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宁夏自治区医院黄允宁医师涉嫌手术台贩卖吻合器致患者身故的说明

楼主:风云浪子2016 时间:2019-10-29 06:45:45 点击:316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键点:1.黄允宁医师 2. 外聘手术期间,患者有吻合器使用的所有禁忌症,却执意使用吻合器机械吻合 3.常规3-5小时手术被无限延长至15小时,其中10小时以上用来呼朋唤友“做生意”和从医疗器械贩子手中寻找高价吻合器 4. 贲门原位癌手术却用吻合器损毁整个食道,在颈部“凑活”吻合胃和咽喉,只为了能下台,而不是救命 5.患者命悬一线,却在手术台上和器械商“勾肩搭背”,涉嫌因商业贿赂过失杀人

  我母亲2019.8.17日因“进食后哽咽1天”入住银北某县级二甲医院就诊,后经胃镜确诊为贲门癌(术后病理也证实为原位癌,手术切除后往往意味着根治),作为家属我们起初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但相关检查提示肿瘤处于早期,再加上我母亲的一位哥哥11年前曾因同样的疾病合并糖尿病,在该院外聘专家手术,手术3个多小时,术后根治至今存活11年,所以担心之余我们也庆幸发现早,母亲身体还算强壮,所以尽快动员母亲手术。因母亲从小怕疼,我们特地让她做无痛胃镜,并告诉她手术就和无痛胃镜一样睡一觉醒来就好了;因为她有胆囊炎,之前怕疼一直没做手术,这次不得不做,我们就善意的欺骗她手术是切除胆囊,没什么大不了的。母亲是在我们善意的谎言下,百般的劝说下,抱着对美好生活的期待,鼓足勇气走上手术台的,我们只想着手术成功,而妈妈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句话。

  母亲于2019.8.28日早晨八点半开始手术,主刀是主管大夫极力推荐的本文主角黄允宁医师,手术持续了近15个小时,而黄医师也开始了他的拙劣表演。

  首先干的第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就是切断胆总管(我们本来想先做胆囊切除,主管医师说小手术,可以一起做)


  

  黄医师第二件干的事就是,罔顾患者具体情况,对吻合器的使用禁忌症视而不见,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吻合器,导致肠道毁损严重,不得不开胸手术,而主刀将吻合器使用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母亲食道过细、缺乏韧性,但这些恰恰是吻合器使用的禁忌症,有这些情况一项就要慎用吻合器,因为吻合器是机械压力,吻合过程中组织会受很大的力,导致组织撕裂,这种情况手工吻合是首选,因为动作轻柔。在母亲几乎有所有禁忌症的情况下,黄医师依然固执己见的使用不恰当的手术方式,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为使用高价吻合器创造条件。

  以下是专业书籍中关于吻合器使用的目的和禁忌症

  

  黄医师对使用吻合器的使用都是背离临床目的的。吻合器的使用时为了减少创伤,而他为了使用吻合器,不断损毁肠管;吻合器使用时为了缩短时间,而他为了使用吻合器,让患者带着巨大的伤口,整整躺在手术台上15个小时;吻合器是为了患者服务的,而到了黄医师哪儿成了为医疗器械商服务。

  

  黄医师的同款“作案”工具。
  肠道吻合器最早的出现就是减少手术创伤,比如,对于直肠癌患者,如果能多保留1cm直肠,患者术后有肛门,生活质量和腹部直肠造瘘的患者相比就是天壤之别;对于贲门癌患者同样,多节省1cm肠管,患者手术在腹腔结束,就不用“大闹胸腔”,将心肺搅的一团糟,患者术后恢复也将大大加快,并发症大大减少。所以,谨慎、高明的医师会尽量避免多损伤食道,而将手术局限在腹腔。方寸之间,预后却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起初还庆幸母亲的手术在上腹部,创伤小,会很快结束,但却出现了最差的结果,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黄医师滥用吻合器导致食道损毁后,不得已改变术式(术前告知我们切除病灶后要取半截空肠移植到贲门部位重建食道,叫“空肠间置术”),但之前就鲁莽的切断了空肠,让患者又多挨了一刀。而改变术式、进行开胸手术、吻合器使用失败这些情况没有人及时告诉家属并签字,最后开胸手术不可收拾,不得不再次外请胸科医师协作手术,此时才寥寥几句告知我们打发了事。

  当然,这还不是黄医师干的最糟糕的事,黄医师干的第三件事是,在明知患者无法机械机械吻合的情况下,继续固执己见的四处打电话,向他的器械商好友寻找更细的吻合器(我咨询了很多我从事普外科的同学,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还有直径21mm的吻合器,而他们对特殊病人、个别部位往往首选手工缝合,可见黄医师对吻合器的使用经验是多么的“丰富”,按他的逻辑,没有吻合器手术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不知道是手艺不精,还是吻合器依赖症。而这导致的后果是母亲的整个食道都被捣毁,因为找来的高价吻合器依然导致食管撕裂。


  

  

  手术过程中,黄医师先后使用2个管型吻合器,术前准备的吻合器1970元;术中器械商“火线支援”的吻合器报价6971元;同一个厂家的,同一个系列的吻合器,况且直径还小,竟然价格高出了整整三倍多,比贩卖Du品的利润都高,黄医师真是眼光独到,而且器械商送货过程中毫不避讳。手术中,我们为了节省时间,病灶切除后都是百米冲刺送到病理科,就为了给母亲手术节省时间;手术长达15小时,我们虽然有好几个医师的电话,却不敢打扰,怕影响他的决断。手术室外前后有近一百号亲戚来探视、焦急守候,黄医师却和女器械贩子电话里唧唧我我,最后我看不下去,走过去干涉了一下器械商,你不要打扰人家手术,才悻悻离去。

  还有更糟糕的情况。术后我们追问术中情况,黄医师轻松随意的说:你母亲术中心脏一碰就停跳,术中缺氧。那种语气貌似和自己毫无关系,将自己无原则的拖延手术时间完全归咎到患者自身原因上;将严重的心跳骤停、请心内科紧急抢救轻描淡写;术中没有单肺通气的设备和经验,导致严重缺氧也被他们一句术程顺利一笔带过。而母亲术前的肺功能、心功能检查是完全正常的。我们询问胃食道如何吻合,黄医师不慌不忙的说:食道全都切除了,在颈部把胃和咽喉吻合了。真让我们惊到了下巴。我问了一句,术后需不需要放化疗,黄医师说在他看来切除很干净,根本不需要放化疗,而中途加盟手术的胸科陈永祥医师用调侃的语气说:术后这一关过了再说。当时,听了这话有点刺耳,后来的病情发展我才知道陈医师的真正意思:他们完全知道病人手术的凶险,术后恢复的不易,而他们手术到最后唯一的目标是,只要患者不在手术台上去世,他们的任务就大功告成了,至于术后恢复如何和他们毫无干系。

  

  这是手术记录部分节选。术程漫长、手术过程凶险,被一句“术程顺利”草草带过;术中第一个使用的吻合器KYGWB-25.5反复捣毁食道多次,第二个近七千元的吻合器KYGWB-21使用一次就废了。让我们怀疑第一个吻合器捣毁肠管是为了给他使用第二个吻合器寻找理由,第二个吻合器使用一次就废了无所谓,有“收入”就行。
  就这样,这种外聘手术就成了缺乏监管的法外之地(在本院手术,可能黄医师还会收敛,毕竟那么多同事双眼盯着,还能起个震慑作用,而这里作为主刀他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于是这里成了合法的敛财场所,自由的生意场,你方唱罢我登场。整个手术在失控状态下进行,黄医师蒙着头搞副业收入,吻合器成了他最忠实的朋友,器械商成了他生死搭档,而患者的生死早被他置之度外。

  术中所有的这些行为,导致了母亲健康的严重受损。术后当晚,母亲就发热,全身爆发感染,胸腹腔引流液、血液、肺部统统培养出耐药菌。严重的手术创伤,导致母亲免疫系统崩溃,持续昏迷20天,高热20天,别说伤口愈合,就连感染关都过不去。术后在该院ICU治疗7天,最终由该院转至黄允宁医师所在的自治区人民医院ICU继续治疗,但这些都于事无补,因为手术中的行为已经导致母亲健康的不可逆受损。

  
  


  在区医院治疗期间,我们尽一切努力配合治疗。但黄医师依然在欺瞒家属。在请外地专家赵青川会诊中,专家询问我们情况,我们在陈述病情时,黄医师阻止我们提供病史;在母亲不治出院前一天,出现了严重的心律失常,刚刚使用心脏除颤仪抢救,用胺碘酮、多巴胺、呼吸机勉强维持生命,他查完房还欺骗我们说母亲心率下来了,体温正常,而母亲当晚就离世。黄医师在给我们交代病情时,甚至说他之前的病人甚至住院3-4个月,花费一二百万,让我们做好准备,而我们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可惜严重的感染没有再给母亲康复的机会。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该医师的治疗的患者预后不良早已有了很多例,而他也早已对这些有可能是玩忽职守、技术不精导致的可以避免的问题,不以为然,习以为常,自己没有丝毫愧疚之感。


  学医的都知道医学的复杂性,知道手术的风险,现代医学的进展就是数百年来无数的患者用生命换得的。但是,我母亲的手术过程却和经验不足、个体差异无关。贲门癌根治术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手术,有临床规范可寻,即便母亲合并糖尿病,但是该病是她这个年龄段高发的合并症,贲门癌、胃癌合并糖尿病的患者数不胜数,按理,有几十年专科经验的黄医师完全有经验处理,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该院不完全具备手术的条件、术前的评估不足,导致术中状况百出。当然,还有更大的可能是,这是一起因商业贿赂导致的过失杀人,当然,这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但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如果黄医师不违反器械的使用指征,就是使用10个又如何?如果你觉得劳务费不够,可以再向我们再要求,但不能走歪门左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了;你把病灶和患者一起切没了。

  亲爱的母亲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最少还有两年生存期。我们为了她能更好的、更长的活着,用善意的谎言将她骗到了手术台上,结果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悲痛和思念。如果她知道这种情况,知道是这种手术,死也不会做的。母亲临上手术前给我留了一句话:儿子,大夫让手术签字呢,你去好好看看,别让人家给我乱做手术。没想到一语成谶。

  母亲身故后,我们自掏腰包,先后两次提交医疗事故鉴定申请,都被涉事单位使用各种手段无故拖延。某些公办医疗机构的管理者,天天背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却想把一个恶性医疗事故、一个鲜活无辜的生命悄无声息的掩盖,让罪恶继续进行。逝者为大,现在母亲已去世40天了,按照我们的风俗,丧期刚刚结束,所以才于近期求助于媒体,披露这起恶性医疗事故,希望能尽快医疗事故鉴定,如果确是责任事故,希望厘清责任,明确母亲身故的真正原因,让逝者在天之灵得到安息;其次,希望追究事故的责任人,惩前毖后,免得此类悲剧再次发生,避免某些见利忘义之徒继续戕害宁夏人民。

  最后,我建议黄允宁医师,如果认为我是诽谤他,建议他尽快起诉,以恢复他的名誉,本人也承担他的损失。他不要以为我母亲手术昏迷20天期间,我们认可他的一切医疗行为;不要以为母亲去世40天,我们的沉默代表我们默认了母亲的无辜离世是合理的。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永远都不会缺席。

  有才无德之人,本事越大,对社会危害越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小白菜FV 时间:2019-11-04 00:03:16
  我不是黄允宁的马甲,也不是手下,但是他的名声我还是知道一些,他手底下死的人多了,也不是你们这一个,看你发表的内容,我看你就是个医学白痴,什么都不知道,就在网上搜了些说明书在这诽谤人,像你们这种家属,就不应该找大夫看病,自己看得了
  • 风云浪子2016: 举报  2019-11-04 13:46:13  评论

    有本事别删你的评论,我早已截屏。你的言论早已说明你是如何龌龊的一个人。
  • 风云浪子2016: 举报  2019-11-04 14:14:26  评论

    我早就说过了,如果认为我是诽谤,当事人可以起诉。如果你是医生,你的言行,让我对你的人品、医德产生了怀疑。当然,你是何方人许,从你的ID完全可以验证。
我要评论
楼主风云浪子2016 时间:2019-11-04 14:25:35
  有生就会有死,医院就是无数人去世的地方,但同样是死亡,是医治无效的自然转归;还是当事者努力、竭力挽救,最终回天乏力去世;或者患者本来病情不重,而玩忽职守、故意拖延、主观不作为任其自生自灭,这是有些本质区别的。一个身上有半米长切口的患者,胸腹全开,膈肌打开的患者,肆意让其在手术台上躺了15个小时,这绝对不是一个有道德医生的作为,这比731的刽子手还要恶毒。
  医生是为了救死扶伤的。而某些人的从医生涯,不但不能解除人间病痛,还给患者雪上加霜,造就了更多痛苦,那这种无德医生和屠夫有何区别?人们要他有何用?这种人就该身败名裂,从医生行业里清除,免得祸害无辜。
作者:宁夏人民医院 时间:2019-11-05 16:48:13
  您好!首先感谢您提出宝贵意见,帮助我院改进工作。关于您反映的问题,我院高度重视已安排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请您留下联系方式以便医院工作人员跟您进一步了解详细情况。您也可以随时联系医院工作人员,将您的问题、建议告知我们。联系人:何老师,联系电话:0951-5920113。再次感谢您的宝贵意见!
我要评论
楼主风云浪子2016 时间:2019-11-06 10:58:19
  感谢贵院的正面回应,虽然黄医师在贵院执业,但这件事和贵院没有直接关系,而黄医师有可能连累贵院。母亲重病在贵院ICU治疗期间,各位医师都非常尽责,不管ICU客观条件和诊疗水平如何,都能以最大的努力、所能具备的最好的条件服务患者,在此我致以谢意。

  当初,母亲经过漫长的手术,刚从手术室出来,父亲六十多岁的人,当场就崩溃大哭、瘫倒在地,当着几十号亲戚悲痛欲绝(母亲兄弟姊妹8个,大哥快80岁还很健康)。去世后,爸爸更是成天以泪洗面。而我也在独处的时候,想起母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动不动伤心落泪。母亲入院时是夏天,故去时是秋天,每当寒风萧瑟时,想到母亲在荒野郊外我就痛彻心扉。子欲孝而亲不在,留下无尽遗憾。

  母亲现在故去了,针对母亲的手术,我想问黄医师几个问题:知不知道吻合器有使用禁忌?没有吻合器难道手术就无法进行?不能进行,最后为何还能手工缝合上?全国的无数普外专家,遇到这种情况,有这样处置的吗?

  我善意的揣测下,在手术中,黄教授确实是全心全意的为患者着想、服务。但是,首先他的潜意识中没有警醒到,他的多年手术履历中也没有积累下,关于超长时间手术对患者的危害,以致手术时间无限拖延(心肺、器官移植才用多少时间?);其次,他的专业知识结构里完全没有吻合器的使用禁忌这种基本常识。于是,给自己和外行人一个错觉:这种手术吻合器是不可或缺的,任何条件下都必须无条件使用。在如此根生蒂固的成见下,可能一百个患者,90个如此操作,都会磕磕碰碰过关,等到习惯成自然,产生了依赖,碰到另外10个非常规患者(母亲不是那种食道有畸形、憩室、合并血管瘤或者周围有转移粘连的患者,这类患者才可归类为特殊体质,手术有可能有一定难度),就会因思维固化,铸成大错。这个时候,你看他手术台上貌似很努力,但越是努力,结果越会背道而驰,因为跑错了方向。他把禁忌症丢了。

  现在,我们正在进行医疗鉴定的法律程序中,当然,之前的两次申请未能成行也与贵院无关。虽然我以自己的从医经验做了一个有可能不成熟的预判,但是法制社会,一切以事实为依据,以国家法规、相关部门认定为准绳。在此认定基础上,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法律、行政措施。

  就此次事件对贵院工作造成的干扰说声抱歉。母亲是黄医师众多病人中的一个,在他看来可能生死微不足道,但对一个鲜活的生命来说,却是遭到了灭顶之灾,失去了整个世界。
作者:平凡的人民公仆 时间:2019-12-27 10:04:29
  这位网友您好,感谢你提出的意见,对于你提出的问题我院组织人员进行调查,1、黄允宁教授为我院外聘专家,在我院手术符合我院《外请专家手术、会诊管理规定》2、关于在手术当中使用吻合器,符合我院《植入介入类材料使用管理规定及流程》要求。3、对于这位网友反映的情况可以到当事医院投诉部门进行反映,也可依照法律、法规通过正当途径进行解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