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壳枪”的故事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20-01-19 22:27:37 点击:14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将军故居陈列室里的玻璃柜中静静地躺着一把驳壳枪。这东西,前些年去时还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陈列室的。驳壳枪在中国很有名气,恐怕没有哪类枪能够象它那样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留下如此深的痕迹,以至于直到现在,但凡反映二十世纪前五十年中的政治军事斗争以及江湖情仇的影视和绘画的作品中,大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有人做过统计,在那段岁月里,曾经先后有六百多万把进口的或国内仿造的驳壳枪,活跃在中国军事政治舞台上,也流行于江湖草莽之中。将军那代共产党的将士们也就是手握驳壳枪,领着战友浴血疆场,打出了一个新中国。但玻璃柜里的驳壳枪绝不是将军曾经的佩枪。在这间陈列室的墙上有幅将军曾经的佩枪的黑白照片,较模糊。若是上网一搜,这枪就立即清晰地映入眼帘。这是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的藏品,注明是M1930,此型驳壳枪是M1932的试用型,它的导轨有减重槽,也有了片状的快慢机装置,且有十响或二十响的弹匣。这把枪自红军时期起伴了将军二十多年,军事博物馆开馆才捐了出去。而玻璃柜里的驳壳枪的快慢机为桃形,导轨无减重槽,当为二十响的M1932型驳壳枪,尺寸太小,故是仿制品。
  虽说是仿制品,但能进入陈列室,也当是真枪的模样,照例让人心动。在我心中,手枪中最威风、最大气、最漂亮的莫过于驳壳枪了。小时候,当看见电影里的英雄们腕一拧、枪一侧,子弹就飞了出去,总觉得这是最动人的射击动作。初见驳壳枪,是七十年代的《渡江侦察记》。当时,五星花园人民电影院的大门正上方,画着巨幅的电影海报:在炮火中千帆渡江的背景下,李春林握着驳壳枪伏在芦苇丛中;而电影中,公路上,李春林突地从长衫内亮出枪来逼着敌人的动作至今也记得清楚。后来在很多的电影或是连环画中都看见了它,不过那时并不知它叫“驳壳枪”,而称为“手枪”。小学二年级时,父亲给我买了本连环画《小兵张嘎》,发现那本书里叫这种手枪为“盒子枪”。直到一天中午,一位同学带来了一本连环画,同学说这书叫“一支驳壳枪”,当时我们还不识“驳壳”两个字。学校操场边的黄桷树下,几个脑袋凑到一起,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议论着。当看到老地主死的那页,见了画图上的枪形,才知道那些电影中的“手枪”或《小兵张嘎》中的“盒子枪”,原来叫做“驳壳枪”。
  那天放学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从枕头下拿出《小兵张嘎》来看,注意力则集中于画图中的驳壳枪上。合上书时,封面上伏在青纱帐中的小嘎子手中的木头枪,让我动了用木头做把枪的念头。那个年代,男孩子们都喜欢玩“打仗”的游戏,对于枪有一种天然的爱慕情结。城里的百货公司也有这类玩具卖,而于我们却难以得到。纸、树枝、芭茅杆皆成了做枪的原料,这样做出来的自然不会保存得多久,若是有把木枪,那该是多好。于是,去房后柴堆里找出前几天外公换下的水桶底板,比着《小兵张嘎》中老钟叔在祠堂里掏出的枪的模样画在了木板上。接下的几个日子里,用菜刀又砍又削,还用铅笔刀按线条刻了出纹路,将舅舅打石头的錾子在碳火里烧红烙出了扳机孔,做出了平生的第一把木头驳壳枪。这木枪做得粗糙不堪,且因用力过猛,削掉了机头及准星,但也在同学间引起了轰动。他们找来大大小小的木板,带来《敌后武工队》、《雁翎队》、《地道战》、《黑子》之类的连环画,让我比着做。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竟然做出了六把。做得多了,做工越来越细,也为此常把手划伤,更严重的是,有次砍木头时砍在了油结巴上,用力过大过猛,竟然把菜刀砍裂,父亲只得把大菜刀拿到厂里打成了一把小菜刀。同时,也知道了驳壳枪还有“二十响”、“盒子炮”、“大肚子”、“匣子枪”、“大镜面”等众多的名号。
  有了这些“枪”,每当天晴,我们吃了午饭就往学校赶,赶去玩“打仗”的游戏。“枪”总是先在“地主”及“狗腿子”手中,他们会“强迫”一些人“耕田种地”,终于“耕田种地”的夺了“狗腿子”手中的“枪”,将红领巾系在“枪”把上、竹片做的大刀的把上上了山,“地主”会纠集一些人,端着树枝做的步枪和机枪口中“呯呯”地向山上“攻击”,山上的则伏麦地里或苕沟间挥着“枪”口中照例“呯呯”地还击,后来山上的包抄过来,竹片的“刀”与树枝的“枪”在呼喊中撞击在一起,最终山上的自然会胜。一切皆按看过的电影或书中的情节进行,但每次玩得又不尽相同,两三年的午间时光就在这样的打打闹闹的游戏中过去了。有时玩得性起,全忘了还要上课的事,直到老师在教室门口扯起喉咙喊“上课了!”,才会停下来跑进教室。
  自从做了“驳壳枪”,进城时总会去江边的渣滓堆,寻找被人遗弃的木板、锯条和砂纸。看电影和连环画,驳壳枪自然是成了关注的重点。但看得越多,越觉得自己做的不像,尤其看了《闪闪的红星》里吴大叔和胡汉三的驳壳枪。一个星期天,舅舅拉石头到延安路上的农机厂,我也跟去了。到红卫兵花园时,看见电影公司墙壁上《平原游击队》的电影海报,对舅舅说声“我在那路边等你”,就跑去看李向阳手中一把平端、一把斜指的驳壳枪,直到舅舅在农机厂下了石头拖了空车转来,眼睛都没离开过那两把枪。回来的路上及接着的几天脑子里在琢磨那两把枪的模样,却没能琢磨出什么名堂。
  也就是那年春节,五星花园银行大楼侧挂了很多革命历史图片,其中就有朱老总在南昌起义中所用的驳壳枪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却很清晰,枪上“南昌暴动纪念,朱德自用”的刻字及枪的编号都看得清楚。在这幅照片前呆了整整的一个下午,一边看一边用小石子在地上画,看了又看,画了又画,让这枪深深地印在脑子里。回到家,凭着记忆用铅笔把它画在了纸上。第二天带着图纸和笔,来到照片前,对着照片上的枪反复修改,终于得到了满意的驳壳枪图纸。节后回到乡下,从渣滓堆里捡回的木板中挑出一块三十多公分长、约十八公宽、近二公分厚的松木板,比着图纸,将驳壳枪细细地描在木板上,凭着一年多时间做过十几把“枪”的经验,小心翼翼、精雕慢磨了二十多天,做出了最为满意的“驳壳枪”;又用毛笔饱醮磨得又浓又黏的墨汁细刷三遍,一把乌黑发亮的“驳壳枪”诞生了。当这把“驳壳枪”出现在同学中时,男同学们全都爱不释手。这把“枪”,在两年后离开山村时,送给了一起上学放学、一起放牛割草的小伙伴。
  “枪”送了人,心中的驳壳枪情结却依然在,看到影视中的人物持驳壳枪射击时仍常会莫名的心动。而玻柜里缩小仿制的驳壳枪,则打开了记忆的匣门,教人想起了许多。但讫至今日,我还从未触摸过一把真正的驳壳枪。
  
  将军故居陈列室里的玻璃柜中静静地躺着一把驳壳枪
  
  这把枪自红军时期起伴了将军二十多年,军事博物馆开馆才捐了出去(来自网络)
  
  小时候,当看见电影里的英雄们腕一拧、枪一侧,子弹就飞了出去,总觉得这是最动人的射击动作(来自连环画《难忘的战斗》)
  
  当时,五星花园人民电影院的大门正上方,画着巨幅的电影海报:在炮火中千帆渡江的背景下,李春林握着驳壳枪伏在芦苇丛中(来自网络)
  
  当看到老地主死的那页,见了画图上的枪形,才知道那些电影中的“手枪”或《小兵张嘎》中的“盒子枪”,原来叫做“驳壳枪”(来自连环画《一支驳壳枪》)
  
  合上书时,封面上伏在青纱帐中的小嘎子手中的木头枪,让我动了用木头做把枪的念头(来自连环画《小兵张嘎》)
  
  比着《小兵张嘎》中老钟叔在祠堂里掏出的枪的模样画在了木板上(来自连环画《小兵张嘎》)
  
  对舅舅说声“我在那路边等你”,就跑去看李向阳手中一把平端、一把斜指的驳壳枪,直到舅舅在农机厂下了石头拖了空车转来,眼睛都没离开过那两把枪(来自网络)
  
  在这幅照片前呆了整整的一个下午,一边看一边用小石子在地上画,看了又看,画了又画,让这枪深深地印在脑子里(来自网络)
  
  玻柜里缩小仿制的驳壳枪,则打开了记忆的匣门,教人想起了许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