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口的风沙

楼主:于长震 时间:2019-08-17 12:45:48 点击:6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两天再次去银川郊外印制医药销售新教材,在和经营印刷厂的朋友沟通排版细节时,天空乌云翻滚,雷声阵阵,大风卷起大片的尘土弥漫在民居巷道和田野之间。朋友看着屋外混沌的天色,不经意地说道,这风比十几年前我刚到银川时小多了!朋友的话让我想起四十多年前大武口的西北风。
  确切地说六十年前,大武口还是一片此起彼伏的荒沙地带,在那个生活物资匮乏的年代,很多从内地赶来谋生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还住过“地窝子”(在沙地上挖个深坑,上面盖上一些遮盖物),晚上穿着羊皮袄盖着后棉被,早上起来一身土是常态。正是这些上万的年轻人,我们的父辈用人力一砖一瓦把大武口建起一座小有规模的城镇。
  由于大武口位于贺兰山东麓的荒漠地带,植被贫乏,干旱少雨,冬春季节,风沙频繁,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威猛的风沙可以刮上整整一天,每位女士必备一条纱巾(蒙在头面部,避免风沙扫脸的痛感和预防沙尘钻进头发里,否则洗头很麻烦!闲置干净的纱巾也是做凉皮过滤面浆不可缺少的一个工具),说到风沙的威猛,至今记忆犹新,在上学的路上,尽量在民房巷道行走和戏谑人们的风沙打游击,如果在大道上前行,一阵阵黄白色的暴怒和狂放的风沙迎面而来,让人瞬间不能直面喘息前行一步,细细的沙粒钻进嘴里的牙齿上,牙齿咬合时会有阵阵寒意而生,而且沙粒打在脸上生疼!
  大武口的风沙无孔不入,夜晚将一个装满清澈开水的杯子拧紧盖子放在屋里的窗台上,屋外是朔风扫荡,吼叫呜咽,门窗被吹得漱漱发抖,惧怕风的孩子们,早早洗漱完上床钻进被窝不敢露出头来,希望第二天是一个没有风的晴天日子!早上醒来,各种干枯的草木静静低挤在街道各个角落,屋里可以看见窗台装满水的杯子和盖子完好无损,只是杯底多了一层细细的沙!这是大武口关于风的一个传说,很多人都见过此景,一直是个谜。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武口的绿化搞得红红火火,连续8年被评为全国绿化先进城镇,不管是杨树、柳树、洋槐、沙枣数,还是葡萄和苹果等果树,只要是能种树的地方,老百姓的庭院都愿意种树养花!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武口的风沙明显弱化了很多,雨水比以往多了一些。本世纪初,我经常往返银川和大武口,大武口的绿化又上了新台阶,风沙减少了九成,作为石嘴山市的首府,有山有水,绿意盎然,说其为塞上明珠城镇也不为过。
  多种树,多栽花草,保护环境对于大武口的城镇建设功不可没,正是大武口的风沙,让我们这些曾经在大武口生生息息的人们对“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的理解别有深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