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猴子石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15-04-08 08:59:12 点击:56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下午,天阴无雨。清明风吹,神清气爽。着实是郊游的好时节。于是,跨过老西桥,顺着金泉故道,爬上檬子垭,漫步318国道,一路西行,来到了猴子石。
  猴子石,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座山头,与乳泉山、落迦山同属一座山系。曾听外公那辈人讲过,以前此山有块岩石,酷似猴子,便称此山为猴子石。后来,人们开山取石,那块酷似猴子的岩石便消失了。而“猴子石”的名号,却沿用至今。
  这是一座熟悉的山。在乡村的日子,既使坐在家中,也能望见它。如果走大路进城,它是必经之处。古时的马道、现在的318国道,都从此处经过。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城里开来的班车出现在猴子石,曾是没有钟表的乡里人家,判断时辰的依据之一。几十年来,不知道从这里路过了多少次,却少于逗留。记忆中,仅两三次,走得累了,曾与母亲在道边黄桷树下的幺店子门口的长条櫈上坐一坐,歇歇脚。那店子的主人姓蒲,人们称为“蒲家店”。
  “蒲家店”现在还立道边的黄桷树下。这家幺店子,已遗弃多年。落叶野草覆盖了房顶,藤葛绺绺在墙上蔓延。但因是石柱石墙,幺店子还是顽强地立于垭口,与黄桷树一道,见证着曾经的岁月。
  
  幺店子旁边立着砖混结构的农家小楼房。之间,一条小路向山里延去。突生一念,走这条从未走过的小路,斜穿猴子石,经富义房、栖乐垭回城。
  走过农家门前的小路,是一片种满油菜的坡地。油菜的枝头,已结满了昆虫触角般的菜籽,充实饱满,一片翠蓝。油菜地的尽头,有块小菜地,一位大爷正在劳作。
  “老人家,这条路能走到山下吧?”
  “能是能。就是好多年没人走了,不好走哟。”
  “慢慢走,该没啥哈。”
  “那你要好生(小心)哟。”
  “谢谢,老人家!”
  诚如老人言,这的确是一条很不好走的山路。
  刚离开老人的菜地,便是悬崖边上,可还能看得出曾经有路沿着崖边伸下去。下去一截,才知道,那笔直的悬崖是昔日开山取石留下的遗迹。
  
  
  还未走完悬崖路,眼前便是芭茅林。斜斜的山坡,仿佛芭茅聚会之地。
  见杂草中躺着一条长长的枯枝,便捡起用了劲将它拦腰折断。树枝表皮虽亦腐烂屈黑,但皮却鲜活绵韧。枝虽断,皮紧缠,又没刀,不得不费功夫剥去树皮。双手染满皮汁,才得到一条齐眉棍。行走在人迹罕至、草木丛生的山路,棍子很有用处,它可助力探路,又可防兽类蛇虫。
  沿着仿佛的路痕,进入芭茅林。芭茅没顶于上,草藤纠缠于下。好在有了木棍。向上分开锋利的芭茅叶片,下向探着草藤下的路况,弯腰俯首地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出了芭茅林,出现一条杂草灌木带,下面的坡地又是长满芭茅。向前探路的棍子突然失去地面,原来我已站在一条壕沟的边缘。壕沟已被丰茂的杂草隐藏起来了。棍子一阵探划,才发现壕沟上有一块窄窄的条石横跨着。过了壕沟,“路”被一丛茂盛的灌木隔断。我不死心地用棍子探去,“路”终于在灌木下出现了。
  
  穿过灌木,走过一段杂草路,进入一片柏树林,路状终于渐渐好转。一陈清沁的花香直入肺腑。出了柏树林,见山崖下生长着丛丛洋槐树,嫩绿的叶片间,如雪槐花,一串串,一簇簇,飘飘如仙,清香弥漫。
  
  
  
  
  洋槐花,一直不怎么喜欢的花。往日,一看到它,便想起当年——也是这季节——不少人吃它,吃得皮泡眼肿的。而此时,却喜欢了——充满感激的喜欢——在经历一段爬涉后让我享受到这沁人肺腑的芬芳。熟悉的小山村,在它的芬芳中显得更美。
  
  
  
  “绿槐漾琼花,芬芳醉农家。清明风行处,幽香漫天涯。”一路低吟,不觉快到新建二小了。回望来时路,不经意发现,那山本身就酷似猴子——一只眼望苍穹、依恋槐香的猴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紫房沟 时间:2015-04-15 10:18:00
  好游记!有图有文,有景有情。欣赏!
作者:花生鬼 时间:2020-01-13 15:01:36
  很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