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中发展一个本土知识分子的思考之三——论陕汉关系及汉中地域性格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38:22 点击:656 回复:4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5年8月,川甘交界的郎木寺,经过长途骑行,我和摩友大鑫穿过白龙江河谷来到此处落脚休息。在一个饭馆吃饭时,偶遇一桌宝鸡乡党,攀谈中提到各自单位,对方告诉我其所在的宝鸡渭滨区林业局和水利局是合并在一起的。
  我深感奇怪,反复确认,回答确定无误。回头网上搜索,百度百科显示确实如此。一时惊奇不已,思绪不由地跳跃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4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39:26
  1992年初,在财政压力下,黄龙县政府主动向上级申请成为机构改革试点县,拉开了基层县治机构改革的大幕,改革的主导推动者是时任县委书记胡炜。历时两年,以精兵简政为主旨的机构改革大刀阔斧轰轰烈烈,一时间落得了“雷响三秦,雨落黄龙”的美名。然而,最终由于多种原因,改革失败回到起点。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电视访谈中,当事人回忆机构改革中把林业局和农业局合并成为一个农林局,结果市上的农业局和林业局均不承认这个机构,都不愿下拨相关经费,导致农林局工作难以为继,最后不得已以微调的名义还成原样。
  黄龙县的这次机构改革曾引起多方关注,它的成败得失成为中国基层政府改革中难得的一个样本,为全国层面的机构改革做出了一个深远而厚重的注解。那就是在中国现行制度安排下,自下而上的机构改革是死路一条。不过,穷则思变自发而起迎难而上推动主导改革的胡炜,我觉得他在中国当代史上的地位,应该堪比带领小岗村铤而走险实行分田到户闯出一片新天地的时任生产队副队长的严宏昌。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0:00
  还是在陕西,同处陕北的神木县倚仗雄厚的经济资源优势,于2008起推行包括“12年免费教育”在内的十大民生工程,其中最为瞩目热议鼎沸的当属全县范围内城乡居民免费医疗政策。从2009年3月1日起,神木全县干部职工和城乡居民,只要拥有神木户口并参加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医疗保险,都享受每人每年100元的门诊医疗卡侍遇,如需住院治疗,则执行起付线报销制度。
  具体规定为,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住院医疗费用由本人自付,起付线以上费用予以报销。起付线标准为;乡镇医院毎人次200元;县级医院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每人次3000元。此外还把安装人工器官,器官移植等特殊检查费,治疗费和材料费也列入报销范围,每人每年报销上限为30万元。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1:00
  热议种种,此不赘述。这里有两点需要特别强调:首先,神木县虽属国家百强县,但排位居中,其经济实力在全国范围内并不突出。如果实施免费医疗政策只需要经济实力的话,那比神木县更有发言权的县市比比皆是,根本轮不到一个陕北县城出头。其二,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郭宝成书记发现:免费医疗其实一年算下来,全县近40万人,人均就花400元,总共就花1.5亿元。现在中国哪个县,哪一年拿不出1.5亿元?其实也正是神木县的免费医疗政策的施行,揭示了一个问题,免费医疗实行与否,与其说是经济问题其实不过理念问题。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1:40
  机构改革是政治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而免费医疗是广大民众一直热切企盼的重要民生政策,两项事务都牵涉巨大,举足轻重。身为基层政府,并未有大任加身,而胡炜和郭宝成两位书记奋发而起迎难而上勠力推行福造一方,其敢为天下先的壮举所体现出的气魄、胆色、见识、责任与担当都殊为不凡,堪称当代陕西政治界的双子星。

  此外,还有上世纪80年代初,在“拆城墙,填城河,建新城”已成定见的情势下,力排众议躬身力推,铁腕保护修缮古城墙奠定今日西安古城面貌格局,一直被省府人民交口传颂的西安市前市长张铁民,都是足堪载入中国当代历史大事记的陕西杰出政治人物。
  记得在当年升高三前夕,班主任给我们讲说上一年高考形势时,念了高考阅卷老师对陕西考生的一段点评。里边在政治试卷的阅卷点评里说道,陕西考生表现非常出色,感觉他们对很多题目的解答比标准答案还全面,真的忍不住给他们打120分。当时听闻,心下惴惴,陕西考生有这么牛?如今,多方信息交汇,杰出人物事迹印证,始信然焉!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2:06
  提起陕西,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千年古都汉唐盛世,不过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看来一则俑坑兵马古都雁塔万邦来朝盛唐气象都不过王朝皇权集天下之民力脂膏而砌就,当为天下人共有之,理非陕西所独占,沾沾自喜固步自封实不足取。二则,长安故都千年风华厚重文韵固然是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但它也同样是一种深沉的历史负担。当年才大二的时候,我对宿舍的西安同学谈我对西安的看法时就说,西安号称千年古都历史厚重,那种封建时代(那时我还接受着郭沫若关于中国两千多年秦制王朝属于封建社会的历史观念)的人治遗风也是相当的深重,我感觉在西安,只要有人就没有办不到的事。西安的同学好像经我提醒才突然意识到一样,立即深表赞同。有鉴于此,时至今日,对近几年发生在陕西而轰动全国的奥凯电缆案、千亿矿权案以及秦岭北麓别墅整治事件,我是既不吃惊也不好奇。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2:24
  在展现流光溢彩美轮美奂的盛唐气象的《妖猫传》里,杨贵妃对着李白真诚地说道:李白,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在今天,我觉得秦风唐景不足恃,英才辈出真自豪!当代陕西有这些恪兢为官,俯身为民,忠诚为国的开创型政治英才才是三秦大地最值得引为骄傲的荣耀和资本!
  有道是,八百里秦川物华天宝,五千年历史人杰地灵。诚不欺人矣!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2:55
  小时候,黄土高原苍茫高亢的信天游和沧桑厚重的西安古城是我对汉中以外的关中和陕北最大的印象。
  待到世纪之交我求学西安,彼时西安的脏乱差以及车站、景点、街市的坑蒙拐骗给我带来强烈的印象冲击。时值网络兴起,网上关于“陕西对不起汉中”的文论活跃于老乡间的信息交流,更是加剧了这种排斥和抵触。彼时,在咸阳师专读书的表哥告诉我,在外省读书的陕籍学生成立的老乡会,基本上都是两摊,关中陕北一摊,汉中一摊,其余安康随汉中,商洛随关中。我深以为然。

  直到几年后,随着在关中求学工作的时间的延续,慢慢地逐渐习惯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但是内心深处却依然留存着根深蒂固的客寄他乡之感。
  2011年,我离开关中来到四川成都工作,两年后离开四川回归家乡,决意就此扎根乡土安心故里。
  在外面走了一圈,回归乡梓,闲不下心的我,开始审视家乡的现状,思考汉中的发展,同时对陕汉关系也有了更深的思索和见解。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3:27
  小时候,黄土高原苍茫高亢的信天游和沧桑厚重的西安古城是我对汉中以外的关中和陕北最大的印象。
  待到世纪之交我求学西安,彼时西安的脏乱差以及车站、景点、街市的坑蒙拐骗给我带来强烈的印象冲击。时值网络兴起,网上关于“陕西对不起汉中”的文论活跃于老乡间的信息交流,更是加剧了这种排斥和抵触。彼时,在咸阳师专读书的表哥告诉我,在外省读书的陕籍学生成立的老乡会,基本上都是两摊,关中陕北一摊,汉中一摊,其余安康随汉中,商洛随关中。我深以为然。

  直到几年后,随着在关中求学工作的时间的延续,慢慢地逐渐习惯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但是内心深处却依然留存着根深蒂固的客寄他乡之感。
  2011年,我离开关中来到四川成都工作,两年后离开四川回归家乡,决意就此扎根乡土安心故里。
  在外面走了一圈,回归乡梓,闲不下心的我,开始审视家乡的现状,思考汉中的发展,同时对陕汉关系也有了更深的思索和见解。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4:23
  汉中关中相互不睦久已有之。关中地带粗糙生硬的民风性格和同样拗口难懂的腔调以及居高临下自诩陕西话的傲慢让汉中人颇为抵触。而关中人对汉中人性格上的拘谨小气以及地理上的偏远也很瞧不惯且不以为然。大学时常和同学争辩,西安的同学气急败坏就脱口而出“你们四川人滚回四川去”。虽然同属一省,却宛然两个世界。当然,从人文和地理环境上来看也确实是两个世界。
  相形之下,南边的四川风土人情风俗地貌倒跟汉中更为接近,显得更亲近一些。在西汉高速和西成高铁开通之前,汉中也确实和成都比和西安交流多得多。这种情势久而久之,许多汉中人都忍不住畅想,假如汉中划归四川,川汉一家亲那该多好啊!过去很多年,受这种氛围影响,我也闪过这种念头。但是经历了两年在四川成都的工作生活之后,我有了更深的想法。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5:03
  在成都的时候,曾经多次在街巷小摊吃饭,偶有几次与店主攀谈,言及所来自告汉中人士,自以为风俗同化天然亲近,但所遇摊主皆见无感,方知自作多情了。再后来研读历史,更悉此间大谬。
  在大干快上超英赶美的峥嵘岁月里,特别是那民族记忆深刻的“三年困难时期”,在陕西周边跟陕西关系颇近渊源颇深的三个省,甘肃、四川、河南都发生了极其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独独陕西却凛然身外勉强得过。有没有想过,假设当时汉中从属四川,会是一种什么境况呢?说实话,汉中归隶陕西,可称一方重镇陕南之首,虽不为省府看重,但相对于关中独特的地理地位和人文资源,完全可以底气十足地放话“若无汉中,陕西便不成其为三秦”!但是如果归属四川呢?汉中的风土人情地理资源对北据黄河南收长江东临湘楚西接藏地的大四川稀缺么?在承平时代汉中地理位置对四川重要么?早年分家之前成都重庆早就龇龉不断互不待见,在这种氛围下,汉中想要求得做大做强能指望得上什么?除了甘心蛰伏低眉顺眼难有出路。最令人心悸的是,假如汉中从属四川,在“三年困难时期”更是妥妥的征粮“死角”地,不用有任何侥幸。(不明白“死角粮”含义者请自行百度)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体平安度过那个艰难的年代,陕西的庇护居功甚伟。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5:30
  从世纪之交网络兴起之际,网上就开始流传起一些类似“陕西对不起汉中”的文字,里边主要控诉陕西对汉中的诸多不公正对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还与时俱进地加入了一些新内容。初时,我亦感染其中,看待省府有如恶邻。现如今回头再看,莞尔一笑,受害者心态太重了些。那些控诉陕西的文章,主要集中反映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关中对汉中的资源掠夺,一个是省上对汉中的政策歧视。里边比较典型的两个例子,一个是原产于汉中的猕猴桃被省府强拗在周至扶持建立猕猴桃生产基地,另一个就是汶川大地震后,陕西省建立了五个地震避难所,却全部都座落关中,作为省内地震受灾最严重的汉中,却是一个也没有落到,悲愤之情让人动容。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5:57
  怎么说呢?那些文字里的叙述大体也都是事实,但是风物长宜放眼量,万不可泥陷于此。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我们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其目的和落脚点在于解决问题,而不是为抱怨而抱怨,为痛快而发泄。以上两事为例,汉中物种资源被掠夺它处,但是物种资源并不是不可再生资源,哪怕原生于汉中的猕猴桃被拿到周至开发成猕猴桃基地,但是并不影响汉中自己投入资源扶持建立自己的猕猴桃生产基地啊!即使是过去大家都经济困乏,省上的扶持倾斜对产业发展至关重要,但猕猴桃也不是金疙瘩,拿去就能立马发财,周至搞了这么多年的猕猴桃,除了名声在外,也没见猕猴桃产业就能让周至一日变富啊!至今在关中地区也不咸不淡,看不出猕猴桃给周至带来了多么高深宏大的发展远景。现在各地方政府经济能力都比以前大有改善,汉中城固县不就也建立起号称千亩的猕猴桃产业园地,但是它对城固县的发展能有多么重要不可替代的价值呢?我倒是觉得汉中没有必要去计较一物一种的得失,秦巴无闲草,汉中物种资源丰富,我们应该依靠现代科技的发展,把汉中地区物种集群资源的整体优势发挥出来。如我前文所建言,建立汉中农业发展园区,引进国内外先进的农业企业和国际先进的管理机制,精诚推进潜心发展,让汉中成为全国性的农业产业园地和农业科技中心,大有可期。至于周至的猕猴桃生产基地甚至杨凌的农科城届时都根本不值一提。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6:30
  杭州凭借电子商务的发展一跃而起成为跻身一线的明星城市,成为全国电子商务领域的中心城市,其间并未得到国家层面的特殊扶持。在农业方面,汉中为什么不可以?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6:53
  关于地震避难所的问题,汉中作为省内的地震重灾区,理当重点照顾,却被全然漠视,极不合情理。不平则鸣,汉中完全可以向省上申告啊!不成功不罢休,反复申告,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省上本来理亏,我们申告的久了,省上于情于理多多少少也该做些表示吧!除了向省上申告之外,我们借助和北京的特殊联系,完全可以向国家层面申诉协调解决汉中地震避难所建设问题。坚持不懈,总会有些正面回应的。最不济,三五年没有结果,不得已我们自己建设地震避难所,然后把这笔账先记下,以后逮着机会让省府以其他方式来弥补也是一种途径啊!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千难万难总是有解决办法的。而我们却总是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中,一方面会遮蔽本该转向问题解决的注意力方向,另一方面也会成为无法正视自身无能的一种掩盖。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7:17
  其实,放宽眼界,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以前就见有人说,四川盆地的交通线其实就是围绕着成都一圈一圈的修环线,便于成都汲取全省的资源建设省城。事实上,众所周知,在实质集权郡县制下的当下,全国各省基本上都是集一省之力建设一城的状态。除了大连之于沈阳、青岛之于济南、深圳之于广州这样的强地级市。天下皆然,我们又何须特别抱怨呢?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7:37
  另一方面,纵览全省,受西安挤压最深的莫过于太过靠近的咸阳,一如北京之于天津。而地势平阔的渭南却因三门峡工程的兴建而一直处于渭河水患威胁之下,据说因此,省内基本没有再给渭南大的建设项目,其发展受制可见一斑。而陕北虽有煤油资源,但囿于相对关中较为恶劣的地理气候环境,来自西安的虹吸效应和陕北自身的空心化状况比汉中突出的多。对于自身发展来说,此为利空。所以总揽陕西全境,汉中的地理资源条件和发展潜力仅次于西安宝鸡,绝对处于陕西中上。多言抱怨,似非合理。当然,现在省上力推西咸一体化,国家推出都市经济圈发展战略,西安咸阳有向日本东京-横滨城市群靠拢的发展前景,此为后话。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8:00
  论及陕汉关系,有一件事情颇值得玩味。那就是由陕西发起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即由陕西关中地区的五市一区加上陕南一隅的商洛联合甘肃东南部的天水市组成的经济圈。这几年陕西一直高调推进,至于有什么成果不甚了了。其实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经济圈发起的初衷和心态非常值得回味。了解陕西的人都知道,陕西的交通是一个以省府西安为中心的米字型结构,而西安也正是陕西省的地理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教中心。按理说,这种得天独厚的政治经济交通条件正是以西安为核心整合全省各种资源,以西安的大发展辐射带动实现全省协调整体稳步发展的理想局面的天然优势所在。其发展前景、整体效率、发展步伐放眼西部无出其二。
  结果……哈哈哈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9:03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9:29
  窃以为,省府发起关中——天水经济区的出发点就是拉大旗唱大戏。把关中的地位通过联络外省地区形成跨省开发区的方式提升到国家层面,提升层次和声名。只是甘肃天水和陕西关中究竟有多少产业互补,有多少人员物资交流活跃度,这样的联合有多少经济价值,省际联动政治协调效率如何,恐怕都值得认真商榷。以汉中示例,汉中与四川特别是成都的经济来往与人员交流恐怕要比天水与关中的来往交流要高上一个数量级吧,怎么不见四川甩开川西藏区与川南山地发起一个成都平原——汉中经济圈呢?这样的设想纯粹是放卫星搞噱头,匪夷所思。关中——天水经济圈到底前景几何,估计大家心里多少有数。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49:51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关中和天水联合组成经济区能实现关中大发展,那撇下省内老少边远的陕南陕北怎么办?就等关中发展了再反哺南北?可行么?如果真的可行的话,就不会在渤海湾地区形成“城市建得像欧洲,农村穷得像非洲”那样的环京津贫困带了。
  见微知著,就从关中——天水经济区的发起建立来看,其实省府关于陕西的发展态度和思路就基本一眼明了了。
  所以,同在省内处边远,徒劳无益是卖惨,欲求繁荣富足事,唯有实干自发展。汉中的发展需要尽可能的抓住一切机遇和借助一定的外力,但根本源泉还是在于自身的努力!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0:47
  关于陕汉关系,有一个话题是绕不开也无法回避的,那就是引汉济渭。源源不断经年累月地从上游抽取陕南境内汉江流域的水以补充关中,对包括汉中安康两地的生态环境造成着不可逆转的缓慢恶化,有如一条套在陕南两地身上的绞索在缓缓地收紧。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1:11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行政区划有很大的概率会进行拆并改革,汉中因所处的位置有一定的机会成为新的省级行政区中心。而只有实现了汉中成为省级行政区中心的愿景,才有可能彻底解决引汉济渭工程带来的问题。如首篇所言,与其坐而枯等不若奋发而起,深掘潜力砥砺而行,以过硬的经济社会发展成果来早日促成这一愿景的实现!同时,实现这一愿景也可以从根本上解除在汉中核电落地的灭顶之忧。
  能够用地方政治中心的光环加持下独立自主发展的前景诚足期待,但是有朝一日政治升格就一定能带来大发展却并不好说。身为汉中人,我对本地的地域性格和民情氛围保持着自然的冷视。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1:41
  记得上大学时,刚走出盆地来到关中,与他乡的同学接触我们才有机会客观地审视自己。还是一个南郑同学,有一天突然问我,有没有发现咱们汉中人都有些小气?我说我知道啊,一方水土一方人,咱们小地方就是这种民情特质,是啥就是啥,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后来,一个长安区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大学男生宿舍桌子一字排开,通常都凌乱不堪,但是他们班一个汉中同学每天就把自己那一块区域整理得干干净净,之外一概不管。那架势就是我的地方你们别动,你们那啥样我也不管。鹤立鸡群非常鲜明。我说独善其身有什么不好?朋友说,反正我就看不惯。
  不管是囿于传统传承,还是地域地理潜移默化,汉中人小气、拘谨、独善其身、凡事常常闷在心里动心思却不愿开放表达的那种内秀内敛,都是我们不管承认与否却都必须正视的地域心理特征。一如既往,我始终认为世间没有完美的事物,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种小家碧玉式的性格特征也是一种特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直到后来,又陆陆续续知道了许多事,才有了深层次的反思。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2:41
  其二,计划生育是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基本国策,全国施行。尽管“一票否决”严肃问责,但各地执行依然弹性不一,效果不同。以陕西为例,我们许多去关中甚至外省的人发现,作为同龄人的同学,汉中籍的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而外地人基两个三个子女家庭。不由地感慨,我们汉中市计划生育执行之严厉,独领三秦,全国拔尖。至于后遗效应,空心化和老龄化正在逐渐展示答案。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2:59
  其三,奥运横幅事件,网上一片齐声谴责,但是汉中本地自媒体却一片群情汹涌,《对不起,汉中向全国道歉》的反讽文满目盈眶。不禁深深叹息,地理的闭塞导致人心的闭塞,但是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信息时代,许多汉中人的心里却依然闭目塞听,顾影自怜,当事实道理都摆在眼前,依然再三抵触不肯接受,自怨自艾无理强辩,甘做井底之蛙而不自知,着实让人痛心!有个道理很浅显,容不下半点批评的人别说成不了大器,就连顺利成长生活都不容易,容不下一点批评的地区呢?发展强如做梦。后来又爆出的张骞丝路风情街事件,相关部门先是百般嘴硬拒不更改,然后被众多媒体接连打脸,舆情汹汹大有全国讨伐之势下,认怂道歉结束。非常突出地反映出汉中人与时代脱节,故步自封自以为是的行为特征。本欲在全国面前彰显自己,最终却对汉中造成了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张骞丝路风情街事件对汉中弘扬汉文化主题的努力造成了严重的挫伤!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3:30
  我们汉中不缺狠人、聪明人、能干人,但是我们通常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温州和晋江的崛起为参照,可知汉中发展没有主心骨,随波逐流而用力过猛,对发展这一命题缺乏本我自发的理念;以云南的旅游业和贵州的大数据产业为参照,可知汉中的发展缺乏策略性,即不知道有效利用自身资源特征来实现发展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手段。归根结底来说,是没有长远眼光和全局性眼界,缺乏对时代发展的深层次认知和把握,此为致命短板。

  所以,关起门来说,咱们汉中人啊,别瞧不惯关中陕北人,在很多方面,我们汉中都不如关中陕北。但是,也不用高山仰止,因为相比于江浙沪和珠三角,他们整体也排不上号。再往远看,我们守着放眼全国都算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深厚的人文资源宝藏,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却坐困牢城步履如蜗牛,眼睁睁看着时代飞速发展,却滑落最末等的五线城市范畴,身为汉中赤子,这是怎样一个悲哀而痛心的局面?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3:54
  记得2004年初,中央刚提出“振兴东北”发展战略,我在学校的期刊室里看到一期新刊,封面文章《振兴东北先震东北人》。全文以外乡东北人的角度对东北发展凋敝沦落的现实状况进行了深入骨髓的剖析和鞭挞,历历尽数深切痛陈制约东北发展的种种弊端,厉声呼号“(东北地区)崇奢华、重面子,民风可悯官风不可容”!悲愤不甘溢于言表。
  这么多年来,我依然记得,那篇文字辞情恳切字字千钧,行文之中透着一种悲愤难平振聋发聩的既视感。令人闻之动容,感慨良深。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4:16
  回看汉中人群体,小富即安,坐井观天,故步自封,顾影自怜何尝不是汉中发展有形无实名过其实的现状折射。汉中的发展,主要是对国内大城市发展的低层次模仿,其中主要模仿对象还是西安和成都。但是现状呢?文化开发毫无建树,诸葛古镇不伦不类,旅游发展畸形倚重油菜花,服务业发展更是乏善可陈,除了用钱堆起来的光鲜样貌,汉中的发展有着太多的槽点,随着土地财政的式微和人口的萎缩也必然缺乏长久持续的发展势头。林林总总归根结底就一句话:汉中的发展思路很值得商榷。尽管,绝大部分汉中人感觉依然相当良好。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4:48
  当前,全国的经济重心在东迁南移,主要是南移。听说,从更长远的历史角度来看,人类最终将迁徙集中到距离海岸线一百公里的范围内,这样的发展主要基于更低廉高效的物资和信息交流成本。当然,这是一个以百年为数量级的历史进程,当下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趋势已经初现端倪,我深以为然。也许还有很多人并不一定认同,但是我要是说至少胡焕庸线以西基本没有多少发展前景,这个论断是基本毋庸置疑的。当然,这个论断也不是我做出来的。在这样的一个历史大进程当中,我们身处胡焕庸线中段,夹在中西部两大中心城市中间的大汉中究竟会迎来怎样的命运?这真是一个令人焦虑的问题。形势当前夙夜忧思,庸庸碌碌恐错失最后的良机。继五线城市的规格界定之后,收缩性城市的光环也近在眼前,汉中可能免身其外?背景是全国各大城市愈演愈烈的抢人大战和日渐炙盛的竞争硝烟……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5:11
  人终究会死,但并不影响我们活出自己的精彩!中西部终将没落,但是在这之前请奏演出属于大汉中的奇韵,谱就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华章,展现出无愧于这片山灵水秀人文荟萃的汉家热土的历史荣耀的风华与光芒!在历史的天空里留下我们精彩绚丽的风光。历史大潮下的汉中,请灵醒过来,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楼主北山渔翁 时间:2019-08-02 15:55:53
  长文具结,寄语一句:瑞士、以色列、日本,我们有心的汉中人此生应该去看看,看一下在现代社会技术水平和条件下,我们汉中本该有的样子!




  更多文字请见个人公号:北山草堂。
  • aa64017265: 举报  2019-08-03 12:32:35  评论

    要有自信,关键还是要市政府的资金支持,留住人才能发展。
我要评论
作者:古陈仓人 时间:2019-08-02 17:30:05
  欲振兴汉中 必先震醒汉中人!
作者:老左右吧 时间:2019-08-02 20:26:29
  很有深度的文章,汉中加油!!
作者:aa64017265 时间:2019-08-06 06:38:51
  不要留帖不留人。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