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姑姑

楼主:刹那风波翻过 时间:2017-03-04 21:51:13 点击:47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5号是爷爷的七七,兄弟姐妹们都回来了。拜过爷爷,吃过晚饭,自家人聊了一会后,姑姑们便要回家了。只是天色已晚,天又蒙蒙的飘着雨,实在不适合搭摩托车。于是堂哥就主动提出搭两个姑姑回去,摩托车由姑丈一人开会去好了。我见晚上有空,正巧也想去姑姑家坐坐,于是就一溜烟似的挤上了车厢。因为还要送简清姑回家,我们在大娘家喝了茶,坐了一会,就带上大娘给的特产走了。一路上,兜兜转转,巷叉又多,堂哥开着车,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路,却还是差点撞到墙。我不禁有点失望,印象中姑姑家虽说有点偏僻,也不至于这么交通不便啊,在这里可怎么住啊。车在打谷场停了下来。我刚下车,鞋子就猜到了脏东西,一看,竟然是动物的粪便。再看看周围,不远处原来是个牛栏,还有一头牛。连空气里都仿佛飘着有那动物的异味。见鬼~心里暗暗的咒骂。姑姑的家就在打谷场旁边,也许是看到车灯光,孩子们纷纷打开窗,探出头来看。”哎哟,你们这般小鬼,还在玩呢。听到姑姑这么说,于是,小孩们就都出来了。穿过一条幽暗的通道,通道是姑姑家的墙根邻居家的墙想围而成的,所以很狭窄,人在里面都不能伸手。所以后来我就很好奇,姑丈到底是怎样的技术,竟然可以把摩托车开出去,还不碰墙。走到尽头,就是姑姑的家了,是那种没有门楼,也没有地堂的走廊屋,一条走廊,分出几间单房。本来地堂就没有,活动范围就小,门前竟然还矗立起一两家老式的青砖屋,挡住了视线和风水。我忍不住的追问,那谁的,好过分哦~表妹说,那是她叔伯们的,自己都没有分。也许是因为下雨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烂泥土的味道,直教人感觉不好受,我赶紧进入客厅。 我们三个才进来,姑姑赶紧从台下抽出了几张凳子,喊着姑丈洗了的饮水杯。我仔细的大量了一下环境,逼仄的客厅里, 一盏白炽灯,散着有点暗淡的光, 有点陈旧的沙发,铺着一张黑条相间的红被单,异常让人压抑。几个小女孩,也许是怕生,都站在一边。姑姑说,还不叫舅舅,来,这位是三舅舅,年年还去他家饮伯公的喜酒咧… 唔帅用手机逗他们玩,她们还羞羞的捂着脸蛋,嘻嘻呵呵地笑着不要。一脸可爱,一脸纯真。姑姑宠溺地说,真没用,个个都是胆小鬼。不一会,姑姑拿出了几张,那些年她打工的照片,还有和姑丈的结婚照,雪白的面容,靓丽的打扮,甜淡的微笑,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而新婚相里的姑丈,黑发中分,面容清俊,一身西装,好有精神。一切似乎跟印象中的当年没什么不同。记得,多少年前,我是见过姑丈一面的,还是在这个地方。那一天,堂哥们约好上开明,我这个小屁孩,就坐在二表的单车尾,在那条兜兜辗转的乡间小路,颠簸了半天,才去到姑姑家。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当年的小屁孩都长大了,而堂哥们都变成认不出当年照片中的自己了;多少年没来过了,多少年没来过了,眼前一切还是令我充满了好奇。于是,我走出门口,想姑姑带我上楼去看看,姑姑连连推脱:有什么好看的啦。我说:就一会嘛,看一下就好了。黑乎乎的的,有什么用的好看的啦,姑姑依旧很客气,立场却更坚定了。还是不要啦,里头好乱的~听到我们的对话,她的小女儿抢了出口。临出门时,姑丈也许是怕不好意思,说什么都要姑姑挑些特产给我们。姑姑拿起一个蛇皮袋,来到旁边的小屋子里,沙拉的沙拉的弄了起来。小屋子黑灯瞎火的,我于是打开手电,才发现,屋子有点杂乱,地上放着一两堆番薯和芋头,还有几个看似积满灰尘的破箩筐,墙上空荡荡,没有一根电线 一个灯头,也没有个小窗,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植物腐烂似的味道。只见简清姑,低着头,弯着腰,一边挑着,一边把番薯方进袋子里。电筒光的衬托下,我似乎还能依稀看到她曾经的样子 ,只是圆润雪白的脸,慢慢的变黝黑了,慢慢的陷入皱纹里,而且头发再也没有那么黑了,慢慢的有点枯黄了,一小撮白头丝不觉意的露了出来 , 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了 。唏嘘,生活的劳累过早的剥夺了她的青春。其实,我是理解姑姑的辛苦的。好几年前,还是在家的时候,偶然听到家人提起她。大家都叹息情况的景况:生了好几个孩子,却没有一个男丁。两公婆前几年曾出去打工,却又放心不下家里的小孩。留在家里,种了好几亩地和稻田,收成却又总是赶不上开销。生活,苦得她没法了 。我怕伤感,就叉开想法,说:姑姑,你有几个儿女,不,孩子…我怕触及敏及到她内心的痛楚,赶紧的收住了口。姑姑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有点粗糙和干裂的手,说,一巴掌。哈,我借故找到,那不都是靓女花咧。“什么花,都不用功读书的;不是啊,姑姑,你的大女儿不是读高中了嘛。姑姑轻叹:大女儿读书不行啦,又不肯用功,读完高中就不读了。我问,诶,刚在客厅没见到她人哩。“她呀,前阵子过完年,就下去打工咯。”那小的那个咧,今年读几年级啦。”小的那个先二年级。
  在回来的路上,过往的那些回忆,我跟她的丝丝回忆,一一涌上心头。
  那时候还年轻,正所谓靓妹一个,每次打工回家来,都喜欢骑着自行车,带我去玩。 那时我的爷爷还在世,哥哥们都大了,我是家里最小的,长的又圆润雪白,正是招大人们喜爱的年纪
  有一天,姑姑打工回来,就在门口叫我,我兴匆匆的跑出去门口看,只见姑姑骑着单车,穿着白色的圆领T恤和淡蓝色的牛仔裤,雪白的圆脸,绑着柔亮的马尾,右手还带着一个小小的手表, 好像电视里的明星。姑姑便说带我去大漠娘哪里,叫我回去收拾衣服。于是,得到了家里大人的应允后,拾好几套我觉得还很好看的衣服。那时候,姑姑,叔叔还没结婚,每次打工回来,都喜欢给我买一两件新衣服。每次穿出去,邻家的小孩都取笑说,哟,城里的小孩~
  我很高兴,就坐在到车尾,两手抱着她,双脚踏在踏板上,看着车轮一圈一圈的转动,听着个咯个咯的车轴声响,家就越来越远了。
  第二天,在大漠娘家吃过饭后,撑的饱饱的,就出发回家了。我一路坐在后面不安分,一路闹别扭。她就说你,乖乖的听话,坐着不许动,就带你去吃。我于是就很安静,真的很听话的样子。路过南丰的时候,单车坏了,姑姑又说,小壬,你在一边看着看着哈,单车修好了,就带你去吃,有蛋黄的 有肉的。那年代,可没那么多的零食,因为买些生活都要都要出一趟南丰,骑单车还要很不方便。于是,小小的我脑子就想着,哇,买一箱就好了,天天都有的吃了。于是问,买一箱么?姑姑笑,这么贪心哈。可是,修好单车后,姑姑却不愿意了,我在单车上急的大哭~后来,姑姑还是给我买了一条雪糕,连哄带骗的才把我弄回家。
  前后恍如隔世,不禁感慨,多么好的人啊,如今却是怎么了。爷爷出殡的那天,姑姑走到爷爷房门口的那种伤心欲绝的哭声,至今还深深的留在我记忆里。无奈,心酸…帅说,伯公都不在了,只怕姑姑以后回来的次数更少了。我忍不住同堂哥说,哎,如果爷爷活到八九十岁就好了,起码这层关系还可以维持到十年八年。有时候啊,你别以为老人没用,相反,老人有时比谁都不可或缺,因为他是整个家族的中心,维系家族纽带。如果纽带都不在了,亲戚关系恐怕就生疏了~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抽空去看看吧~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苏志超 时间:2017-03-05 11:41:00
  两个姑姑?写的是哪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宿命lfx2015 时间:2017-03-24 14:46:00
  命运这种东西,真的很难说 ,但如果不升值自己,你姑姑只是千千万被复制的版本而已。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