直到遇到了林老板。

  林老板把她带回了工地,就按排她每天给工地上三四十号人炒菜做饭。因为没有身份证,所以一直在这呆着不敢出去,怕外面治安队的给捉走了。

  吃了饭以后,我过意不去,挽起袖子,准备给厨房洗菜盆刷锅。这老乡女人马上阻止,“不用啦,放那就行啦,我来洗就可以了。”引得周围其他工人哈哈大笑。

  有一个笑着说,“小伙子,不错嘛,一进工地就知道抢女人了啊,这可是林老板的女人哦。”

  我脸一红,知道他们说的是啥意思,马上转身跑进工棚睡觉的地方去了。

  后来传来那老乡女人和他们几个的打情骂俏声。

  吃了饭,我爸搞来一个桶,带我去另一个棚洗澡,我一进去,全是赤条条的男人在洗澡,虽然在学校也是这样,但那都是同龄人,这样忽然面对一群大老爷了,实在是太不好意思啦。

  但又不能不洗,没办法,穿条内裤洗吧。

  


  “小伙子,下面长毛了没有,”有个和我爸年纪差不多的站在我旁边,见我穿着条内裤洗,笑着问我。我不吭声,他看着我,双说了一句,“还是脱了洗舒服,都是男人,怕什么。”说完一桶水从头倒到脚,把我吓了一跳。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0:01:30
  《在深二十年》之一八:工棚生活

  和小吴约好明天见面时间后,我就回工地吃饭了。

  工地晚上菜很丰盛,大铝制脸盆整整三大盆,一盆青菜,一盆五花肉炒香干,一盆骨头炖莲藕汤。我爸给了我一个不锈钢,也跟着大伙去排队。去打菜时,包工头林老板,见我碗里打的饭不多,笑着说,“小伙子今天过来的吧,多吃点饭,正是长身体的时侯。”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爸在后面说,“林老板,到时他的伙食费从我工资里面扣。”


  

  “不碍事,不碍事,”林老板摆了摆手说,“小孩子能吃多少,反正每天都有多的饭菜。”

  我赶忙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老板发财。”

  “哈哈,”林老板笑出了声,“小孩子真是会说话,哈哈。”

  打菜的女人,特地给我加多了几块肉,我感激的望着她,端着碗,学着工地其他人一样,蹲在红砖上吭吃吭声的吃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打菜的女人,是林老板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说是林老板去菜市场买菜,见她背着一个行李蛇皮袋,看着人家市场里卖早餐包子的人发呆。衣服听说是穿了大半个月了,头发乱的跟叫发子一样。

  林老板估计她是好多天没钱吃饭了,就买了两个包子给她。她谢了之后,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问她情况,原来也是我们湖南老乡,从家里来,被骗去不正规的发廊做洗头妹。那里的人乌烟瘴气的,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她很反感,直到有一天晚上给人家洗头,那人喝了点酒,想图谋不轨,扒拉她的衣服,她才拼命跑出来喊救命。

  


  可是并没有人理她,她就在外面的枯草丛里躲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去店里,要求结工资。老板不给,还把她的东西给扔了出来,她在垃圾厢里找了一个破旧的蛇皮袋,因为身份证被那老板卡着不给,也找不了工作,连饿了三四天,渴了就在菜市场厕所喝点水,直到遇到了林老板。

  林老板把她带回了工地,就按排她每天给工地上三四十号人炒菜做饭。因为没有身份证,所以一直在这呆着不敢出去,怕外面治安队的给捉走了。

  吃了饭以后,我过意不去,挽起袖子,准备给厨房洗菜盆刷锅。这老乡女人马上阻止,“不用啦,放那就行啦,我来洗就可以了。”引得周围其他工人哈哈大笑。

  有一个笑着说,“小伙子,不错嘛,一进工地就知道抢女人了啊,这可是林老板的女人哦。”

  我脸一红,知道他们说的是啥意思,马上转身跑进工棚睡觉的地方去了。

  后来传来那老乡女人和他们几个的打情骂俏声。

  吃了饭,我爸搞来一个桶,带我去另一个棚洗澡,我一进去,全是赤条条的男人在洗澡,虽然在学校也是这样,但那都是同龄人,这样忽然面对一群大老爷了,实在是太不好意思啦。

  但又不能不洗,没办法,穿条内裤洗吧。

  


  “小伙子,下面长毛了没有,”有个和我爸年纪差不多的站在我旁边,见我穿着条内裤洗,笑着问我。我不吭声,他看着我,双说了一句,“还是脱了洗舒服,都是男人,怕什么。”说完一桶水从头倒到脚,把我吓了一跳。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0:02:08
  @威哥说 2020-04-13 23:31:42
  《在深二十年》之二:麻子请客
  五中两个食堂,一个是一食堂,最大的公办食堂,另一个二食堂,教导主任老婆开的粉店,天天菜差的要死,最主要还少,四两米的饭,不知有没有二两,根本吃不饱。
  老三呢,就是靠老校门口那家店,因为学校里面有一食堂二食堂了,所以,他那里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三食堂,当然了,这是不公开的,就像小产权一样。他主要卖甲菜,肉比那两家多很多。
  后面来了的“刀疤”,就更厉害了,直接......
  -----------------------------
  @foreverlgb84 2020-05-11 23:15:53
  图片显示不出来呢?难怪天涯会被Vlog 吸粉了……
  -----------------------------
  有时要多刷新几天,天涯的服务器有时反应不过来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0:02:50
  @水妖风华 2020-05-11 18:28:26
  楼主写得不错,说实话,当时治安真的很差,而且找工机会少,能找得工作就很不错拉.当年我还是03年后来深圳的,9几年来的哥啊姐啊什么的,那时大难拉.
  -----------------------------
  女孩子和有技术的还是好找,就是普高生是最难找的,远远不如中专生吃香。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0:03:19
  @AAA20200509 2020-05-11 16:22:49
  第一张第3张图不是深圳的吧?
  -----------------------------
  很多图不是深圳的
作者:998西瓜 时间:2020-05-12 01:28:07
  很好,谢谢楼主分享。
作者:暖色12 时间:2020-05-12 07:57:44
  同年高中毕业,隔壁娄底老乡,也是南下。不过在东莞只待了三年就去上海了。
作者:waveslide 时间:2020-05-12 09:00:02
  MARK.
  养肥了再看
作者:xiang983234 时间:2020-05-12 09:06:02
  写得非常不错,讲述了一代人的辛苦拼搏的时代感。给作者点赞!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9:44:03
  019:美味田螺
  =========
  那男人嘿嘿一笑,“小伙子,这才叫冲凉,才叫爽。”
  我见也是,麻着心思,内裤一脱,一头扎进水桶里,水咕咕的从头顶冒到脖子,从耳朵里面进去,吱吱吱的响。
  “爽吧,小伙子。”那男人哈哈的笑起来了,确实是爽。
  洗了澡后,把衣服用脚两踩,就挂在外面的铁丝圈上了。然后,就跟我爸妈他们去逛传说中的广东夜市了。

  夜市很热闹,路两边全是摆摊的,有卖各种小吃的,如糯米粑粑,汤圆,凉粉,还有榨各种果汁的,如鲜榨甘蔗,我看到有卖菠萝的,5毛钱一片,也就是半边,我妈给我买了半片,后面插了根竹签,带甜味,很好吃。
  看到有炒田螺的,摊主跟我说,“帅哥,来尝尝,包你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听人叫我“帅哥”,心里一阵窍喜,叫我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抓了一个最大的田螺,舌头一舔,麻辣的香,但这是壳,怎么个吃法呢?不可能把壳嚼碎了吃吧。
  摊主嘿嘿一笑,“不是那样吃的,帅哥。”他拿起一个田螺,用牙签把后面的盖一挑,一坨螺肉就鱼贯而出,他一吸,眼睛眨眨闪闪,嘴巴吧哒吧哒,“看会了么,再尝个试试。”

  说完递了一个大的田螺过来给我,我接过来,有样学样,慢慢的把后面的盖挑起来,一挑,没成;再挑,肉起来了,我一吸,连汤水都吸进来了,那味,辣,香,在湖南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买一斤吧。”我跟我妈说。
  我妈看着我喜欢,就对摊主说,“给他弄一斤吧。”
  “好呢……”摊主拖着长长的尾音,手脚麻利的称重,打包,倒上调味油。“帅哥,包你满意,吃了还想来。”他嘿嘿的把袋子递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就跟着我妈她们边走边吃起来。鹅公岭也不大,走走停停了半个来小时,也就走完了。
  炒田螺也吃完了,连汤水我都喝了。
  “要不要再去买斤吃。”我妈问我。
  “不用了,够了。”我都差点打嗝了。

  “明天就在附近找下,看哪里有工厂招工没,去试一下,一般厂里招工都会贴纸在门口的。”我妈说道。
  “我今天都去对面那个大印刷厂应聘杂工去了。”我说道。
  “哦?”我爸感到很奇怪,“你去应聘杂工去了?应聘上了吗?”
  “没有,”我苦笑道,“嫌我力气不大。”想了想,“我明天要跟今天认识的老乡,去龙华找工作了。”
  “去那么远?”我妈说道,“去那么远做什么,别被人家骗了。”
  “能骗他什么,去看看也好,熟悉一下深圳的地形,也好啊。”我爸倒时很支持的。
  “我去看看吧,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我觉得龙华应该离这很远,“我晚上再回工地吃晚饭吧。”
楼主威哥说 时间:2020-05-12 09:44:26
  @waveslide 2020-05-12 09:00:02
  MARK.
  养肥了再看
  -----------------------------
  准备写100万字,1001章
作者:无语1981 时间:2020-05-12 09:48:46
  很喜欢看以前混在深圳的生活,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的几个姐姐都去那边打工过,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锻炼人,真的是血泪史,当然也有很多机会,村里一些人经过改革的风浪,发家致富的还是很多。特别是20世纪初,很多人富了,这在90年代不敢想象的。但是我还是很怀念90年代,那时候农村人很淳朴,很是山清水秀,很热闹,现在农村没人了,一点也不好玩。
我要评论
作者:zbtyl2007 时间:2020-05-12 10:39:55
  楼主写的不错,见证90年代南方打工历程
我要评论
作者:ming1786 时间:2020-05-12 10:40:57
  马克!
作者:我印故我在 时间:2020-05-12 11:02:00
  LZ在深圳哪呀?97高中毕业就到深圳了,也是湖南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yj7201 时间:2020-05-12 11:17:16
  二十年前的事,算来也是奔四的人了,想必已经功成名就,再次回味当年的艰辛,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2019猪年看戏 时间:2020-05-12 16:01:33
  楼主你比我小啊
我要评论
作者:酱油新高度 时间:2020-05-12 17:18:35
  楼主,我是你对岸的,洞口汽车站是火车站后面的那个汽车站吧?
我要评论
作者:henan371 时间:2020-05-12 22:43:05
  99年高中毕业,差点和楼主走同样的路,去南方打工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与楼主不同的是,我选择背了一身债求学。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