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妻与小鸡

楼主:贵州老高 时间:2020-07-18 05:28:41 点击:335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致贤
  妻子退休了,一下没有了工作之忙碌、师生之相处,家中无闲人;她又不善社交,平时个人呆在家里,深感寂寞,脾气越来越乖张。我的工作接触面广,流动性大,无暇陪她。她发脾气不分场合与时间,有时弄得我很尴尬,有时还会影响我的工作,有时弄得全家不愉快。其因乃是她承受不了孤寂生活所致。如何消除她的寂寞?
  她性格孤僻,不愿也不善社交,我征求她的意见,养狗她不干,养鸟她不会,说到养鸡她高兴了。赶场天,她便买回一只大公鸡,说是公鸡叫起来很热闹。但大公鸡只能关着喂,虽然趁喂食之机,她也可以与它说上几句话,但仍解除不了“老年空巢”之孤寂。一天,她又买回六只红色的电孵鸡雏,放在客厅内,活像六个鲜红的小小绒球,叽叽叽地满屋“滚”动。我回家一看,家中骤然热闹起来,老婆也笑嘻嘻的,还向我汇报小鸡之趣闻,使室内顿时增添了许多情趣。但因天冷,没有母鸡孵抱它们,先后陆续冻死了四只。每只小鸡之死,都引起老妻的好一阵哀叹。当又一只小鸡奄奄一息之时,妻叫外孙女:“小悦,提它去丢了”。小悦不肯,说:“婆,小鸡还有气气的。”此时,妻看到尚好的那只小鸡跑到快咽气的那只小鸡身旁,守在那里,不时用小喙轻轻地为它梳理着绒毛,好似在唤它赶快苏醒,守候良久,不吃不喝。看来小鸡也怕孤单。妻被感动了,不但不再丢掉那只病鸡崽,还与小悦一起喂它一些儿药,对它精心护理,竟使那只小鸡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两只小鸡渐渐长大,与悦的不弃和婆孙二人的精心护理分不开。小鸡与婆孙二人的感情也日渐加深。老婆脾气变好了,家庭频增了浓浓的和谐气氛。
  鸡通人性,亦懂人情。外孙悦上学去了,小鸡成了老妻的唯一伙伴。有时我躲进书房写稿子,静观默察鸡与妻。老妻边吃东西边分给小鸡吃。小鸡呢?一直跟在老妻的脚边转动,妻不上床熄灯,小鸡也不栖憩。清晨,只要妻一起床,小鸡便在纸箱里高声呼唤。妻起床后的第一要事就是放小鸡出窝。白天,妻在家中活动时,鸡就围着她的脚边团团转,使妻不敢迈大步,唯恐踩伤了小鸡。妻进厕所,小鸡也要守在一旁。妻若上街买东西,得先把鸡哄开,悄悄关门出去。一旦听到妻子回家的脚步声,即使妻轻轻走来,钥匙转动门锁响,鸡也听得出来,便跑到门边叽叽叽地高声欢迎。尽管几次险些被老伴推门轧死,但它们仍然痴心不改,热烈有加。有时,小鸡也会悄悄躲到床脚旮旯等僻静之处歇息,妻一旦不见小鸡,口中便会立即发出“咯咯咯”的召唤声。小鸡一听,马上答应,并循声连飞带跑地扑向妻的脚边。
  吃饭时,小鸡偎在桌边,人若不理它们,它们便会挺胸抬头,高声讨食,设若再不给吃,它们便会飞上椅凳上来讨。我还有些不耐烦。可每当此时,妻便佯嗔道:“背时的小家伙,听见碗响,爬起来乱抢!”边说边挑饭喂它们。吃了几次鸡还要,妻便骂道:“真是喂不饱的狗!”妻将小鸡说成狗,几乎让我喷饭。可鸡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便住了声。然而,妻子的骂则是爱的前奏曲,边骂还边选白米饭喂小鸡。
  有时老妻丢下一块大点的食物,先抢到的小鸡一口吞不下,便会啄在嘴上叽叽叽地乱跑,未得到的那一只便跟着追。追到了便鸡口夺食,夺来吞不下,也就衔着跑,刚被夺去的那只又去追。夺着,追着,追追夺夺,夺夺追追,互相追玩一会儿,便会放于地上分啄共享。妻看得高兴了,故意把食物高高地夹在筷尖上,让小鸡飞起来啄。飞起来够不着,就互相争着飞,好似两只彩蝶在嬉戏,又如筷子尖上有两条无形的丝线牵着小鸡喉咙在提钓似的……
  许多时候,我在内室看书或从外面回家,听老妻在客厅中嬉笑怒骂,十分热闹。我还以为有至爱亲朋来家,谁知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原来是老妻自个儿在与小鸡对话。这种对话小外孙也学到了,小悦也常与小鸡说着些什么。只是妻子希望小鸡永远是小鸡。
  时为1995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