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寺庙多,和尚去哪呢?|东本愿寺,西本愿寺,京都,闲话日本游

楼主:馒头渣炒蛋 时间:2017-10-25 17:47:25 点击:583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如果你到京都的时间,和离开京都的时间,
  比较尴尬,不早不晚。
  又不是什么购物达人,
  对京都车站商圈的百货和商铺兴致缺缺。
  那么,在车站把行李寄存后,
  去东本愿寺玩吧。

  从车站出发,走路12分钟,即达。
  时间如果够宽裕,还能搭个西本愿寺。
  他俩很近,也真的都很“寺庙”,
  和尚还在念经,世人还在许愿,
  寺庙还不收门票。

  

  

  京都虽然寺庙多,但很少能见到和尚的。
  似乎多数都已沦为旅游景点了。
  如果你平时看日剧,
  再受点山下智久饰演的帅气和尚影响,
  想窥探下日本“娶妻生子”的和尚真容,
  就一定不能错过本愿寺,
  甭管他是东本愿寺还是西本愿寺。

  东西本愿寺从游玩体验来说能混为一谈吗?
  当然,因为两寺“长”得像极了,
  从寺庙的建筑到格局,好像一对双胞胎。
  如果不是西本愿寺的木地板旧一点,
  有原木结节的痕迹提醒脚下的不平。
  建筑物的“腰围”少许小点。
  仅从游玩观感来说,难以区分彼此。

  

  

  从东本愿寺玩到西本愿寺之后,
  在下超级为京都人肉疼的。
  两寺的建筑大,占地广,
  衬着四周的现代建筑,特别浪费和霸道。

  以东本愿寺为例,
  院内的大师堂是京都最大的木造建筑。
  没有比较没有感觉。
  用故宫最大的木砖解构建筑太和殿做比较,
  大师堂比太和殿还要壮。
  数字来说话:
  东本愿寺:长76米,宽58米,高38米。
  太和殿:长64米,宽37米,连台基35米。
  而且,为了让这雄壮的建筑不显得憋屈,
  中日都选择用宽广无遮掩的院子来做陪。
  第一眼的感觉,壮观极了。

  

  

  但是,
  在玩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本愿寺之后,
  真是从惊叹到肉疼啊。
  日本佛教如此盛行,宗派林立,
  同样壮阔的地盘,建个其它门派的寺庙,
  不一样的风景,打个擂台,也好玩些啊。
  想法是美丽的,现实是残酷的,
  能跟本愿寺打擂台的,也只能是本愿寺。
  东西本愿寺本是一家人。
  兄弟俩,祸起萧墙,分了家产,
  才从西本愿寺分出东本愿寺。

  

  即使分了家,还能圈那么大的地,
  还是因为人多势众。
  净土真宗走平民路线,
  只要会念“阿弥陀佛”,平日做好事,
  就能成为信徒,信徒人人平等。
  时至今日,
  净土真宗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佛教流派。
  而这种理念落到建筑上来说,
  就是要在庙堂里装下更多的人。
  寺庙的偶像部位较小,信众祈祷的场地较大。
  于是,就有了京都最大的木造建筑:大师堂。

  

  

  净土真宗势力大,
  但本愿寺的号召力更强。
  打着“本愿”的招牌,天下无敌。
  那是寺庙在佛界,
  给信众们投的一份保底投资保险。

  这份“本愿”保险要从阿弥陀佛说起,
  话说在阿弥陀佛还未成佛前,
  也会和普通人一样发个誓,起个愿。
  这种愿望被称为本愿。
  佛主总共许下四十八个要实现的愿望。
  本愿寺认准了第十八个愿望:
  念我佛者,若不往生,不取正觉。
  就是:你只要信我,
  如果死后不能去往西方极乐净土世界,
  我就不能成佛,陪着你一起,
  直到你能够进入极乐世界。

  

  

  净土真宗+本愿寺,
  这个双层诱惑力,就太大了。
  本来在“生存不易,识字罕见” 日本古代,
  信仰就是一个奢侈品。
  读懂佛经,信仰神佛,只有贵族才玩得起。
  但如果会念“阿弥陀佛”就被认可信佛,
  这就将门槛直接降低为零,
  不但人人都可信,临时抱佛脚也可信。

  本愿又保证你信仰成功,死后进入极乐世界。
  这条对“不得已”干恶营生的人特别管用。
  比方说关东地区以打鱼为生的渔夫,
  在比如说,干“杀人越货”的海盗,盗贼。
  这个不是信口开河,
  因为后来的历史证明了,
  由恶营生组成的本愿寺僧兵集团,
  是日本地方军阀“大名”的梦魇。

  

  能想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人,
  也的确不同凡人,极有个性。
  他就是两个本愿寺都在庙堂上供奉的,
  共同的祖先,
  开创净土真宗的见真大师:亲鸾。
  牌匾“见真”下的偶像雕塑,即为此人。

  

  真的,一个思想上有着“异见”的人,
  在行为上也会对规矩不屑一顾。
  所以,他还开创了日本和尚娶妻生子。
  如果不是明治维新后,为了扩充人力资源,
  政府要求和尚娶妻生子。
  那么今日日剧演得“帅气和尚爱上我”,
  就只能是净土真宗的独家专属了。

  

  亲鸾自己就带头,娶妻生子,
  还让自己教派领袖 “门主”地位可以世袭。
  世袭的门主随着一代代的传承和稳固,
  在教派内的地位比阿弥陀佛还高。
  这也导致今天你玩本愿寺,会发现,
  大师堂的规模比阿弥陀佛堂要大。
  于是,
  最大建筑归属大师堂,也是有讲究的。

  

  亲鸾的门主地位传到第八代,
  出了一个中兴之主:莲如。
  莲如是一个宗教恐怖主义者,
  提倡通过“佛战”,进入西方极乐净土世界。
  能发展信众不是他最厉害的本事。
  最厉害的是,他会看风水,
  他为本愿寺成为日本“和尚王”,
  找了一块绝无仅有的风水宝地。

  

  他和自己的祖宗亲鸾一样,
  不走寻常路。
  当有头有脸的寺庙都要占山为王的时候,
  他反而选择了一个海边小渔村建石山本愿寺。
  当时的渔村,蛮荒的。
  但是,
  这个渔村位于大陆前来的船队停泊的港湾中。

  

  莫欺少年穷,占着交通要道的渔村,
  今天有个显赫的名字:大阪。
  到了战国时期,
  只用了50年不到的时间,
  石山本愿寺已经不是普通大名的梦魇,
  而是“日本大魔王”织田信长的梦魇。

  有句话叫:一将功成万骨枯。
  对于日本人来说,
  战国时期是一个类似中国三国的时期。
  英雄辈出,凭能力说话。
  在这样的时代里,
  最厉害的是“日本大魔王”织田信长。

  

  而本愿寺,和织田信长的战争,
  打了十年。
  僧兵厉害,但莲如选的地方也真的难打。
  在海边,川流环绕的地方,遇上涨潮,
  就是泥沼。攻方特别吃亏。
  最后,织田靠断了粮草,
  逼着当时的门主显如坐下来谈判。
  以本愿寺放弃这块地方,撤退换来生存。
  这块宝地也没闲着,
  被织田的继承者丰臣秀吉拿来盖大阪城了。

  

  

  有人没地的显如和丰臣秀吉和解后,
  被丰臣安排到了京都。
  建起了西本愿寺。
  但和尚王的实力太强大了,
  一直被当权者忌惮着。
  显如死后,
  一母所生的长子教如和三子准如争门主之位。
  最后以长子教如出走,在本愿寺以东建寺,
  称为东本愿寺。
  三子准如继承本愿寺,后被称为西本愿寺。
  留下今天的格局。

  

  虽然分了家,但是人还是多的让人顾忌。
  今天依旧在游玩的时候能感觉出来。
  两寺的围墙外围都有护城河。
  相对于京都城中将军居住的二条城,
  两寺护城河浅浅窄窄的就像一个摆设。
  摆明了人多不怕你围攻。

  

  

  东西本愿寺虽然相对于其它寺庙,历史较短。
  但短有短的好处,越靠近近代,工艺越发达。
  两寺的建筑细节,
  特别是后来经历火灾又重建的东本愿寺,
  特别精巧细致。
  从唐门到飞檐,
  都有着安土桃山时期追求的绚烂感。

  

  

  

  西本愿寺的建筑比较悠久,
  建筑老,有老的趣味。
  在从大师堂到阿弥陀佛堂的廊道上,
  有前人刻的印记,寻找起来也是趣事一件。

  

  庭内的银杏树,
  其中一株已经老态龙钟的需要支架依靠了。
  据说有着四百年的历史。

  

  

  其实西本愿寺是藏了宝贝的。
  一个古老的能剧舞台和在庭院里的飞云阁。
  问题是,我是临时起意去的,
  没有预约,就没有贸然前往了。
  关于舞台与飞云阁的故事,留个念想吧。

  

  

  不过我有我的不期而遇,
  那天正好遇到有小学生的短期研修课程,
  一群才剃度的小孩子穿着袈裟,
  排着队做仪式。超级可爱。
  围在旁边的父母,拿着手机跟着拍摄,
  很有生活的味道。

  

  

  其实不论寺庙还是教堂,
  宗教场所本来就是以前人的社交中心。
  只是这个时代的我们,
  将社交中心放在了购物中心。
  有的时候,我会想:
  几百年后的人们会不会认为,
  我们信仰的是拜物教呢?

  Shopping mall是我们的寺庙,
  店铺是祷告室,模特是偶像崇拜,
  市场部及带着软文的自媒体是传教士。
  至于经济学家,那是原教旨主义者。
  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和尚去哪儿了呢?”。

  

  但是,
  无论我如何想,我还是拜物教的一员。
  没有在东西本愿寺附近找吃的。
  我在西本愿寺大门对面去买大萝卜了。
  那里有京渍物西利的本店。
  京渍物是一种像腌菜的小菜。
  但保质期没有腌菜那么长。

  本店的品种多,还可以试吃。
  最爱就是叫“大根”的大萝卜,有点酸脆。
  从此之后,凡是有友人去关西,
  我都口水嗒嗒的舔着脸问,
  能帮我带根大萝卜吗?

  

  

  

  更多攻略详见个人公众号:馒头渣炒蛋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7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