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田学仁的努力下企业不断壮大规模

楼主:燕青旋 时间:2015-07-13 15:07:36 点击:1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汉心有余悸的看了小胖子一眼,二话不说赶紧出了房间,田学仁在一旁愣了半晌,很佩服的看了一眼小胖子,回到床 上小心翼翼的睡下。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时,屋舍外传来阵阵钟声,这声音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传入耳中让人立刻就清醒过来,随着屋舍外传来杂乱声,小胖子也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凌乱的脚印,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昨晚咋了?怎么全身这么痛,好像被人打了……”正在穿杂役衫的田学仁沉默,半晌后开口。“没咋啊,一切正常。”

  “我怎么感觉脸肿了?”“可能这蚊子比较大。”“可我嘴里怎么还有血?”“你昨晚摔地上了,摔了好几次。”田学仁连忙推开屋舍的门,正要迈出时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小胖子,认真的说道。“胖子,你以后要多磨磨牙,最好锋利一些。”“咦?你也这么说,我爹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小胖子一边吃痛的穿着杂役衫,一边诧异的开口。迎着朝阳,田学仁与小胖子走出了屋舍,开始了他在靠山宗杂役处的砍柴生活。每人每天十木,在这北区杂役处外,存在了连绵不绝的荒山,山上树木林立,虽说不粗,但去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边际,远远一望如同林海。

  扛着杂役处发的斧头,田学仁揉着肩膀,整个手臂已经酸麻,隐隐疼痛,这斧头很沉,至于小胖子那里也是气喘吁吁,二人上了荒山,找到了被分配的区域,渐渐砰砰之声传出,不断地砍着树木。“我爹是财主,我以后也是财主,我不干杂役……”小胖子哭丧着脸,抡起斧头砍着。“你说这仙人真怪,他们有法术,难道还需要生火不成,为啥要让我们砍树……”相比于一旁小胖子的絮叨,田学仁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汗如雨下,他在云杰县贫苦,肉吃的少,以至于身子瘦弱,力气也不大,此刻也就是小半柱香的时间,就整个人靠在没砍断的树木旁,喘起粗气。

  再看小胖子,虽说也是累的浑身哆嗦,可依旧还是一边哭丧着脸嘀咕,一边砍着树木,显然在体力上虽说年纪小,但却比田学仁强了不少。田学仁苦笑摇头,借着休息的时间,拿出凝气卷再次看了起来,默默按照上面所描述的,去感受天地间的灵气。时间就这样流逝,很快就到了黄昏,田学仁这一天一共才砍了两木,至于小胖子,则是砍了整整八木之多,加在一起可让一人吃饱,二人合计之下,小胖子去取了食物,二人在屋舍内分吃,这才疲惫的倒下就睡。直至小胖子的呼噜再次传遍房内,田学仁挣扎的爬起,他眼中露出执着,忍着饥饿与疲惫,拿起凝气卷默默的看去。

  “之前读书时,经常背书到天明,早就饿习惯了,此刻这样的生活,虽说疲惫,可总归是一条出路,我田学仁就不信,自己科举不成,在这宗门修行也不成。”田学仁目中越加执着,带着坚毅,低头体悟。直至深夜,田学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仿佛在睡梦里也都满脑子感受天地灵力,清晨时他被钟声叫醒,睁开眼时目中带着血丝,咬牙起床,与精神还算饱 满的小胖子,继续砍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