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我的好兄弟方哥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4 09:15:21 点击:630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可以倾心长谈的朋友。­
  
  ­
  
  先说说方哥吧。­
  
  大一开学军训时认识他,一个大嗓门的有着孩子般笑容的男生,不过也只是见面点个头而已。转眼开学半月,仲秋节。宿舍楼的同学们都出去了,逛街狂欢,发泄着高中三年苦读积攒的激情。我们法学零四一班男生这边就只剩我、方哥和佳佳。我买了啤酒、几个小菜,还有几块月饼,在我宿舍阳台上聊天。酒是一块五一瓶的,四个小菜加起来十二块,月饼则是七毛钱一块的那种,就这样,几个异乡的小男人谈笑风生。­
  
  那时我才知道了方哥的名字,他做自我介绍时说:“我叫李志方,木子李,‘好男儿志在四方‘的方。”我看了看眼前这个有几分剽悍的男子,心想,他像一个哥哥。­
  
  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证明了我当时的想法。有朋友到洛阳找他的时候,他会对他的朋友说,这是政哥。我想,他是真的对我好,才乐于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
  
  方哥开封人。从七朝古都长大,到九朝古都读书,他身上或多或少地也流着一股贵族的霸气。曾经听很多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洛阳的美女开封的汉”。我对这前半句倒不以为然,后半句却当真是不假,方哥就是代表。他发起脾气来近乎非人类,以至于一看到他我就想联想到中东-----那个全世界的火药桶。­
  
  其实大一仲秋节时,方哥和我,我们两个并没有多少友情可言;如果说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两个人,能有多么深厚的感情,纯属拿受精卵抽丝-----扯蛋。真正和方哥意气相投,却是在大二。­
  
  当时我去他们宿舍玩,用他一个室友的电脑打游戏,正杀到兴起处,方哥对我说你起来我要查资料。我很不解地看着他,心想凭什么你要查东西我就得起来,你算他妈的老几。我扭头,说:我再玩一会儿吧。谁知道他上劲了,直接咆啸道:让你起来就起来,这是我寝室!­
  
  我操,当时我就火了,我说:是你寝室又怎么地?你给我听好了,我玩的不是你的电脑!听我这么吼,他上来就推了我一把,低声冲我道:你,给我滚,我是寝室长。­
  
  当时我真想跟丫的拼命,妈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这时候旁边一个朋友,就是我班的崔胖子拉住我说:别生气,他只是气话。­
  
  我看着方哥野兽般的眼说:行,我滚。然后我就回了自己寝室,心想,他要算个男人的话,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过去的。果然过了没一会儿,有十分钟左右吧,方哥给我打电话说政哥你下来吧我在建行广场,然后我说好你等我我马上到。­
  
  建行广场上,两瓶饮料一包烟,见我到了,方哥说“政哥,你是想让我婆妈一些还是爷们一点?”我点根烟说方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咱在这儿聊一会儿就上去睡觉吧不早了。­
  
  于是在那个青涩的夜里,两个半生不熟的“男人”就那样坐在地板上,淡淡地聊,望着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
  
  事情其实并不大,就是个小矛盾而已,但这件事成了我和方哥关系的转折点,从那以后,我们两个经常会在万物香眠的夜晚,坐在宿舍楼的楼顶,像两个小女生一样,低语着心底里不轻易示人的埋藏。楼下,校园的路灯昏黄,照着偶尔路过的同样寂寞的人们;手里,劣质的香烟明明灭灭。­
  
  和方哥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现在想来,世间的友情大都是在小事与小事的N次方后逐渐发酵的罢。­
  
  ­
  
  从在他宿舍发生那次矛盾后,方哥和我,我们彼此才有了更深的了解。­
  
  方哥不怎么会唱歌,属于那种天生乐盲五音不全型的,但他喜欢听歌且能听出很多别人听不出的东西来。方哥曾经最喜欢听本多RURU的那首《美丽心情》,一直以来他都相信且奉行着一句话: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天天快乐呢?不过虽然他很努力地想让这句话成为事实,可我却知道整天笑着的方哥并不是整天快乐。他的感情像小女生一样细腻,表现出来的却是大男子主义的张狂。­
  
  我和方哥我们两个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比较多,他总会对我讲他对生活的认识,讲自己身上的优缺点,讲他从前的故事。­
  
  方哥是一个经历很多的人,我想,很少有人能真正读懂他的内心,他用灿烂的笑容把阴霾挡在了身后。我们印象中的方哥大都是睁着他那双永远也睡不醒的小眼睛,微笑,然后很大声地说话,像极了一个小痞子。可又有几个人能理解他所没有言语过的另一面呢。没错,他以前痞子过,可现在不是。­
  
  方哥有时候像个很成熟的男人,有时候却又像个小孩子。很难想像一个一米七几壮得牛一样的大老爷们会高兴得手舞足蹈在原地跳舞,方哥会。那阵子貌似谈了个女朋友,很好的一个女孩子,长得漂亮,身高174CM,心地也善良,那会儿我就不理解了,这世道乱呢,为什么到处都在上演美女与野兽,像我这标本般稀有的好男人怎么就滞销,郁闷五分钟先……呵呵扯远了-----那天晚上我和方哥吃过饭,回到住的地儿,方哥给那小妞儿打电话。具体说的什么我多数没听清楚,他丫不让听,不过听方哥那口气。。。。。。我靠!他平时吼我的时候那劈柴一样的声音哪去了?很难想像狮子发出潘金莲说话一样的声音会是怎样。方哥那天晚上就是。同班四年了我怎么就没发现他小子还会这招式,那叫个温柔。。。。后来他开了免提,我便很“幸福”地听到一串棉花糖般的声音从方哥手里的金属疙瘩里溢了出来。­
  
  “大笨熊,我现在在洗头呢,有点冷。。。。。”接着就是一连串哗哗的水声,和搓头发的咝咝声,“我挺喜欢你身上那股沐浴露的味道。。。。。。。。”­
  
  得了,不转了,太麻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估摸着方哥的应该差不多负数了-----­
  
  “女人用她水波样的眼神和罂粟般的声音,轻而易举地便射穿了男人的十环。”如今看来,此话实乃千古真理。­
  
  ­
  
  。。。。。。突然想起来毕业那天,方哥(未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4 09:19:00
  我在QQ上写的,然后复制了发到坛子里,怎么每句话后边都有一个SHY。。。。。新人肯请老斑指教。初来乍到,多多关照。
作者:陈小李 时间:2009-08-14 10:01:00
  已处理:)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4 10:58:00
  嘿嘿,谢谢斑长。
作者:昨日重现0 时间:2009-08-14 11:15:00
作者:南都来客 时间:2009-08-14 12:28:00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楼主的叙事文笔不错!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4 12:34:00
  其实就是闲着没事了瞎写而已,南都过奖了,呵呵。毕业了,有事没事就会想起来在学校的日子。
作者:红色药水 时间:2009-08-16 17:08:00
  文采很好哦。支持。请继续。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7 09:34:00
  药班,你过奖了,我看了你的空间,里边那种诗反正我是写不出来的,女生才能写出那种文字,细腻。大老爷们写不出来。
作者:红色药水 时间:2009-08-17 10:12:00
  剪_碎瞳同学,偶滴空间里不是诗歌,呵呵,只是废话。
楼主剪_碎瞳 时间:2009-08-17 13:48:00
  谁说不是诗。你那种具体我读不是很懂,不过以前在诗集上看到过类似的写法,后现代还是朦胧的,反正说不出来那感觉,就是读了觉得可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