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爬行者小江》有感(转载)

楼主:朗朗新茗 时间:2012-10-14 13:27:39 点击:156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波兰女诗人辛波斯卡在《博物馆》里写道,“王冠的寿命比头长。手输给了手套。右脚的鞋打败了右脚。”肉体终将被岁月消耗,容颜从未到达永恒。就像是陈道明在江一燕的新书《我是爬行者小江》序言里写的,“不少演员费尽周折地美化自己的样子,我却宁可你花更多的时间来涵养你的才情。比如像现在这样,写一本书……”

  江一燕是谁?走进公众的视线,她是女明星、女演员、女文青、女歌手、旅行者、公益者……总之,是风光旖旎的俏姑娘,生活在一个浮躁奢华的圈子里。人人都是说文艺圈是个大染缸,好姑娘也好得不够长。可是,在这本书里,我们遇见的是江小爬、江软软、江不怕、江老师、灰姑娘小江。她不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里的周蒙;不是《南京、南京》里的江香君;不是《双食记》里的COCO;这一次,她要做成她自己!“请允许我做我自己”,她以行动冲着阳光大声宣誓,背起行囊,打开心房,向属于她的世界出发!去收集路上的比物质更宝贵的经历、体验和思想。

  从未试着打碎银屏上的边框去审视一位女明星,断想水银灯下的光鲜是她们享用一生的甜蜜。然而,江小爬说,“悲伤和快乐一样美好”。小江文艺女青年的气质是她一生逃脱不掉的宿命,就像如来佛是孙悟空的宿命一样。宿命的眷顾充满爱意,她是天生的写作者,她用墨迹倾诉爱恋与孤独、清醒与迷失、纯洁与污浊、渴望与寂寞,这些情绪像泛滥的河流,冲入她的身体,每七年一次轮回,为她的蜕变成长提供给养。那篇《红》,就是一见钟情与长厢斯守在岁月的苍穹下倾尽一生的博弈,真丝红裙是他们争夺的信物。书中那些明艳的、灰暗的、欣喜的、悲伤的照片是所有感情的注脚,它们陪小江一起走过日本、坦桑尼亚、肯尼亚、德国,陪她流浪在青春路上。

  小嘎村,是江一燕魂牵梦萦的地方,甚至连下一场大雨,她都念念不忘,“我的孩子们藏好了吗?”如今的公益事业仿佛是一处逗秀场,充满喧闹和匪夷所思。在人们一边痛骂裸捐,一边泡酒吧逛夜店的时候,小江开始了她的公益爬爬之旅。她不管别人做什么,她不听别人讲什么,她只听自己的心灵说话,她知道简单与真实是对抗浮华的最佳武器。业余女教师小江在广西的大山瑶寨里,给留守儿童们唱歌、跳舞,放电影,用爱筑成了山寨里最美的风景,享受自我褪变成蝴蝶。

  我的表妹在乡村支教,之前发来短信说,她所在的小学十七年没上过音乐课,学校里的老师都身兼数职。学生根本不懂什么叫吵闹课堂,对于知识的渴望让他们舍不得花时间去闹课堂。看着书中,小江离开小嘎村时的那张照片,她后面背着大包、前面挂着相机、手里提着吉它,她瘦弱的身体竟然可以背负这么多东西,可见聚集无数正能量。表妹和小江都是八零后女孩,不同的是,小江是明星偶像,她可以照耀得更远,影响更多的年轻人,就算是爬行,也会很有力量!

  小江将自己比喻成灰姑娘,唱歌、演戏、创作歌词,都为了寻找存在的价值。那只遗失的水晶鞋,暗喻内心的自我,她一直都在路上找寻。她怀揣理想闯世界,“在一个日渐妥协的社会,理想主义依然,活着!”当小江做回自己的时候,是一朵开不败的姑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绝版男配角 时间:2012-10-14 14:15:00
  支持一下
作者:似水微寒CB 时间:2012-10-14 14:26:00
  支持一下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