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岁月里的炊烟

楼主:蓬安邓四平 时间:2017-12-12 19:30:55 点击:70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覆盖全国各个城市的大报纸2017年12月12日第48期《新周报》介绍蓬安《艰难岁月里的炊烟》




  艰难岁月里的炊烟



  邓四平/文



  如今,无论城市,还是乡镇,都已经很少很少看见炊烟升腾了。真没想到,曾经陪伴我们度过漫漫岁月的袅袅炊烟,竟会成为生活中的一种往事,甚至一种美好的回忆。
  三十多年前,我家住在永兴公社裁缝铺里,父母每天起早摸黑地忙着缝制衣服,每天一日三餐煮饭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在了我们兄妹四人身上。一大早天刚麻麻亮,我们便和父母一道起床了,点亮煤油灯,走进厨房,一人负责“转灶”,一人负责烧火。烧火的人坐在灶前的小木凳上,先挽上一小把稻草凑进灶膛里,“嗤”地一声划燃一根火柴点燃稻草,然后小心冀冀地用火钳拨动,并轻轻地拉动风箱,再不停地往灶膛里撒糠壳,红红的灶火贪婪地舔着锅底,屋外便也炊烟袅袅了。
  “转灶”的人一般是我们兄妹中年纪较大的人,转灶其实就是主厨,转灶是要讲究程序的,看上去仿佛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程一般:洗锅、掺水、淘米、掺米下锅,并不时地揭开大竹锅盖用铁铲搅动,然后又盖上锅盖,很悠闲地站在一旁催促烧火的人:“烧快点!快点!”坐在灶门口拉风箱烧火,却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力气活,烟熏火燎的,呛得人眼泪长流。有时候,火大了,又烤得人汗流浃背,所以拉风箱烧火的人都巴不得自己能早日成为“转灶”主厨的人,也恨不得立刻就把锅里的水和米马上煮开,便狠命地拉风箱杆,有时用力过猛,连风箱门也会“啪”地一声拉脱,风箱隔板上扎的鸡毛也会飞出来,飞得满脸都是,令人哭笑不得。
  小时候,顽皮的我也会偷偷地躲在灶台后堵住风箱后门上的眼,拉风箱气喘吁吁的哥哥或者姐姐便会不停地自言自语道:“咦?风箱今天怎么这么重呢?怎么这么重呢?”我却躲在风箱后面偷偷地笑。
  二哥的菜炒得最好,并知道怎样炼猪油,炒菜的时候何时才能放盐,放醋,放味精,勾芡,而且懂得豆腐不能放醋等等。因此,二哥几乎从不从事烧火的活路,一般都只负责炒菜,真是令人羡慕。
  二哥成天像个老太婆一样在家负责煮饭炒菜,所以当时我们都给二哥起了个绰号叫做“明老婆子。”尤其是家中来了客人之时,父母便会吩咐二哥将灶上挂的腊肉割下一小块来洗净了切了炒。炒腊肉的时候,最小的我便常常爬上风箱趴到锅沿边去尝盐味,有时二哥只顾自己尝,我们其余三兄妹便会趁锅盖掀开的那一刹那,各自手中捏上一双筷子迅速地伸长筷子去夹,甚至用手去抓那锅中的腊肉。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我们兄妹四人也都长大成人各奔东西了,那种在家中狭小的灶屋里一同生火煮饭炒菜热火朝天其乐融融的情景也早已不再。
  现在,我们各家的厨房里早已安上了干干净净的天然气灶具了,轻轻地一扭开关,淡蓝色的天然气火焰便柔柔地燃烧了起来。
  低矮的茅草房上高高的一根烟囱中袅袅升起的炊烟离我们的生活愈来愈远了,每每想起往昔岁月里曾经陪伴我们共同度过那艰难岁月的炊烟,我便倍加珍惜起今天的幸福生活来,炊烟和炊烟般美丽的往事虽已渐行渐远,但走近我们的却是更加令人欣喜的现代化社会和高水平的小康生活啊!


  作者简介:

  邓四平,男,四川蓬安人,生于1974年5月15日,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四川省蓬安县嘉陵第一桑梓景区管理局。从1989年至今已在《中国教师报》、《中国旅游报》、《青年作家》、《四川日报》等各级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0多篇,新闻稿件数千篇,共计400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省市文学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