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和参与寻找应发公支系后代的始末纪实

楼主:贵州老高 时间:2020-09-08 07:20:42 点击:3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致贤
  一
  从小就听父亲说:我们的始迁祖高明兴公和萧氏祖母于明末从江西吉安府泰和县鹅颈大丘高家村大桥头小地名白沙岗带着应祖、应龙、应发三个儿子出发,逃荒躲难,辗转反侧,历尽艰辛,于清初来到贵州水西地区(后来的大定府城北)落业。后来,应祖和应龙两支在大定府扎根下来;应发一支不知去向。传说去四川了,一说回江西去了。解放前没有修谱,也未去找过;二十世纪80年代以前,人们对于家谱不够抑或不敢重视,也就没有去寻找应发支系的下落了!
  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之后,国家重视宗族文化,民间开始修家谱之时,我们明兴公支系正式修谱,并于2005年修成《高氏族谱-贵州大方明兴公支系族谱》的工作过程中,高龙宗等人到四川方向去寻找未果,也就只好在我们的谱书上留下一个只写上应发支系待找的空白页了。
  二
  2020年4月25日晚上,一个叫高祥文的打电话(15885237393)给我说,他是我们明兴公支系的应发公的后代。我听到很高兴,当时我在深圳,我让他与我们明兴公家谱的主编高祥勋联系,把具体情况告诉高祥勋。他说他没有文化记不到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就听他慢慢地讲。经过几次电话交流,知道他的一些情况是——
  他现在住在大方县达溪乡冷底村,办个什么厂,在冷底田坝那个大棚蔬菜的那里上班。他爷爷高宗英是困难时期(应该是1959年左右)从四川古蔺县白沙乡的田埂寨逃荒的贵州来的。为什么要到贵州来呢?他的老人们说,他们的老祖人是从江西来到贵州的三弟兄,他们这一支的祖人,又从贵州去到四川白沙乡,他爷爷是饿饭时期从四川逃回到贵州大定县来找家门的,到路布关山找到家门后,就按照大方家门的字辈改名高宗英。他爷爷去世时,他父亲高林英只有6岁,就把爷爷安葬在路布的关山。他的姑姑出客到冷底杨家,他父亲跟着他姑姑到冷底来,长大后给一个姓杨的人家“上门”安家,以后才把他爷爷迁到冷底来埋的。
  他爷爷在世时,常常要他的后人们记住:老人们说我们的祖籍在江西吉安府泰和县,三弟兄从江西来的贵州,他们这一支又从贵州下四川,住在白沙;还有两支在贵州。困难时期,他爷爷四川到贵州来找家门,到路布找到了,他们没有房子就住在山洞里。
  25日当天,他又说,上次修谱,他给中坝田的高龙宗讲过,也讲不清楚,高龙宗们去四川也没有找到。
  后来,他的姑姑们记得老人说过他们在白沙住的地方叫田埂寨,他就去那里找到一些家门,他们才联系上。我让他把四川家门的电话留给我。他就请人写起四川那边联系的宗亲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拍照下来发给我:高庆堂:15390224855,高吉春:13713348396;高吉武:13590235429;高吉倾:13612775405.(此人在广东东莞打工)。
  他自己有六兄妹,他哥哥已经去世了,他也五十多岁了,没有读过书,不会发短信,他把电话号码写下照相来发给我,其中一个人的还少写了一位数字。我打电话让他从电话上念给我记录。
  后来,我通过电话联系到高庆堂,聊了一会,他说他看看家谱再告诉我。我加了他的微信,他没有发信息,是不是发短信有困难?在东莞打工的高吉倾也加了我的微信,视频聊了一会,他好像很忙,也不太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4月28日一早,他电话告诉我,他已经请了八堡的高祥坤和他一起去四川白沙田埂寨去找资料,我叫他把老谱,一代一代的墓碑拍照下来,要把那个80多岁的老人讲的(包括其他人讲的)有关家族的来龙去脉记录下来。他说他自己不会记才请高祥坤去帮忙。
  这是2020.4.26.夜开始于深圳记录到4.28.的
  注:高庆堂给我发来他们支系的世系表,我反复查看,其中只找到一个“高应龙”,但那是不少代后的人了,对接不上。于是,他向我推荐了他们的族长高庆于。并把高庆于的电话:135 5166 7691发给我,我加了高庆于的微信。他发来“致贤宗亲你好,我们白沙高氏是明洪武年间入川的,始祖高政公,是陕西入川。”他们支系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十分专业,一看便知他是个行家里手。他问我能不能与我要找的那支人对接?我说对接不上。于是,我们就慢慢交流——
  我发给高庆于的消息:.
  庆于宗亲:你好!我们家族这一支是由高明兴萧氏夫妇,带着三个儿子:应祖丶应龙和应发,于明末清初从江西吉安府泰和县一路经商,辗转来到水西地方,即是后来的贵州省大定府,现在的大方县落业。长房应祖和二房应龙家一直在大方发展至今。可是三房应发家没有留在大方县。我们修谱一直没有找到三房的后人。一说三房下四川去了,一说是回江西去了,我们去江西没有找到,分析可能下四川。四川那么宽,无法找。最近有从四川白沙迁回贵州来了三代人的高祥文,记得老人们说他们是从白沙回贵州来找家门的。他找到我,我给我们修谱的主编高祥勋讲了,他很重视!我根据高祥文提供的电话号码,才联系上你们。请看看你们始迁到白沙的祖人叫不叫高应发?始迁到白沙时间是不是在清初?我今年84岁了,来日苦短,如果能找到应发祖人的这一支人,也就实现我寻找亲人的夙愿了!麻烦你了,谢谢!不管你们是不是应发家支,我们都是高家人。都不格外!

  高庆于说:四川古蔺有一支应发后人,我给你联系;这支宗亲与我们也对接不上,他们第代祖人叫应发
  高致贤回复:应该是第一代。因为他们三弟兄一起到贵州大定的,长房和二房的都是清楚的。只有三房应发家没有人大定及其周围。老人们就说应发家下四川去了。按那时候的交通条件,人行山路,也只能去到古蔺叙永这一带!
  高庆于说:对啊,他们第一代祖人应发、李氏。
  高致贤回复:庆于宗亲:按你说的,他们的第一代祖人是应发李氏,那就可能是了!因为开始记录简单的人名时,这位老人已经不在大定了,所以我们谱书上没有写那个李氏祖母是可能的,或许他离开大定时还没有结婚。都有可能。只要他是第一代,就可以肯定了。谢谢你的关心,我让高祥文和高祥坤们,抓紧时间去找你。

  【插注:我为什么敢于肯定?请看上面这几句标红色的对话中,庆于宗亲先没有表明高应发是第几代,看我心中有底没有?我马上说明应该是第一代,还说明道理。其中意思就是:如果不是第一代,那就是同名人。他看到我的肯定,立马回复:“对啊,他们第一代祖人应发、李氏。” 这就给了我的充足理由。】

  高庆于:不用谢,他们要来的时候提前给我信息,我好给你联系。
  庆于宗亲:你好,我刚才与我大方家门联系,大家万分感谢您。我们准备派人去联系,敬请您将应发公为一代祖的这支人所在的地址及他们负责联系人的名字和电话告诉我,以便前去联系,到时候再来拜望您了!麻烦你了,谢谢。期盼您的回复。高致贤敬上。

  高庆于:高桂平的电话18008242046
  高致贤:高桂平在什么地方住呢?麻烦您告诉一下。谢谢!
  高庆于:古蔺,大村(镇)李家寨;高家榜
  高庆于:他们应字辈以下有15代人
  高致贤:差不多,可以肯定是的。
  这里,高庆于宗亲还发了他的住址地图给我。欢迎我们去玩。他的地址:泸州市古蔺县321国道西50米。
  高致贤:好的,太感谢你了,我们找了好几代人啊,总算找到好人相助了!我如果今年回大方避暑,我来拜望您!
  2020.4.28。22;46记于深圳
  28日晚上得到高桂平的电话后,我给他发了两次短信,29日还没有得到他的回复。
  29日我又微信上去请高庆于宗亲联系他——
  庆于宗亲:早上好!因为得到你的帮助,将要实现我们支系宗亲十几代人几百年的寻找高应发支系的梦了!我激动得夜不能寐。我加了桂平宗亲的电话,给他发短信,没有得到他的回复。也许因为我是陌生人,他还信不过吧?为此,还要麻烦您把我的情况和电话告诉他一下,请他放心与我联系好吗?再次感谢您,有劳之处,感恩感德!高致贤上!
  高庆于:我没有你电话号码,发来我与他联系
  高致贤:13530271765
  高庆于:宗亲,你与高桂平打电话,你(他)玩不来微信
  今早上我又请高庆于宗亲把我的电话先告诉他,之后,我打通了高桂平的电话:180 0824 2046.一讲和谱之后,就不想放电话,通话差不多两小时。
  这里要提到两位很负责任的宗亲帮了大忙:根据高祥文提供的电话,我联系几位宗亲,他们都很热心。高庆堂发来他们家谱的世系表,但是,对接不上。为此,他马上向我推荐高庆于宗亲。他说:高庆于是族长,他了解当地的家族情况多。他就把高庆于宗亲的电话发给我。高庆于宗亲很快加了我的微信。马上把他们支系的来龙去脉告诉我,还是对接不上。他说:古蔺有高应发的一支,与他们对接不上。经过交流(对话见本记录的前面),这正是我们在寻找的这个应发公这一支。

  我说我们准备派人去找他。他非常高兴地说我们去人前,要我先通知他,他要的街上去安排接待。我说,自家人,不要客气。他说不行,一定要我先通知他。我只有答应他了。通话中,我听出来,他恐怕我们是少数民族。他一直强调我们家是大汉族。我给他说了一下,他就放心了。
  这次能够与高桂平家门联系上,很多宗亲帮了大忙,特别是高庆于宗亲的细心、耐心又认真,有求必应的精神,让我非常钦佩!
  更新加注:29日我把上述联系记录初稿分别发给高庆于、高举宗、高祥勋和高祥文。并请高祥勋和高举宗商量,安排去四川古蔺与高桂平宗亲见面。
  2020.4.29。上午匆匆草记于深圳备忘

  联系继续
  2020年4月30日下午3点过钟,给高桂平电话,主要落实两个问题:
  一是,他们的应发祖是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癸丑年.庚子日)到古蔺,大村(镇)李家寨;高家榜落业。他问我是不是汉族,老人告诉他们是大汉族。
  二是:从大方到他们那里很近,白沙去二郎大桥就知道了。他们那里乡乡通公路了。如果到泸州去转太远了。
  另外,他要求带一本我们的家谱给他看,他还谈到以后和谱的问题。
  三是:高祥勋说他们只去3个人,他不通知高举宗。
  我接着告诉高举宗不要去。他说可以。
  四是:我与高桂平联系后,他说,要带本谱书给他们看看;
  五是:我发短信让高祥勋带一本谱书去。
  六是:高祥勋打电话:说他们不去了。因为疫情期间,出省回来要自费隔离14天。我说,此事不忙。他说,最好是他们来大方,这里有祖坟、墓碑,对照的东西多。
  2020年5月2日。
  一是:早上高祥文打电话向我要高桂平的电话,说是高祥坤要电话与高桂平联系。我给他了。
  二是:10点过钟,我给高桂平打电话说了高祥勋们因为有事和疫情期间,不去他们那里了。大方两支人的祖坟、墓碑齐全,建议他们带着老谱资料到大方去考察、核对。
  三是:我加了高桂平之女高职敏的微信。
  2020年5月3日。
  她告诉我她的住址是:古蔺县大村镇国正商贸城。从此,我每天发表的宗族文化文章,我都发给她。
  2020年5月4日。
  我告诉她以下事宜——职敏:节日快乐!我想问一下,你是应发公的第几世孙?如果家里有记载或谱书,请告诉我。例如我是应龙公的第十代孙一样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建议你问你父亲,或本支系的知道者,把从应发公开始以下的各代老人的名字及配偶某氏。例如应发配李氏,如果有一个老人多妻的,其妻按先后记下来等等。每个老人的生卒年月日及其墓葬何地,有无碑记等记下来,就是修谱的资料了。这工作比较难,也很有意义,一个人难办,可以邀约自己亲支的人联手办,时间上,能快则快,不熊快就慢慢来,只要记住办此事就好了。作为家门,提个建议,不是要求,希望你理解。请将我的建议告诉你父亲,听听他有什么意见,告诉我好吗?谢谢!高致贤建议。
  她回复:等一会她跟她爸爸讲。我叫她不要急,慢慢来。
  她告诉我她的电话:135 4820 8211

  2020.9.6.【补记一段:后来,我把联系情况告诉高祥勋,他们准备请看看,说他与高祥坤、高祥文一起去,我已通知高举宗参加,而且约定时间,后高祥勋说不去了,有人说应该是他(高桂平)们来找我们,不是我们去找他们。我就告诉高桂平说,以后有时间再去看他们了。我在深圳时。他几次邀我去见面……
  我回到大方之后,高祥文又催我去,我到毕节与宗亲相聚,通过高显长,找到高显铭,高祥勋等相聚,显铭说,要理解他(高桂平)们,我们还是要去看看高桂平们。等我去水城回大方之后,我与他们一起去。
  我从水城回大方之后,高祥勋告诉我,高祥坤、高祥文、高亮宗、高林碧他们都去到高桂平家,已经找到认定了,以后修谱,通知他们派代表来参加就行了。到此,应该算是有了一个认亲的结果了。我十分高兴!我从网上慰问高桂平一家,感谢高庆于的帮助。他们说我既然来到大方,离他们不远了,还是要我去他们那里见见面。盛情难却,我怎能违背失联几百年,寻找十几代人的宗亲的心愿?!(补记到此结束)。】

  2020年9月3日,我们从大方出发去古蔺看望高桂平一家。9月2日高林碧约定高祥坤、高祥、高林碧和我一起去。3日,高祥坤有事去不了;早上,高林碧开车从大方县城载我到凤山乡,换乘高祥的车。高祥对于去四川古蔺一带的路程熟悉,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四川古蔺县大村镇与高桂平一家三代见面了!
  高祥和高林碧两人早上开车劳累了,他们休息,我与高桂平进行了3个多的详谈。他边谈边翻阅我们带去的明兴公支谱。当他看到我们谱书上留下一页只写有“高应发支系”待寻找的空白页之时,非常激动!肯定他们终于找到了亲支。我与他从应字辈开始对照我们的辈分。我是第十代,他是第十二代,他和我们一起去的高林碧同一辈。双方再次认定之后,我们与高桂平一家三代合影留念。
  之后,我们依依惜别而返回。返程中,我们又到古蔺的白沙镇去感谢热心帮助我们找到应发支系的高庆于宗亲,畅谈之后,我们谢过他夫妇热情接待和挽留我们住宿的好意之后,当晚就返回我的出生地——贵州省大方县核桃乡中坝田。已经是4日凌晨了,我一夜睡得很香甜啊!
  2020.9.7于大方县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