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在鞍山 (饕餮一记)

楼主:有你Z4 时间:2019-10-04 08:20:54 点击:9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以食为天,就连生活散淡的老子,都认为"治大国如烹小鲜“。烹在鞍山无处不在。
  鞍山是这片黑土地上一个年轻的城市,早年只是个小小的驿城。站在富集苍桑的遗址前,我的眼前浮现先民的"逐飞,围猎,社火,舞祭"的行迹。狡免死,走狗烹。烹法自古了然。
  烹走狗,不同于今天高压锅煮狗肉,把动物蛋白的鲜与香耗净了,柴而无味,形同嚼蜡。而是用文火慢炖,肉漫烂于釜,色香味极佳。
  早年在樱岭时,老妻很开明,交工薪时,总要留出几张于我,便于下班后与工友小聚。说别兜里不揣钱,去蹭吃蹭喝。
  樱岭有个狗肉馆,我们下班后就聚在那里,狗肉是烹出的,别有滋味,滋润上小酒,能喝四两喝半斤。
  那时我们都有个共同名字,叫“常喝多"。
  哈哈??

  清初文艺大咖李渔先生说,人很糊塗,狗是人类忠实朋友,是为人日夜守卫的功臣,而人偏偏烹它。
  乾嘉年间的郑板桥不仅继承了人糊塗的天性,而且又发微了糊塗新说,即难得糊涂!他烹不烹狗肉,我己无从查考,但是人类确实现在还在烹狗肉,而且越烹越细致,越来越有特色了。
  这次回鞍山,又吃了几次特色狗肉,然而无法吃回当年樱岭的味道了。
  一是年纪老迈,味觉麻木不敏感,不管文火急火都一个味儿,舌尖以不变应万变了。
  二是当年的工友都独钟养生,大胆文章拼命酒的时代一去不返了,人再不是难得糊涂,而是时尚的被糊涂了。

  不光中国人崇尚烹,美国佬也同样喜吹烹。康耐尔大学曾把一只青蛙放进沸水里,结果青蛙一跃而逃生。
  他们又把青蛙放到冷水锅里,在底下慢慢加温,青蛙感到温暖舒服而游来游去,无谓地消散体力。等水温加到无法忍受时,再想跳出,却因体力耗尽,再也无力跃出求生了。
  20世纪的美国人,喜欢中国文化,学会了烹,利用了烹,且推及到各个管理层面。这是个犬话题,暂不再赘述。

  任何生物被烹,都是件难受的事。但热烹总要比冷烹要好,冷烹才是真正的不死不活。当代人恰恰正在遂渐习惯“冷烹"。

  从北路入千山,每次都要途经金元宝型的兴隆大家庭。镀金的幕墙富丽堂皇。却是四门紧闭,腹内空空几年了,日夜无声无息地被"冷烹"。

  春花秋月,冷烹热烹何时了,
  齿痕流芳,舌尖美味知多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