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贼们,良心不痛吗?(转载)

楼主:asen777 时间:2020-06-29 16:54:44 点击:165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苟晶事件”持续发酵,舆论声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公众除却关注苟晶方面的猛料,更期待官方早日查明真相,暴捶“作恶之蛆”。然而,即便主流大势已经直逼公义。但是,依然存在“小圈子的声音”质疑苟晶的动机,并且还打上“明显的标签”:“阴谋论”,“蹭热点论”,“要流量有利生意论”。对于这些“质疑”,苟晶在社交媒体上回应:您信与不信,我都在,我接受关心与支持,也接受反对与质疑。



  坦白讲,系列“冒名顶替”事件以来,苟晶算是较为“刚强的受害者”,也是“较为善良的受害者”。她没有被现实击垮,所以选择23年后找回尊严;她没有去过多指责“当初的高三班主任”,而是选择以“心疼的方式”,就事论事地掰开事实,去寻找真相。



  如果说,一个受害者想维权,都要先经过“道德的审判”,才能师出有名,只能说“我们的道德环境已经烂透”。只是,对于苟晶来讲,她依然相信“乌云不可能永远遮得住太阳”。当然,这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去相信的世间法则。



  苟晶说:“我接受关心与支持,也接受反对与质疑”。其实,她已经最大限度地表现出对世间的善意。说实话,对于苟晶的遭遇,她就算作出过激的行为,应该也是可以被理解的。毕竟,面对被顶替的事实,以及她的“精英同学”(不少已经是大学教授,商界精英,政府官员,公司高管,医院骨干等),能如此克制,她已经实属不易。



  要知道,维权不是“辩论会”,也不是公关“骚操作”。所以,过分的去揣测“受害者的动机”,无异于是在伤口上撒盐,是在给“作恶之蛆”开脱。说实话,到目前为止,压力最大的应该还是苟晶,作为高三班主任及其女儿,虽然道德风评很差,但是,至今没有正式露面媒体,就代表他(她)们还是在暗处躲着。



  这种时候,如果还有人把自己的心思,用在质疑苟晶的维权动机上,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都显得奸诈无比。因为,当坏人还没有伏法,受害者却要承受无尽的拷问,无论怎样,这都是一种社会之耻。而这背后的隐秘之处,不得不让人去深思和玩味。



  要清楚,热衷揣测“受害者维权动机”的思维,其实是三流公关人的复盘逻辑。在他(她)们看来,苟晶既然早就知道自己被冒名顶替,之所以不及时维权,就在于当时的“维权性价比不高”。所以,“阴谋论”,“蹭热点论”,“要流量有利生意论”,就会成为他(她)们解构苟晶意图的核心逻辑。



  可事实上,苟晶对于推迟维权的解释已经足够明确,就是当时的自己比较弱小(精神的,现实的)。“这一点”虽然不具有绝对的“说服力”。但是,却充满坦诚。因为,追溯23年前的社会环境,就苟晶的家庭处境而言,想要扳倒“班主任”及其背后的“作恶之蛆”,基本上不太可能。



  至于苟晶来讲,她不可能一层不变。所以她选择什么时候维权,这也是她的权利,不应该受到过多质疑。因为,回到被顶替的事实中,只有苟晶明白其中的苦楚。至于,她是不是“阴谋论”,“蹭热点论”,“要流量有利生意论”,这种情况下,可能性实在太小。因为,勇气本身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当然,如果认为世间的核心就是“名利场”,自然会导致衡量一切的标准就会指向得失逻辑。可事实上,无论是人的尺度,还是社会的尺度,除却名利交错,更为重要的尺度里,必须被正义滋养。要不然,“名利场”将成为“苟且场”,“人间”将变成“地狱”。



  “这一点”在婚恋秩序中已经得到教训。那些热衷对方家庭条件的人,到最后多半成为婚恋秩序的弃儿。所以,“不要一切向钱看”。因为,当基本的尺度里不再有情理和正义时,就代表利益也会走向虚无化。当然,回到苟晶的事情上,不能因为“她搞电商”,就硬往流量逻辑上靠。



  毕竟,维权和做生意可不一样。公众“关注苟晶”是因为“关切教育公平”,就算会产生极度的流量,也只是情绪流量,而非商业流量。至于,苟晶的电商,很大程度上,还是“品质做主”。所以,压根儿就不是一回事儿。于是,硬往上靠,十之八九,居心不良。



  于此,面对大是大非,请收起你的“小聪明”。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质疑苟晶的人还不全是坏进骨子里,绝大部分人来讲,属于“看热闹不怕事儿大”,所以,就会添油加醋的把事情儿“搞大”,起码,搞得不可收拾,更容易进行“二次消费”。



  当然,也不排除“作恶之蛆”进行视线转移。因为,对于苟晶事件来讲,真相落实时,意味着“作恶之蛆”粉身碎骨。所以,他(她)们暗地里进行反击,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就如苟晶所言的”乌云袭来,遮天蔽日,黑的也能变白”,那也只是过去的事情,因为,阳光终究会照进现实里。



  所以,有余力,请把聪明劲儿放在“班主任”及其背后的“作恶之蛆”身上,让他(她)们出来走两步。毕竟,到目前为止,他(她)们还是躲着不见人,这正常吗?如果他(她)们真的没去作恶,为何不出来用事实“以正视听”,“耍阴谋”不正是他(她)们擅长的吗?



  不得不承认,对于“公共事件”的探讨,除却观点的新意,更要注意做人的底线。因为,所有的努力,都是为看到真相,而非为简单的观点丰富肆意搞事。所以,保持一个体面的“吃瓜形象”,这是介入苟晶事件的基本要求。要不然,很容易就会堕入奸贼群落:“人不人,鬼不鬼”。



  当然,苟晶已经回应得很利落。其一:她强调只想要一个答案,无心害谁,害人之心没有,也就用不着防人;其二:她欣慰自己的出手,会给世人一些警示,让那些原本打算伸出的黑手,会有所忌惮,今年高考的孩子们相对安全很多,可以安心的备考;其三:她祭出人间正义圭臬,强调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善恶有报,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说实话,无论是山东,还是整个中国,应该为拥有苟晶这般“江湖儿女”感到欣慰。正是因为他(她)们的勇敢,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打击“作恶之蛆;正是因为他(她)们的善良,才有可能在面对质疑时,依然保持最大的善意。所以,奸贼们,当你们质疑苟晶的维权动机时,良心不痛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白梅映雪 时间:2020-06-29 17:23:57
  目前这个事成为了一个网上热点,前有白岩松在央视的四问,继有胡锡进的“永久追溯权”,再有中央督导组的跟进,虽未明说专门而来,但顶替事件无疑是个重点。此事已扰动全民的神经,因为高考是平民子弟或穷人家的孩子几乎是改变自己命运、实现阶级流动的唯一出路,也是目前国情下相对来说最公平的制度。而目前这一制度遭到了少数人的蹂躏和践踏,细思极恐,由此此起公众焦虑与愤怒!

  网上关于追责的声音、关于公平正义的声音如过江之鲫般铺天盖地,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想讲一讲被大多数正义人士忽略的事后补偿问题。我不是学法律的,诸如国家的司法救助之类的知道的不多,国内应该也没有这样的可供操作性的法律。但不能因为没有,就不对权利被侵占者进行补偿。这不是理由!法律永远是滞后的,法律永远是被动的,法律永远不是完善的。

  而陈春秀、苟宁们被耽误的不仅仅是青春、被侵占的不仅仅是受教育权,而是被黑恶势力强行改变的整个人生,并且是永远的、不可逆地被背后黑手改变了。苍天一问:同志们啊!永远有多远?他们而不是“他”绝不是一个人在作案。

  陈春秀、苟宁们被体制内个别人改变的命运应该也必须获得补偿,且这个钱只能由国家来出。而在法无明文的情况下应特事特办,而给那些被命运之手强奸的青春与人生一个交待,聊胜于无。
作者:jnchch 时间:2020-07-06 15:19:42
  九十年代的济宁实验中学真不咋地,作为济宁人当时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学校。当时济宁高中就是济宁一中,济宁二中还有后来的育才中学,济宁的好学生基本都在这几个学校(后来济宁二中也不行了)。济宁市实验中学当时应该是合并前的任城区(不是现在的任城区,当时任城区就是济宁的郊区,没有市区只有下面的乡镇)的学校,那里的学生当时高考能考上大学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凤毛麟角
  还有那个任城区教师进修学校,真不是什么好单位,就是个又小又破的当地人都不知道干啥的学校。
作者:andrawlmliming 时间:2020-07-09 10:30:55
  以前这种事情应该很多,还有高考移民,光我们村就知道好几个,去贵州办个新身份,都考上大学拉,还是走后门上大学 的,一个人拿几十万上什么人民大学 的都有!!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