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时节——小满

楼主:如是我见A 时间:2020-05-28 20:55:04 点击:7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初夏的清晨,走在生态公园,听到林间传来“咯,咕!咯,咕!”的鸟叫声。若是循着声悄悄地进入林中,就会看到高高的枝头上栖着一只灰色的鸟,脚爪抓着树枝,胸部一起一伏,“咯,咕!咯,咕!”便从嘴中发了来,有的还会“咯咕咯咕”的四声连唱。这声音短促而宏远,近于人们口中“布谷”和“割麦插禾”发音,它叫得最欢时正是割麦栽秧的季节,人们就给了它们一个颇为农事的名字——布谷鸟。当然,这只是人们最喜欢称呼的小名。在动物界,它有正式的名字,叫做大杜鹃。它的形体比一般鸟雀要大些,性情很谨慎,警惕性高,平时多闻其音,难见其身。在树枝上它每叫几声,就会改变体位方向,一旦察觉有人靠近,就会翅膀一振,却无声息地窜进树林的更深处,在那里继续“咯,咕!咯,咕!”地叫着。在这“咯,咕!咯,咕!”的啼叫声中,时令已进入了小满,也教人想起了当年山乡的这个时节。
  
  小满时节的山乡,给抹上了青绿和金黄。姹紫嫣红、繁花似锦已成为过去,但“晴日暖风生麦气,绿荫幽草胜花时”。水田中栽上不久的秧苗、地里的包谷和瓜藤、田埂地边和近人家的竹树,还有无处不在的草,皆绿得教人见了便觉清爽。而一块块、一层层的麦地,在微辣的阳光下金黄灿灿,耀人眼目,暖风中,麦气氤氲,兴奋着人的感官。很多年前上学的山路上,也是在“咯咕,咯咕!”的布谷鸟鸣叫中,邻村的一个大爷摘下了一个麦穗,在手中搓了搓,吹去芒与壳:“啊!麦子熟了。”他将麦粒放在嘴里咀嚼,发出轻微的脆声。
  
  
  
  麦子熟了,农家的男女老少就更为忙碌了。春争日,夏抢时。为了赶在小满时节的雨到来之前,须用三五天的时间将山上山下成熟了的麦子收回去。在布谷鸟急促的“割麦插禾”的催促下,农民开始了起早贪黑、两头见星星的“抢时”,学生也不例外。这时候,农村里的学校会放十来天的“农忙假”。虽然放了假的小学生们不用去抢收麦子,但鸡叫三遍的时候,大人起床不久,也会从床上起来,帮着生火烧做饭,或是背着背篼去近家的田埂地边去割背草。太阳升高了,大概八点多钟,出早工的回来了,一家围在一起揭锅开饭。这时候,最苦的却是光棍。家中有已不用出工的老人的,或有八、九岁孩的,早工回来就可以端碗吃饭。但光棍们没人为他煮饭,空着肚子、出力出汗地劳作一大早晨、好几个小时,回到家,却是冷锅冷灶的,于是模仿布谷鸟的叫声唱到“割麦插禾,光棍最苦。”
  吃了饭,该出工的放下碗就走了。在家的老人和孩子们也会在洗了碗、喂了猪后,也来到收割的麦地。这时,地里的麦子正在妇女和中学生们手中镰刀的“嚓嚓”声中一束束地被放倒,青壮男人把事先准竹蔑条放在地上,将麦子一束束集中成捆,用纤担穿了挑起就走。本不用参加生产队劳动的老人进了地,或是弯腰挥镰,或是帮着把割了的麦子集束成捆。我们,一群同队的小学生有的背小背篼、有的拎篮筐,在已收割完毕的麦地里,象鸡觅食般捡拾漏掉在地里的麦子。因为是抢收,被漏掉的不少,随处可见有一根、两根的麦穗躺在那里,若是早晚收割的,漏掉在地上的则更多。一边捡,还一边背着当时的一篇课文:“六月里,麦子黄,公社社员收麦忙。小学生,来拾麦,粒粒麦子都归仓……”。记得老师讲这篇课文时曾说:“我们中国啊,很大。北方六月份收麦子,我们这五月里就要收。到时候,你们也要去捡麦子,也要做到‘粒粒麦子都归仓’。”我们捡的麦子诚然是要归仓的,但归的是自家的仓。小孩捡的麦子,生产队是不收回的。即或是队长见了我们所捡的麦子,也会逗趣道:“哎哟,捡了这么多啊!拿回去,叫你妈给你做馍馍吃。”
  
  
  (取自网络)
  “六月里,麦子黄,公社社员收麦忙……”。麦收的日子,是忙的、累的,最讨厌的是,麦芒剌入肌肤,阳光下汗水不住地流淌,全身都火辣辣的痒,用水洗了也不管用。但满眼的麦穗金灿灿的,看着也教人喜悦、教人高兴。晒坝里,一捆捆麦子从地里挑回来,密密匝匝,放在太阳下,黄昏时分将会成捆地搬进几间大屋子层叠堆放。麦子不同于谷子在田间脱粒,因为要抢天时,一来成熟了的麦子须在下雨前收割完,二来必须在五月底完成低处麦田的插秧。低处麦田一收割,队里就会抽劳力去泼上粪水和肥料。只要天一下雨,立即拦堵山崖下的沟渠,让山水流进麦田。若是天不与人合作,不下雨,人们就会将水库、堰塘里的水引进麦田里去。水进了田,就牵着牛、扛着犁耙,去耕去磨,紧接着就是躬身插秧。麦田变成秧田,又是一忙,照例是起早摸黑的。
  
  山上山下的麦子收完后,还在“农忙假”中的我们每天照例要割一背篼草,但目光却放在了麻芋子上。收了碗豆,割了麦子,地里麻芋子就突出了,它也就草一般高矮,通体青绿,顶着三片叶,伸出一条象青蛇昂首吐信般的絮。而我们感兴趣的,只是这绿油油的苗苗下长在土里的球形小芋子。小芋子样子不好看,且有毒,却是中药材,能卖钱。午饭后,三个、五个邀约一起,各自背了笆笼、扛了锄头,分散在地里。见了麻芋子苗苗,一锄下去,俯身在撬起的泥块中掰出麻芋子,去掉茎叶,把麻芋头丢进笆笼。至黄昏,就可挖得数百颗。麻芋子长得不深,即或放牛割草时,也可凭一把镰刀撬得几十颗。挖得的麻芋子,拿回家去,在房后挖一土坑,倒在坑里,盖上泥土保存起来。等到坑里的麻芋子有了一大笆笼时,就背到乡场上中药材收购站去卖了,一次一般可卖一块多钱。得了钱,有的会买李子、桃子,有的则进乡场书店买一本连环画,在某个阴凉之处,几个脑袋凑在一起,嘴里吃眷桃子李子,眼睛看着那本连环画。回到家就将剩余的钱全交给了各自的父母,父母也很高兴。挖麻芋子,也得抢时。当山坡上的一块块麦地刨出了一条条苕沟时,一年一度的挖麻芋子也就结束了。
  
  麦子收完了,低处的麦田变成了秧田,村上的男女照例天一亮就出了工。牛耕人挖,在一块块坡地里弄出一条条数十公分高的苕沟来,为芒种前后抢栽红苕作好准备。这时候,离芒种尚有些时日,生产队会分出一部分劳力来打麦子,但大规模地打麦子,要在抢栽红苕以后。那些年,麦子脱粒的方式很原始,场面也可观。七八个人手执连枷、略作弓步,相向而立。这边扬起,那边拍下,满场都是“啪啪”的声响,单调而有节奏。经过翻来覆去地拍打,麦粒全部从秸草里脱出,去掉秸杆和影草,两人一组,抬着大筛子,用劲的筛簸。风车抬出来了,一人转动把柄,一人一撮一撮地把筛簸了麦子倒进风车里。在满场麦芒飞扬中,饱满的麦粒,伴着风车“咕咕”的转动声,洪水般倾泻到风车下的箩筐。
  
  (取自网络)
  
  (取自网络)
  “咯,咕!咯,咕!”布谷鸟在高高的枝头上啼鸣。这是一个割麦插禾的时节,是充满丰收喜悦和劳动艰辛的时节。“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我们的老祖宗读懂了时序万物对人类的启示,物极必反,阴阳互转,“小满”就不仅仅是节气转换的标志。面对用汗水泡出来的金灿灿的麦粒,自当心怀欢愉,但这也仅是“小得盈满”。更应该继续用欢愉的心情和辛勤的汗水去栽插稻禾,遵循天时,生生不息。务农如此,做工亦然。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在乡村还是在城市,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和将来,莫不是在不断地收割当下、不断地栽种未来。从这个角度看,人生就是在苦与乐的交织中过着小满时节的日子,感受着天地万物的宽厚和绵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