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律处分诉求

楼主:提高拒腐防变2019 时间:2019-03-26 16:56:02 点击:297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纪律处分诉求
  这是一个庞大的涉贪涉黑团伙、竟敢顶风作案、藐视中央权威、践踏国家的法律、地方政府眼中只有金钱、致国家的安稳、百姓冷暖生死于不顾、践踏的却是民众对法治的悲哀、权大于法的信任。
  控告人:曲洪河、男、身份证372526197411086610家住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店子镇曲张固东村电话15506469488
  被控告人:《王军、男、职务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宋文君、男、职务、山东省地方税务局局长》《薛建英、男、职务山东省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张川英、男、职务、聊城市地方税务局局长》《石宝生、男、职务冠县公安局局张》《邱明魏、男、职务冠县公安局110主任》《左凤民男、职务定远寨乡所长》《张书民、男、职务店子镇书记》、《郑洪阁、男、职务店子镇派出所所长、》《陈文杰男、职务店子镇派出所所长》《邱风波、男、职务分管张固片管理区镇长》《罗敬海、男、职务冠县地方税务局局长》《代桂勇、男、职务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所长》《郭连民、男、职务冠县地方税务局店子分 局所长》
  强力要求: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对以下党工作人员依法处理
  第七条 :查处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
  第二十九条 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犯罪的,原则上先作出党纪处分决定,并按照规定给予政务处分后,再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
  控告事项条款:
  王军 :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款.3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宋文君: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3款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薛建英: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3款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张川英: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3款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罗敬海: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款第七十九条2.3款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代桂勇: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 行政处罚法 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一条




  郭连民: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
  石宝生:第三十七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一百二十二条
  张书民:第二十条第五十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九条1.2.3款)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二条1.2.6款)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1.3款
  邱明魏: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六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八条1.3款
  左凤民: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条第五十六条3款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八条
  郑洪阁:第三十七条1.2.3款第五十六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五条
  邱风波:第五十条第七十九条1.2.3款第一百一十二条1.2.6款第七十九条2款
  控告的依据: 2018行政处罚法
  证据:证人证言、附录、现场录像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07年12月15日扣押商品财产专用收据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07年12月12日应纳税款核定书、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07年12月12日责令限期纳税通知书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11年10月14日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08年3月7日罚款单
  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分局2011年10月19日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
  冠县地方税务局张局长的电话录音对我征收的个人所得税是最多的、还承认在真实过程程序错误
  聊城市地方税务局2008年11月16日答复意见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2010年12月2日信访复核意见书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2017年6月5日信访答复意见书
  山东省国家税务总局2018年6月26日答复不予受理告知书
  收钱不开收据的附录,电缆被剪断图片,郭刘女冠县人民住院证明,曲洪河聊城人民医院病历,固安县人民法院判决书税的罪
  基本事实
  自2005年申请人在本村从事个体轴承加工,兰沃税务所多次向申请人征税,申请人都按时足额交纳,但多次都不开具收税凭证,申请人向其他同行业的纳税户询问,都存在收税款不出具凭证的情况。为此,申请人要求兰沃税务所为申请人开具收税凭证,但他们说收的税款上微机了,就不用开票了,而拒绝给申请人开具收税凭证。因而自2006年开始,兰沃税务所不给申请人开税票,申请人就不交税,就这样一直到2007年底,兰沃税务所拒不开发票,申请人就一直未交税。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兰沃税务所一直未给申请人按月或按年核定税额,也未按程序责令申请人交纳,直到2007年12月12日兰沃税务所才对申请人自2006年1月至2007年底的应纳税额进行核定,责令12月13日交纳,后又责令申请人于两天后即2007年12月15日限期交纳,到2007年12月15日,兰沃乡税务所长代所长带着十四、五个人(其中税务所工作人员有四、五、人,店子乡工作人员有十余人)来到申请人家要钱,当时家里只有患脑血栓的父亲,60多岁的母亲和妻子郭秀红。申请人母亲就让申请人的妻子赶快去借钱,但当申请人妻子外出借钱后他们不等申请人妻子回来,店子乡干部姜增朝等就动手强行拉申请人家的轴承圈,申请人母亲让他们等申请人妻子借钱回来再说,姜增朝不干,就强行拉申请人家的轴承圈,拉扯中并动手将我母亲打伤(后住院治疗14天),最中年迈的母亲未能抵抗住高大魁梧的政府工作人员将四件轴承圈抬上了面包车。
  当申请人赶到家时,申请人母亲已遍体鳞伤躺在地上申请人,弟弟打电话被喊来,申请人妻子也借钱回来了,并将钱给他们,但他们不要。申请人当时看母亲伤势严重就拦住他们,让他们把母亲送医院治疗,他们不同意,这时申请人的妻子和姨弟董学亭赶到,我们就报“110”,110来人了解情况后,店子镇派出所所长陈文杰和店子乡管理区书记吴建雷将申请人母亲送到了冠县人民医院治疗,交了300元的住院费后再也没有做任何处理。
  2007年12月28日,申请人母亲出院,2008年1月13日冠县公安局以申请人涉嫌抗税罪,以申请人弟弟、嫂子、姨弟涉嫌妨碍执行公务罪突然到家抓人,当时,申请人姨弟被抓走,申请人嫂子有小孩未抓,申请人和弟弟当时未在家没有被抓,并对我们4个网上通缉,后申请人回家被拘捕。后来申请人和姨弟每人交了一万元的保证金后取保候审,申请人弟弟一直在当地的岳母家工厂打工,公安局一直未抓,一直到2008年1月6日,申请人和我弟弟去山东省上告,警察在火车上抓了他,被拘留。
  综合以上事实,兰沃税务所在执法过程中有诸多违法之处,具体如下:
  一、未交税的理由合法,兰沃税务所征税程序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向征管法)第34条规定:“税务机关征收税款时,必须给纳税人开具完税凭证”。《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第46条规定:“税务机关收到税款后,应当向纳税人开具完税凭证”。本人根据上述法律法规规定要求兰沃税务所开具收税凭证,是一种知法、守法和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表现,只有这样也才能保证税务执法人员依法征税。在2006年以前本人按时足额交税,兰沃税务所管辖五个乡镇,经本人询问调查,对大部分纳税人都不开具纳税凭证,这实际上是 种违法行为,我是在同一种违法行为作斗争,孰不料被恶人反咬一口,我反而成了抗人。
  二、两年的税一次征收,违反了法律规定
  《个人所得税法》第九条第三款规定:“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应纳的税款,按年计算,分月预缴,由纳税义务人在次月七日内预缴,年度终了后三个月内汇算清缴,多退少补,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税是按月预缴,年终最后一季清算。而对我征税却是两年的税,一次性核定,一次性征收,难道法律对我有特殊规定吗?非也,是因我交税要完税凭证,而兰沃税务所不开凭证而导致的。
  三、兰沃税务所核定税额,责令交纳,限期交纳程序违法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的第九条的规定,对纳税数额应一年一核,每月预缴,但兰沃税务所却对我应交税款两年才进行一次核定,且在2007年12月12日下发应纳税款核定书和责令限期纳税通知书,限期我第二日,即2007年12月13日交纳,所给的期限是如此之短,仅有一天的时间,同时对我核定的应纳税款的数额与实际及同行业同规模的个体工商户多出1倍,连我对此提出异议的期限都没有。不仅如此在下达税款核定书后的第三天,即2007年12月15日突然带多人来我家强行保全财物。因要求开税票而两年来核定税款,也未让缴纳税款,而后,从突然核定并责令限期多交税款到财物保全仅三天时间,让本人既无提异议的时间,也无筹税款时间,让我一切都是措手不及。这实际上是兰沃税务所对我向他们要税务发票的一种打击报复行为,也是一种违反法定程序的行为。
  四、兰沃税务所税收保全措施违法
  首先保全措施主体违法。《征管法》第41条规定:“本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规定的采取税收保全措施,强制执行措施的权力,不得由法定税务机关以外的单位和个人行使”。在2007年12月15日税收保全措施过程中,除了兰沃税务所的工作人员外,还有店子乡工作人员十余人,而保全措施也主要由这十余名乡工作人员来完成的。显然其执法主体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第二,保全程序违法。根据《细则》的规定,采取保全措施,应对我下达税收保全措施决定书或税收强制执行决定书,对我的税收罚款应有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说明纳税人有申请行政复议及提起诉讼的权利,但这些程序都被兰沃税务所违法省略了,剥夺了我依法应享有的权利。
  五、税务机关保全措施已完成,本人未形成抗税罪
  在2007年12月15日,当控告人赶到现场时兰沃税务所让店子乡工作人员将控告人4袋轴承圈已抬上了面包车,控告人并没有对抬轴承圈过程中进行阻拦。经派出所所长陈文杰劝说下乡工作人员同意与控告人母亲去医院看病时,控告人这才要求冠县地方税务局兰沃税务所给控告人开拉货清单,兰沃税务所并让控告人在查封扣押清单上签了字,这说明该保全措施已完成。后因乡干部姜增朝将控告人的母亲打伤,才拦住他们不让走,让给控告人母亲治疗,后他们不去,控告人方仍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打110报警,通过合法途径解决此事,综上本人未防碍保全措施的执行,故未形成抗税罪。
  六、对本人处以刑期违反了法律规定
  《征管法》第67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拒不缴纳税款的,是抗税。除由税务机关追缴其拒缴的税款,滞纳金外,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轻微的,未构成犯罪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拒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拒缴税款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由以上规定可知,如构成抗税罪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就不应再对纳税人罚款。而兰沃税务所既对本人进行了罚款,又追究了本人的刑事责任,显然其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抗税罪的司法解释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拒不缴纳税款,触犯刑律的行为。抗税罪与一般抗税行为的区别主要在于情节是否轻微。一般来说,对于行为人处于一时冲动,在与税务人员争辩、口角中实施了阻拦、推搡行为,或肢体冲突,一气之下说了带有威胁性的言辞,不足以妨碍税务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没有明显侵害税务人员的人身权利,应作为一般抗税行为处罚。当时兰沃税务所的相关人员带着乡工作人员到控告人家催要税款时,控告人并未在家。当控告人赶回家时发现自己年迈的母亲身负伤痕,躺在地上,与前来的政府工作人员发生争执也是合情合理,已与征税、抗税够不上直接关系;在这种性质发生转变的情况下,更谈不上抗税或协助抗税之说。法律明文规定政府没有执法权,事情都是因政府工作人员在动手扣押物品过程中对控告人的母亲弄伤在地而起,政府人员打人在先,控告人是在让不法侵害抗诉人母亲身体权利的姜增朝给母亲看病去。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倘若受伤者是对方年迈的母亲或亲人,如果对方还以人为本,还有点孝心,或许也会做出同样的一时冲动。这种因血缘之情而引起的感情护卫本身与征税之事已不产生直接的法理关系,而与抗税无关。难道只是因为对方是国家的税务人员就可以不给纳税人开具凭证,政府工作人员可以超越法律权限扣押货品时又先动手打人,双方产生争执后继而把罪行转嫁到控告人身上吗?这种打着法律的旗号对控告人采取倒扒一耙的定罪行为,是否有故意报复的心理在作祟?
  综上,兰沃税务所在税收征收管理工作中存在违法征税的行为,因依法索要发票激怒了税务执法人员而对控告人实施了报复性的保全措施,后因控告人多次到省市及北京上告反映兰沃税务所的违法情况,他们怕上级领导追究他们的责任,并补缴应缴而未缴的数百万元税款,于是又非法让司法机关介入,追究控告人的刑事责任。在司法阶段,主办案件的相关工人员都对控告人做工作,控告人答应只要不上告,就可以放控告人出来,控告人始终未答应, 最终被以抗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他们企图以判刑来迫使控告人对他们的违法行为放弃斗争,但其未达目的。本案似是控告人一个人的事,但实际上是税务机关在私征税款、私设小金库,将应征税款不征、少征或征后不上缴国库,这为他们的腐败、违法执法、损害纳税人利益提供了条件, 同时遭受更大损害的是国家财政收入及税收管理法的正确实施。为此,本人为维护本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为了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惩办那些,竟敢顶风作案、藐视中央权威、践踏国家的法律、地方政府眼中只有金钱、致国家的安稳、百姓冷暖生死于不顾、践踏的却是民众对法治的悲哀、权大于法的信任。如果这样泛滥下去腐败分子必然会成一群饿狼,国家的发展必然会泡汤。
  冠县地税局兰沃分局带着政府工作人员不按程序执法,政府乃是监督单位、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是政府带着地税分局不按程序执法。国家信访局访告字(2008)13807号交办到省政府、由省政府交办到省地方税务局、后连续遭到打击报复 姨兄弟董学停 ,兄弟曲洪献,嫂子孙淑兰,然后曲洪河被拘,十八大期间在店子镇人民政府邱风波晚上带人到控告人家抓人,在店子镇人民政府大院8个人24个小时轮流看押控告人7天,家里的监控、电脑被邱风波盗走。十八大期间在固安县肖春路家非法拘禁两天两夜(违法分子在拘禁控告人时拍了录像,其中有一人说是店子镇书记张书民邻居),威逼合资变压器的曲孔山用剪刀剪短控告人的电缆,后在北京久敬庄11点到12点被店子镇镇政府工作人员邱风波、王之安两次接本人回家,因太晚本人未走。1点左右黑社会赶到强行把我接送到冠县定远寨乡高速桥下双腿被打骨折,
  {不法分子在车上、一直在车上和什么人联系问把控告人送到哪里、违法犯罪分子还说政府说了打不死就行}{黑社会头目是怎样进入久敬庄的久敬庄有两道关卡,久敬庄和冠县当地政府中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天大秘密}本人当时借用路人手机拨打110说不归我们管,120说没车。这些案例控告人分别到店子派出所,定远寨乡派出所,冠县公安局,聊城公安局报案无人受理。这样就使(信访条例第六十五条第(四)款,成了纸上谈兵、墙上画马,这样欺骗了正在了解法律的爱好者,依法治国以德治国成了无稽之谈。 还望读者把以上慧思一下,控告人的家人让违法工作人员去医院给老人看病反而被拘留,判刑,而那些幕后操纵报复受害当事人的却若无其事。这一系列的案子是谁在背后操纵,以上受害人 总结了一个理由,那就是控告人动了一个不该动的蛋糕。期盼中央纪委、政法、监察、公安明察秋毫、查个水落石出还社会一个光明,还法律一个威严,查处那些贪官污吏。让法律来保护阳光、。让党放心 让人民满意,让社会主义道路更长远
  被打击报复事情经过
  2012年11月8日上午8点,控告人在羊坊店国家税务总局门口路边手拿诉状约见肖建局长时被打,控告人报警后被带到羊坊店派出所,但没做任何处理就被交接到冠县驻京办工作人手里,然后就被带到宾馆住下。本月9号把控告人交接到冠县店子镇邱风波、王之安手里、后被带到冠县店子镇、在车上因意见没达成一致,控告人就走了、11月11号下午控告人又搭上了去临清的客车,晚上8点多、控告人家里只有儿子曲忠义、和他的几个同学在作伴,控告人的儿子给控告人打电话说家里有8—9个人登梯子翻房到控告人家里踹屋门抓人,找人没能如愿,控告人在临清火车购票室被店子镇书记沙涛、本月11邱风波带来的8—9个人员带到店子镇派出所留宿一晚。本月12号店子镇政府工作人员邱风波带人把控告人强行带到店子镇政府大院关押,本月13号上午10点左右,邱风波、曲张固村支部书记曲洪福等人到控告人家里把控告人家里的电脑硬盘、摄像头偷走。本月14号十八大闭幕、17号控告人才从店子镇政府被释放。
  2012年11月控告人去天安门游玩不小心被天安门派出所送至久敬庄经济救助站, 当晚被两个陌生人带到固安县温泉元独流一排肖春录的房子内看押(看押控告人人的人员告诉控告人是店子镇书记张书民的邻居)。
  2012年11月28傍晚控告人去天安门游玩不小心又被带到久敬庄经济救助站、当晚10点多邱风波、王之安来接控告人因太晚没走,11点左右王之安又来接控告人因太晚还是没走,控告人告诉王之安天亮后去宾馆找他。邱风波、王之安狼性大发当晚12点找来黑社会想强行把控告人带走没能得逞,(当时控告人把黑社会头目拍了录像)、第二天天刚刚亮久敬庄放人,控告人刚出房门就被等在大院的、不明身份5—6个人强行带上了面包车,然后就踏上了去控告人家的高速。在车上王光远扇控告人的耳光,把控告人的手机一部、微型4个摄像机、和内存卡5个(价值合计2000余元)强行夺走。在回家的途中刘东林一直在和一个人打电话联系,问吧控告人送到哪里?嘴里还说政府说了打不死就行。把控告人送至冠县高速进站口处把车停下,刘东林下车又打电话,控告人听到刘东林问对方把控告人送到哪里?后又返回高速把控告人送至定远寨乡高速桥下,控告人刚下车就从后面过来一辆白车站到控告人的左侧从车上下来几个蒙面人手拿1米多钢管把控告人按倒在地拽住双腿就打,控告人双腿被打骨折,控告人当时借用路人手机拨打110说不归我们管、120说没车,后来打通家里的电话、家里来人后把控告人送至聊城人民医院。控告人康复后分别到定远寨乡派出所、(电脑被盗)店子镇派出所冠县公安局信访科、督查、纪委、和聊城市公安信访科、督查、纪委均不受理。
  为了维护控告人的合法的权益,维护社会的和平、除恶霸扫黑活动故向上级领导反映,请领导督足有关部门立案调查此事,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还控告人一个公道,此致:尊敬的中央领导
  控告人;曲洪河
  2019年2月22号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9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