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打着火把"送瘟神"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20-02-07 22:58:31 点击:17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冠肺炎”,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搅黄了整个春节,更搅乱人们的起居与作息。十多天来,除了上班,便禁足于家。今天更是无所事事,便清理旧物,竟搜出一张几年前的旧报纸来,报上有幅当年三会镇“蛴蟆节”的图片:弯弯的山路上,众人举着用竹与纸做的各式的灯笼,簇拥着被高高抬着的照例是用竹与纸做的大蛴蟆,走向坡下的小河边。看着图片,就想起了儿时的若干个正月十四的夜晚打着火把送蛴蟆的往事。
  
  弯弯的山路上,众人举着用竹与纸做的各式的灯笼,簇拥着被高高抬着的照例是用竹与纸做的大蛴蟆,走向坡下的小河边

  蛴蟆,是我们这个地方对青蛙的称呼。蛴蟆是益虫,以祸害稻禾的虫子为食。“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不仅是诗意,也是农民对丰收的憧憬。农民对于捕食蛴蟆的,莫不恨之入骨,一旦发现有人趁着夜色打着电筒捕捉蛴蟆,定会出门叫骂,甚至好几个人围追过去,捉住那人,将笆笼里的蛴蟆尽数放回稻田。这样的情形,小时候在乡里就曾见过好多次。但是,我们的老祖宗却没给农民喜欢的蛴蟆安排过年的日子。以往过年期间,总会听人念唱:“一鸡二犬、三猪四羊、五牛六马、七人八蚕、九龙十虎、十一猫十二鼠、十三十四草和树。”说的是正月初一到十四每天都有一种或一类的生灵在过年,这里面却并没有蛴蟆或蛙类。外公他们那辈老人们的解释是,蛴蟆是好的,但也是瘟神。
  
  外公他们那辈老人们的解释是,蛴蟆是好的,但也是瘟神

  相传,很久以前的西河流域,每年春天都有瘟疫盛行,感染了的人咳嗽发烧出风疹,很不好医治,常有人尤其是小孩子会因此而相继死亡。这个时节正当已冬眠一季的蛴蟆钻出土来,人们就以为是它们从地下冥府带来了瘟疫,故称“蛴蟆瘟”。某年来了一个云游和尚——也有老人说是游方道士——给这个地方的人出了一个解除瘟疫、保一方安康的主意,就是正月十四晚上让孩子们用火把将瘟神送走。送蛴蟆,就从那时起在西河流域开始流行,成了每年春节必不可少的“送瘟神”活动。
  到了我们这一代,春季的瘟疫照例会流行,但已很少有人会因此而亡了。不过,大人们对于代代相传的“蛴蟆瘟”带来的人间悲剧还是心有余悸。既或已是杨柳风吹、油菜花开的时节,看见有蹦蹦跳跳的孩子因艳阳高照、气温上升而要脱去棉衣时,也会必然制止:“还不赶忙穿好!想得‘蛴蟆瘟’嗦?”而一年一次的举着火把送蛴蟆的活动,那更是要如期地进行的,且风雨无阻。对于这个活动,孩子们自是欢呼跳跃。平日里大人严厉禁止孩子耍火,而在正月十四这天晚上,却可以在父母的支持下举着火把跑,哪个孩子不乐意呀。不乐意的是七岁以下的小孩,因为他们是不能参加的。送蛴蟆,是要在黑夜里跑山路、跑田坎的,他们太小,父母担心摔着了、拌着了。当然,十六、七岁的已不屑于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因此,举火把、送蛴蟆的,全是山湾里七、八岁到十四、五岁的孩子们。
  正月十四这天吃了午饭,做父亲的或做祖父的就会拿了弯刀,走进竹林,挑选合适的竹子砍了,每五六尺裁下一节,为各自家的孩子准备送蛴蟆的道具。那道具远没有现在三会镇那么多的样式,做得也不那么的复杂、那么花俏。其实,就是做一个火把。将最上方的一两节的竹节划成八九片,用篾条编成喇叭状,塞进一陀缠得紧紧的谷草,再渐次收陇,做成一个锤形,留着谷草须以备点火用。条件好些的,还会浇上一些煤油。若是实在没有时间的,也会弄节竹蒿扎上一束谷草,为自家的孩子做一个更为简单的火把。大人们做着,孩子们也在一旁欢喜地看着。做好的火把置于檐下或地坝边,就只等晚上点火了。
  
  做父亲的或做祖父的就会拿了弯刀,走进竹林,挑选合适的竹子砍了,每五六尺裁下一节,为各自家的孩子准备送蛴蟆的道具

  晚饭后,天已全黑,活动就要开始了。最先举火高呼奔跑的,必是山上人家的孩子。山下的既或在屋里,也能听到来自山上的呼喊:“十四夜,送蛴蟆,蛴蟆公,蛴蟆婆,我把蛴蟆送下河……”山下的孩子听见了,就跑出门去拿了火把。做父亲的划一根火柴,火把“轰”地着了,各家地坝相继亮了火光。孩子们舞着火把,冲出地坝,沿着田坎奔跑高呼:“……送到河里去吃肉,保佑娃儿不咳嗽……”。弯弯的山路和田坎,一时间火光点点,跳跃移动,“……蛴蟆公,蛴蟆婆,我把蛴蟆送下河……”的呼声此起彼伏。未能参加的孩子必会傍着父母站在地坝边看着,这情景也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七六年夏,在富义房看《骓忘的战斗》,当电影演到老百姓和征粮工作队、区民兵举着火把沿街沿河寻捕聚歼匪特后的漏网之鱼时,就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从银幕下方跳起来、拍着巴巴掌叫道“嘿嘿!他们送蛴蟆了耶。”
  
  孩子们舞着火把,冲出地坝,沿着田坎奔跑高呼:“……送到河里去吃肉,保佑娃儿不咳嗽……”

  “……蛴蟆公,蛴蟆婆,我把蛴蟆送下河……”。但我们的那道山湾却没有河,只有自山而下的沟渠蜿蜒汇聚,绕过山头,经父子桥,通向西河。送蛴蟆后的火把万万不能丢在靠近人家住户的地方,这是父母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叮嘱,若将火把抛在某家附近,那户人家就会以为把瘟神赶到他家去了,是要跳起脚来叫骂的。山谷口的冬水田,周围数百米内无人家,于是就成了我们那道山湾孩子们送蛴蟆的终点。数十只火把相继被插入或抛入这水田中。满田都是熊熊的火,映红了天,也映红了绕田站着、齐声高喊“……送到河里去吃肉,保佑娃儿不咳嗽……”的几十个孩子们的脸。若干年后,在语文课里学了毛 的《送瘟神》,每当念到“纸船明烛照天烧”时,脑子里都会出现那满水田的熊熊之火。
  
  满田都是熊熊的火,映红了天,也映红了绕田站着、齐声高喊“……送到河里去吃肉,保佑娃儿不咳嗽……”的几十个孩子们的脸

  “走!摇竹子去啰。”不知谁喊一声,孩子们纷纷回跑,跑进各家的竹林里。一同跑进竹林里的,还有未能参加打火把、送蛴蟆的弟弟和妹妹们。进了竹林,各自找了一根竹子,双手抱住,把竹子摇得“哗哗”的响,边摇还边唱:“十四夜,摇嫩竹,嫩竹高,我也高,我跟嫩竹一样高,嫩竹长,我也长,我跟嫩竹一同长……。”孩子们的声音飞出竹林,在山湾里回荡。直到站在或坐在地坝里的父母们喊“好了!回来睡瞌睡了!”,孩子们才会走出竹林。
  
  各自找了一根竹子,双手抱住,把竹子摇得“哗哗”的响,边摇还边唱:“十四夜,摇嫩竹,嫩竹高,我也高,我跟嫩竹一样高,嫩竹长,我也长,我跟嫩竹一同长……”

  透过地坝边树与竹向谷口望去,那水田里还会燃着火光,大人和孩子都很高兴。孩子们为疯玩了一晚上而高兴;似乎那火已送走了瘟神,烧尽了疫气,带来了健康的希望,大人们也高兴。
  
  乎那火已送走了瘟神,烧尽了疫气,带来了健康的希望

  今天又是正月十四。不过,西河流域每年都举办的“蛴蟆节”活动因瘟疫而停办。至于家乡的那道山湾,打着火把送蛴蟆,恐怕好多年前就没有了,因为山湾里曾经的水田全长着半人深的蒿草。但若一提起,脑海里必然会呈现出当年打火把、送蛴蟆的情景来。
  (图片取自网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