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些事儿

楼主:决不出轨南在南方 时间:2012-07-02 19:25:00 点击:559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学习狂◆


  说到学习狂,不得不说小朵。
  说到小朵,在S大西院,可能很少人知道。但是如果说到院里学生谁是画画最好的,那就是小朵了。他原本不是学画画的,只因为偶尔一次给班级写黑板报,信手随来,画了几朵类似牡丹的植物(后来证实那不是牡丹),被大家公认叫好,于是就说小朵,你不学画画真是可惜了。后来小朵就真的开始琢磨学画画了,其实他的主修课是新闻传播。
  开始学画画的那段时间,有学友找到我,说起小多画画真是绝棒了。我问何谓绝棒?学友说就是画的好咯。我不信,然后在自休时间找到小朵,看了他的一些习作,还觉得行,但不至于像学友说的天花地坠。小朵见我认真看画,问我是不是很陶醉?我哑然失笑,说是很好,然后补充一句:就是有点张冠李戴。比如明明是想画玫瑰的,硬是把叶子画成百合。小朵不以为然,说初步阶段,能画成这样也算不错。我想想觉得也是如此。但想不明白的是,在他的一帮朋友圈里,为何每个人都对他如此叫好?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都是被他身上一股傻劲所感染。
  原来,为了把画画功底打好,又不至于影响自己的主修课,小朵就选择了在自休或晚上时间画稿。后来被学长知道,就苦口婆心劝导别那么使劲了,画画又不是你的未来。小多反问那谁是我的未来?说的学长摇头叹息。其实学长的意思是不要天天晚上在宿舍走廊靠那盏路灯学画,弄得大伙都睡不好。
  为什么学长要找他谈话呢?这是有缘由的。据说是小朵晚上下课后通常是等我们快入梦时就开始在那盏路灯下埋头苦思。有意思的是,那灯不是一直亮,一般是有人走过就亮一下,然后隔几分钟就灭了,再有人走过又开始亮,估计是要有人体感应才会如此。这可为难小朵了,没办法,只好等灯灭了,就使劲用脚在地上跺两脚,如此类推。开始大伙都不明白是谁吃饱没事在深更半夜还流连走廊,直到一学友在凌晨三点上厕所才发现小朵还依然在那里边跺脚边画。那学友也是长舌之人,次日小朵晚上熬夜学画就成了系里一个热门话题,褒贬不同。有人说那人脑子坏着了,不好使。也有人说小朵是个好同志,前程无量。当然也有人表示不屑:就他,能画出江山我跟他姓。玩笑归玩笑,但打心底,学友们对他还是挺敬佩的。别的不说,就熬夜这问题,我看系里就没有几个能熬得过他的。
  起初,大伙对小朵在晚跺脚学画还尚能理解,但时日一久就有意见了。大伙都想:你一天两天我们没问题。但你长期以往,你还叫我们休息不?那跺脚声可不是一般大,尤其是在静悄悄的晚上,响如振雷。整个宿舍都能听得到。虽然这样想,但大伙都顾着小朵人缘还算好,就没有说他。持续了N个晚上后,有一学友估计是忍不住了,从宿舍出来找到小朵,递给他一盏台灯:哥们,这是我的,送你了,你还是回自己宿舍好好学习,别耽误了身体,谢谢。小朵就乐滋滋地跑回宿舍继续画画去了。
  后来小朵终于有所成就,在系里一次征文画展中得了二等奖。奖品是一个精美的日记本。小朵领奖时对颁奖老师说,能换个不?老师说你想换什么?小朵说换盏小台灯。老师摇头,最后还是给他换了。最后把之前的那盏台灯还给了那位学友。
  自此,小朵的画开始突飞猛进。在系里画展中多次获奖。毫无疑问,成了我们真正公认画画最好的。
  毕业后听说小朵去了深圳发展,还不错。我在深圳数年,或许跟他曾经擦肩而过,但始终不见其面,是为遗憾。


  ◆痴情狂◆
  起初,洪正跟我说他喜欢书琴时我还是不太相信,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书琴我比较了解,是个开朗的女孩,学习成绩也很棒,跟洪正的内向性格正好相反,不可能在一起。其二,听说追书琴的人特别多,多的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有学友说喜欢她的人估计都得排号了。这就不难理解了。重要的是,长相一般的书琴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她,这才是所疑惑的地方。
  一次,洪正找到我要我帮他修改一首诗,是一首叫《月光》的诗,内容如下:我曾经喜欢月光/是因为她有你的影子/我不知所然/期待着某天一起/和你赏月光/等待着天明/我希望你也有宁静的心/在这个美好的夏天/有一个共同的前程/我渴望飞翔/但不敢飞太远/我怕我回来时/找不到你的影子......
  我说这诗写的挺好的,不需要修改。然后我又问写给谁的。他说是秘密。我说好,既然是秘密,你何必找我帮你润稿?洪正急了,这才跟我透露他喜欢书琴。我说喜欢一个人是每个人的权利,不过前提是还是要以学业为重。洪正连忙点头:那是的那是的。
  最后我还是没帮他修改,好在他跟我玩得来,也不生气。
  后来他自己修改,拿到校广播站去发表,还真的被念出来了。时日不久他就高兴地找到我,说有希望了。我说什么希望。他说书琴找他了。我有些意外:找你做什么?然后他告诉我,说是讨论一些诗歌方面的问题。我说有共同的文学爱好,相互切磋是件好事。实际上书琴的诗也写的很棒。我在校文化长廊里曾经读到过她的多首文字,比较抒情,注重现实,是一位难得的才女。
  不久,我加入校学生会,担任了一定职务,跟书琴的联络也开始频繁起来。得知书琴也是学生会成员,洪正就找我,要通过我把他一年来写下的所有诗歌转交给书琴,我说你怎么不亲自给她?洪正脸红了,说不好意思。然后我打开他的电脑文件夹里所有的诗,都是千篇一律火辣辣的情诗。至此我才明白,原来他暗恋书琴已不是一朝一夕。
  我对洪正痴情态度没有持反对,也没有支持。我只说,青春期难免都有内心躁动,但我希望你能克制一些,或许对你对某人,都是最好的理智。洪正沉默,随后又说,不争朝夕,不离不弃。
  随后,洪正找我借钱,说是最近身体不行,想改一下伙食。我说要多少。他说2000。我说你要这么多干嘛?想吃龙丹啊?就是想吃也不要这么多啊?洪正说你不管这么多了,借不借?我说我现在没有这么多,先借1000吧,顶着用先。他一脸苦恼:这么一点顶用么?我说我也没有办法了。
  事后我再次借了1000给他。一次学生会上,书琴单独问我:是不是你借钱给洪正了?我正犹豫,她又说不管你借没借,没关系。这份心意我收下了,谢谢你,牧寒。
  我找到洪正说你借钱的事怎么让书琴知道了?洪正说没办法,是她逼我说的,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是节俭,肯定一下腾不出来这么多钱。她问我很正常。书琴跟洪正在一次讨论诗歌时,无意说起自己母亲生病住院的事情。洪正听在耳记在心里,二话不说,就找到我借钱。那笔不多的钱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我和洪正知道,书琴来自农村,家境不是太好。
  事后书琴要请我和洪正吃饭以表感谢。我以功课为由含蓄拒绝。洪正去了。回来告诉我书琴真是个朴实节俭的女孩,两个人一起吃饭不到20元,但是我很快乐。我说,真实可靠,你也不错,是值得我信任的朋友。
  下学期,洪正把我的钱还上了,还送了我一幅上等的宣纸。我问他跟书琴进展如何,他说还是那种朋友关系。彼此虽有好感,但不曾表白。我还是那句话:学业为重。
  一年后书琴毕业离校,我和学生会几个成员还有洪正组织了一次欢送活动。因为书琴人缘很好,送她的人特别多。在车站,我和洪正站在拥挤的人群,目送书琴缓步登上汽车,突然看到她又折身回来,跑到洪正面前,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持续了一分钟,洪正的眼睛潮湿了。大伙先是惊讶,随后掌声如潮水般响了起来。只有我明白,这个拥抱,其实是给洪正一个完美的安慰。
  或许,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都能让彼此感受真实的存在和幸福之感,哪怕只是小小的拥抱。


  ◆摆地摊◆


  放暑假后,同宿舍的小张决定不回家,自己创作卖些字画。
  卖些啥好呢?为此小张考虑了很久,然后做过一些调查,因为周边都是商业铺,生意人一般都不怎么喜欢花花草草,那么就大气一点,就画些山水画,既能显得有文化气息,又能陶冶个人情趣。熬夜几个晚上,总算画出了一些半成品。说是半成品,其实是还没有装裱。说到装裱,小张考虑过了,成本太高,也不能随客人所喜,只有等到客人自己选择,才能现场操作。比如有人喜欢桃木框,也有人喜欢红木。
  刚开始无人问津。小张有些沉不住气,毕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何况看着字画日渐堆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后,小张就干脆买了一个话筒,选择在一个人多的地方叫了起来。台词到现在还记得,很有意思:来看一看瞧一瞧啊,新鲜出炉的画啊,最有创意的啊,不好看不买没关系啊。重要的是你要看啊。不看不知道啊,一看吓一跳啊......
  说实话,如果要我在广庭大众之下大声呼喊,我还真喊不出来。当然,我也得承认,小张比我的勇气高多了。
  正因为这么一喊,你还别说,效果好多了。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有说好的,有问多少钱一幅的?有说能不能现场作画的。还有人问收不收徒弟的。小张看到人多,更有劲了,一幅一幅地铺开给旁人欣赏。结果最后,只有几个类似老板模样的人买了几幅,看着晒得黝黑的小张,还说孩子,你不容易啊。
  为了争取把画早日卖出去,小张几乎是每天换一个地方,或车站、广场,再不就是酒店门口。后来小张总结,还是酒店那边位置好。为什么呢?按小张的解释是:一般情况下,出入酒店的人多半是有钱的,或者是就餐什么的,既然是就餐,肯定是有很多朋友的。朋友之间难得在一起聚聚,送个礼也就不足为奇了。送幅画既实惠又能把自己显示的很文化,何乐而不为?
  我说小张,这就怪了,你还是头一回摆地摊,就研究的头头是道,说的一套一套的。
  果然,他的画在酒店门口卖的还真不错,不过到过完暑假,还是剩余了很多卖不出去。等到学友们回来后,就一个一个地给人送画。很多学友觉得画没有地方挂就含蓄表示不要,但他还是使劲地把画递到人家手里说:拿着吧,拿着吧,不要钱的。到最后看到还有很多,实在没有办法,就全部送给了收废品的大叔,乐得大叔直说,回去送给我孙子看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沈凉衣 时间:2012-07-03 09:09:00
  人不轻狂枉少年啊
作者:堪匪石 时间:2012-07-03 09:39:00
  中老年人路过。。。
楼主决不出轨南在南方 时间:2012-07-11 18:46:00
  @沈凉衣 2012-7-3 9:09:00
  人不轻狂枉少年啊
  -----------------------------
  哈哈,问好。
楼主决不出轨南在南方 时间:2012-07-11 18:46:00
  @堪匪石 2012-7-3 9:39:00
  中老年人路过。。。
  -----------------------------
  谢谢朋友关注。问好。
作者:地主大院 时间:2012-07-11 19:04:00
  负心多为读书人。




  不看,对此贴表示鄙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