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墩旧事 IN 1989

楼主:刀笔纸夫 时间:2019-09-20 14:58:21 点击:24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89年的日照黄墩镇,就是大一点的村落。没有高楼,全是土路。一条东西走向的主街是整个镇的灵魂,如果人们说“上街”,就是到这条主街上采买、办事。平时里,走在大街上,感觉与村庄无异。只有走到丁字路口见到偶尔过往的大客车,才让人感觉这可能是一个小镇。
  街的最西头,是马钢厂,是镇中最大的工厂,它跨在街的两侧,办公区在路南,生产区和销售区在路北,里面有很多青年男女工人。生产厂向东是粮所,粮所负责粮食的征收、存储、验级等,粮所在大多数的农民心中的份量是很重的,农民们在粮所交粮时的心情,就如同是一个小学生向一名严厉的老师当面递交作业。粮所马路对面是农机站,农机站里有大卡车和锈迹斑斑的东方红,民间的运输以小拖拉机为主,远途的货物运输还全靠农机站里的大卡车,农机站的师傅们吃的油光满面,生活幸福指数很高。农机站向东是服装厂,一个不大的院落,是很多农村姑娘最向往的就业场所,是镇上轻工业的典型代表。服装厂的东边是镇西招街所,可以吃饭、住宿、有小卖部,镇西招街所的饭店饮食比较简单,以牛肉汤为主,过一段时间就会杀掉一头牛,每当粮所交粮或逢大集的日子里,饭馆里会挤满人。镇西招街所的东边是供销社的管理机关,里面有大仓库。供销社管理机关的东边是供销售社的销售一部,里面具体有什么,记不清了,大约有服装和一些布料、毛线一类的,相当于杂货超市。销售一部的东边是镇东招街所在这里设的小吃部,很火爆,厨师做的鸡蛋丝相当美味,主打是羊肉汤。再往东,过很长的一段民居,民居大都改造成了门头房,做一些小生意,如裁缝店、丧葬纸扎店等,再过去是镇西招待所设立的批发部,然后就到了全镇最繁华的丁字路口了 。丁字路口呈北高南低势,是一个大下坡,两边的道路也陡然变的宽阔。丁字路两边的商业氛围比较浓郁。
  在丁字的北面,是一排排的台阶,台阶上去,有二个单位,西边邮政局,东边是镇东招待所。丁字路口的西侧是供销社的销售二部和新华书店。新华书店的对面,是食品厂,食品厂负责集中收购生猪和零星宰杀生猪及出售肉类熟食。丁字路向东,是小朋友们最向往的电影院,电影院再向东,是镇政府所在地,镇政府和派出所是在一个院子里。镇政府的东边是职业高中,职业高中的很多,来小学实习的老师们也住在里面。镇政府和职业高中的南边是农田。继续向东,又是一个还丁字路口,向北去就是两所学校,分别是黄墩小学和黄墩初中。
  当时我正在黄墩小学上三年级,三年级有两个班,我在二班,班里有50多个人,班里的同学分别来自高家村,南塔岭村、北塔岭村、黄墩一村、二村、村、三村、四村这几个地方,黄墩四村也叫金家庄。离学校最远的,是我和另一名同学,我们都是插班生,她住在孔家口子,离学样大于三四公里,她的爸爸在马路对面的黄墩初中当老师,后来成了我的初一数学老师,这是后话了。我当时住在黄墩招待所里,隔几天我就回一趟田家董旺庄,田家董旺庄在黄墩西边,离学校大约三公里。小时候和爸爸聚少离多,突然住在一起,很不习惯。同学们基本都是农家子弟,父母都是土里找饭吃,比较有共同语言。好像只有一个男生,父母都是职业高中的公办教师,他反而比较孤单,很落寞的样子。
  当时的黄墩小学全是平房,分两层院子,大门口朝东,走出大门口,就是马路,马路是黄墩到日照的北线,在当时还不是很危险,后来到了九十年代,马路的大卡车越来越多,这个大门口就改为南向了。
  下午放学时,很少有家长来接孩子,如果有家长来接孩子,往往是家里有什么急事或父母家人恰好有事途径学校门口,顺带把孩子带走。我上了几年小学,没见到几次同学被家长接的情景。
  放学时,我们向西的同学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走街中的大路,一条是走学校北边的小路。这要取决于当天同学们的临时起意,如某一同学说去听一下老头讲故事吧,我们就会走北边,如果有同学说我们去书店看看新书吧,我们就会走街中的大路。
  给放学小孩子讲故事的老头,应该是孤鳏多年了,衣服长期油腻腻的,平时就直接坐在地上,给一圈孩子讲古书。他讲一段就会停下来,要求明日再来听,再听时,要求送他一盒火柴或三五分钱。但他也只是这样要求罢了,明天可以继续免费去听,当然也真有同学拿东西给他。
  走街中的大路时,可以看看屠户杀羊,或去书店要求看看新书。新书是只看不买的,新书太贵了,书店里的店员也知道我们的小心思,所以一般不搭理我们,一般要求半天,才拿出来让我们翻上几页,就匆匆收回了。书店里会上新很多文具和橡皮,这些东西会在上新后,陆陆续续的出现在同学们的课桌上。
  黄墩镇农历的3号和8号,是逢集的生子。每到这一天,几十个村里的人会涌到集上来,有相亲的,有采购的。很多土灶也会被临时的支起来,做羊汤,羊汤面,水煎包。中午我们放学时,要从赶集的人流中穿行。
  每天下午五六点钟,电影院里的大喇叭里会放出各种听不清的歌曲。电影院已经开始没落了,虽然还会时不时的放一些电影,但明显管理松懈,设备老旧了。电影院只有一个大放映厅,也可以用作大礼堂和演出厅,几米高的窗户挂着厚厚的窗帘,有些褪色了。
  其中有一天,学校出动了几个班的学生去义务打扫大放映厅,拉开厚厚的窗帘,让阳光照进放映厅,可以看到固定座位下面,一层厚厚的垃圾。我们按班级领取任务,一个班级打扫几排,垃圾的量很惊人,不用扫就可以直接铲满一个个的垃圾框,垃圾以瓜子皮和瓜子皮包装袋为主。大约奋战了一个下午,我们才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大家感叹,还是消耗了多少包瓜子。几天后,学校组织我们去观看爱国电影,同学们也快乐的吃着瓜子,扔着瓜子皮。好象这个时期,没有垃圾及时收集的要求,随地乱扔还是一个惯例。
  大街上这一年流行了两种吃食。一种叫“朝牌”,一种叫“莒县大饼”。
  朝牌,是吊炉烧饼的一种,因形似古代大臣上朝时所拿的笏板而得名,大约是从潍坊或莱芜专过来的。黄墩三村的几个大汉把旧汽油桶从中间锯开,底部烧炭,桶内壁四周抹上厚厚的泥巴,抹平烧硬,形成了朝牌的炊具。制作时,把白面发酵后揉硬擀薄,切成约二十里米长七八厘米宽半厘米厚的长方形,涂油洒上些许芝麻,拍在已烧的滚烫的桶内土壁上。然后慢火烘焙,白面做的朝牌,慢慢由白变黄,最后变成焦黄色,表面上的芝麻时不时发出崩裂的声音,一股诱人的味道,就慢慢在街中飘荡。每天放学可以看到长长的人群在排队等待,这个缓慢的制作工艺,在它出的初期,远不同满足与它的需求。有一次,我去排站购卖,我前面的一个大汉上来就要十斤,我当时就奔溃了,这要做多少轮?后来在这个热度消褪后,我才吃了几次。
  朝牌,后来我在莱芜、临沂、菏泽分别见过不同的形态。做法也变的更加卫生干净。它的做法像馕,但它又太薄了;它更像河北的缸炉烧饼,薄薄的一片,像一种小零食。后来朝牌逐渐从我们的视野中淡出,应该就是它的产品定位不清晰造成了。是主食,还是零食。主食罢,生产效率太低了,也太贵了;是零食吧,好像也缺点什么。
  莒县大饼,也是一个比较神奇的存在。在济南也有类似的造型,在济南叫“锅饼”。圆圆的、硬硬的、厚厚的,直径大约一米,饼厚约一到三厘米。在很多看年后,我试图告诉别人,我们家乡有一种东西叫“大饼”,常常收获疑惑的眼神。大饼,这个叫法过于的粗暴和简单了。在莒县大饼到达黄墩大街之前,主街上是有大饼铺子的,大饼铺子有三四家,散落在主街的东、西、中几处。大饼铺子店里,多是有四到五口大的连灶平底锅,燃料通常为锯末,用锯末是为了让火慢细、产生烘焙的效果。用来擀面饼的工具,不是普通的面仗,而是一条手臂粗细的大铁棍。为了产生擀压的效果,在墙上做了一个洞,大铁棍的一端插在洞中,一端在面饼师傅的手中。莒县大饼,来了后,吸引了不少的食客,它对原来的大饼做了一些改良,饼更薄更脆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刀笔纸夫 时间:2019-09-20 15:32:10

  
  1989年日照 黄墩主街示意图
楼主刀笔纸夫 时间:2019-09-20 17:22:58
  1991年的春天日照黄墩主街迎来了一轮巨大的变化,主街上要铺柏油了。在那个机械化程度高度不发达的时代,铺路过程中人是主力。从各村抽来的精壮劳动力分片开展土方作业。第一轮,他们把主街上被踩实的硬土一铁楸一镐头的砸开铲走,挖出一个大约三四十厘米深的长条坑,第二轮,在坑里铺上上大石头,扯墨线找平。
  在这个时期,我开始骑自行车上学了。走到铺大石块的路段,只能下来推着自行车在大石块犬牙差错的路面上艰难前进着。那时我大约身高1米2左右,很瘦。自行车有时推行也无法通过,只能把它扯拉过去。我用的自行车是运载货物的大型自行车,车体把重,每天过主街,都会累的大汗淋淋。我盼望着路能早点修好。
  在入夏前,第三轮工作开始了,施工人员在大石块上面,铺上了一层鸡蛋大小的小石头,用小石头会把大石块之块的缝隙填满,然后用压路来回的压,把路平压紧压平。
  我们是第一次看到压路机,下午放学时后,围着看它工作。那小石块在压路机的大碾子下面被压的嘎嘎作响,最后被碾成齑粉,随着压路机来回往复的碾压,路面的小凸起慢慢消失,最后变成平面。
  我在石面路上骑行,仿佛又回到了土路时代,至少我可以骑行了。
  几天后,施工人员又在上面浇了一层大石子和柏油的混合物(Mixture),然后再压平。空气中充满了柏油的焦糊味。
  有些同学,通过各种办法,拿了些柏油到教室里,搓成大黑球,用一根线吊着,当流星锤用。不过这个创意并不理想,因为天气已经很热了,这个大黑球一直不能干硬起来,粘到衣服和手上不容易清洗,并且它那刺鼻的味道让人受不了。很快就没有人再去玩柏油了。
  等最后一层细柏油浇到路面上时,已经是夏天了。
  在一场大雨过后,路面干净平整,我们大家都把鞋袜脱了,一起赤脚走在路面上,感受着路面的光滑。
  秋天的时侯,柏油路变成了农民们的晾晒场。我的自行车只能在晾晒的粮食上小心翼翼的行驶着。
  柏油路逐渐变成了一个被人注意的必要存在。
作者:杨柳岸晓风残 时间:2019-10-16 14:57:59
  朝牌和大饼,小时候经常吃的,外壳脆内而软,现在都吃不到了,有也是机器加工出来的,口感也差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