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妖》(长篇新职场小说)

楼主:春光万丈 时间:2020-09-23 07:04:23 点击:173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内容简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春江市一批享受体制内旱涝保收待遇的文人或整日无所事事,或个人生活混乱。《春江日报》报业集团编辑林政离婚后,与多名单身女大学生或离异单身女交往,为此影响不佳。为了摆脱不利的影响,设法调到市文联担任《春江文学》内刊副主编。

  市文联市作协的作家们的全部工作只是编辑一份内刊《春江文学》,该刊物是双月刊,除主编外,还有三位副主编、一位编辑。平时,主编和副主编都没什么事。身为专业作家和编辑的他们,竟都声称对文学不感兴趣。调到市文联后,二十年不写作品,有的迷上收藏、集邮,为了名正言顺地搞收藏和集邮,以市文联名义成立市收藏家协会和市集邮家协会,自封 ;有的写写书法,聊以度日,有的搞书画评论研究;有的搞民间艺术,成立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当然, 也非自己莫属。不管他们迷上什么,都与文学创作无关。

  正当各行各业掀起改革浪潮时,市文联传闻要解散。一时间,作家们纷纷寻找退路,舒中华被昔日一位文友所骗,陷入传销,在损失一万元后,所幸他及时识破,逃了回来。

  郑正秋等四位作家合伙成立百货批发公司,由于没有经验,在注册资金时被工商局罚款,又在进货时被批发商欺骗,尚未开业即遭受损失。

  下海几个月后,四人创办的百货批发部逐渐走上正轨。正在此时,市文联通知他们回单位正常上班,并与单位签订“绩效合同”。按照合同规定,作家们每年需要发表或出版若干文字,如果发表的作品文字数量达不到规定的要求,就要被扣除绩效工资。——这也是市文联适应改革形势的需要首次推出的改革措施。

  四人只好将公司停办,返回单位上班,但又陷入新的苦恼:因为他们多年没有拿笔,对创作已经生疏,不知道能否完成合同上规定的作品发表字数。……

  本书共分六章五十二节,16万5千字。

  竞品优势
  一.题材新颖

  本书与以往的职场小说不同,没有涉及职场人事争斗,也没有职场成长故事,相反,本书只描写市文联专业作家、编辑们在改革之前的百态,刻画他们初涉商海的尴尬状态。

  二.真实深刻

  取材于生活之中,细节真实可信,反映旧体制中的弊端,以及正在对弊端进行改革。

  三.具有文学性和可读性

  刻画了不同的人物,个个栩栩如生,既具有文学性,又具有可读性。

  样张



  第一章

  一

  这是一个普通的春日下午,窗外的阳光像往日一样筛进来,编辑部办公室里亮煌煌的。主编林政坐在电脑前在键盘上敲字,忽然,门口出现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操着邻县口音,问:“请问这是《春江文坛》编辑部吗?”
  “是呀,你找谁?”林政抬起头朝那人瞥一眼。——这种情况对于林政来说几乎每天都要遇到,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找主编。”那人说。
  “我就是。……你有什么事吗”林政仍然没有站起。
  “有一件事和主编商谈一下。”对方一边说,一边走进办公室,坐在林政对面,自我介绍道,“我姓刘,名叫刘国平,在京城国家级大报‘创业风云人物’专访组写稿。”说罢,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林政。
  林政接过名片,只是潦草地朝名片瞥一眼,便放在桌上。这个年头,名片泛滥成灾,只要制作了名片,都会自己给自己按上一个或多个炫目的头衔,虚虚实实,难辨真伪。
  “林主编,你晓得吗?‘创业风云人物’是我和几位文友策划的,专门采访全国各地的成功企业家。”刘国平稍停一下,打开手提包,拿出一本崭新的厚书,双手捧送给林政。林政见过这类采访老板“发财”事迹的书,多数都是记者瞎吹的,林政连瞥上一眼都要起生理反应,更不要说“拜读”了。刘国平没有在意林主编的神情反应,只是自顾自地兴致勃勃地说下去,“我觉得林主编的<春江文坛>是一个好平台,如果有一个好的运作,并不亚于国家级大报。为嘛呢?原因是春江市官方报纸只有<春江日报>一家,而<春江文坛>是<春江日报>唯一的内刊。——”
  “刘先生,你说错了。”林政忍不住打断刘国平的话,说,“<春江文坛>内刊不属于‘春节日报社’,与‘春江日报社’一样,同属于<春江日报>报业集团。”按照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要求,凡是成立报业集团,必须有两报一刊,即“XX日报”和“XX晚报”,加上一份内刊。春江日报社原本有一份晚报,于是便成立一份内刊《春江文坛》。写散文出身的林政原本在《春江日报》当副刊编辑,由于资格老,加上懂文学,便调到内刊担任主编,其实他只是一位光杆司令,这里既没有副主编,也没有一名编辑或记者。
  “唔,我不了解你们的情况,不好意思。”刘国平道歉,又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春江文坛>属于报业集团更好啦,平台更大了,更有开拓的余地!”
  “刘先生,我晓得你的意思了,你是说我们也搞一本‘创业风云人物’?”林政拍了拍刘国平送的那本书。
  “林主编真是一位聪明人。”刘国平向林政竖起大拇指。
  “刘先生,实话告诉你,我们报业集团从来没有谁做过这件事,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再说,领导也不一定同意呐。”林政一口否定刘国平的建议。
  刘国平似乎对这种结局早有心理准备,此时,他脸上掠过一缕不易察觉的微笑,不慌不忙地道:“林主编,不知哪位名人说过‘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报业集团虽然至今没人做过这件事,这是一件大好事,原因如下,一是民营企业家或商家们没有被写专访的经历,此次我们是以官方报业集团的名义采访,他们会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对于我们的专访基本上不会予以拒绝。二是竞争的对手是零,有利于我们成功运作。”
  林政心理上原本对这种纯粹“搞钱”的方式有所抵触,此时听了刘国平的一番话,不禁动了心,想了想,问:“刘先生,你如果来这里运作这个项目,一年能有多少收益?”
  “一二十万元不成问题。”刘国平说。
  “刨去各项开支吗?”林政问。
  “是的,我说的是净收益。”刘国平用肯定的口吻道。
  林政眼里闪现出一缕欣喜的光芒,但嘴上却不无遗憾地道:“少了一点。”林政心里很清楚,这个收益如果能兑现,对于依靠报业集团贴补过日子的《春江文坛》来说,那就是天上掉下馅饼了。林政想到这里,便对刘国平道:“刘先生,你先搞一个策划,我看一下可否合适,如果觉得合适,就递交集团领导审批。”
  “策划我已经搞好了。”刘国平从提包里拿出那份策划资料,双手捧送给林政,“请林主编审阅。”
  林政接过那份策划资料,仔细看起来,内容大致是借着明年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机,以《春江日报》名义策划出一本图书,书名《春江之子》,暂选一百名在改革开放后创业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商家,采写他们的创业经历和事迹。采写不收费用,但该书出版后,每位入选的企业家、商家必须认购六十册,多认购更好。每本书暂定价一百元,每一位入选人在采写时必须付预购款六千元。
  “一本书的成本多少钱呀?”林政的目光从策划资料上移向刘国平的脸孔,问。
  刘国平“嘿嘿”地笑了两声,说:“林主编,你出刊物还不晓得书刊成本价格吗?一本书只要不买书号,印刷费要不了几元钱,就算是一本书五六元吧,一本书卖给老板们一百元,净赚九十多元。你算一下,一位老板购书花费六千元,我们可以从中净赚五千多元,一百位老板即可净赚五十多万元。再刨除业务员的提成费、工资等成本,赚三四十万元是不成问题的。”
  林政听后,心里十分高兴,但脸上却不动声色,问:“这个业务员找什么样的人合适呢?”
  “当然要找既会写专访文章,又能拉业务的人。”刘国平回答。
  林政摇摇头道:“我们报业集团的编辑和记者都是正式在编的,只会写文章,不会跑业务,也不屑跑业务。”稍停,又道,“刘先生,如果这个策划领导能够批准,你就来做这件事吧。”林政知道刘国平既然策划了这个项目,就要由他来做这个既写专访又拉单的事,只有身兼两份活儿,才能挣钱多。
  果然,林政的猜测是对的,刘国平马上说:“如果林主编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就来滥竽充数吧。”
  林政把手中的那份策划资料朝刘国平扬了扬,道:“我先把这份资料递交给领导,如果领导批准了,我们再确定记者人选。”
  刘国平向林政伸出手,脸上绽出笑容:“林主编,预祝你马到成功!我静候佳音。”
  “好的!有了消息,第一时间我就给你打电话。”林政说罢,拿起策划资料,与刘国平一起走出办公室,带上门,在电梯门前,刘国平与林政分了手,林政去了走廊尽头的集团王副总办公室,正好办公室门是敞开的,王副总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看一份资料。
  “王副总,有一位作家建议我们搞一个项目,这是项目策划方案,请王副总审阅。”林政一边简要地说明来意,一边递上那份策划资料。
  “放在这里吧,待会儿我再看。”王副总指一指桌旁。
  “好的。”林政放下资料,转身离去。
  次日早上,林政上班后不久,王副总走进他的办公室,手里拿着那份资料,一边粗略地翻看着,一边问:“策划这个项目的人是哪个单位的?”
  “他是桐县人,姓刘,名叫刘国平,四十多岁,以前具体在什么单位?我没有仔细询问。现在呢,他自我介绍在京城一家国家级报纸‘创业风云人物’项目组写稿。”林政向王副总介绍道。
  “哦,那个‘创业风云人物’项目,也与这个<春江之子>项目差不多吧?”王副总恍然大悟,道,“既然国家级大报可以搞这个项目,我们地方报业集团也可以搞呀。”王副总说。
  林政一听有戏,连忙添油加醋道:“是呀,现在不是提倡‘解放思想、开放搞活’吗?我看刘国平策划的这个项目可以试一试。”
  “嗯。”王副总稍一思索,吩咐道,“林政,你可以与姓刘的谈一谈,如果开展这个项目,要制定相关纪律,约束业务员和记者的行为,不要给我们报业集团丢脸抹黑。”
  “王副总,我准备与刘国平正式签订一个协议,把你刚才的指示都写进协议里,此外,还商定记者和业务员的具体报酬。”这些计划是林政昨晚躺在床上想好的。
  “好的,你先拟一份协议初稿给我看看。”王副总表示赞同。接着,王副总又询问有关刘国平的一些情况。当听说在此之前,林政与刘国平并不相识,也无交集,此次是刘国平主动找上门来的,他才认识了刘国平,王副总又指示道,“这个项目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可能涉及到报业集团的声誉,如果刘国平人品方面有毛病,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二是涉及经济,因为刘国平在采访时要向客户预收购书款,如果他多收或私吞,不仅给我们带来声誉方面的影响,也会带来经济方面的损失。所以,在决定聘用刘国平之前,你必须通过刘国平户籍所在地对其进行了解。”
  “王副总,你的指示我一定照办。”林政道。


  二


  王副总比林政略大几岁,但因为是报业集团的二把手,加上平时不苟言笑,对待下属和员工比较严肃,总是显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王副总虽然没有什么作品问世,却是科班出身,这一点比草根出身的林政多了一圈光环。况且,王副总是以官员身份来报业集团任职的。王副总在本省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国企办公室当干事,干了几年后,被提拔当办公室副主任。那年,不知道他在上头活动了一番,还是上头有人看中了他,一纸调令将他从那家国企“连根拔”到市政府秘书科担任秘书。报业集团成立后,王秘书荣调集团担任二把手,成为王副总,算是官升一级。
  林政仅是中专毕业,但他读中专时,中专还比较吃香,毕业后国家分配工作。当时,林政被分配到春江市一家粮油部门工作。但粮油系统下属粮站、加工厂都很快倒闭了,幸而林政有一位亲戚在本市供电局当科长,通过这个亲戚的关系,林政进入了供电部门。不久,他娶妻生子,妻子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夫妇俩的经济条件在春江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要安分守己地过日子,倒也祥和安康、无灾无祸。偏偏林政虚荣心强,又爱折腾,把家里的积蓄都用在自费出诗集上。他那些诗歌发表的很少,大多数锁在抽屉里,自从近些年出版业推出自费出书项目后,渴望出名的林政不顾家庭正常开销,连续出了三本诗集,花费了十几万元,其中有几万元是向亲友们借的。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十几万元是什么概念?在春江市能够买两套住宅了!妻子与林政吵闹了几次,却无可奈何:毕竟这钱丈夫不是拿去赌博输掉了,或是吸毒呀养小三呀胡乱挥霍了。妻子这么一想,也就没有与林政再吵闹下去。
  林政对妻子心疼他花费巨资自费出书总是嗤之以鼻,每每用“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这句话来嘲笑妻子。不久,这话果然应验了,林政凭借三本自费出版的诗集,再托关系找门路,便调进了《春江日报》当编辑。报纸编辑的工资和福利虽然不如供电部门工作人员,但有光鲜的身份,作为编辑的妻子,虚荣心得到了一定的满足。一批男女文青们簇绕在林政身边,口口声声地尊称林政为“老师”,这让林政听了十分受用。林政还常常以记者身份采访民营企业家和商家,那些老板们大多文化不高,对于林政这样的文化人,自然尊敬有加,加上老板们有求于记者写稿美誉他们,更加尊重像林政这样的记者了。林政经常被邀请参加饭局,除了接受老板们的奉承,还接受一些小礼品。林政尝到了甜头,故伎重犯,又搜刮家中积蓄,加上四处借钱,自费出了三本散文集。
  面对拮据的家庭经济状况,妻子忍无可忍,再次爆发家庭大战,怒斥丈夫道:“你不是已经调到报社了吗?怎么又要花这么多钱出书?孩子渐渐大了,开销增多,家里每月都要还债!你还过不过日子了?”这次夫妇大战后,妻子与林政离了婚。
  获得自由的林政,感觉自在多了,他拥有各种头衔,外表高大帅气,四十岁出头正是男人成熟的年龄。起初,林政还想着找一位合适的离异或丧偶女人重组家庭,但他很快发现,身边又不少年龄偏大的女大学生,甚至还有女研究生属意于他,这让他的心和目光都变得迷离起来。他索性暂时不考虑重组家庭,先与那些女文青们女粉丝们浪漫几年再说。但是,浪漫也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林政以前自费出版几本书,还欠下不少债务,需要偿还。现在,刘国平给他送来一个挣钱的机会,他能不高兴吗?虽然这个项目赚取的好处大部分要上交给报业集团,其次是刘国平从中分一杯羹,余下的可能不多,但起码聊胜于无吧。
  想到这里,林政马上拨打了刘国平的手机,刚拨通,就传来刘国平迫不及待的嗓音:“林主编,领导批准了吗?”
  “批准了。”林政回答。
  “太好啦!”电话那头的刘国平显得有些得意,“林主编,我有这个预感,觉得领导能够批准下来。”
  “刚才王副总要求我们签订一个协议,你来报社一趟,我们商讨协议的内容。”林政说。
  “好的,我这就过去。”刘国平挂了电话。
  约莫十几分钟后,刘国平便满脸笑容地出现在林政的办公室门口,一边大步朝办公室里走,一边感激地说:“林主编,谢谢你呀!”看得出,刘国平对这个项目抱着很高的期许,这使林政感到有些纳闷:既然刘国平在京城那家国家级报纸“创业风云人物”项目组干得很好,为嘛要返乡另起炉灶搞这个项目呢?
  “刘先生,你是亲自来春江市搞这个项目,还是继续去京城干呢?”林政忍不住询问道。
  “当然是我亲自来搞这个项目啰!”刘国平斩钉截铁地说。
  “京城那边呢?”林政盯住刘国平的脸孔,继续问道。
  刘国平解释道:“林主编,不是我不想去京城那边,是因为老婆吵死要我回来,说我一年到头在外面,家里就好像没有我这个人一样。又说这年头哪里挣不到钱呢?无非是挣多挣少而已。我一想也对,在京城那边干活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匆匆呆上几天就又出去了,家里完全顾不上。如果我在春江市搞项目,一星期可以回一趟桐县的家,是吧?”
  “晓得了!”林政点点头,半开玩笑地道,“如果你不是顾念家庭,我还没机会捡到你这样一位大人才呢!”
  “什么大人才?不就是一个打工的?混饭吃嘛。”刘国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颇高兴,“林主编过奖了。”
  “闲话少提,书归正传。”林政把手一挥,转到正题,“刚才我在电话中对你说过,王副总指示我们要搞一个协议,主要内容是,——”
  俩人开始商讨起具体的协议内容,经过一个多钟头的磋商,基本上拟定了内容。林政执笔草拟了一份协议,拿给刘国平过目,刘国平看了,表示没有意见。林政在电脑上敲出文档,再由打印机打印了两份,与刘国平各自在协议上签了名。按照协议内容规定:采访客户并撰写专访文章的记者,一篇专访文章稿费四百元,业务员拉一单可以获得一百八十元提成费。记者拉单并写稿,可以同时获得业务提成费和稿费。按照这样的比例分配,剩下三千八百元归于报业集团。
  刘国平觉得写稿和拉单的提成比较低,要求林政把写稿和拉单的提成费提高到三千元,也就是说百分之五十左右。林政当然不肯,说:“这个提成比例是王副总定下来的,你如果有意见,可以向王副总去提。”把这个“球”踢给了上司王副总。
  “我初来乍到,哪认识王副总?”刘国平失望地嘀咕着。他知道即使去找王副总,也不会如愿以偿。
  “老刘,”林政改称“刘先生”为此时的“老刘”,以示与刘国平之间距离的拉近,“你先这样去做,以后把项目做好了,再与王副总谈这方面的事情。——你看可好?”
  刘国平想了想,做了让步:“好吧。”正想接着道,“先做了再说。”但一转念,觉得这话不妥,会让林政觉得他不安心做这个项目,便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林政瞥了刘国平一眼,问:“老刘,你什么时候走马上任呢?”
  刘国平狡黠地眨了眨眼皮,反问道:“林主编,你让我赤手空拳地去找老板谈?老板肯定会把我当成骗子轰出门外。”
  林政若有所悟:“老刘,你是要一张名片?”记者证要由省新闻出版署发放,刘国平不是在编记者,不可能拿到记者证。他去外面采访,只能变通地使用一张印着“春江日报记者”字样的名片,被采访者一般不懂得查验记者证,像刘国平这样“假不假、真不真”的“记者”,凭借名片就能轻而易举地蒙混过关。
  “当然也要名片,不过,必须还有一份以报业集团名义策划的文案,这是尚方宝剑。我只有拿到这柄尚方宝剑,才能顺利地采访那些成功的老板们。”刘国平解释道。
  林政这才明白刘国平所要的“尚方宝剑”是什么,在此之前,林政每天浸泡在诗歌、散文等等那些虚无缥缈的文学作品中,哪里知道这些“市场操作”。林政谦虚地对刘国平说:“老刘,你熟悉这个项目,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刘国平似乎早已准备好了,从提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林政:“这是我在京城搞那个项目时的一篇策划文案,只要稍加改动,就能用在我们的项目上。”
  林政接过策划文案,粗略地瞥一眼,又把文案递还给刘国平,微笑地道:“老刘,你也是一个笔杆子,这个文案怎么改动,由你来做。弄好了,我把它打印出来,你就拿着策划文案出去找老板。”
  刘国平没有推辞,拿起笔开始修改策划文案,改完后,又坐到电脑前敲打键盘,将修改后的纸质策划文案,变成电子文档,然后打印出来,全程没有让林政代劳。


  三


  刘国平修改后的策划文案,是套用他在京城某国家级大报开展的“创业风云人物”项目的策划文案,只不过把“创业风云人物”改成《春江之子》,把发起单位“京城某国家级报纸”改成“春江日报社报业集团<春江文坛>杂志社”,把“表彰创业风云人物”改成“纪念春江市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林政拿起刚打印出的策划文案,仔细读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便放了心,脸上泛起一缕笑容,开玩笑地说:“老刘,有了这柄‘尚方宝剑’,你可以趾高气扬地出征了!”
  刘国平正端着茶杯喝茶,听了这句话,不禁“扑哧”地将一口茶水喷出来。
  其实,林政对刘国平策划的项目能否成功,心里暗暗存在着疑虑:“让被采访者一下子拿出六千元钱,被采访者能不心疼吗?”不过,林政让刘国平拿出六千元做保证金,以免刘国平卷着客户给的钱跑路。在杜绝后患方面,林政做得还是滴水不漏的。即使刘国平失败,报社也不会受到丝毫损失。
  不过,林政这个疑虑很快被打消了,没过两天,刘国平便拿着一份合同来报社,这是一家电器销售商,生意做得大,在本市有多处连锁店,还有几处批发门市。“老刘,你真牛!”林政看着刘国平递过来的合同,不禁面露惊喜之色。被采访者如果同意采访,就与记者签订购书合同。这时,记者必须把购书合同拿回报社存档,与此同时,记者就要抓紧时间写出专访文章,至迟不超过两天,记者就要把专访文章打印出来,交给被采访者过目,被采访者没有意见后,接下去就要掏钱,记者收到钱,就要给被采访者打一张收据,然后把钱带回报社,交给林政。而林政呢,也不能把这钱捂着,必须马上交到报业集团财务部会计那里。至于记者的提成费,只有到月底结算发给。
  这一套程序设计得严丝合缝,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破绽和漏洞。作为项目的直接负责人林政所要做的事,就是坐在编辑部里数钱。此时,林政看到刘国平拿来合同,自然很惊喜,至少证明这个项目可行,从而打破了之前的疑虑。
  刘国平在欣喜之余,向林政提议道:“林主编你也可以兼职做这件事嘛!你在报社呆了这么多年,应该认识不少春江市的企业家、商家,笔头子也比我好,出去采访肯定比我强。”
  林政听了刘国平这番话,不禁怦然心动,暗忖:“我哪方面都不比刘国平差,刘国平是桐县人,在春江市没有人脉资源,我至少比他多认识几位老板,刘国平做这个项目旗开得胜,仅凭报社给他的‘尚方宝剑’,就能够轻易说服电器老板接受专访,我去找那几位认识的老板,他们还会拒绝吗?”林政把自己与刘国平做了一番比较,感觉自己的优势比刘国平多,刘国平能够马到成功,自己更不在话下了。这么想着,林政更有自信了。
  刘国平走后,林政把认识的企业家、商家梳篦了一遍,发现以前与民营老板打交道比较少,倒是认识一些国营企业或事业性单位的头头,如果采访这些人,购书款由谁出呢?让头头自己掏腰包,头头自然不愿意,只有让单位或企业出这笔钱。那么,单位或企业有这笔开支吗?林政拿不准。如果去采访他们,必须把这一点了解清楚,否则,就白忙乎一场了。
  林政想到了一位被采访人选,名叫袁芬雅,年约四十多岁,是本市供电局的一位女高工。袁高工专业能力很强,搞了几项发明,给本市的供电系统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林政暗想:“像袁高工这样做出大贡献的技术人员,应该大力宣传,供电部门没有理由拒绝报销认购的图书。”林政越想越觉得采访袁高工的理由十分充足,便找出袁高工的手机号拨打过去,铃声响了几声后,传来袁高工礼貌地询问:“请问你是哪一位?”
  “我是‘春江日报社’的林政,听不出我的声音了?”林政寒暄着。
  “听不出来。”对方坦承道,“联系得少嘛。”
  “是呀。”林政把话题一转,“不过,今天有一件事烦扰你。”
  “什么事?你说!”对方的语气果决。
  “袁高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个时间面谈,好吗?”林政问道。
  “下午两点钟你来供电局二楼我的办公室。”对方回答。
  林政连忙道谢,对方挂了电话,显得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下午两点钟,林政准时出现在袁高工办公室门口,敲了几下门,从里面传出一句女声:“请进!”
  林政推开门,只见袁高工正伏案看资料,此时,她闻声抬起头,发现来人是林政,便站起,迎过来招呼道:“林主编,稀客呀。”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林政直截了当地说。
  袁高工没有回答,只是用疑惑的目光在林政脸上瞥了一下。林政打开提包,拿出“尚方宝剑”,即那份策划文案,递给袁高工,微笑地道:“袁高工,你先看这份文件。”
  袁高工看了策划方案后,猜测到林政的来意,便笑说道:“林主编,你是把我当成<春江之子>来采访?”
  “是呀。”林政道,“我们报社开展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活动暨宣传有突出贡献的人,我首先想到袁高工,凭袁高工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这个<春江之子>是当仁不让的。”
  袁高工面现难色,说:“林主编,实话告诉你,近来我接下一个技术攻坚难题,忙得焦头烂额,没有时间接受你的采访。”
  林政原本抱着很大的希望而来,没想到劈面就吃了闭门羹,脸上便不加掩饰地显出失望的神情。袁高工大概察觉到这一点,便缓了口气,道:“林主编,我理解你的一片好心。——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些写我的资料和宣传册,你拿去参考一下。至于其他方面,比如认购六十册图书呀,那都好说。”袁高工说罢,打开身后的资料橱,翻找出一叠资料,递给林政,半开玩笑地说,“你参考一下这些资料,再用你那生花妙笔写出专访文章,不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吗?”
  林政听后,脸上的失望神情顿时像风卷残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灿烂笑容。“好!就按照袁高工说的去办。”林政收下那一叠资料,转而拿出一份合同,请袁高工签字。袁高工看了合同后,二话没说,拿起笔,就在合同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林政心中大喜,收好合同后,站起,朝袁高工鞠了一躬,“感谢袁高工的合作!……你忙,不打扰了!”说罢,便告辞离去。
  返回编辑部后,林政拿出那份合同,盯视着袁高工那娟秀的签名字迹,心中流淌着一股欣喜。接下去,林政又从提包里拿出袁高工交给他的一叠资料,刚才的那股欣喜渐渐消失,被一种焦虑所代替,因为这些宣传袁高工的资料中,搜集的事迹很少,更谈不上事迹生动了,大多是泛泛而论的套话、空话,参考的价值不大。
  林政是写诗歌的,也写散文,但这类以写事迹为主的四五千字专访文章,却没有写过。当然喽,他不是不会写,担心写了让袁高工不满意。林政在采访袁高工之前,可谓信心满满,甚至还计划着一个星期拿下一名《春江之子》,每月他就能得到八千八百元的高额提成,远远高于月工资了。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当林政采访了袁高工后,才知道这高额的提成并不容易拿。
  但合同已经签订,林政如果这两天不抓紧时间写这篇专访,拖延下去后,人家就不一定认账。常言道“趁热打铁”,就是这个道理。林政只好耐下心,坐在电脑前写这篇专访。傍晚时,林政下楼在一家杂货店买了两包方便面,回来后泡吃了一包,稍事休息一下,又接着写起来。好在林政离婚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加上前一阵那位研究生女友与他拜拜了,他成了一条真正的光棍汉,没人罩着他,此时在编辑部写稿没人来打扰。
  约莫到了深夜十一点钟,林政才勉强把这篇五千字左右的专访文章完成,读了一遍后,感觉与那些宣传资料差不多,大部分是空泛的套话,只有一个小故事。林政知道这类专访文章应该多写实实在在的小故事,也就是生动感人的事迹,但宣传资料中却没有,而袁高工借口工作忙,却不愿意向林政谈出自己的事迹。林政感觉自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虚构事迹,但由于不懂袁高工的发明,无法虚构出来。林政带着遗憾回到家里,洗漱一番,倒头便睡。
  朦胧入睡后,不知什么时候,林政突然惊醒,想到那篇专访文章没有写“精彩”,心里又着急起来。这一急,把睡意都赶跑了,林政索性披衣下床,打开电脑,点开那篇专访电子文档,又苦心孤诣地琢磨起来。

  联系QQ:82189508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春光万丈 时间:2020-10-10 08:32:57
  顶!
楼主春光万丈 时间:2020-10-22 17:05:20
  顶
作者:获奖作家 时间:2020-11-12 12:12:18
  顶!
作者:获奖作家 时间:2020-12-01 09:41:04
  顶!
作者:fcaaabbb 时间:2021-02-02 07:44:45
  顶
作者:fcaaabbb 时间:2021-02-22 14:19:54
  顶!
作者:ty_图书出版 时间:2021-03-18 09:18:12
  图书出版;主编、副主编挂名;书稿编校;排版;个性化印制;期刊论文发表,专利申办!百佳社,211,985出版社,下号快, 操作稳妥欢迎咨询:qq2229489767 群556555134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