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老家林亭口镇

楼主:ty_141034350 时间:2019-08-17 12:51:57 点击:8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童年记忆中的林亭口镇


  我们哪里有一句夸赞林亭口的顺口溜:“一京,二威,三林亭”,稍有常识的人就知道这种说法是偏执的,但它却道出了林亭口人的骄傲与自豪。
  据宝坻县志记载,林亭口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距今大概也有六百多年历史,延至清代称镇,其规模在宝坻县名列第三,水旱码头,南北通衢交通要道。林亭口镇的发展,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可忽略,以林亭口人李菡为代表的李氏家族,在清代官居要职,人称“李半朝 ”,可见势力巨大。李氏家族在林亭口有巨大资产,客观上也促进了林亭口的发展。
  听老人们讲,从空中俯瞰林亭口镇就像一只凤凰,落在水边饮水。都知道凤凰是神鸟,民间百姓如得神鸟灵气,当然有吉祥万福之兴,庇荫子孙万代之旺盛。可见,林亭口是一方风水宝地。
  为什么说象凤凰呢?从建设布局走向可见端倪。镇西有一建筑群落,其外形似凤凰头部;镇东有两道弯曲的河堤,宛如凤凰两条摆动的长尾;镇南、镇北两个自然村落就是凤凰两支飞舞着的巨大翅膀;镇内三条东西走向的大街就是凤凰威武的躯体。其实仅文字的描述过于苍白、简陋,无法完全呈现出整体形象,你只要身临其地会全然明了。
  对林亭口镇的记忆我还只是破碎的,不完整的。小时候看到的林亭口镇已不是原来的样子,古镇旧貌已荡然无存,大多数建筑屡遭天灾人祸破坏,只留下残墙断壁。长大后,陆续听到老人们聊天,逐步对古镇旧貌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种口口相传是非常不全面的,更是不准确的。
  林亭口镇和北方许多古镇相似,镇四周不筑城墙,只在镇中大街东西建有城门楼(我想这与当时的建筑格局有关,南北两条大街是开放式的,中间大街是封闭式的,只要东西城门关闭,任何人都不能进入中间大街。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年建中间大街并未考虑之后的南北))。城门楼为两层,马道在城门两侧,城门墙设有垛口。
  东门外是道教文化建筑群落,主体建筑是“娘娘庙”。按照道教文化内涵,娘娘庙供奉应是三仙娘娘或是圣母娘娘(民间称送子娘娘)。(究竟供奉是哪位仙人,我并不知)娘娘庙规模较大,红墙高耸,古柏参天,山门南开,院内东西建有钟鼓二楼,正殿对面是座戏台。听老人们讲,娘娘庙香火旺盛,四面八方信男信女许愿、还愿络绎不绝,都说娘娘有求必应十分灵验;
  娘娘庙以北有一座关帝庙,关帝庙规模小于娘娘庙。关帝庙大殿坐北朝南,庙前是个广场,广场南端有一座高大的戏楼(这座戏楼拆的较晚,我曾记得三反五反时期在还此召开过斗争大会)。
  娘娘庙以南是一座魁星楼(又称魁星阁)楼内供奉魁星。魁星是主宰儒士学子的大神,求取功名的学子都要对魁星顶礼膜拜。魁星楼建有五层,是林亭口镇最高建筑。
  镇西门外是佛教建筑群,主要是西大寺。这座寺院占地面积较大,原林亭口中学就建在寺院的旧址上。我没有见过西大寺原貌,只听我妈妈说过,西大寺有罗汉堂,有大雄宝殿,供奉的是佛祖释迦摩尼。仅从旧址占地面积来看,昔日的西大寺应有多么宏大。
  林亭口镇的建筑是明清风格,最有代表性建筑是中间大街,民居院落基本是四合院布局,商业店铺是前店后作坊和人居住。无论是民居还是商用,房屋建筑都十分考究,木架结构,飞檐拱脊,青砖灰瓦,磨砖对缝,雕花木窗。房屋基础高出地面一般都在三尺以上,大门台阶选用巨大条石铺成,至少都是五步阶梯,门前矗立石鼓或石狮。譬如大街东周家庭院,街西张家庭院最具代表性。三进院落,每道院子正房朝南,东西各有厢房。院内通道方砖铺地,金鱼缸或莲花缸分置正房两侧。张家庭院更加气派,第二道院落东侧月亮门内为侧院和花园,这套院子的门全部是落地花格四开门,窗户是雕花对开窗。室内地面完全是方砖无缝铺成,平滑如镜。
  林亭口镇类似这样庭院数不胜数,反映当初富有、繁华状况。据老人们回忆,当年林亭口镇店铺林立,商贾云集,买卖兴隆,东下唐山,南达天津,西抵北京,水旱两路运输便利,独占地利之优势。比较有名商铺、作坊有数家之多。周家的糕点坊,侯家的锅饼店,张家的布匹店、酱油作坊、杂货铺、烧锅。除此之外客栈,茶馆,酒肆,饭店,水果摊应有尽有。林亭口的餐饮当属“三鲜馆”首屈一指,名气最大(主厨是王氏家族),声名远播,尤其是“溜里脊”、“爆炒腰花”、“猪蹄扒海参”、“红烧鲤鱼”等菜肴最为拿手,是他们的招牌菜。据老人说,三鲜馆有一绝,“素炒绿豆芽”与众不同,那叫“腔不倒,色不变,根根剔透,入口清爽,不失原味”。无论是尊贵客人,还是普通顾客,都要品尝这道“素炒豆芽菜”(据说许多餐馆偷学这道菜,终究不得真谛)。当年的“三鲜馆”每日接待南来北往的客商,川流不断,整日高朋满座。
  林亭口镇坐落在箭杆河南岸,水路运输得天独厚。箭杆河是内陆河,源头是宝坻窝头河,东入蓟运河。大部分运输船由东逆流到林亭口,再向西因水道窄大船无法通行,所以林亭口镇就成了码头,然后再由林亭口陆路转运。可以想象出当年码头一片繁忙景象。盐、碱、鱼、虾等产品源源不断运到林亭口码头,再由林亭口码头把大米、小麦、棉花、布匹等农产品运往下游各地。码头上有专业搬运工(俗称“扛交行”“卖苦力”)。我爸爸说过,他的爷爷我的曾祖父就是做“扛大包”营生,扛一包盐能挣一个铜子,一天下来能挣回全家人的生活费用。因为码头货物搬运繁忙,做这活的人很多,后来有了专业队伍。解放后成立了搬运工会组织。
  在我小的时候箭杆河上的运输依然没有停下,每天都看到运输大木船由东扬帆而来,一艘艘木船整齐停靠码头旁,码头上总是人欢马叫,一番繁荣景象。出于好奇,有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还上了大船,看看这里,摸摸那里。运输船的船舱又大又深,船帆杆又粗又长,船尾舵如同大大的门板。
  箭杆河上的船运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结束,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这种运输船了。
  经济的繁荣必然促进文化的繁荣。林亭口镇有一个很不错的业余评剧团,每到秋收或冬闲,就要搭台唱戏,一连几日。演员都是农民 ,分文不取,真正票友。他们当中比较有名气有赵润、小花、侯炳林等。别看他们其貌不扬,土了土气,扮上妆一点不逊色专业演员。那时候天津评剧团也下乡演出,因为我年龄小记不清是哪一年了,评剧界的大腕鲜灵霞(艺名)来到林亭口演出,那场面太大了,人山人海一点不为过。整整唱了三天,林亭口镇热闹的翻了天。
  林亭口镇传统的民间艺术也很丰富多彩,如高跷队、秧歌队、皮影队、耍钟幡、跑旱船。每到三月十八的庙会,或者春节,各种表演队轮番在街上表演,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尤其孩子们,更是欢天喜地,穿梭在队伍和人群中,愉快地奔跑着。

  时间过去了半个世纪,如今我们已经是古稀老人,往事如烟,物尽人非,一切都随着历史的车轮湮灭了,我们只有在回忆中享用饕餮之宴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29235037 时间:2019-10-16 21:45:31
  林亭口的大葱最好吃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