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将消逝的风景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19-10-30 12:38:58 点击:18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滨江大道外侧、临坡边沿的板墙树起不久,就被人弄开一个口子,走在滨江首座外天桥上,你就能看见有人通过这口子上上下下。早些年,这里住着几户人家,背临山坡,面向大道,耕种着坡上和坝上的土地,也经营着洗车或是维修的事务。为方便下坝去耕耨种收,这山坡就有了这条路。现在那几户人家早已侨迁新居,而他们修筑的、走过的山路依然还在。当然,每天必走这路的人家既然已经搬迁,这路自然就会有了损坏。从板墙的口子进去,稍斜下去,就会看见路呈“之”字状,路的急转弯处,当年的砌梯的石块与砖头,已被雨水冲得歪来倒去,成了一沟乱石。不过,下面更长的梯步因是混泥土筑成而保存完好。它被满坡的乔木、灌木及藤蔓簇拥着,穿过斜倒的树木,直直地伸下山去。因为这条路上去通过天桥就可到五里店,比沿大路去要近得多,于是,坝上的新居民要去五里店买菜购物或是乘坐公交,住在滨江大道西侧的需要下坝的,只要天气晴好就会有人通过这路上下。但雨天时,却绝少人走。一是因为上面那段乱石和土路,二来要走这路还需过一道壕沟。
  
  急转弯处,当年的砌梯的石块与砖头,已被雨水冲得歪来倒去,成了一沟乱石
  
  被满坡的乔木、灌木及藤蔓簇拥着,穿过斜倒的树木,直直地伸下山去
  
  这条路上去通过天桥就可到五里店,比沿大路去要近得多
  那壕沟紧沿山脚,向坝的北端弯去。前些年,听说清泉坝有个规划,要引入嘉陵江水,搞人工河,或许这山脚下的壕沟就是将来人工河的河道吧。但眼前却是一沟的死水,成年累月的积水面上浮着一层绿藻,一棵枯死的大树横倒在壕沟的水面,似乎扫住了绿藻繁衍,让树的别一侧露着幽幽的水。虽是阴冷天气,仍有些腐味飘入鼻孔。这水气味虽不好闻,但你只需看看水边嫩鲜鲜的小白菜、蒜苗、葱子,还有萝卜,就知道这水是种菜的好东西。壕沟两侧,但凡能开垦出来的,都有人来种着应季的菜蔬。你瞧:对岸的大爷放下提水浇灌的铁桶,又弯下腰去查看育着菜秧的薄膜;而稍过去,又有一妇人正抡着锄头挖着地。
  
  壕沟两侧,但凡能开垦出来的,都有人来种着应季的菜蔬
  
  大爷放下提水浇灌的铁桶,又弯下腰去查看育着菜秧的薄膜
  沿壕沟行,两三根废弃的木头或楠竹紧贴水面横过沟去,上面放上几块破旧的层板,成了简易的桥。桥的那头,连接着一条用薄薄的水泥铺成小路折进山谷去。山谷浅而小,却甚是幽静,人还未进谷,就已听见水流的“潺潺”之声。谷内竹树丰茂,遮天蔽日,一条沟渠顺山谷折下,渠内满是藤葛,荫荫蓊蓊的下面就是潺潺的流水。若是时光倒退二三十年,这沟渠当是搬螃蟹的好地方。沟渠用条石拦断筑了堰,一条用砖石和水泥筑成的渡槽,伴随小路进入山谷,一头搁在堰堤上。渡槽已多年不用,槽内满是尘土与落叶,但它却是当年清泉坝作南充城蔬菜基地之一的见证。小路沿右侧山体缓缓向上,路上多落叶,大概自从沿山顶平坝而居的人家拆迁之后,这山谷就少有人来了。进入山谷深处,小路向右分出一道石梯急速向上伸去,旁边的竹丛倒下四五根竹子横在了石梯上。沿小路继续向前,脚下的小路却消失在刺藤里。只得返回,从倒在石梯上的竹子间钻了上去。
  
  桥的那头,连接着一条用薄薄的水泥铺成小路折进山谷去
  
  谷内竹树丰茂,遮天蔽日
  
  用砖石和水泥筑成的渡槽,伴随小路进入山谷
  
  小路向右分出一道石梯急速向上伸去,旁边的竹丛倒下四五根竹子横在了石梯上
  上去是平整的坝子,长长的,从滨江大道东侧直至将军故居所在的山头,覆盖着房屋推倒后的建筑垃圾。而就在这残砖烂石间,居然仍有小块小块的照例着种着小白菜或是萝卜,也间种些蒜苗、葱子的地。地虽小,但种地的却做得一点也不含糊,深挖细耨,把小小的地块弄得平平整整、一相相有棱有角,地里除了鲜嫩的菜蔬,不见杂草。世事总是那么奇怪,山乡里大片大片的田地任其长着半人多高的蓬草,而那些已住进城里高大厦的却千方百计地想弄出块地——哪怕很小很小的一块——种上一些蔬菜来,而且还种得那么的认真、那么的精细。
  
  残砖烂石间,居然仍有小块小块的照例着种着小白菜或是萝卜,也间种些蒜苗、葱子的地
  踩着一堆堆残砖烂石,好不容易走到山岩的边沿。多年前的小路,在山岩下伸上来的竹树与右侧的一堆堆建筑垃圾间沿着岩边时隐时现。沿路走去,小路接着相当其三、四倍宽的水泥路斜斜向下,转弯连着同样宽的石梯折下山去。这路不仅宽,而且路边还砌有砖石栏,当是昔日住山顶平坝的下坝劳作、上山回家的最主要通道。而 面村庄既已拆迁,从此处上下的人就少了,路上的落叶与尘土也越积越多了。一颗黄桷树,枝繁叶茂,象在路边伸了一把青绿大伞,向内的枝叶与坡上、山坳的竹树相交,在头上形成绿色的穹隆,立于其下,透过青翠,能看见清泉坝新城的一角。而黄桷树伸向外侧的一枝,不知何故,已轰然断折,巨大的枝丫横斜一坡,一节还搁在了山道石梯上,上下的人莫不俯首低腰而过。
  
  多年前的小路,在山岩下伸上来的竹树与右侧的一堆堆建筑垃圾间沿着岩边时隐时现
  
  转弯连着同样宽的石梯折下山去
  
  透过青翠,能看见清泉坝新城的一角
  
  黄桷树伸向外侧的一枝,不知何故,已轰然断折,巨大的枝丫横斜一坡
  
  一节还搁在了山道石梯上,上下的人莫不俯首低腰而过
  从满是落叶的石梯下去至山脚,山下尽是蓬草,踩在上面,脚下发出草茎折断的声响。陡直的山崖显露出大片大片的砂岩与黄土,青翠的藤蔓,一绺绺地从上面的竹树脚下悬挂在山崖上。一群群沙燕子,在山崖上、蓬草间,栖息、鸣叫、扑腾。边走边看着土崖上的沙燕子,脚下的蓬草也渐至膝盖,斜上去一条草间的小路缓缓地伸进竹树林。穿过竹树林又回到了山顶平坝。路旁是一块苕地,被正开着花、结着角的刀豆藤围着,地里的老人正弯腰清理着挖出的苕。
  
  陡直的山崖显露出大片大片的砂岩与黄土,青翠的藤蔓,一绺绺地从上面的竹树脚下悬挂在山崖上
  
  一群群沙燕子,在山崖上、蓬草间,栖息、鸣叫、扑腾
  
  草间的小路缓缓地伸进竹树林
  
  一块苕地,被正开着花、结着角的刀豆藤围着,地里的老人正弯腰清理着挖出的苕
  周围更多的照例是大堆大堆的残砖烂石。脚下一滑,忙矮身收势。直起身子的一刹那,偶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幢幢高楼仿佛就是从这片残砖烂石间生长出来的一般。看着正忙于清理残砖烂石的几台挖挖机,想起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俗语。这一路之所见或将消逝或被改造,而在不久的将来,此处也必然会生出更美更好的景致来。
  
  一幢幢高楼仿佛就是从这片残砖烂石间生长出来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