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高大有诗文集序

楼主:贵州老高 时间:2020-09-18 06:38:11 点击:4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致贤
  大有不但是我的宗亲,而且是我们高郢之子崇文公皈仙支系的宗亲。虽然我与大有素昧生平,尚未谋面,但我与他早就是网友,网上交流比较多。通过交流,互相认定为高郢之子高崇文支系的宗亲之后,我们互相了解就更加深入了。交流日深,开诚布公,推心置腹,遂成宗亲中的知己!
  大有住湖北,我住贵州,同饮长江水,共属皈仙系,因而互相了解就更多而又更深一些。大有毕业于我国著名的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学而优;身为中学高级语文教师,践有场;可见他对于我国文史颇有研究。在互相交流之中,我感到他爱好古典诗词,作品引经据典,常是提笔成章。君不知:我将拙作发请他指正,常常是当天抑或次日就收到他以诗词作为评论发出,令我十分惊喜!喜的是,我读古典诗词,但因我入学读书时间太短,造成我对古诗词知识的先天不足,不懂平仄,乏知典故;而又因职务决定我穷于应付公文等官样文章写作的现实需要,多少有点业余写作时间,也只能写些小品、散文、随笔之类;古诗词的写作就成了我的短板,因此,我阅读古诗词的兴趣也就日益淡漠。然而,大有用古诗词来评论我的文章,客观上又提起我对于古诗词的阅读兴趣。不是他教我怎么读,而是他对于诗词中的典故来历,用典取义,加了言简意赅的注释;他还向我介绍一些韵律常识,使我们成为亦师亦友,他成了我的良师益友!
  作为宗亲,我与大有关于诗文方面的交流都是建立在宗族文化研究基础上的,或曰:古诗词是我们交流宗族文化的副产品。在宗族文化交流中,他将文学与历史有机结合,尊重历史,将人文历史与古迹文物有机结合起来研究:言之有据,依据言理,以理服人。
  在宗族文化研究的现实生活中,所持观点不同的宗亲,难免形成派系对立,影响宗族团结。可他对于那些不学无术,只会看“派头头”的脸色说事,跟着“派头头”的指挥棒转,不讲道理,只会泼妇骂街者,也给予苦口婆心的帮助,旨在促进宗族团结。尽管有个别派迷心窍者,并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但他始终如一,不管是在关于宗亲活动中的讲话,还是在宗族群中发表相关文章与评论,他都始终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坚持正确观念,坚持正面引导,并将这些文章收入本书之中,留下他自己抑或别的宗亲对于本宗族团结共进的良好愿望的历史记录。
  诚然,作为一部几十万字而又是图文并茂的诗文集,不可能写成宗族文化的专集,他也不是作为宗族文化专集来写的,其中只不过有大部分属于宗族文化方面的内容。
  大有是理智者,写论文,头头是道;但他又是性情中人,祭文也写得十分感人。
  认真读完大有宗亲的诗文书稿,更知大有是个忠孝两全之人。匆匆草就此篇,权作为大有诗文集的一篇小序!
  崇文公第41世裔孙贵州省大方县高致贤
  2020.8.6.岁次庚子秋日作于贵州大方

  这是高大有的回复:
  作家前辈,时值伏期,您不顾高龄为我“诗文集”作序,十分感佩。认真拜了三篇,让我不禁想起了宋·无名氏巜張协状元》中的两句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确实是这样!正如您在序中所言:我们“素昧平生”,又“未曾谋面”,是网群这个桥梁把我们的心连通在一起,为研究高姓文化,互相切磋,共话桑麻。真可谓心通胜过谋面:见文如见其人。我将把您在序中对我的“抬爱”视作是長辈对后生的励志,是大手笔对小羊毫的树范。我能在笔上拜师,文中交友,福哉,三生(前生、今生、来生)有幸也!千言表达不尽对您的感激,万情倾诉不完对您的爱戴。最后,我用宋真宗在《劝学诗》中的两句话作结束语,视座右铭:“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一以贯之,矢志不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