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儿子涉犯罪侵老母 二次出警均不管反说安全 她正虚弱地随时可能死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09-25 00:03:23 点击:591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珠海儿子涉犯罪侵老母 二次出警均不管反说安全 她正虚弱地随时可能死 救救她!
  在珠海帮助小儿子做家务和带小孩十多年的老太,小孩带大后她的小儿子欲把她撵回老家赣州,涉嫌远程锁定,搞““瘫痪”她的三个手机,而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通不了电话,还受小儿子的压力而不敢照像”,被隔离出正常环境的她,曾经多次说:“我快死了”。珠海警方出警后,可能被买通了,两次出警对她被隔离出正常环境,人身权被侵犯,置之不理!反而说“老人家称一切安好,小儿子对她很好”,而使她的处境更加危险。媒体曝光了她小儿子涉嫌违法犯罪和珠海公安涉嫌渎职,以及她大儿子控告了珠海警方等后的第二天,终于打通了她一次电话。16天后,她大儿子在家族微信群中曝光了魏家也有人可能参与“侵害”她后,又最后一次打通了她的电话,电话中她说,“我(不光很难接到他人的电话)也很难打通他人的电话,我(现在)有病”,从她的声音中可辨出她极其虚弱,可能不久于人世,随时都可能死。赣州关心她的亲戚,尤其是她大儿子,现在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觉得她随时都可能死了,岂能受得了珠海梅华派出所渎职,岂能等的了珠海警方慢吞吞地走《信访条例》等程序——这程序实在是会害死人!救救她!!!
  在珠海帮助小儿子做家务和带小孩十几年的赣州老太魏春香,无论是在赣州还是珠海对小儿子刘鸿云几乎是绝对服从,并百般疼爱。她有数个孩子,但在赣州时,她对小儿子偏心与溺爱,以换取小儿子将来对她会更好,但她没有得到相应回报。
  大约2004年,他大儿子和她在赣州帮助她小儿子开的一家饺子馆倒闭后,她小儿子原本承诺把饺子机租给她大儿子开饺子馆,且她小儿子同时还提出:她只能帮他哥开半年的饺子馆。他哥答应了他的条件,而他却并没有兑现承诺——可能是怕租了饺子机给他哥,她一旦帮他哥开成功了饺子馆,会不太好意思要求她半年后,不能帮他哥开饺子馆,只能帮他带小孩。
  不久后,她小儿子全家从江西赣州迁移至广东珠海,还把极度宠爱他的母亲带去帮他带2005年出生的儿子和做家务。
  她小儿子在珠海从事销售药品工作,她说他担任经理职务。
  2008年,她小儿子一家人的户口都从赣州迁往了珠海,唯独未迁她的——以方便日后她把孙子带大后,把她这位母亲撵回赣州!
  在珠海,她把孙子带大后,小儿子便把她安排在他们所住楼下的车库里一个人独居。
  2016年,她的孙子11岁。该年暑假期间她带她孙子回赣州后,孙子去了他外婆处,而她先在她的女儿处住了一段时间,之后离开住入他大儿子处时(可能是2016年8月21日),她打电话告知了她小儿子。之后很快(好像是1、2个小时后),她的手机就可能被黑客侵入,莫名地需要输入密码而瘫痪——出现了“没有打出去的功能,打进来说是空号”等故障。之后她大儿子又给她换了一台手机,仅用了数天后又出了类似问题。更重要的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孙子被偷偷带回或在她小儿子的安排下“邮寄”回了珠海。这是她小儿子明显要撵她,使她呆在赣州,不回要珠海。
  在赣州,主要是她大儿子一家解决了她儿子的父亲和奶奶住与吃的问题。她大儿子为父母打官司,付出了可能价值百万元,而她小儿子未出一分钱,也未出任何力。她大儿子一家,特别是她大儿子,对她家,以及对她所在家族的功劳巨大(最大)。
  2017年她的家婆,即她儿子的奶奶生了胃潴留病,她前夫和她大儿子都要求医治奶奶,但由于照顾生病的奶奶比较辛苦,而使一些家人不愿意照顾奶奶。为了巴结不愿再照顾奶奶的家人,她小儿子强行命令他父亲把奶奶送出(可报销90%医疗费的)医院,让奶奶在家里等死,并在奶奶出院后,她小儿子才通知他哥(当时还出现了数起,他强行命令他父亲做损他父亲和他哥等的事)。结果奶奶出院后不久后,于当年7月12日去世。
  2019年9月20日她小儿子才和她大儿子连了微信,并于2020年7月25日左右拉黑了他哥。
  今年(2020年)约3月29日至30日,她大儿子在赣州通过微信让他给她照手持身份证和报纸的像(用于她领取社保补贴、医保等;一年一般总共也只要照2次),她小儿子不耐烦——
  她大儿子为给她照相,前前后后在微信中对她小儿子说了6个谢谢,而她小儿子居然心安理得受之,连回复一个“不用谢”的礼貌语言都没有,把她大儿子看的连普通外人都不如。其中她小儿子还有一段时间不理会她大儿子,使她大儿子对他说“你哪怕当时随便说一声‘等一下搞’,而没有时间,实际没有搞,我也不会这么生气。我谢你,你一点也不客气,居高临下,等等,很难让人接受。”......
  2020年6月16日下午2时49分,她大儿子打通了她的电话,对她说了:“你自己到照相馆或请其他人照,且照相的费用我会通过微信付给照相者”;而她则在通话中说了:“(我)快死了”。见视频——
  《2020年6月16日2下午时49分魏春香说快死了,以及告知了她照相》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g3MzIzNDQ4MA==.html?spm=a2hzp.8244740.0.0
  前前后后不同时间的电话中,又多次提到照相之事,但她因受到她小儿子的命令或压力不敢去照。
  她大儿子对她小儿子恩重如山。她大儿子在她小儿子出生前一周年,救过她儿子们的父亲,所以她没有大儿子就没有小儿子;她大儿子在小时候,比保姆还负责地带了她小儿子两年——因大儿子当时年龄太小,无法把背着的小儿子放下后重新背上,而使大儿子不得不让小儿子在他背上拉屎、尿后,自然风干。她大儿子之后还直接或间接地帮过她小儿子无数,给其输送了巨大的利益,而她小儿子却几乎未帮过他哥(她大儿子)。
  按理说,即使是她大儿子要她小儿子给她照像,小儿子也应该照,且她大儿子还明确了:给母亲照相,算是帮助他,但她小儿子仍然拒绝!——且她大儿子是用过上述“6个谢谢”等,十分低卑的姿态,请他给他们的母亲照相的啊!
  今年端午(2020年6月25日)前夕,她娘家人打她的电话,非常难打通。她大弟弟(她儿女们的二舅)一直未打通问候她的电话,不得不委托她大儿子说:“请你在打通你母亲的电话时,转达我向姐姐的问候”。
  她还就所谓“被小儿子撵的处境”,曾经对她大弟弟说:“哪个都靠不住(她的意思是她的小儿子靠不住。)”
  7月14日,她大儿子还把她7月5日下午8点25的电话录音,发在了她娘家的微信群中。电话中她对她女儿说:“......反正我快死了”,她女儿还问她:“小宝(她大儿子)喊了你照相,你有没有照相去?”,她说“没有”,她女儿说:“怎么不照相?.......”,她说:“要问他”(这个“他”是指她的小儿子,证明她小儿子一直不允许她照相,而至今都未照。见视频——
  《魏春香说反正我快死了 要不要照相要问他(证明照相要获得鸿云允许)7月5日 下午8点25分》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g3NDY0OTYyOA==.html?spm=a2hbt.13141534.app.5~5!2~5!2~5~5~5!2~5~5!2~5!2~5!2~5~5~A
  今年8月1日晚,她大儿子在赣州找到她小儿子的丈母娘,欲寻求其劝女婿,改变不给她照相等做法,并指出她帮她小儿子和小儿媳带大了孙子,就不应撵她回赣州,但遭到冷遇。她以前经常和她大儿子聊天时对她大儿子说:“我一直带着你弟弟的儿子,你弟弟的儿子一直喜欢粘着我,几乎从不要他妈粘他”。
  但两天后的8月3日,她和她大儿子通电话时,却被迫说:“不是我带大了你弟弟的儿子,是幼儿园和他妈(弟媳妇)带大的”。这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冤屈啊!但她却不得不“污蔑”自己地委屈说出来。
  此次是她主动先给她大儿子打电话,且未接到,然后她大儿子换了不同的电话,和她不知打了多少次才打通,不知打了多少个打通了的电话,她才接通电话,且接通后她的手机传来沙沙的响声,不得不重新再打(2020年9月12日她小妹子对她大儿子说,我打我姐姐的电话也出现了上述相同的情况。)
  此后她大儿子在电话中说,他对她小儿子极不放心,怕她出事,便告知她将会给她打更多电话,所以8月7日、9日、11日、14日都打了她的电话,且都几乎都打通了。之后稍有松懈。
  8月29日上午,她女儿在赣州章江边栈道上告知她大儿子:“我因母亲说‘我快死了’,不久前到了珠海弟弟处住了一个星期,发现母亲身体和精神都非常不好!”。
  于是她大儿子从8月29日起至8月31日,连着3天用不同的电话,不断地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均未打通——
  开始一段时间能打通,但无人接。后来变成了在她大儿子的手机上显示:“外拔已转接来电”,并发出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拔”。
  8月31日,着急的不得了的她大儿子,于上午8时31分不得不又打了她小儿子的电话,但她小儿子不接。8时38分她大儿子又给她小儿子发了短信:“从前天到今天,我给母亲打了无数个电话,均打不通,不知母亲出了什么问题,我欲报警……你关心一下母亲的状况。”
  上述短信发给她小儿子后不久,她大儿子再打她的电话时,又变成打的通(显示的也是她的电话),但没人有接了。她大儿子认为她小儿子又搞了鬼。
  由于远程被锁定手机涉嫌犯罪,她的(三个)手机涉嫌被搞“瘫痪”,使人很难联系她,使她被隔离出了正常环境,以及她自己到照相馆或请其他人照相,也受她小儿子的命令或压力不敢去,均涉嫌侵犯她的人身权。所以——
  同日(8月31日)上午8时58分,她大儿子向珠海110报了警。
  但珠海梅华派出所的民警出警后,不及时告知出警后的情况,急死了远在赣州的关心她的亲戚,特别是她的大儿子。3个多小时后的中午11时39分,她大儿子不得不主动反打电话给该派出所询问,而该派出所接通电话后,换了三人接电话都未说出具体情况,只是最后一个人说:“我们已经看过她人了,人是好的”,且还没等她大儿子说完话,就强行挂了电话——销售药品者给回扣或行贿视乎很正常,这让人高度怀疑梅华派出所的民警被她小儿子收买了。
  公安一旦被收买了,她小儿子等就可能得意洋洋:连公安都买通了,她已几乎失去了所有保护,可想怎么侵害她,就侵害。而此时,她大儿子又突然想到,她和她丈夫曾经的激烈吵架的场景,想到她也有着刚烈的性格,所有也有可能在当前情况下她会和她小儿子等发生冲突,而使她大儿子如烈火燃烧般不安!
  9月2日8时14分,她大儿子对于“可能是指使黑客侵入了电话网络”出现的,打电话者能打通她的电话(显示的是被打电话的号码)——能听到被打电话发出的嘟嘟声,但被打的她的电话却未响应,使她无法接电话,从而使外界很难知道她的情况,向珠海中国移动进行了投诉。
  但珠海移动未进行调查,仅推脱说是呼叫转移。而呼叫转移的四种情形,均不会出现上述情况。
  她大儿子还4、5次追问中国移动:你们是否有设置上述,能使外界很难知道被打电话者情况,使其被隔离出正常环境的功能?中国移动均不肯正面回答,或答是呼叫转移!
  9月2日深夜约11时半,凯迪网上发表了《刘鸿云让祖母等死 撵母亲快死 珠海公安渎职》,曝光了她小儿子涉嫌违法侵害她的人身权,以及珠海公安和移动均涉嫌渎职等。
  9月3日凌晨约2时,向国家信访局和广东省委书记发送了《报警涉嫌侵犯人身权案 公安渎职被收买》,控告珠海公安渎职等。
  9月4日(第二天),通过上述曝光、控告后,她大儿子终于可以打通她的电话了。这使赣州关心她的亲戚,特别是他的大儿子,终于放下了一颗心——长的不能再长地,呼出了一口长气……
  9月7日8时1分和10分,她大儿子分别打了两次她的电话,居然又未打通。
  在同一小时内的9月7日8时55分,一名自称是珠海梅华派出所的女民警,用号码为18826927712的手机打了她大儿子的电话。她大儿子对该女民警说:我妈明显受到了压力,还是不敢讲真实意思的话,同时她也还没有照手持身份证和报纸的像。而该女民警则说:“我会去看看你妈妈的情况。”不久后,该女民警给她大儿子发了短信:“打了她的电话,她未接”——这实际也证实了,珠海梅华派出所已经知道她的电话是打不通的(并非真的是她不接);她被隔离出来了正常环境。
  她大儿子并不相信珠海梅华派出所会秉公处理她小儿子,涉嫌远程锁定她的手机,而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涉嫌非法侵害她的人身权;也不相信会秉公处理出警民警涉嫌渎职。所以他大儿子同日给上述手机发去短信表示,我认为您们很可能已经和我弟弟商量好了处理这件事的方法——把责任推到我妈身上,说是我妈不接电话造成了所有的问题。而我妈受到控制,您们很容易做到。我不打算追究派出所的渎职与我弟弟涉嫌的违法行为,以换取您们保证她的安全——使她“能通电话和照相”(她小儿子以后给她照相)。
  第二天(9月8日)10时4分,该手机又向她大儿子发了,如她大儿子所料内容的短信:“已上门,老人家称一切安好,其称她小儿子对她很好”。
  而她小儿子涉嫌犯罪地把她的三个手机搞“瘫痪”了,使她被隔离出正常环境,她小儿子不给她照相,命令她或使她受到压力不敢自己去照相,使她人身权受到侵害,使她多次说“我(痛苦)的快死了”......这种情况下,她凭什么会说:“我一切安好,我小儿子对我很好!”?,更重要的是,该女民警是用手机短信写的,不是声音和图像显示的。不见其声其影像,难以令人这是真的。
  9月14日11时35分,珠海公安中可能是比较高级别的一位男警官用座机07562261703给她大儿子打来电话,也未表示出关心和欲解决她“不能或难能通电话和照相”,被隔离出正常环境,人身权被侵犯的问题,比如未对她说:“你自己出钱,然后由我们公安出面协助你换一个电话卡或手机(其他人给她换没有用,因为“黑客”等可能又会侵入她新换的手机——她已经“瘫痪”了三个手机了)。”,只是说:“(信访)会按程序走”等。
  上述情况令他大儿子猛的感到,她的手机又可能打不通,她又被隔离出正常环境,且照相就更不可能了!
  果不其然,从当天9月14日起,她大儿子用了数个手机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均打不通,急的他又给他弟弟打电话,而这次他弟弟的电话,进行了呼叫转移,更打不通。
  距离上次打通她电话16天后的2020年9月20日,她大儿子在魏家家族微信群中曝光了魏家也有人参与“侵害”她,应当以共同犯罪论处。被迫于共同犯罪而可能坐牢的震慑,当日下午1时17分,她的电话终于又被他大儿子打通了一次,但电话中说到了一些要害问题,所以又被中途截断了。这次通话中她说:她也很难打通他人的电话,她还说她有病。从声音中可辨出她极其虚弱。不放心她的他大儿子,说到珠海来看她,但她可能受到小儿子的巨大压力,居然不同意。见视频:
  《魏春香说她的电话打不通,还有病,(还受压力)不让大儿子去珠海看她》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g3MzAxMTk1Ng==.html?spm=a2hbt.13141534.app.5~5!2~5!2~5~5~5!2~5~5!2~5!2~5!2~5~5~A
  2020年9月22日“珠海警务通”手机18590109377发给她大儿子发了短信,只是说“信访事项已收悉。经核,该事项应按依法履职办理,根据《信访条例》《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的有关规定,已转珠海市公安局梅华派出所办理”。
  她小儿子涉嫌远程锁定瘫痪她的手机,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她小儿子涉嫌瘫痪她的手机,以及命令或施压迫使她不敢去照相,涉嫌违法侵害她人身权。她大儿子报警后,珠海警察因可能被收买,不管她小儿子涉嫌对她实施的违法和犯罪,且不及时回复报警人而渎职,使她更危险了。
  赣州关心她的亲戚,尤其是她大儿子,现在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觉得她随时都可能死了,岂能受得了珠海梅华派出所渎职,岂能等的了珠海警方慢吞吞地走《信访条例》等程序——这程序实在是会害死人!救救她!!!
  她现独居在广东珠海香洲区康城苑人民西路288号3栋1单元301室的车库里。

  李燕
  2020年9月24日

  本文附件:
  一、2017年10月16日人民网-法治频道的《什么是“破坏计算机系统”?最高检发文界定》部分内容——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万春说,该案明确了智能手机终端应当认定为刑法保护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锁定智能手机导致不能使用的行为,可认定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同时,也明确了行为人采用非法手段锁定手机后以解锁为条件索要钱财,在数额较大或多次敲诈的情况下,其目的行为又构成敲诈勒索罪,应当作为牵连犯从一重罪处断,以重罪即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论处。
  二、《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八条第一款:“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第二款:“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晨分起 时间:2020-09-29 11:51:08
  发电机变速器电动马达小家电线组
  有电器厂采购吗?绝缘漆推荐嘉兴绝缘材料,岳阳格瑞科技,保证提成收益,价格低,福利多,欢迎各路采购联系。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1 23:11:53
  头昏生病被小儿子涉嫌犯罪隔离的妈妈 你还活着吗?你的亲人在呼唤你!
  我76岁的家婆,被我丈夫的弟弟,即她的小儿子从赣州带至珠海带小孩和做家务十多年。孩子带大后,欲把她撵回赣州或希望她早些死,便把她安置在一车库里独居,并涉嫌远程锁定,搞“瘫痪”她的三个手机,而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为了办理退休补助和医保等,她小儿子竟然命令或施压,使她不敢去照手持报纸、身份证的像。“瘫痪手机”和“不能去照相””两者使她被隔离出正常环境,而使她小儿子涉嫌违法侵犯她人身权(2017年她小儿子曾经强制他祖母出医院,到家里等死,结果于当年7月12日去世了)。
  我家婆曾经在不同的时间对不同的亲人多次说:“我快死了.......”
  今年(2020年)9月2日深夜约11时半,凯迪网上发表了《刘鸿云让祖母等死 撵母亲快死......》,曝光了她小儿子涉嫌违法侵害她的人身权等;9月3日凌晨约2时,向国家信访局发送了《报警涉嫌侵犯人身权案......》等。这使她大儿子在9月4日,终于打通了一次她的电话。
  16天后的2020年9月20日,她大儿子在魏家家族微信群中曝光了魏家也有人参与“侵害”她,侵害她者迫于共同犯罪而可能坐牢的震慑,而“成就”了她大儿子在当日下午1时17分终于又最后一次打通了她的电话,但电话中说到了一些要害问题,而又被中途截断了。
  她在最后一次通话中,用极其虚弱的声音说:“我头都是晕的,我有病”,这使我们深感她随时都可能去世(见下面的视频)......
  距离最后一次打通电话11天后的今天,是中秋和国庆双节,有连着的8天长假。她小儿子、儿媳、孙子可能会到外面去旅游了。而生病、头晕虚弱的妈妈,我们不知你现在是否在世!妈妈你还活着吗?你的亲人在呼唤你!

  李燕
  2020年10月1日

  她现独居在广东珠海香洲区康城苑人民西路288号3栋1单元301室的车库里。手机为:13417940745

  视频《魏春香两次说“快死了”一次说头晕,有病》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g4NjQxMzY4OA==.html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4 08:45:15
  又一珠海警方渎职的情况——
  今年9月30日上午9时8分,我丈夫(她大儿子),又打了珠海110报警电话反映:她小儿子涉嫌搞“瘫痪”她的电话,把她隔离出正常环境,报警后珠海香洲杨华派出所没有及时处理警务,什么事都干不成,到现在也打不通她的电话(打通的两次电话,都不是警察起的作用)......而且你们可能还是要另外出警了......
  但接电话的女警官竟然说:如果是这样,你可以把你母亲接回去(赣州)哇。
  我丈夫回答说,你这是一种推脱的渎职行为。
  接电话的女警官回答说:你说派出所处理(这件事)不好,我就反映给上级部门,去跟进呃。
  警方有没有再次出警,有没有跟进我不知道。但实际的结果是,直至现在她的电话还是一直打不同,她还是处于被隔离出正常环境的状态,让关心她的亲人,急死了!
  妈妈你还活着吗?你的亲人在呼唤你!
  关于我老公没有把我家婆接回赣州,有如下原因:
  1、我家婆身体太弱,可能受不了车旅之“伤害”。
  2、我家婆受我小叔子(即她小儿子)的压制——精神受到控制,以及我家婆可能仍然存在“重视小儿子,远远超过大儿子的偏心倾向”(在她的原生家庭里,小儿子和她是一个团体,她和她小儿子地位最高,她又比她小儿子稍低。大儿子在他们的地位之下......),而在她和她大儿子最后一次通电话中反常地向大儿子表示:不要他在(在这种情况下)去看她。
  3、我儿现读初三,属于准备中考的毕业班,学校已经明确要求“全体师生中秋国庆放假期间尽量不要安排出省,尤其是边疆身份。如果要出省,一律报备”,而这实际对家长也有几乎同等的约束力(如果去疫情比价重的沿海广东,一旦经过哪怕是疫病者经过的地方,我丈夫或我一家都可能被隔离,对我儿中考将产生极大的影响。)
  4、我家公还在世,且在赣州,他也是老人。小儿子凭什么,在她母亲带大了他的儿子后,就把她母亲撵回赣州,让我们负责两个老人?(最后这条理由,对她大儿子来说可能难以成立,但对我这个大媳妇来说,肯定是成立的。她小儿子本来在赣州就直接和间就占尽了两个老人和大儿子一家的利益。)
  等等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6 22:45:51
  2020年10月4日 爆出《又一珠海警方渎职的情况——》后,第二天(10月5日)电话由原来的无法接通,变成能打通,但没有人接了。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7 17:18:38
  妈妈(家婆)你还活着吗?关心你的那些亲人在呼唤你!(每日都打你的电话,都打不通)
作者:hou0735 时间:2020-10-08 02:24:10
  没几个人能真正看明白你要表达的问题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9 00:52:01
  近来,她大儿子明知打不通她母亲的电话,他也几乎每天都打。昨天(2020年10月8日)下午4时39分,她先打通了我的电话,响了三声就所谓挂了。她大儿子反打回去,终于打通了电话。终于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母亲还在……还在……还在……还在这个世界上,总算把一颗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09 00:53:37
  @hou0735 2020-10-08 02:24:10
  没几个人能真正看明白你要表达的问题
  -----------------------------
  谢谢。主要表达的(归纳在第一段):在珠海帮助小儿子做家务和带小孩十多年的老太,小孩带大后她的小儿子欲把她撵回老家赣州,涉嫌远程锁定,搞““瘫痪”她的三个手机,而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通不了电话,还受小儿子的压力而不敢照像”,被隔离出正常环境的她,曾经多次说:“我快死了”。珠海警方出警后,可能被买通了,两次出警对她被隔离出正常环境,人身权被侵犯,置之不理!反而说“老人家称一切安好,小儿子对她很好”,而使她的处境更加危险。媒体曝光了她小儿子涉嫌违法犯罪和珠海公安涉嫌渎职,以及她大儿子控告了珠海警方等后的第二天,终于打通了她一次电话。16天后,她大儿子在家族微信群中曝光了魏家也有人可能参与“侵害”她后,又最后一次打通了她的电话,电话中她说,“我(不光很难接到他人的电话)也很难打通他人的电话,我(现在)有病”,从她的声音中可辨出她极其虚弱,可能不久于人世,随时都可能死。赣州关心她的亲戚,尤其是她大儿子,现在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觉得她随时都可能死了,岂能受得了珠海梅华派出所渎职,岂能等的了珠海警方慢吞吞地走《信访条例》等程序——这程序实在是会害死人!救救她!!!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15 13:45:45
  母亲(魏春香)已经去世(可能是昨天去世的)
楼主liyan2263 时间:2020-10-15 13:46:51
  母亲(魏春香)已经去世(可能是昨天去世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