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我引进文学殿堂?

楼主:贵州老高 时间:2020-10-24 05:42:14 点击:2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致贤
  进入文学殿堂的路多种多样,指引的方式不尽相同,进入殿堂绝非一步到位,也没有捷径可走,可有人挑明关键的一步,过度就可快一些,这也只是我个人体会而已。那么,谁是引我进入文学殿堂的关键者?算起来,只有舒家骅老师——
  当我的文稿变为铅字、电波之时,抑或收到稿费,尤其是晋升记者和加入省作家协会之时,无不强烈地思念起我的语文老师舒家骅。现在我冲浪于网海之时,仍在把舒老师想念。 儿时读书,曾幻想过当记者,当作家。但对于一个农家孩子来说,这无异于异想天开、白日做梦。而后竟成了现实。这当然首先要感谢党和政府给予我读书的条件,也不忘相关方面的诸多关怀,可我记忆中最具体、最深刻的却是舒家骅老师。是他引我迈开走向文学殿堂的第一步。
  那是1961年秋,我回到母校:毕节师范学校进修。又是初师时曾上过我们语文课的舒家骅老师来上我们中一的语文课。寒假开始,他布置我们每人写篇假期见闻。回到学校,首次作文课上,我就如实记录下家乡一次打脑膜炎的预防针的活动。作文交上去了,我总觉写得干巴巴的,因而惴惴不安,唯恐让舒老师失望,课余还故意避开他。
  谁知老师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花了两节作文课的时间来讲评我的那篇作文:什么主题鲜明突出啦,语言生动朴实啦,谋篇布局合理啦,等等。用理论结合我那篇作文一讲,给我的印象就无比深刻,作文知识增加了不少。我写该文时没有认识到的许多东西,经老师破解,我才恍然大悟,终于懂得了一个道理:写自己熟悉的生活容易获得成功。
  之后,舒老师将我的那篇作文推荐给校刊发表,极大地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和写作积极性。课余我就悄悄试写,写后请舒老师指点。他未任我们中二的语文课了,但学生成立课余写作组后,他普遍辅导之后,又给我“吃小灶”,具体指导我修改作文。我稍有点进步,他就表扬、鼓励。使我的写作兴趣越来越浓,并大胆试笔投稿了。
  舒老师读大学时就被划为“右派”,1957年从贵阳师范学院毕业分配到毕师任教,其实是监督改造:学校规定,他进教室上课不准学生喊“起立”,更不准问“老师好!”我们几人见老师进课堂时习惯起立还受批评。有的学生“积极分子”还把一撮灰或一盆水放在教室门头上,待舒老师推门进来上课时,被泼一身污,以此表示他们的“觉悟高、斗争性强”。但舒老师微笑待人、博学多才的人格力量却深深地吸引了一些文学爱好的学生。我们有时悄悄到舒老师的宿舍请教写作问题,这又成了他“拉扰学生”的“罪状”。1958年我们提前毕业前夕,舒老师被送到大方云龙硫磺矿劳动教养。1961年我回母校进修,他又摘帽回校上课,我又得到他的关怀。自1966年他再次被打成“翻天右派”后,就一直没有和舒老师见过面了。后来得知他从毕节师专调回他的故乡云南大理州下关师专任教。我试着给他写封信,他已退休,由下关师专转给他,竟然收到老师的回信。他仍然十分关心我的写作。以后,我在《文学报》上读到一篇舒老师写的文章,再给他写信就没回信了!因无老师的家庭住址,信是请下关师专转交的,可能没有转到,但愿如此了!
  值教师节前夕,写此拙文遥寄恩师。作为“传道受业解惑”的老师,他教过的学生太多了,一生授课时数许许多多,未必会想到那节作文评讲课对我的一生起了这样大的作用。但我,作为一个受益匪浅的学生,是永远也不会忘记老师恩情的,这当然包括所有给我以教益的老师们!
  老师现在大概是75岁左右吧,若有知道舒老师现状的网友,敬请给我留言好吗?若能告诉舒老师:他的学生高致贤在深圳遥念他。我就在此先谢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