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为什么会如此健忘(转载)

楼主:怀旧的火柴 时间:2018-12-07 13:33:28 点击:4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岑嵘

  当股市处在熊市的时候,股民往往会遭遇巨大亏损,于是一个个都诅咒发誓:只要一旦回本就再也不碰股票了,可是一到形势好转赚了钱,顿时又喜笑颜开,把之前被套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股民的记忆只有三个月。

  股民为何会如此健忘呢?美国经济学家尤里·格尼茨等人曾做过一个实验,他们让一些学生解答一些相对简单的谜题,然后评估一下自己的答题能力。结果发现学生大多只记得自己成功的例子,而忘记自己失败的答题经历。在实验中,学生除了要对自己的能力进行评估,还要对自己能否成功解答下一题的概率进行下注,由于这种健忘导致的自负,学生普遍会夸大成功的概率。

  从行为经济学来说,当人们做出一个诸如购买股票的决策时,会产生自尊效应,“我买这个股票可是我仔细研究过的”“这个消息可是我最铁的哥们从内部打听到的”……人们对自己的决策往往自信满满。如果股票涨了,会进一步强化这种自尊,而一旦亏钱了,人们不会认为是自己的决策出了错,而是普遍会给自己的错误找理由开脱,诸如“个股的选择是没问题的,谁也想不到大盘会跌成这样”“明明要涨的,一定是庄家在搞鬼”。

  我们对成败的反应主要为情感反应,相对应的是愉悦感或挫折感,这些情感的反应最后都成为我们的记忆,而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普遍都是重视生活中的正面事件,而忽视负面记忆。而我们评估他人时,往往较为准确,比如配偶往往会更清楚对方的炒股能力,准确地说出对方去年亏了多少,而我们本人却会乐于修正记忆,只记得自己赚到钱的投资经历。

  那么这种对不愉快事件的健忘在生物学上有什么意义?当我们的祖先千辛万苦走到一片树林,结果不但没有猎物而且连野果都没有,我们的祖先不是该牢牢记得这种沮丧的经验,从而避免再次来到这个可能挨饿的地方吗?

  以色列经济学家艾亚尔·温特说,尽管选择性遗忘会造成一定的伤害,但是遗忘负面的经历而产生的自负却有几个重大优势。首先,自信的作用类似孔雀的尾屏,可以提高自己在社交场合的吸引力。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提高了最重要的交际——即找到伴侣的可能性。其次,在资源和领地的竞争中,自信也能为个人带来优势,因为自信的表现可以威吓敌人,在实力均衡的状态下,往往更有自信的一方才能获胜。第三个优势是可以促进乐观情绪的形成,客观促进行动,而行动有益生存。

  美国古生物学家莱昂内尔·泰格尔说,当早期人类离开森林成为猎人后,许多人经历了伤残和死亡,所以培养乐观情感对人类来说是一种生物适应性,毕竟,抓住一头乳齿象(一种巨大的类似大象的史前生物)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当面对疾病等可怕消息时,乐观主义者比悲观主义者处理得更好,生存时间也更长,因此,乐观可能是一种极佳的生存策略。人类在艰辛的进化过程中,有目的地遗忘负面事件是一种生存优势。

  当这种进化的痕迹来到股市,就成为股民对亏钱的健忘。选择性遗忘对生存在野外的猎人或许是有用的,但是到了资本市场,却常常容易被看不见的猛兽吃个精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