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山中行走录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19-08-28 21:11:26 点击:1566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到金城关上门,方知岳外有山尊。
  高摩赤日分昏晓,雄压诸山是子孙。
  插剑龙池留胜迹,步虚台树走长根。
  英雄祠此真灵异,记载纷纷何足论。
  明万历年间,告老还乡的太子太傅陈以勤登上家乡境内最高峰金城山,夜宿山寺,昼游林泉,谒祠庙,观奇石,展纸濡墨,以俊逸的笔毫在高山之巅留下了这首七律,浓缩了这座山的山形地貌、神话传说、人文传奇。数百年后的我们若是凭借此诗,畅游金城山林,也必能更多地体悟此山之神奇,增添游山之意趣。
  汽车沿着茂林修竹夹着的公路盘上去,行驶到金城山景区大门,司机让我们下车购票,说等我们检票后继续坐车上山。我看已接近山顶,且三十多年前毕竟来过,对山形地势还有些印象,更何况门票后印有导游图,就问了司机返程时间及上车的地点,朝着“高摩赤日”的山峰,开始了金城山之游。
  进了大门,路旁有一不大的牌坊,牌坊内青石筑成的梯步在山林中沿山脊而上。迎面来了一怪石,仿佛一头鲸鱼从绿浪中飞出。旁边小牌的文字介绍:此石名“鲸顶石”。相传,这山中曾有一对夫妻,男为樵夫,女为农妇,恩恩爱爱地过着日子。某日,正在砍柴的樵夫遭遇山洪暴发,被水卷走,农妇伤心欲绝,化为鲸鱼,顶石寻夫。你瞧,那惟妙惟肖的鲸鱼头上不正顶着一块巨石吗?山中多奇石怪岩,人们感慨造化之神奇,因形赋义,将人世间生离死别的悲情演绎出一段传奇,让天地人同振共鸣。
  
  从鲸石右侧急促上去,脚下的青石板路平整向前。因路的濒临悬崖,故有泥黄色的仿木栏杆,右侧较宽处置一方亭供人歇息。绿林、石路、栏杆、方亭,还有习习清风,足以让人心生平静。再前去,石梯层叠,左右皆有仿制木桩拉着铁练束着,直至一峭壁下。那峭壁为整块巨石高耸直立,名为“锁云壁”。每当天将下雨或雨后初晴,山间云烟淼淼,宛如仙境,但云烟总会被拦在此块岩壁之下,不能再向上升腾。而此时正值天气晴朗,阳光高照,固然不能看见石壁锁云的景观。
  
  
  从石壁下绕过去,一段青石砌成的城垣,面临陡坡锁着两山间的石峡,门额上题“南京门”,两边有楹联:“重门竖立金城固,夹岸生成磐石安”,题额与楹联皆字迹隐隐,或许是当年看见的“南金门”的改建。以前认为这门为明末八大王张献忠所建,但旁边小牌上的文字清楚地写着,这门为唐天宝年间“安史之乱”时,一个叫何滔的果州人所筑。穿门拾级而上,凭雉堞而立,见两边山势分左右而去形成一湾,在此看山间云雾翻腾景象,当胜“锁云壁”处。转身见石峡窄处又一条石所筑的门框,额上题“南金门”三字。这是三十多年前看见的旧门,如今门额上新增了盖着飞檐的云石。原来此处有两道城门,难怪乎那楹联中有“重门”二字。重门之间,右侧石壁上,几百年前镌刻的陈老先生的诗书,字迹沥损,但还能免强辨读。
  
  
  
  入“南金门”,穿过窄窄的石峡,左上一峰,兀立的峰顶是一块平整光滑的巨石,从日出到日落总是在太阳的照射下,人称“晒经石”。这当然不是唐僧西游晒经的地方,牌上的文字说,在这晒经的是抱朴子葛洪。葛洪,东晋时期著名的道学家、练丹家、医学家,著有《抱朴子》,更凭所著的《抱朴子》活人无数,传名千秋。天下很多地方,都认为这位普救世人的神仙在他们那片山水间留驻过。相传,抱朴子曾云游金城山,在“晒经石”附近的山洞中治道修仙,每缝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把潮湿的经书拿到这山顶石上一一摊开。“晒经石”旁有一米来宽的沟壑,仿佛是一巨斧将一整体岩石劈开,下视深不见底,教人头晕目眩,被称为“一线天”。因为它在“晒经石”旁,又有人叫它“经库”,传说是葛洪当年藏书之处。
  
  
  原路下了山峰,从“南金门”石峡右侧绕过一峰,至停车场,进入一小松林,松林间有一石头建成的圆圆的平台,台的中央及四周皆为指天的松树,粗壮如大品碗。平台下去,是临着深渊的青石小路,右侧林密叶茂,左侧崖边的树木斜上,枝叶横伸,掩着茫茫的天、隐隐的山。石板小路进入竹丛,翠竹青青摇着曳红墙碧瓦。走近一看,原来是金城禅院,也就是当年进去过的堆着木料的那座古寺。这是一座四进三殿式庙宇,新建的山门立于数十级台阶下,穿过前堂天王殿,见大雄宝殿座于数级台阶之上,与天王殿及两侧厢房围成一个宽而浅的长方形天井,整个天井被盛满水的同样长方形石制水缸所占据,大雄宝殿后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大院坝,正对是罗汉堂,又称玉佛殿,两侧为观音殿、药王殿、禅房、客堂。庙宇不大,却很古老,现存建筑几乎为旧时木结构。木门木窗木板墙,古朴而幽静。玉佛殿下并立着两通石碑,题着“神佑无疆”,碑文却不可识。据说,这寺院始建于唐,称“宝莲寺”后毁于战火,清乾隆年间复建,更名“金城庙”,上世纪九十年代再度修葺,便是现在的“金城禅院”。此庙座于金城之巅,晨钟暮鼓一响,空空悠悠,越过林梢,四方皆能听见。
  
  
  
  
  出禅院,下石梯,左侧峭壁下是一条长长的岩腔,三十多年前曾从这经历过。今日的岩腔内供奉着若干神像,地面铺了青石板,筑了青石栏,并置了石桌石凳,供游人休息。昔日的嶙嶙怪石已经整饰为略呈龙状,按小牌提示,这就是“剑插龙池”。相传,金城山曾遭遇一恶龙兴风作浪,残害生灵,镇守本山的金龙现身与之恶斗,化为利剑将恶龙钉于此处,龙血化为绿水,长年从岩缝流出,积水为潭,此山得以滋润,从此风调雨顺,万木争翠,生机盎然。这个传说当是流传了很久,数百年前的陈以勤便在此山留下了“剑插龙池留胜迹”的诗句。如今的这山坳间依旧满目青幽,只是是草木,不是水而已。
  
  沿岩腔下的小路弧下去就到了“陡寨门”,一眼便认出当年我们就是从这陡峭的石梯穿过窄窄的石门爬上来的。这寨门依旧保持着三十多年前的模样,只是旁边多了一块景点说明的小牌。出寨门,见石梯依旧从山下林中盘折上来,因为少有人走,石梯拱翘,满是落叶、藤葛与苔痕。据小牌介绍,这“陡寨门”也不是张献忠修的,它的建造者还是唐代的何滔。何滔,何许人?坐在“陡寨门”旁的望乡亭中,掏出手机一百度才知道,这何滔是唐时南充郡民,“安史之乱”期间,太守反叛朝庭,他就抓了太守,在金城山上建了城堡,并在附近修了“营盘寨”、“打鼓寨”、“顺天寨”等十二寨,屯兵固守。但也有这么一条文字:“丁酉,南充郡民何滔执其太守杨其曾反,剑南节度史卢元裕败之。”说是何滔抓了太守杨其曾造反,被剑南节度史卢元裕打败。这种记录未必站得住脚,因为何滔死后被封为“忠靖公”,并在金城山上建祠祭祀。陈以勤诗中的“英雄祠此真灵异,记载纷纷何足论”,说的就是这事。如今,山顶上的金城禅院后,复建了一座“土主祠”,里面供着的就是忠靖公何滔。
  
  
  出望乡亭,绕过一道幽静的山湾,在不知何年何月因山崩滚下的乱石盘绕向上,又穿过一小松林向下,右侧岩壁有一石龛,里面浮雕着一条金龙腾云而起,栩栩如生,气势非凡,右下土地夫妇安坐的石龛额上题着“龙灵复振”四字。不知何时所刻,却保存完好。传说,镇守本山的金龙钉了恶龙,造福了生灵,人们在此处造像祭祀,祁盼神龙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称之“老龙洞”。老龙洞过去,山路右侧又是一片松林,松根虬劲,在地表盘根错节,总让人想起“步虚台树走龙根”的诗句。至于这是不是陈以勤笔下的“步虚台”,就不知道了。
  
  
  
  沿着松林边的石梯下去,又一孤峰突起,凌空傲立,非常陡峭。借着峭壁上开凿的陡直的石梯爬上去。爬到峰腰时,向上一望,峰顶竟幻化在强烈的阳光中了。紧爬上去,峰顶有块碑,刻着“观日台”,这里是看日出的地方。不过,此时太阳已近中天,早就过了看日出的时间。但立于峰顶,放眼四顾,群峦层叠,苍翠欲滴,周遭山色风光尽收眼底,也不枉这一爬。
  
  观日台的岩下,有一个石窟,称“打子台”。石窟中央为妇人身躯的抽象石雕,胸部嵌着升子口大小的石斗,石斗下面有一小孔如肚脐,下座为莲花石台,造型奇特而又简朴。石窟内壁则有数十个送子观音成行数重排列。石窟左侧有上下两个石龛,上为端坐莲台的观音菩萨,下面则是土地夫妇。据说,香客们为求贵子,便来此处杀鸡、烧香敬神,然后背对石窟虔诚而跪,默默许愿后,手执钱币或石子,反手抛出,若能打中石斗,观音菩萨便可保佑其早生贵子。若想正面打,则打石斗下面的小孔。石窟内,满是被抛入的石子。如此求子习俗,真是闻所未闻。台的两侧竖有石坊柱,刻着“威灵有感蒙神佑,显应无穷沐圣恩”的联语。
  
  下了“打子台”,绕过山坳,转过山头,右侧山岩壁立。绝壁上有若干石龛,有的尚有神像存在。据说,此处原有一小庙,因石壁泛着黄、白、绿等多色,且呈云斑状,远远望去,宛如白云缭绕,人们称之“白云洞”。再往几块巨石,东歪西倒在左侧丛林中。据记载,唐天宝年间,川中一场大地震,使山体崩塌,岩石震碎,大小石头遍地滚落。历经千载,这些石头已俨然与山中草木浑然一体。如今,从这群乱石旁走过,看着状如碧绿翡翠的石头,也会让人想到石破惊天的那一刹那。
  
  
  沿岩壁下的小路绕上去,进入车行道,随车行道右转前行,至一松岗下。爬上松岗,松林间,临近悬崖处有一亭,名唤“松云亭”,亭柱有联语云:“远眺云深天际外,近聆水鸣涧底中”。亭旁有一古松,傲然立于崖际,遒枝横逸,傍亭栖云,俯群峰,笑苍天,巍然!伟然!金城山中有多个观景台,一路走来,觉得唯此处与晒经石、观日台三个视野为佳。
  
  驻立良久,下松岗,继续沿车道前行,又入一松林,林中有一牌说,这峰叫“神仙峒”,是金城山的最高峰。为何叫“神仙峒”,没说明。至山边,举目望去,斜对面正是“南金门”所在的那道山岭,只是觉得它仿佛矮了些。从山顶窄窄的石梯在铁练束缚盘了下去,手拉铁练,步步向下,至险绝处,仿佛身置山外,走完梯步,过了小石桥,全身已是大汗淋洌。又走盘山小道下数级,至林荫下,回望此峰摩天高耸,才想到陈以勤那首七律曾道“高摩赤日分昏晓,雄压诸山是子孙”说的就是它。从背掏出一罐啤酒一口气喝了下去,顿觉凉爽。
  
  顺着紧贴峭壁的山道盘绕前行,右壁岩腔内有奇石,呈飞鸽展翅状,撑着上面山岩。传说,很久以前,一樵夫在此砍柴,突遇山崩,碎石当头落下,眼看樵夫命在旦夕,一只曾受惠过樵夫的飞鸽急速飞来,挥冀挡住碎石。樵夫逃过一劫,那飞鸽却被山岩压住了,它奋力振翅,化为奇石,撑住山岩,使之不堕,人们称之“挡石鸽”。同样被山岩压住的还有一条蛇。距“挡鸽石”不远,路的左侧丛林间有一蛇头状的矶石,右侧岩石则宛如龟蛇合体的玄武镇于其上。相传,这山涧曾有蛇妖潜行,常吐毒气伤害生灵,受到镇守此山的玄武的惩处,被压于山间,再不能作恶于世。同样的以山石奇状演化出神话传说,“玄武镇蛇”却不能比“飞鸽挡石”更让人心震动。
  
  
  一段小坡上去,却是上山的公路,一条栈道高悬于右侧绝壁。顺公路下行一段,从石梯上去一岩腔,正是当年喝酒的地方。岩腔已整饰一新,青石铺地,条石垒坎筑梯做栏,照例置着石桌石凳,当年见到的“天高皇帝远”自然消失了,石壁上新的摩崖刻字点缀着这座山这片林。此时已近下午两点,便拿出酒菜置于桌上,在这片山色风光中独饮独酌,又想起了三十多年前与同学游山的往事。其实那次只走了这山上很小的部份:陡寨门、剑插龙池、金城禅院、南金门和这一岩腔。往日情景还历历在目,宛如昨天。哦,还有那个灿若烟霞的岩腔,它应当就前面了。
  
  
  约莫二十来分钟后,经塑有葛洪坐像的“抱朴洞”、利用山石形状及泉水改造的“引龙池”,果真见到了那道烟霞嵌空的岩腔,就在“南京门”的右侧旁。还是象当年样好奇钻进岩腔,观赏那顺着石纹起伏波动的红、黄、白、翠。斑斑点点,条条块块,灿如烟霞。
  
  灿如烟霞的,更有这一路走来所看见和听来的隐于这片青翠山林中的神奇传说和文人传奇。当真是:
  我到金城关上门,方知岳外有山尊。
  高摩赤日分昏晓,雄压诸山是子孙。
  插剑龙池留胜迹,步虚台树走长根。
  英雄祠此真灵异,记载纷纷何足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隐姓埋名的过客 时间:2019-10-10 12:03:09
  写得真好。作为一个本地人都不知道这个山。最近查洞天福地才发现这个好地方居然近在眼前。希望能在好地方租个院子长住
作者:隐姓埋名的过客 时间:2019-10-10 12:09:37
  你去过阆中的洞天福地 云台山没有?还有个云台观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