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腐败成为依法治国的头号杀手2016

楼主:反腐禁区 时间:2016-03-01 11:15:27 点击:522 回复:19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事实
  安徽省寿县寿春镇寿滨村共产党员王创邦(身份证号码342422197607068557,联系号码15357403256),因为举报、上访反映寿县寿春镇违法征地几万亩基本农田等腐败问题遭到对方滥用司法权,公检法多部门沆瀣一气,违法立案、违法公诉、违法审判,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案结多年后被黑白颠倒、恶意捏造事实和罪名强行定罪——妨害作证罪。
  一、民事维权真相(买卖合同纠纷)
  2009年10月,王创邦因为销售不合法稻种给农户造成损失,安徽省寿县农委责令王创邦进行赔偿。王创邦所在村委会(寿滨村)主要干部杨玉印(村书记)、孙全进(村主任)、鲍广富(副书记)、姚传兵(民兵营长)4人调解、见证下逐户进行赔偿:34个购种户在交回购种发票给王创邦后领取赔偿款并在赔偿协议上签字确认,4位村干部也签字确认同时加盖村委会公章确认。随后王创邦将寿县的代理商和种子公司起诉到寿县人民法院,法院以【买卖合同纠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立案、审理、判决:“由种子公司赔偿王创邦各项损失”;之后种子公司上诉到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维持原判。该案双方当事人原告系王创邦,被告系代销商和种子公司——原告依据寿县种子管理站的种子不合法证明、进货清单、购种发票、赔偿协议、减产公证书等起诉;代销商和种子公司刻意隐瞒稻种的生产、经营不合法事实,进行赔偿依法有据。
  二、寿县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案件违法刑事立案
  公安部三令五申明确“公安机关和民警插手民事纠纷案件是一种严重违法行为”。涉案34户购种农户在没有任何直接、有效的证据情况下部分购种农户捏造事实(仅凭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说没有获赔,显然【证据不足】。该案以一封匿名举报信为由立案违反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的立案规定,严重违法。
  三、检察机关插手民事纠纷案件没有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机关不得插手民事经济纠纷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对于生效民事判决书属于【免证事实】,并且在【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滥用司法权进行公诉与法相悖。
  四、寿县人民法院和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规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涉案的所谓的证人说王创邦以【许诺方式】指示他们作伪证纯属子虚乌有:1、妨害作证罪是指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式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构成该罪的前提必须是“暴力、威胁、贿买”的违法行为,并没有明文规定【许诺】是违法行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具体应用法律的司法解释权力属于最高人民法院,而最高人民法院并无妨害作证罪的司法解释。两级法院进行扩张性曲解法律属于越权、违法、无效,况且涉案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我王创邦无钱无权无势,,34户农户都能听我指示可能吗?涉案赔偿款26万元左右,农户少则几千元,多则2万多元,如果不赔偿为什么这些农户没有一家举报、控告、诉讼?难道所有农户都是傻子?本案4次开庭,法院拒不让证人出庭作证,后三次严重超期审判,4份刑事裁判书至今不敢在裁判文书网公布,多次派人要求私了。目前再审材料送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既不立案也不答复,就连电话也是没人接。——【反腐败零容忍无禁区全覆盖】、【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不是一句口号啊?
  综上所述,该案公安机关不能立案而立案,检察机关不能公诉而公诉,两级法院却作有罪判决——好比盖楼:第一层空,第二层空,第三层盖成为了。该案纯属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空穴来风。请各级领导、社会民众、媒体记者关注、调查、曝光、点评。

打赏

11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