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小(转载)

楼主:怀旧的火柴 时间:2019-02-11 17:58:22 点击:2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王太生

  清人顾仲写过一本《养小录》,记述各类清淡饮食,清甜小吃的烹饪与制作方法,是一本纸页泛黄的古代菜谱。

  何为“养小”?顾仲在书中只字未提,他相信读者的眼力与智商,让人去查阅考证,或者费心思去想。

  这样就想到孟子曾对他的学生说过的一句话,“饮食之人,则人贱之矣,为其养小以失大也”,孟子轻视煮饭做菜这类一地鸡毛的家务琐事,认为只晓得吃吃喝喝的人,被人瞧不起,是因为他护养了小的部分而失去了大的部分。言外之意,是说人在满足生活需要之外,还当有精神追求。一味地只专注于味蕾之欢的人,养小而失大。

  顾仲当然知道孟老前辈的话,但他喜欢煲汤做菜,没有办法呀,情难自禁。人家早在两百年前就有养生意识了,老本行是个医家。他觉得只有吃好喝好,才有干活、做事、创业的本钱,养小就养小吧,大事从小事做起,他干脆把吃吃喝喝之类的小事写成一本书,边学习边实践,吃着自己亲手做的橙糕,喝着亲手熬的暗香汤,口中妙味奔突,鼻翼掠过一缕清香,心中暗暗窃喜。

  养小之事,就是下厨房,劈柴炒菜,一心一意做好吃的,心无旁骛。顾仲有几十个招牌菜,诸如,熏豆腐、顶酥饼、鲫鱼羹……这要是放在现在,开个小饭馆,兼顾配送外卖,肯定大发。

  养小,或许是捣鼓些小玩意、小喜好,贪图些小怡情、小安逸、小意趣,而且还沉浸其中,自觉美好。

  衣食住行,寻常百姓每天所做的事是“养小”。

  我曾养一小龟,搬家时,人走屋空,一回头,见小龟还留在窗台上的小盆里,心中舍不得,赶紧将它带走。

  小龟当初买回来逗小孩玩的,给它喂食,米粒、肉食,一概不吃。它白天匍匐在那儿一动不动,到了深夜,两只爪子嘎吱嘎吱磨蹭盆壁。有天夜里,小龟顶翻扣在盆上的盖子跑了,跑了十几天后,不知从哪儿跑出来,趴客厅里。小龟就这样一直不进食,卖龟的人说,不吃没事,一旦它开过口,就要定时喂了。有天中午,爱人将瘦肉切碎,放在盆里,人走后,隔一会儿,偷偷观察它,两只小爪子,攥着肉,开始撕咬,一口、一口……再去看时,肉已吃光。

  养小,不外乎是养小动物,其中有小乐趣,它和顾仲喜欢做菜异曲同工。

  喜欢做菜的文人,笔下活色生香,文从小处着手,亲切,接地气,有生活烟火味。

  汪曾祺饭桌上的菜,有些是他亲手做的。比如,烫干丝、烧小萝卜、塞肉回锅油条等。他说:“拌荠菜,拌菠菜。荠菜焯熟切碎,香干切米粒大,与荠菜同拌,在盘中用手抟成宝塔状。塔顶放泡好的海米,上堆姜米、蒜米。”

  王世襄也喜欢做菜。他从前在京城经常骑辆破自行车,车后架上绑着大小锅具,他到朋友家中去做菜。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被人问起人生观,想也没想,“吃吃喝喝咯,快乐咯,自己活得一天比一天更好,希望今天活得比昨天更好,明天活得比今天更好”。蔡澜的大吃大喝,算得上是一种“养小”态度,这在当下,从另一个角度看,也算是热爱美食,热爱生活,对生命的一种尊重。

  汪、王、蔡,仨老头儿,一台戏,说来说去,其实都喜爱“养小”。

  “养小”养的是小闲情、真品位。从前,隐居在江南园林中的人,他们在水榭花池里养红鱼,让眼睛跟着鱼尾巴转;垒石叠假山,让园子里添几份山林烟岚之气;红木案几上,摆几盆微缩盆景,片石有山的纹路,灵动雅致……这些都算是养小。

  我曾被人拉到一微信朋友圈里,里面的人,天南海北,开始以为是谈经说文,哪知全是谈的养花识草,他们拍的那些花儿我从未见过,也就插不上话来,朋友圈里,从早到晚,天天谈论得很热闹,一帮人在微信上“养小”。

  许多人年轻时曾有大志向,梦想成大事,创大业。经历过许多事情,取得过很多成功,遭遇过失败。到了中年,慢慢沉淀下来,喜欢养养花,种种草,摩挲小古董、小石头,钓鱼,做菜,这些细小而充满意趣的小事上来,人生绕了一圈,他又回到“养小”。

  (刊于2018年9月13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综合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