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痕碑下的记忆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20-02-14 23:08:36 点击:11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为避免“新型冠状肺炎”交叉感染,城市公交也停运了,上下班时便沿江步行,来往都从洪痕碑下过。新一代的洪痕碑立于江岸已有大半年了吧,但还从来没有这十多天里这么频繁的近距离接触。因疫情严重,同样为避免交叉感染,近十多天的下班时间也较平时提早了一个多小时,若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返家途中必然会在碑下逗留一会,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此时,西斜的太阳给屹立在蓝天之下、江堤之上的洪痕碑度上一层金辉,耀人眼目;堤下一江嘉陵水从从容容缓缓南流。目之所触,美好如画。多好的一江水呀,婉约靓丽,滋润着这方土地和生灵。但这一美丽的江水一旦发起脾气来,却也是洪水滔天,浊浪排空,坏人田地,破人房屋,夺人生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座城市也必奋起抗争。为了“寓示警鉴,防洪杜灾”,江岸上、大桥旁就有了这座洪痕碑。
  
  西斜的太阳给屹立在蓝天之下、江堤之上的洪痕碑度上一层金辉,耀人眼目;堤下一江嘉陵水从从容容缓缓南流。目之所触,美好如画

  洪痕碑主体灰白色,碑芯为铸铜圆柱体,外表呈长方柱体,方过五尺,高近三丈,颇为恢弘壮观。从碑底一直往上,直至碑顶,浮雕无数。细观浮雕,由上至下,见那青山绿水间,城郭隐隐、房舍点点,好一个宜居之地。城郭边水流潺湲,忽成洪水泛滥、浊浪滔天。滔滔洪水中、叠叠浪花间,数十个人物浮雕,或以土石堵向洪水来袭之处,或救人与物于洪波之中。浮雕人物既有普通民众,又有抗洪官兵,他们姿态虽各异,神情却莫不坚定,呈现出众志成城、奋力拼搏精神风貌,形象地再现了我们这座城市在历次洪灾中抗洪抢险的真实场景。洪痕碑正下方的地面放着一方黑色的大理石板,石板上镌刻着“洪痕碑记”——居安思危,乃治国安世之本。南充市处嘉陵江中游西岸,傍江筑城。夏秋之际,暴雨发于上、洪水危于下。市区流域,河床狭窄;故沿江两岸,每遇洪峰,辄遭淹灭。兹将公元一九O三年(清光绪二十九年)和一九八一年所受两次特大洪灾,最高水位分别标记刊刻于此,寓示警鉴,防洪杜灾,以昭后世。
  
  青山绿水间,城郭隐隐、房舍点点,好一个宜居之地
  
  城郭边水流潺湲,忽成洪水泛滥、浊浪滔天
  
  浮雕人物既有普通民众,又有抗洪官兵,他们姿态虽各异,神情却莫不坚定,呈现出众志成城、奋力拼搏精神风貌
  
  洪痕碑正下方的地面放着一方黑色的大理石板,石板上镌刻着“洪痕碑记”

  这段碑文,在中学时期就已读熟,因为它在镌刻在已消失的老洪痕碑上,想来也有些不同。老的洪痕碑建于一九八一特大洪灾的后几年,就座落于如今的洪痕碑上面一些的当时的小树林中,时称“滨江公园”,其实就种了一些树,有一个亭子,一个茶馆。中学时常去玩,感其碑文很有味,且又彰显南充城的地理水文特征,去了必会默念一通。老的洪痕碑立于瓷砖嵌就的坑中,尖顶,碑身呈凹面棱形,棱上作标尺刻痕,凹面皆青绿。临街一面,青绿中,隶书“洪痕碑”,白底红字,一字一块;南面照例青绿中白底红字,却为条幅状,刊刻碑文,仍为隶字;临江一面仅刻南充城区郊乡一九O三年至一九八一年四次较大洪峰水位的刻度线、水位数字及年份。老的洪痕碑形虽小些,却也质朴端厚。前些天,曾在江边长廊见过这方碑的摄影,举着手机对着拍了几次,却因反光太强而作罢,还好在网上搜到了。
  
  老的洪痕碑形虽小些,却也质朴端厚(来自网络)

  新碑既然也名“洪痕”,那么刻上洪峰水位线同样应是它的特征。从百余年来的七次大水中,新碑撷取了一九O三和一九八一两次洪峰高、影响最大也最深的水位线。新碑正面下方用金属片标识了1903和1981这两个年份及其最高水位刻度线,水位数字277.14和276.20阴刻于白石上,不甚明显。这两条刻度线是啥概念呢?你只需往这两条刻度线旁一站,就会明白了。因为你会发现站在此处的你,已被一九八一年的洪水淹至腰际,而一九0三年的洪水则会没了你的头。即或你没经历过那两次洪灾,此时的你,也完全能够想象得出当年洪水来时西山坡下、城里城外皆成泽国的景象。
  
  新碑正面下方用金属片标识了1903和1981这两个年份及其最高水位刻度线,水位数字277.14和276.20阴刻于白石上
  
  当年洪水来时西山坡下、城里城外皆成泽国(来自网络)

  实则一九八一年的洪灾时,城里很多街巷的水位已超过了人的头。那年洪水退后,回到家时,就看到两侧各家门上方的墙上均有一条明显的洪水线连通了整条街。记得当时两个老人一边擦拭着门和窗上的污秽,一边摆谈着,“水倒退了,还有瘟疫哦。”“就是啊。听我老汉说过,光绪二十九年那场大水后就发了瘟疫,死了几千人哟。”但一九八一年到底没发瘟疫,更无人因洪灾而死。若是细细回想,政府迅速发动和组织抢险救灾的行动,为避免人员伤亡、减少财物损失实在是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至今还记得,涨水的那天,五星花园银行大楼上拉着警报或是放着教人既紧张又振奋的曲子。街道工作人员逐街逐巷地入户叫人作好搬家避险的准备。“要赶快拾好东西,今年水很大哟。”“还在慢条实理的,搞快点!水说来就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不绝于耳。我也早就作好了准备,铺盖、罩子、衣物、米面、油盐……旦凡能带走的都装进了箩篼;为不使搬不走的东西在洪水来时飘浮移动,从水井挑回水将水缸灌满了水;放进空柜子里的米坛坛、盆和锅照例灌满了水;柜盖和桌子扣在床上,上面也压了两桶水。街道工作人员进屋时,我正在用绳子捆绑床和柜子的脚。“你看他准备得多好,恁门小,屋头又没大人的。”一个工作人员指着悬吊在二梁上的箩篼:“你哪里头装的啥?”“蜂窝煤。”“快取下来!退水的时候,它一甩,还不把房扯垮呀?”他却上去帮我将箩篼取了下来。这时,水已进了街区,我用床笆子掩了门,挑了箩篼随众人而去,几个工作人员则继续淌水检查。
  后来听说,当时政府在地势高的电影院、银行大楼、学校、旅馆、政府大院等地设置了避难点,发动全市机关、单位、工厂、街道以及生产队组织了以党员干部和民兵为主体的抢险救灾突击队,既抢救公家的财物,也帮助本单位本片区的职工和居民搬家,遇上被洪水围困的人与物那更是要抢救的,夜晚他们还乘着木伐、小船巡视于大街小巷;而子弟兵的加入更使抢险救灾的行动如虎添冀;国家紧急调拨了救急粮、救急款和各类救灾物资,让受灾群众有吃有穿还有住。这些故事在后来拍摄的《特急警报333》电影中均有所反映。洪水退后,清污杀毒的行动就开始了。宽的街道、大的街区动用推土机等机械作业,窄的街巷就全靠人力铲和挑,防疫部门则四处喷洒消毒水和消毒粉,做着卫生防疫。房子垮了的或是成了危房的,政府则统一规划,原址或迁址重建,几个年里,原来的土木结构的老旧平房就变成了砖混结构的新楼房。我们街区在那次洪灾后也随即有了机器水房,从此结束了家家户户每天跑到小巷深处挑井水饮用的历史。笼头一拧,水就“哗哗”地往桶里流。“涨了恁门大的水,没捱饿、没发瘟疫、没死人,还吃上了机器水。哎!还是新社会好哦。”当时,老人们如是说。
  
  以党员干部和民兵为主体的抢险救灾突击队,既抢救公家的财物,也帮助本单位本片区的职工和居民搬家,遇上被洪水围困的人与物那更是要抢救的(来自网络)

  是啊!有一个强而有力的政府,实在是百姓之福。历次的洪水、地震、瘟疫等灾难来临之际,我们的政府总能果断地迅速地集中人力、物力、财力抢险救灾,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帮助灾区度过艰难。就拿这次“新型冠状肺炎”来说,若不是政府采取果断措施,真不知会有多少人要遭难于此。
  洪痕碑上两个洪灾象征的年份已然远去,岁月也抹去了当年洪灾的痕迹。几十年来,嘉陵江也发过几次大水,但随着我们这座城市防洪能力的提高,洪水来势虽凶,城区却并没有再发生过较大的洪涝灾害。但谁也无法预料更大的洪水何时到来。我们只能记住已发生的灾难,象洪痕碑记所说“居安思危”,才不会在新的灾难来临之际手脚无措。
  
  随着我们这座城市防洪能力的提高,洪水来势虽凶,城区却并没有再发生过较大的洪涝灾害(来自网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