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批电视台为牟暴利滥播低俗相亲节目(转载)

楼主:凌云时装 时间:2010-06-22 08:24:27 点击:12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民日报批电视台为牟暴利滥播低俗相亲节目
  
  
  
  
  编者的话
  
  6月4日,本版以《相亲节目,谁在玩“火”》为题,重点关注了时下一些电视相亲交友类节目开办过程中的一些不良倾向。当日“编后”中,我们提出,要警惕一些相亲交友类节目正在“成为个性张扬、搏位出名的平台,成了各种价值观甚至‘把无耻当可爱、把隐私当噱头’这种低俗价值观放大的公共空间”。近日,本报记者就这类节目的影响程度、社会成因、时代特点等,展开更进一步的采访调查,本版与人民网联手推出“相亲类电视节目(网民)问卷调查”。希望通过这些调查,为读者的正确判断与选择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同时,对社会转型期间媒体如何肩负社会责任、公共权利如何捍卫、道德底线如何坚守等争议话题,提出我们的观点。
  
  近来,一股“相亲”热浪在荧屏上劲刮。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浙江卫视《为爱向前冲》、东方卫视《百里挑一》……一时间,电视上的红男绿女,大谈拜金、享乐,一批“个性十足”的男女嘉宾迅速蹿红网络,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随之也引起社会广泛争议。
  
  国家广电总局日前下发通知,着手治理整顿相亲类节目泛滥、造假、混淆正确价值取向等不良现象。电视相亲节目从引“火”上身,到跳进“火坑”,前后不到半年时间。
  
  节目鼓励出位表演
  
  “我们也没想到节目能火成这样。”《非诚勿扰》栏目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节目最初的策划是在2009年的5、6月份,例行提交第二年的节目形式策划案,结果有1/3的策划案指向了“剩男剩女”话题。
  
  《玫瑰之约》、《相约星期六》这样的传统婚恋交友节目形式并没有成为《非诚勿扰》栏目组的选择,“经过跟社会学者沟通以及观摩国外的此类节目之后,最终确立了 ‘天涯社区’式的内容组织方式。”
  
  在1月15日的第一期节目中,随着“只提供邂逅,不包办爱情”的口号,24位女嘉宾、5位男嘉宾在华丽的灯光和漂亮的音效中亮相,《非诚勿扰》正式与观众见面。
  
  “到位”的思路让这个亚黄金时段的节目来了个开门红,第一期的收视率达到1%以上,媲美该频道主打栏目《人间》。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3月下旬,《非诚勿扰》的收视率已经超过了稳坐了10年“综艺大哥”位置的《快乐大本营》,坐上了娱乐节目老大的交椅。
  
  “在早期节目中,他们比较注重嘉宾的特殊性,并且希望嘉宾在舞台上要有表现力,上节目放得开。”一位长期关注节目的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些嘉宾平时也都是特别能说,但有时候就是放得太开了。”记者从一份《非诚勿扰》选择嘉宾标准中也寻到这样的痕迹:有特殊经历、情感故事者可优先考虑;职业类型比较特殊者可优先考虑;特别愿意表达自己,个性特殊,表现力超强者可优先考虑。
  
  小雪(化名)参加《非诚勿扰》的经历也证实了这种说法。整个面试过程中,编导最关注的还是她的性格特点,并希望帮她贴一个标签,比如泼辣型,温柔型,并要求她把这个特点无限放大,呈现一定的节目效果。“他们希望能讲、敢表达的。”小雪透露了当时面试中的一个细节。
  
  “如果你遇到一个带小孩有离异经历的男嘉宾,你会讲什么?”小雪当时被编导问过一个这样的问题。
  
  “我们不太合适,但是希望你继续努力,总会遇到一个好女人的。”小雪鼓励型的回答却得到了编导的否定。“如果这样,我们就不需要你上台了,能这样讲话的人有的是。”小雪在编导的提示下又继续回答“那你还配不上我”,直到这句话出来,编导才感到满意。此外,编导还举了马诺等几个比较敢表达的女嘉宾的例子对小雪进行启发。
  
  广告价格水涨船高
  
  靠着马诺、朱真芳、刘云超等一批“敢说话的人”起家,《非诚勿扰》一路高歌猛进,首复播的收视率都节节攀升,广告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某广告代理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广告销售非常火爆,想在《非诚勿扰》上投放广告,详情要咨询客户经理。
  
  记者随即致电该客户经理,对方表示,现在首播时段的插播广告“肯定要等几个月”,而且按照新的刊例价,“完全没有折扣”。重播时段的插播广告8月比较有希望,是在目前首播刊例价的基础上打四折。
  
  她告诉记者,因为节目收视率暴涨,广告刊例价也已上调了4次,不但首播的广告投放商没有了四折的优惠,复播的刊例价也上调至跟首播一致。即使这样,排队商家也不在少数,“就算是上重播的广告,也要提前一个月预订”。
  
  另外,该客户经理还告诉记者,《非诚勿扰》中的软广告价位会更高,“一年的栏目冠名要1个多亿,一个季度的口播要1000多万。”
  
  “其实广告收入还不是栏目经营性收入的全部,根据惯例,利用高收视率来说明自己的品牌价值得到了提升,由此一些商业性活动的收入也会提高。”某广告从业人员告诉记者。
  
  嘉宾一夜成名“捷径”
  
  “马诺已经赚足了人气,出场价也高出了好几倍,接近二线艺人吧,我现在要帮她转型,出唱片、排话剧,而且现在有几家公司想签她。”自称是其经纪人的张烁对马诺的迅速蹿红也很意外。
  
  而3个月前,马诺不过是北京一个不出名的平面模特。
  
  这一切的改变,源于她在《非诚勿扰》里对公众价值底线的挑战:“宁愿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在自行车上微笑”让她成为话题人物,也给她牢牢地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
  
  《非诚勿扰》之后,负面消息不断的马诺反而成了一些卫视的“香饽饽”,受邀上了《越跳越开心》、《周日我最大》等几档栏目。这几个栏目也借着马诺的人气,当期节目的收视效果颇为可观。
  
  但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新人从出道到成名,最快也要6到10年的时间。”橙天娱乐副总裁伊简梅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新人的推广是件耗时、费力的事情,有一个漫长的再培养和创作过程。
  
  在张烁看来,马诺的蹿红省去了在网站发帖制造话题的第一个环节。张烁也并不讳言,事情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些策划,“有参与、有放大、必要的时候也会主动放些新闻点出来。”
  
  “红人不能缺少话题,说白了,我们与媒体之间也是互相利用。”张烁说马诺红起来之后,先是接到不少电视台上节目的邀请,同时商演和广告也纷至沓来,现在是按照接近二线艺人的标准。再接着就有演艺公司想来签她。张烁最近还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改变马诺在公众前的形象,帮她撕去“拜金女”这个标签。
  
  “一个靠非正常方式出名的新人,要想在娱乐圈里有发展,最终都会走‘漂白’这条路。”某娱乐圈人士告诉记者。
  
  要收视率,更要社会责任
  
  本报北京6月21日电 (记者吕绍刚)自从6月4日本版推出《相亲节目,谁在玩“火”》报道以来,全国各地读者踊跃来信,就相亲节目发表看法。读者们一致认为,近期《非诚勿扰》等真人秀类相亲节目,舍弃真实,拒绝真诚,一些嘉宾的行为和言论,更是直接挑战着社会伦理和价值底线,确有整顿的必要。同时,大家也呼吁,媒体要加强道德自律,不可为了盲目追求收视率,而放弃社会责任。
  
  《非诚勿扰》不真诚
  
  许多读者都“炮轰”《非诚勿扰》等节目,刻意策划和造假,缺少真实和真诚,忽悠公众。
  
  “所谓小饰店的老板、煤老板的女儿、火锅店老板娘,不过是兼职模特、临时演员、在校学生;所谓的婚恋交友,不过是用有彩排有设计的表演拿不知情的观众开涮。这不是把观众当猴耍吗?也太不厚道了!”江苏教育台的电视人、42岁的周云龙说。
  
  读者黄行明曾是《非诚勿扰》的忠实观众,当初颇感兴趣,但现在却不再愿意看了:“太多刻意策划的痕迹了,比如说母女同场、双胞胎姐妹、一高一矮的‘双娇’等等,让人颇不自然。某些女嘉宾的言语纯属哗众取宠。”
  
  不少读者都表示,婚恋交友、情感访谈等节目形态,应当是真人、真事、真情。如果主持人开场有明确交代,说这是演的,那也无可厚非。遗憾的是,一些电视人不仅舍弃了真实,还在拒绝真诚。他们一边大量选用托儿,一边对公众宣称是嘉宾,面对公众的质疑,在媒体上还义正词严地狡辩。
  
  相亲最终变“相金”
  
  江苏溧阳市埭头镇的读者涂俊明,今年58岁。他以《荧屏如此“相亲”太不靠谱》为题,洋洋洒洒数千言,重点指出,近期的一些相亲节目,不是“相亲”,而是“相金”,成为“炫富”、“拜金”的大舞台、“曝晒场”,带来的是对整个社会价值观的误导。
  
  “随着此类相亲节目拼杀升级,男女嘉宾话语也变得更大胆、更露骨、更疯狂,有的甚至当堂吵架、讥讽、谩骂、扔鞋,温馨相亲全然成了低俗秀场。”他写道,在对着金钱、名利“向前冲”之时,爱情、真诚、品德怎能不黯然失色?主流媒体荧屏如此恶拼,嘉宾谁说话大胆出格就让谁上,这样的节目究竟是审美,还是现丑?
  
  深圳新安中学语文教师刘琼表示,“相亲节目大行其道,仿佛契合了‘剩女’时代的婚恋危机。但事实上,不少嘉宾才20岁出头,有的还是在校学生,远没有到靠相亲解决婚姻问题的地步。所以动机很可疑。”在她看来,一些嘉宾言行的“出位”,固然展现了婚恋观、价值观的多元,但我们更应看到,电视作为公共平台,不应该放大、纵容明显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和行为。不择手段只求一夜成名、拜金炫富、道德观是非感模糊等等,对社会和谐发展,以及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都是不利的。
  
  监督自律不可缺
  
  读者们大多把当前荧屏相亲种种怪象,归结为“都是收视率惹的祸”。不少电视台“开仗”于“相亲”节目,争夺恶拼收视率的“战事”也频频升级。江苏卫视与湖南卫视为相亲节目诱发了版权纠纷,正是为了争当“收视率冠军”。
  
  陕西安康读者陈国琴表示,女嘉宾马诺以“拜金女”备受观众指责,随后又曝出了“艳照门”。然而,越是丑闻缠身,越是大红大紫,这着实令人感到可悲:“这与当下一些媒体社会责任感的缺失密切相关。一些媒体为了追求收视率,不管不顾地利用‘艳照门’的影响力,继续对马诺们进行大加炒作。对于电视节目来说,收视率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忽视了社会责任,那么,终归走不远。”
  
  来自湖南理工学院的读者司念伟建议,媒体应建立道德评价和自律机制。娱乐节目如果一味盲目迎合市场需求,终将走向死胡同。“规范、监督,是保证节目良性发展的关键。有关管理部门必须加强有效管理,社会各方力量也要参与监督。此外,十分重要的一点,必须建立媒体的道德评价和自律机制。”他认为,必须强化对媒体和从业人员的监督检查、奖励惩罚,纠正低俗化倾向,维护传媒业的良好社会形象。
  
  电视相亲节目如此走过半年
  
  面世
  
  2009年12月24日,《我们约会吧》在湖南卫视开播。
  
  2010年1月15日,《非诚勿扰》在江苏卫视开播。
  
  争议
  
  “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微笑。”女嘉宾
  
  
  http://www.tthonghuo.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8912&extra=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凌云时装 时间:2010-06-22 09:03:00
  【原创点评】现在还有真正的感情吗?
  
  据悉江苏台的《非诚勿扰》已经停录了,应该早就该管管了;
  现在的电视相亲节目已经变味了。成了以吸引眼球,不顾道德底线和拜金主义者的阵地。是对年轻人对道德观、人生观、价值观引进了误区和曲解。
  按照节目这样下去,穷人还能够娶妻生子吗?而且连条件稍微差点的连讨老婆都成问题了。将来我们的社会还能够和谐吗?作为新闻舆论阵地的电视台这样做是哗众取宠,节目是给大家看的,作为大众传媒,他们想引导大家做什么呢?为了收视率,难道社会责任都不要了吗?甚至于跟娼妓、教唆犯还有什么两样?他们的社会责任与应该大于娱乐性,审核节目时他们都知道这是应该起码的准则,他们的台长应该引咎辞职。
  过去我曾经就是穷人,而且是很穷的穷人,连饭都吃不饱,但是因为我娶了我现在的老婆,我们同甘共苦,终于打拼出了一片属于我们的天地。假如以前也是这样感情市场化。金钱化了。试问:我如果没有娶妻,没有成家,也许后面的立业将是空话。说不定也就成了社会不安定的因素之一啦。
  媒体仅仅也是为了收视率,为了娱乐,那么节目全部现场直播算了。电视台审核这一关的人员也省了。审核就是对媒体负责,对观众负责。对得起自己的责任与良知。
  
  所以,“拜金女”、“炫富男”并非是社会的主流,电视节目不该把之类观点炒作放大,应该担当气媒体应有的社会责任。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