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楚雄烈士就义处凭吊记

楼主:古陈仓人 时间:2009-02-26 19:02:45 点击:1812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毛 楚 雄 就 义 处 凭 吊 记
    
    
    
     毛楚雄,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之子,五十六年前壮烈牺牲在这里。那一年他十九岁。他是毛家六烈士之四。
     这是秦岭深处一个名叫江口的小镇。从西安乘长途大巴,沿210国道向南,三个小时就可到达。丛山峻岭中的两条小河,分别从两条山谷中流出。 一条叫江河,一条叫月河。在这条不甚宽阔的山谷里交汇。江口以此得名。两河交汇后易名旬河。烈士陵园就在旬河东岸的小山头上。
     临街民居的房后就是旬河。我们一行三人跨上了一座不足两米宽的铁索桥,晃晃悠悠地来到河对岸,一条笔直的登山石阶横在眼前,估计有三百级,陡如攻城的云梯。爬到山顶,大家已是气喘吁吁了。
     山头被人工削成一块不太大的台地,中间是烈士墓。墓前,花岗石围栏中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像一柄利剑直刺青天。碑文是:“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烈士纪念碑”。碑座上,国家 李先念手写题词:“豫鄂陕革命根据地的烈士永垂不朽!”汪锋的题词是:“骨埋秦岭传千古,血洒东江育新人。”
     这个没有围墙、无人值守的烈士陵园,庄严肃穆、干净整洁。四周栽培整齐的苍松翠柏,在秦岭深处漫山绿树、丛丛红叶的掩映下,完全融入了大山之中。俯瞰山下,两河交汇处,秋水荡荡,乱石如磐。210国道由云雾缭绕的远处山隙中蜿蜒伸展过来,沿着旬河,又弯弯曲曲的伸向远处更深的山谷之中。江口小镇就错落有致的一溜儿排列在路边河旁。这里海拔两千多米,放眼四望,峰峦叠嶂,烟树茫茫。抚今追昔,令人思绪怅然。
     小镇上的人大多年轻,已无人知晓当年壮烈的一幕。为缅怀往事,我们继续登车南行,当晚宿于宁陕县城(关口镇)。山区小县只有一万多人口,第二天,我们没有费多大功夫,就遍访了旅游局、史志办等单位,最后还是在县图书馆查到了我们想要的有关史料。
    
     那是1946年,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重开内战。派他的得意门生胡宗南进犯延安。并许愿说,如平定陕北,就将延安改名为宗南县。胡宗南一时踌躇满志,大有毕其功于一役之概。
     谁知六月间,人民解放军中原部队胜利突围成功,部队越过平汉铁路封锁线,进入豫鄂陕交界的广大山区,迅速的巩固和扩大了边区根据地的力量。和陕北延安边区一南一北,对胡宗南形成了很大的军事压力。八月初,王震带领的三五九旅胜利攻克镇安县城,这里距胡宗南驻守的西安市,只有一百多公里了。国民党急了,多次通过有关渠道要求重开谈判。王震电告中央同意后,决定指派张文津(干部旅旅长、中原突围前系军调部汉口第九小组中共代表,公开身份是解放军上校参幕)、吴祖贻(干部旅政治部主任、原豫鄂陕边区党委常委兼民运部部长,公开身份是译员,化名吴毅)、毛楚雄(中原军区干部,公开身份是警卫员,化名李信生)三人北上西安,同胡宗南谈判。
     三人中,毛楚雄最年轻。他诞生于秋收起义的1927年。不满六个月就同母亲周文楠一起,进了国民党的监狱。后随母亲保外就医,留在外婆家。为防特务迫害,改姓为周。1935年,时任红军独立师师长的毛泽覃,在闽赣苏区一次激战中为掩护同志而壮烈牺牲。其时,八岁的毛楚雄开始在长沙上学读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古陈仓人 时间:2009-02-26 19:08:00
  西安事变后,八路军在长沙设立了办事处。徐特立任主任。在徐老关心下,小楚雄的生活和学习才得以照顾。但时间不长。1937年12月,日寇轰炸长沙。为安全起见,党组织派毛特夫(堂兄)、毛泽连(堂叔)、将楚雄和外婆一起由长沙接回韶山冲。在外改名换姓、漂泊流离了十年的小楚雄,此时才改回原来的毛姓。
     小楚雄回到韶山冲的消息传到了延安,毛 十分高兴。当即寄回二十块大洋做路费,要接小楚雄到延安读书。但因种种原因,没有成行。此时的小楚雄在韶山毛氏宗祠小学读书。在毛氏宗祠图书馆里,他读到了伯伯写的《论持久战》、《反对自由主义》等新作品,当然也读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早期作品。读了《毛泽东传》、《西行漫记》等翻译作品。他十分崇拜父辈,向往他们暴风雨般的战斗生活。他发奋学习,立志长大后报效国家。他在一篇作文中写道:“少年时代,要努力求知,不可 妄抛一点光阴。”
     1940年,湖南省工委曾派专人到韶山冲,打算接楚雄到长沙,再转送延安。又因老人不忍别离而作罢。
     1942年,皖南事变后,国共之间风云突变,共产党的活动再次转入地下。韶山和延安联系中断。十四岁的小楚雄失去生活来源,中断了学习生涯,挑起了生活重担。放牛、种菜、插秧、割禾......与外婆相依为命,也度日如年。
     1945年8月,由组织安排,已长大成人的毛楚雄毅然告别朝夕相处十八年的外婆,奔赴湖南湘阴县白鹤洞。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三五九旅。九月间,随军下广东、上湖北,千里转战。1946年6月29日,毛楚雄参加了著名的中原突围,部队从湖北宣化店出发,行军打仗二十多天,环境十分艰难。毛楚雄身材魁梧,作战机智勇敢,在战斗中脱颖而出,被火线提拔为干部。7月中旬,部队挺进到河南淅川,毛楚雄第一次见到部队首长王震将军。看到器宇不凡的毛楚雄,王震十分高兴。恰巧毛楚雄下巴上也有一个痣,王震拉着毛楚雄的手,风趣的对周围同志们说:“你们谁没有见过毛 ?看看楚雄,就知道毛 长什么样了!”
     组织上选定了谈判代表,决定让聪明机智的毛楚雄以警卫员的身份随行经受锻炼。8月7日,首长在镇安县扬泗庙为三位代表送行。预祝他们马到成功。在当地一位农民向导的带领下,一行四人沿旬河向北进发。8月初,正是秦岭腹地的仲夏季节,由于人烟稀少(当时山区县全县人口只有数千人)、交通不便(210 国道和一些县级公路,是在解放后才修建的),在荒凉的河道里,荆棘丛生,乱石嶙峋,秋水横溢,根本无道路可言。在这样的环境里攀援跋涉,是十分艰难的。8月10 日,当他们风尘仆仆地到达江口时,遇到了驻守江口的胡宗南部六十一师一八一团四连哨兵的阻止。张文津出示了随身携带的军调部武汉第九执行小组的旗帜、符号、文件和介绍信,说明是应胡长官的邀请,赴西安谈判的。哨兵立即报告了团部,团长岑运应闻讯后,即带领一班人马,假惺惺的来到魁星楼下,列队鼓掌欢迎。欢迎完毕,一八一团一面电告西安胡宗楠,一面由营长韩清雅将张吴毛三人及农民向导扣押审讯。胡宗南接到报告后,密令“就地秘密处决”。
   岑运应即命令四连连长李清润、乡长石星一、乡队副和防空哨兵,将张吴毛及农民向导四人,在茫茫夜色中押至江口偏避处的城隍庙背后,惨无人道的活埋在石坎下的水渠旁边。
楼主古陈仓人 时间:2009-02-26 19:09:00
  当时的江口,只有不到二十户人家,几十口人。每有军队驻扎,老百姓就躲入深山。由于烈士是由军队秘密杀害的,久无下落。8月23日晚,人民解放军第五师四十四团奔袭江口,伪自卫队全部投向,部分自卫队员投诚参军。江口解放。然查无三人下落。一个月后,解放军四十四团再次奔袭江口,歼灭胡宗楠驻军一个连。第二次解放江口,但仍无三人消息。孙光团长召开群众大会后,部队向镇按县回防。
     江口地处秦岭深处南北交通要道,秦汉以来秦岭山中四条古栈道之一的子午道就经过此处。山谷间悬崖上至今尚有古栈道遗迹。一夫当关,万夫莫克。是西安向南穿越秦岭的必经之路。几千年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内战期间,一直是双方拉锯战的中心地带。早在1935年,中共陕南特委书记郑位三率领红军七十四师一部在此开展活动时,就遭遇到十七路军总司令扬虎城部下独立旅的“围剿”。在这荒避险要的地方,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失踪几个人,要查明详情,谈何容易!
     1984年12月,由豫鄂陕边区革命史编委会、商洛地区党史办、宁陕县委,联合组成调查组,经大量内查外调,找到了几乎所有活着的当事人。大量人证物证面前,三十多年前三位烈士英勇就义的壮烈一幕,终于载入史册。
    
     今年6月的一场大暴雨,把210 国道冲了个七零八落。经过几个月的抢修,仍未全线贯通,部分路段或单线行驶、或绕道通过。我们返回西安再次通过江口时,恰遇堵车。一算时间还够,索性弃车再次登山谒灵。
     由于了解了当年峥嵘岁月里在此地发生的一段壮举,今日再看这里的高山青松,感觉又不一样了。岩石上依稀保留着硝烟的味道;红叶上分明还带着鲜血的颜色。林间秋风啸过,似有枪声传来;山涧回音滚滚,还疑炮声隆隆。 这几天非节非假,陵园里的祭品比三天前又添了两个:一个是彩纸扎的花圈,一个是用山间鲜花编成的花环。那花环构造活泼,制作精细,显然出自孩子们的手。他们想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几位烈士们中间那位牺牲时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有志青年。
  
     是啊,烈士,是不会被人们遗忘的。
作者:TXL六月雪 时间:2009-02-26 19:15:00
  烈士,是不会被人们遗忘的
作者:邓楚雄 时间:2009-02-27 14:19:00
  悲剧啊!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