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的那几天(二)苏黎世

楼主:q031207 时间:2012-11-23 09:25:30 北京 点击:3463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瑞航 LX197,06:25
  我不是不喜欢坐飞机,我是打从心底里不喜欢坐飞机,这源于十多年前的一次经历。别误会,我没遇到过紧急迫降之类的事情,那回只不过是感冒了,不停地咳嗽,非常之不舒服,结果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就一口气坐了十一个小时。从那以后,我就有了心里阴影,只要一坐上飞机就免不了心头惴惴。然而出远门儿,不坐还不行。坐就坐吧,可这航班也未免太早了吧!我嗔道:是不是我得前一天晚上就去机场等着?人家微笑着回答:那倒不用,您五点之前到就可以了。
  牢记着瑞航的嘱托,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特意找了个朋友送我们一家去机场。四点钟离开家,大约四十分钟后到了T3。大厅里的纷纷扰扰让我有些意外,从来没这么早出过门,赶上一回才知道,或许这才是早出门的常态。由于前一天做好了网上check-in,在柜台托运行李、换正式登机牌没几分钟就办妥了,专门为小丫头买的小拉杆箱也被允许当作手提行李随身携带。然而一到安检便排起了长队,早航班真是不少,我们前面还有好几趟。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过了安检,一看表,五点二十,距离登机还有不到半个小时。这时候免税店已经开始营业了,太好了,免得太太坐在那里干等。登机时人家见我们带着孩子,让我们排在了队伍前列。
  飞机准点起飞,一路之上的劳顿自不必一一细表。十个小时后,我们降落在苏黎世国际机场,比预计的还早了十分钟。可就在落地前的一小会儿,一阵风忽然袭来,飞机不禁上下左右摇晃了几下。虽然非常的不剧烈,还是立刻令我七荤八素起来。下了飞机,我的意识还处于封闭状态,只顾低头走路,差一点儿排到人家转机的队伍里。猛醒之后赶紧找到一个穿制服的小伙子:敢问取行李何处去?小伙儿一笑:Are you from China?你好,this way。入境时,海关官员微笑着问:是第一次来吗?我于是微笑着点头。
  拉着行李走到机场大厅的尽头,转过一个出口,再过一条通道,就到了火车站大厅。只是眼下还哪儿也去不了,我们将在这里逗留十天,而手里的瑞士通票是八天的,所以第一天和最后一天要另买票。窗口的大姐一脸和善,既热情又主动,不仅给我的通票章激活,还帮着填好了票上的护照信息和起止日期(即从7月14日至21日),接着又建议我买张单日票,二十四小时有效,去苏黎世市内会很方便,我欣然接受并致了谢。
  来之前,我曾经和将要下榻的各地酒店有过频繁的邮件往来,苏黎世这家告诉我有一趟S16可以带我们到酒店旁边的车站,每半小时一班,车程仅九分钟。可眼下,这S16在哪儿呢?我必须承认,此刻的我仍然不够清醒,居然没留意身边巨大的火车时刻表,其实只要稍微看一看,就不难把那趟车找出来。我抡着行李跑下站台,被告知S16不在这儿停,又抡着行李上来,再换一个站台。我想在这几个画面中,我一定很像一只没头的那种昆虫。问过一位列车员,终于得知没有站错。不一会儿,一列S16缓缓驶到面前。
  到达酒店时已是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多,我们稍作修整,出门坐上有轨电车前往市中心。车上,我把一张巨大的苏黎世地图摊开,傍边一位老者见我似乎面露迷惘,便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我谢过老者,依他的指点下了车,面前便是熙熙攘攘的苏黎世中央火车站,从这一刻起,我们的瑞士之旅才算正式开始。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我心中默念:瑞士,传说中的人间仙境,我们真的来了。

  (苏黎世,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州首府,人口一百一十万;瑞士的商业中心和文化中心,世界金融中心;二十世纪初达达主义(一种无政府主义艺术运动)的发源地;全球宜居城市评选中屡获第一。)

  苏黎世被从市中心流过的利马特河(Limmat)一分为二,河的西岸是包括车站大街在内的新城,极尽繁华;东岸则是依山势错落起伏的老城,古朴安详。我们从人头攒动的中央车站穿过,车站内快餐店、巧克力点、礼品店还有表店应有尽有,我们顾不上细看,只记住了营业时间,便沿着面前的车站大街(也称班霍夫大街)一路前行。
  如果不是随手拿出包中的旅游手册翻看,我们自然不会知道,此时脚下这条一点四公里长的街道,竟和去年曾经漫步过的香榭丽舍大街齐名。它也被称为“瑞士的华尔街”,世界最大的黄金交易便在这里暗流涌动,许多银行的金库就在这条街的下面。能够被称作“购物天堂”、“购物圣地”的地方,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个,而这条街就是其中之一。相传,有人不远万里翱翔至此仅仅是为了追求在这条街上的购物体验。从距离上推算,我猜这传说中的人一定是我们中国人,错不了。他老人家说得好,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嘛!
  街的中央一列列有轨电车从容不迫地穿行着,两侧名店林立,古董、珠宝、手表、皮草、香水,令人…不对,是令我目不暇接。可如果不盯着橱窗里的那些个价签看,似乎感觉不到这条街和奢华有什么联系,虽然也是人车如织,却少了身边喧嚣的氛围。按理说,这样一条名满天下的购物大道,怎么会出落得如此平和淡定?我猜,大概是因为这里缺少了令天下店铺在瞬间鼎沸的中国旅游团。回想一年前在巴黎春天的经历,哪里还是巴黎的春天,分明是春天里的早市。
  可惜啊,名店、名牌、名品,我对这些东西毫无感觉,若不是偶尔得到太太的熏陶,恐怕掰着手指也数不出几家名牌来。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本不存在“逛街”这个概念,有的只是“陪太太逛街”,而且要始终呈现出欣欣然状。然而此刻的我虽有心欣欣然,却怎么也难以掩饰脸上露出的一丝疲惫。好在身旁的小丫头一直欢蹦乱跳地问这问那,和那些名店一起吸引了太太较多的注意力。但这些名店名品令小丫头感到无聊厌倦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快,于是忙在路边的一家小店给她买了个冰激凌。
  “爸爸你看。这些人看什么呢?看演出吗?”目光跟随着小丫头的声音找过去,原来路边是家露天咖啡馆,十几二十张桌子坐满了人,所有的人一律齐刷刷地面向街的对面,仿佛真是被什么演出吸引着。我下意识地把头转向另一侧,未见任何异常。难道这就是瑞士人,抑或是苏黎世人街边喝咖啡的常态?有趣有趣。
  我们一直闲庭信步至苏黎世湖畔,到了这里也就意味着班霍夫大街的终点了,我们稍作停留后折向利马特河东岸,按照地图的指引走向不远处的大教堂桥,前往老城的所在。
  上桥之前,我们先从紧邻西岸的圣母教堂(Fraumunser)边走过,它的蓝色塔尖从很远处便可看到,十分显眼。北面不远处便是苏黎世最古老的教堂 - 圣彼得大教堂(公元857年的当地文献中便有记载),它的钟楼拥有直径八点七米的全欧最大钟盘,时针和分钟分别长达三米和四米。圣母教堂正对面的河东岸,是水上教堂(Wasserkirche),它的旁边便是坐拥双塔的苏黎世大教堂。这四座风格各异的教堂在利马特河的两岸比邻而立,颇为壮观。沿桥缓步前行,望着从脚下匆匆流过的河水,想起小时候学过的那句“春来江水绿如蓝”。从小到大就只在北京一个地方呆过,想象不出这“绿如蓝”该是怎样的一种颜色,此刻它被利马特河的河水真真切切地呈现在了面前。
  举目四顾,眼前是古朴静谧的老城,远处是峰峦叠翠的青山,目光的尽头是依稀的雪山。就在此时,教堂的钟声响起,惊起一群群鸽子,扑啦啦地从我们头顶飞过,河中的天鹅似乎对钟鸣充耳不闻,依旧悠然地游荡。这样的一副画面,便是比之塞纳河畔,也是未遑多让。
  总说苏黎世的老城依山而建,其实是绵延在一座丘陵之上。来到这儿,街道不见了,有的只是石子铺成的小巷,弯弯曲曲,起起伏伏。我们穿行其中,两边是装点得颇为别致的各式小店,偶尔走进去张望一下。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然偏西了。徜徉在这样的地方,时间真的可以被忘掉。但还是有比时间更重要的:
  “爸爸,我饿了。我还没吃午饭呢!”是啊,我们上一次感受到水米打牙还是在飞机上。不得了,赶紧给小丫头弄东西吃。到了这个时候,老城的一草一木也不必一一细细品味了,我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未来的几天一定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况且我们行程的最后两个晚上也在这里渡过。
  沿着小巷我们找回班霍夫大道,在中央车站的一家快餐店买了些吃的,乘电车原路返回了酒店。离开车站之前我们在里面简单转了转,找好了明天一早前往安德马特乘坐冰川快车的车次和站台,然后放心离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ANGEL水玲珑 时间:2012-11-23 19:13:00 捷克
  图文并茂会好点呢,加油,瑞士消费特高,我一直没动身呢!
作者:无心花凌 时间:2012-11-30 14:08:00 北京
  期待更新~~
  只有文字我也觉得不错呢!
作者:小桥流水799 时间:2012-12-10 19:54:00 辽宁
  顶
作者:onionyt 时间:2012-12-17 07:35:00 立陶宛
  525j8.....
作者:别真 时间:2013-03-27 14:42:00 山东
  看了有点向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