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柳林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16-04-05 11:29:43 点击:58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桃花如烧酒如油,缓辔郊原当出游。
  微倦放教成午梦,宿酲留得伴春愁。
  远途始悟乾坤大,晚节偏惊岁月遒。
  记取清明果州路,半天高柳小青楼。
  这是八百多年前的一个春天,陆游旅居南充时,轻裘骏马,缓辔郊原,赏桃花,饮美酒,醉卧河岸柳林酒家留下的诗篇。昨夜在网上读到这首题为《柳林酒家小楼》的七律诗时,想起了火凤山下、西河岸边那片曾经的柳林。尽管那片柳林不一定是陆游当年醉过酒、留过诗的柳林,但印象却是很深。于是,今晨围绕已换新景观的昔日柳林处走了一圈。
  西河水流过栖乐山下,几乎一个直角转至火凤山下时,曾在西岸的滩地上滋润着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十来株柳树,形成一片柳林。大概由于滩地很浅,西河稍一发水,这滩便被洪水浸泡,即使在“农业学大寨”的时代,生产队也没挖掉柳树,垦为田地。因此,柳林便保存了下来,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柳林旁一条小路通向河上的小石桥,桥面石板紧贴水面,横锁清波。洪水来时,将很多桥面的石板冲倒在河水中,或是直接被冲走。人们似乎不愿再劳神费力地补铺石板,只是在水中加密石墩,形成一座很有特色的小桥,管它叫作“跳墩子”。昔日西河,除每年洪水时期显得浑浊,大部时间里都很清澈,于是那“跳墩子”,不仅供人过河,也成了村妇们洗濯衣物的场地。而滩地上柳林,则成为山下的或过往的大人们歇息聊天、小孩们玩耍游戏的场所。后来,为防年年洪水泛滥,为了城市的发展,南充治理西河,渠化西河,昔日的草茂莺飞的西河两岸,筑起了高高的河堤,柳林也就随之消失,进去了人们记忆的深处。
  初识那片柳林,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那年清明前夕,老师带领我们去西山为烈士们扫墓。出了祭祀厅,我们几个男生跟着两位学长偷偷地溜下山坡,跨过水渠,穿过麦田,望着河边那片嫩绿如烟、浮动如云的柳林欢快地跑去。林中的地面,绿草茵茵。我们在林间跑着、跳着,或来几个“鹞子翻山”。一位学长却爬上树,折了长着嫩绿柳叶的枝条,挽一个圈,戴在头上。大家见了,也纷纷窜上树去,效仿学长。下了树,分成两伙,一脚独立地在林中玩起“斗鸡”的游戏。玩得正起劲时,对面山上却传来老师呼喊的声音,只得抛下头上柳枝圈,悻悻地原路归队。从那以后,年年扫墓都要去柳林玩玩,只是爬树折柳的行为越来越少。
  中学暑假期间的下午,不时地跨过“跳墩子”,来到柳林里,坐在草地上,背靠柳树,看武侠小说。那时节,深翠的柳叶甚为茂盛。林外虽太阳高照,暑气蒸人,林里却浓阴婆娑,风从水上穿过林子,林中一片清凉,让人神清气爽,是一个看书的好地方。书看得倦了,便去河边看孩子们游泳,或是在林中去看村民们打牌。往往太阳下了山,方才离开。有时甚至在林中睡去,被村妇们在“跳墩子”上的搓衣声、说笑声、衣物沾水声惊醒,才知道已是傍晚时分。
  秋冬季节,常去爬火凤山。无论来去,从柳林边经过时,都要去林中软软的枯草上坐上一会,看秋风中枯黄的柳叶翩翩起舞,“沙沙”飘落;冬风里依然成林的粗糙树杆,遒劲枝条。
  那柳林,人气最旺的节季还是春季,尤其清明期间,上火凤山为故人扫墓的,大都要经过柳林。过了“跳墩子”,上山前,或是下了山,过“跳墩子”前,很多人都会在这柳林里歇歇气,摆摆龙门阵,也让同行的小孩在林里跑一跑,玩一玩,再上路前行。有的则带了食物,在林中吃了,玩到半个下午才离去。于是,这片柳林给了很多南充人很深的印象,以至于人们便将小西门外昔日通往柳林的一条街命名为“柳林路”。可是柳林路上并无柳树,倒是转拐过去的丰登路上,柳树成荫,四时摇曳。
  
  
  
  
  
  
  
  注:以上图片均拍于北湖公园
  
  昔日柳林处,换了新景观
  
  柳枝摇曳丰登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