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女石——一座有故事的公园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20-05-19 20:04:56 点击:126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从双女石建成了公园,去的就多起来了。这公园长长的,大概三四里地,从铁路桥下沿着山崖逆江而上直至清泉山下,若是拾级上山就进入新建成的清泉公园。这座长长的公园里,青绿的草坪、缤纷的花草、成荫的林木与澄碧的江水融为一体,一条条步行道在其间弯来绕去。设计颇为轻巧的长廊和平台,或是卧于路旁,或是立于江岸。山崖一侧,斜缓处作山坡田地状,陡峭处塑以奇形怪状的假山石,山棱突出的地方造亭点缀,一条木制栈道随势蜿蜒,时上时下,与山下园中的步道相通相连。每走上数十步,便有座椅或凳子,或是放置着带条凳的木制方桌,供人们坐息和娱乐。一路上,藏于草木里、石壁间的扬声器飘出轻缓的音乐,教人在这江城之畔、山水之间的公园里有了融于自然的意趣。每当晨昏之际,公园的山上山下和水边,都会有人在散步或跑步,或是面向一江嘉水伸腰踢腿。而当天气晴好,又是节假日时,驱车或步行来到这里的人更是成群结队,孩子们犹其兴奋。公园里有两处儿童乐园。攀爬、滑梯、秋千、钻洞、玩沙……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陪伴的爸爸、妈妈、婆婆、爷爷则在一旁愉悦的看着望着。
  
  
  看着望着这一切,以前这地方的模样也会在记忆中恍恍忽忽地浮现。与很多人一样,在这里未成公园之前,我也是很少到这来的。回想起来,之前,来这的次数较多的是上世纪七十年末。那时,我在燕儿窝的姨娘家。记得每隔几天,生产队收工后,姨父和另一个或几个村民就会拖着板板车,将炼油厂燕儿窝油库的空油桶搬运到双女石来。我也总会兴奋地跟着来玩。当时的双女石山上山下多为田地,农家多依山。爬上山去,能看见田地外的江滩,江边立着石头泊着船。印象最深的是山上立着好几个储油罐,很大,象粮仓一样,山下的仓库内,放着很多的油桶。想来,这些油桶将这灌满了油,搬上船运到更远的地方去。
  
  后来慢慢知道,这地方在相当长的历史岁月里确实发挥着码头的作用,而且是南充城最为久远的码头。汉初,高祖刘邦为纪念在荥阳城代他而死的纪信,彰显其安汉之功,就将纪信的故乡从阆中剥离出来设置了安汉县,在今五里店一带筑城作县治所在。古时候,陆运不发达,人员、货物往来大都靠水运。安汉城边的这块地方江滩长且宽,重要的是清泉山与乌龟山间的一条沟蜿转斜上,较城池的其他临江地段更便于人马行走与货物搬运,故成为安汉城人同货物的集散码头。它对于南充的前生——安汉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2200多年的岁月里,城池逐渐沿江南移。特别是经宋元战争及元末战乱后的明朝初年,整座城已南迁了六七里,建了以今府街、鸡市口一带为中心的新城,双女石的重要性也被新的码头所取代。虽说不那么重要了,但它仍然还是码头。五里店一线及其以北的人们,还是会走过一条条石板路或泥巴路,在这里登船渡江前往江东的小龙和龙门等地,江东过来的也会在这下船上岸。这种情形一直保持到铁路和二桥建成以后。数千年来,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既耕种着田和地,也摆弄着船。随着成达铁路的通车,炼油厂在燕儿窝建了一条支线,原料和产品的进出已由列车完成,双女石的仓库就废弃了,这个码头也彻底消失。江边上停泊的船,大都是开采砂石的,整天的机器轰鸣,尘土飞扬。后来,小龙航电站建成,水位提高了。政府一声号令,采挖砂石的撤走了,这里又成了平静的江边村落,围着二水厂。
  
  小龙航电站的建成,这段江面水位提高了很多,淹没了一部分江滩和田地,也淹没了那两块让这地方得名为“双女石”的大石头。说起那两块石头,很多南充人都见过或听说过。两块石头一高一矮,大约四、五米左右高,状似两人靠在一起,立于江水中,望着远方。在小龙航电站尚未建立前,日落黄昏之际,村里的妇女在石旁洗涤衣物,孩子们则在江中戏水游泳,年纪稍大的孩子还会爬上石去,纵身一跃,“噗咚”一声扎进江里,游上两圈。这两块石头很奇特,它们所的位置也十分特别,江水流经此处,这两块石正好有个缓冲作用,让江水微微折了一下,避免了江水流向江边的村落。听说,多年前有人考察过,发现它们和附近山的石头不是同一种类,它们来自哪里,是谁在什么时候弄来的,却是一个教人无法破解的迷。但于当地,祖祖辈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凄美感人的传说。
  http://img3.laibafile.cn/p/m/316891942.jpg(取自网络)
  说是很久以前,这江边的村落里生活着一家人,男的拉船,女的种地。后来女的生病去世了,留下两个女儿,和父亲相依为命过日子。姐妹俩虽小,却很乖,很懂事。早上父亲出去拉船时,姐妹俩也起了床,开始一天的扫地、弄菜、洗衣,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黄昏早早地做好饭,两姐妹就手牵手地站在江边去等候父亲归来。见了父亲身影,姐妹俩欢呼跳跃地迎上去,疲惫的父亲也一下来了精神,一手牵一个,高高兴兴地回家。大的八岁、小的五岁那年的一天,姐妹俩照例到江边去接父亲。等啊等啊,天快黑时,才看到一群人拖着船回来,她们却没看见父亲的身影。与父亲一同拉船的叔叔告诉她俩:“回去吧。你们的父亲再不会回来了。他被江水卷走了。”姐妹俩不相信父亲会丢下她们,认为她们的父亲水性那么好,是不会被淹死的,父亲一定会回来。她们固执地守候在江边,眼眼望着父亲归来的方向。一天、两天……,村里人谁也劝不回姐妹俩,只得含着泪给这对苦命而倔犟的姐妹送去食物。几天之后的夜里,江水暴涨,村里人惊慌地奔向山上。到了山上,才发现谁也没看见姐妹俩。天亮时分,洪水退去,村民们更为目惊口呆。江边,两姐妹等候父亲的地方,赫然立着两块四五米高的大石头,一高一矮,相依相偎,象那姐妹俩一样,望着远方。人们相信这两块石头是姐妹俩所化,就算等到天老地荒,她们也会等着她们父亲的归来。村民有感于这姐妹俩的心志,将这两块石头称为“双女石”,将他们的村子也叫作“双女石”。双女石也一直立于江边。
  
  我听这段传说,是小学毕业那年的盛夏之夜,是邻居爷爷坐在马架子上摇着蒲扇含着烟袋讲的。那时候,年纪小,对啥事都好奇,听了这故事,就问邻居爷爷:“说的是不是砖瓦厂上面的双女石?”“就是。”三天之后,我顶着烈日跑到双女石的江边,近距离地观看这两块传奇的石头,还爬上去,不过,滚烫的石头让人呆不住,就在石下打水漂玩。那时,没想到这么高、这么大的石头会被江水淹没,更没想到几十年后,这地方会变成这么漂亮的公园。
  
  曾听人说,这公园规划时取名为“垂线公园”。这名字取得太过古怪了,人们有异议,就向社会征集。一征集,得票最多的却是“双女石公园”这一名称。“双女石公园”的名字得票最多,既是人们对双女石传说的怀念,也是这块地方历史的传承。走在公园,你会看见草坪里、花卉中、树荫下不时立有石头。这些石头虽大小有别,形状各异,但莫不成双成对。如果你曾听过双女石的传说,定会明白设计者放置这些石头的用意。要是没听说过,则只会当成一般的景物。公园里,最高、也最大的一对石头摆在临江的小广场上,但与双女石原石相比,也只有一两分的仿佛。坐在广场边的凳子上,见一位老人对着石头,正在给他的孙子讲着双女石的故事。小孩听得不时地睁大眼睛。或许,若干年后,这小孩又会将这这个故事讲给他的儿女、孙子听,也或许他会忘记。想来,若是这公园能在江边作个简朴的古码头、塑个姐妹俩盼父归来的像,辅以文字;那山湾保持田地形状,植些竹树,弄一两个农舍状的草棚凉亭,让不知道这地方历史、没听过这段传说的人们,在水光山色的流连中,也能感受到这地方的沧桑和传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那夏夏了流星 时间:2020-06-07 23:29:44
  写得很感动,江边长大的九零后从来没见过那两块石头呢,是在二桥水库那边下面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