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洲的传说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16-03-16 13:18:15 点击:71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昨天下午,乘着融融春光,走进了桓子河大桥下面的一座公园。
  这座公园大概还在筹建中,没定名号,入口处挂着“海浪公园”,斜坡下去的一幢建筑的墙面却写着“湿地公园”。园内除了一处儿童乐园,也没有多少设施。不过,来这园里散步的市民还真不少,三三两两地走着、说着。临近水边,不时看见垂钓的人,或坐或立,静静地望着水面上的浮标。水面波光鳞鳞,江风凌波拂来,令人神清气爽。江的中心飘浮着两块舢舨似小土包,小土包上隐隐然生着草木,江鸟时飞时栖,很是引人注目。
  “那就是‘大洲连小洲’的小洲的残余。”身边走过三位老人,其中一位指着江心的两块小土包说道。
  “大洲连小洲,此地出公侯。”另一位老人象吟诗般地说出这十个字。
  “这‘连洲古谶’以前很有名气哦,是南充八景中的一个!”
  “连洲古谶”。一个儿时听街坊大爷们讲过、几十年来又被人们不时提起的传说——一个这方水土“人杰地灵”的传说
  相传,明代初年,那位曾在朱元璋面前预测了大明王朝灭亡情形的铁冠道人来到了顺庆城,看到嘉陵对岸的鹤鸣、朱凤两山之间,江水环绕着一大一小而又相连的中坝时,留下一句谶语:“大洲连小洲,此地出公侯”,飘然而去。大约百多年后,一位叫卢雍的朝庭官员,游览此地,也留下了“大小洲连灿碧沙,公侯生此信非奢。杜陵有语君须记,余庆还归积善家。”的诗文。时光又过去十年或二十年,南充地方果然相继出了任翰、陈以勤、陈于陛、黄辉等杰出人物,他们或官至宰相、或为帝师,又无不回归故里,溶于嘉陵两岸的山山水水。真可谓“余庆还归积善家”。那一时间,南充境内公侯迭出,人文极盛。于是,人们想起了当年那位修道高人“此地出公侯”的谶语,便称这碧水环绕的大、小中坝为“连洲古谶”,将一种平常的地理现象赋予了神秘色彩。嘉陵江中大、小中坝在成为一处受到人们喜爱的胜景的同时,也成为文人骚客咏诗的题材。于是,今天我们还能读到古人游览“连洲古谶”的心情:“山川灵秀毓公侯,千载犹传大小洲。我欲携樽洲上坐,隔江撑过木兰舟。”
  如今要去洲上坐,却用不着撑舟了,已有数座大桥飞跃嘉陵两岸。只是过江所坐的,不再是当年的洲。
  夜里,在百度中搜索出下中坝的卫星地图,反复看着,猜想着连洲的沧桑。
  昔日,嘉陵江水浩浩北来,过了鹤鸣山,在今四桥附近东拐,吸收流经高坪的清溪河水,绕朱凤山曲折流淌。由于地球自转,嘉陵江主河道逐渐西移,江水带来的泥沙,经成千上万年的时光,堆积成陆,又受支流西河水的冲击,在数百年前,形成了大小洲相连的地貌。当时,这中坝的南北两端,各有朱凤、鹤鸣,突出江面;白塔、黑塔,遥相对峙;晨钟暮鼓,禅音仙乐,应和相随;坝上阡陌纵横,草木青然,飞鸟鸣飞。异人、文人见了,不油得衷心地感叹这祥瑞胜景。又经历数百年泥沙的沉积,嘉陵江放弃了不流淌多少年的曲折流径,直奔朱凤山下。上世纪,下面的青居航电工程建成蓄水,上游水位提升,江面扩宽,受此影响,小中坝只留下如今江中的几个小土包。而那大中坝,在近几年里,已崛起一座现代的都市。
  星斗移转,沧桑变幻。当年的“连洲古谶”已换成了新的景象。而古老的传说却仍在悠悠江水、隐隐青山间飘荡,时不时地飘进我们的心,讲述着天、地、人的传奇。这片江山也因为曾经的、眼下的、传说的、真实的人与事而多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