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作者 夤星(王振江)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1-08 21:32:27 点击:7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长篇小说】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作者 夤星(王振江)
  1981年3月29日第四稿
  誊于2019-12-28
  注:此原始稿将作为长篇大跨度电视剧文学剧本《彩云追月》的原始参考。
  序
  发源于中岳嵩山的颍河,经过千百万年的流淌,走过了200多华里的路途来到了襄城县颍桥公社的地界里。
  发源于嵩县跑马岭的北汝河,经过千百万年的流淌,走过了300多华里的路途来到了襄城县的城南的地界里。
  伏牛山首山犹如一头庞大的牛头探头探脑地伸进了黄淮海大平原。由首山往西便是八百里伏牛山,由伏牛山往西便是秦岭山脉,由秦岭山脉再往西便是祁连山脉,由祁连山脉再往西便是昆仑山脉,这一线号称中国的龙脊。
  襄城县宛如巨龙戏珠巨龙嘴边上的那枚珍珠。北汝河,颍河宛如巨龙的两条龙须。
  平行流淌的北汝河与颍河之间相隔50华里,这50华里之间是一片平整肥沃平原。
  北距时年称为“颍桥人民公社”的颍河桥头8华里,南距襄城县北汝河桥头36华里的中间点上有一个千年古村“陈刘侯”(时年为‘陈刘候大队’)。
  距陈刘候大队东南方3里地的地方有一洼地,这一洼地方圆几十里无人烟,唯有五幢孤零零的红瓦青砖的普通房屋。
  距这五幢房屋200米处有一条东北西南走向公路——许南公路(许昌,南阳)。
  1974年至1980年在河南省许昌地区襄城县颍桥公社陈刘候大队的【新建队】——那五幢普通房舍的里里外外发生了一段青春躁动,恩怨交集,情爱缠绵,追求美好,探索人生,讴歌青春,岁月蹉跎的感人故事。
  —— 1974年4月22日这里呼呼啦啦来了一群小屁孩儿一群小屁妮儿(男33名,女9名),开始了他(她)们的人生第一步。
  —— 1980年止这群小屁孩儿小屁妮儿们陆陆续续扑扑楞楞地飞走了,各自走上了工作岗位,开始了他(她)们保家卫国,建设祖国,为祖国改革开放奋斗了40年的人生旅途。
  —— 自此40年以后,这些人都已光荣退休,喝酒的喝酒,日白的日白,带孙的带孙,带外孙的带外孙,很是恬静,很是安享,很是乐观,很是豁达,很是天年。
  但是最让他们留恋的,最让他们难以忘怀的,仍然是那段难忘的青春岁月,那真正是一首歌,一首难忘的歌:
  一支难忘的歌 - 关牧村
  电视剧《蹉跎岁月》主题曲
  词:叶辛
  曲:黄准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
  岁月的河啊汇成歌
  汇成歌 汇成歌
  一支歌 一支深情的歌
  一支拨动着人们心弦的歌
  一支歌 一支深情的歌
  希望和理想是那么多
  啊
  一支歌 一支高亢的歌
  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
  一支歌 一支高亢的歌
  幸福和欢乐是那么多
  啊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
  岁月的河啊汇成歌
  汇成歌 汇成歌
  一支歌 一支难以忘怀的歌
  一支歌 一支难以忘怀的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4-22 23:30:21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一九七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
  颍河南岸那几幢盖在旷田野中的红瓦房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寂静无声了。
  青砖墙上贴了许多红红绿绿的标语口号,上面写着:
  “将革命进行到底”
  “向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学习!”
  “工业大庆,农业学大寨,老农学知青,知青学老农!”
  “深入批林批孔!”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地面上刚放过鞭炮的纸屑还冒着余烟。排房后的土路上停着两辆大轿车,许多人忙着在那里卸行李,热情好客的老贫农们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微笑穿插在知青中间帮他们背的背扛的扛。
  “寒江!寒江!”一个膘大强壮的青年来回在人丛中寻找。
  “哎!我在这儿!”汽车旁叫秋寒江那个青年答应了一声和对脸的农村青年握了握手说:“我叫秋寒江以后我们常在一起了!”
  农村青年憨厚地笑着说:“好好好!好好好!”
  那胖子走过来:“寒江你等会儿说不行?别人把房屋都抢了!咱还没个地方住哩!”
  寒江只好辞别农村青年和胖子一起挨着门看,几幢房子比较好的单间都搬进去了知青,最后,他们来到最前排最东边准备当做牲口屋的一架梁两间房的通间前后打量了一番,秋寒江说:
  “把我们同班的五个男生都喊来就住这个屋子!”
  不一会儿,几个青年拎着抬着箱子、背着背包走了过来,咋咋呼呼地涌进屋子评头论足安置行装。
  这时候那胖子领来了一个大个子黑脸庞的小伙子走过来恳切地说:
  “他叫王瑞祥,咱学校初中生,我们是邻居,让他也和咱住一个屋吧?”
  秋寒江表示欢迎:“你的东西呢?我来帮你搬!”
  王瑞祥露出雪白的牙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的大网兜拎起来:“这不,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儿呢!用不着搬!”顺着他手中的网兜往下看,里面有一条破旧的褪了色的红色毯子,一个单子和几件衣服。
  “这点东西能过冬吗?”秋寒江心里问,再看看他的模样,一米八五的个头,脸黑得如锅底,漫长脸上那双有神的眼睛呼呼闪闪,白牙黑脸白眼白可谓黑白分明,给人第一印象肯定久久不忘!黑白分明,黑的可爱。穿了一件和尚领旧工作服,白斜纹自染的草绿色破裤子,一双又肥又大的解放鞋,被大拇脚指头拱出来个洞洞。
  王瑞祥看着秋寒江的脸说:“我认识你。”
  “你怎么认识我?虽然咱们一个学校,可我对你一点也不挂脸。”
  “那当然啦,你是咱一中响当当的反潮流勇士吗,谁不认识你呀!”
  “哈哈哈哈!”屋里的同学们都笑了。
  同学们五加一六个人很快把箱子、背包搬进屋里。这间屋子里一共安排了七张床,六个人,空一张床,大家就商量着把箱子都集中在那个空床上面。
  “老黑!你这货咋跑到这儿啦!”随着声音门口出现一个个头不高,尖嘴猴腮,油头粉面,留着一个从外地引进的“高山”发型的头,穿灰涤卡中山服,很瘦的草绿军用裤子。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把屋里的每一个人瞧了一遍,然后对王瑞祥说:“日他奶奶一回,老子跑了几大圈也没找到一个得劲的地方!我也搬你们屋来吧?”没等王瑞祥答话,自从他一进屋就停下来反感的看着他的秋寒江搭腔说:“我们屋子满啦!”
  (注:秋寒江与这两个人一生相濡以沫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了)
  谨以此长篇小说纪念我们上山下乡四十六周年。
  青春万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