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个老头】 少年发小王宏昌 2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4-30 17:58:06 点击:47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千零一个老头】
  少年发小王宏昌 2
  2020-4-30
  那白衣少年是何许人?
  那白衣少年为什么没人敢惹?
  那白衣少年为什么在村里能顶半个“书记”?
  筹建处职工当中有透串的人打听了,原来他叫王宏昌,许昌市第二中学的初中生,当年他们班同学中出现了一个许昌市社会上响当当的坏孩子,让小城的人们谈之变色,这个坏孩子能量很大,能聚集很大的“古惑仔”一类的少年,打架斗殴,聚众闹事,所向披靡。
  这个坏孩子是王洪昌的好朋友,王宏昌有事,会呼风唤雨般地呼呼啦啦跑来很多助威帮忙的人。
  王宏昌家的辈分在王月桥村很高,农村人亲连亲戚连戚,高辈分的人在村子里绝对至高无上,尽管王宏昌当年仅仅十五岁,但是他少年老成,一眼看上去就像成年的十八岁的小伙子了。在村里多大的人见王宏昌的面还得毕恭毕敬地喊一声“叔”“伯”“爷”哩!
  王宏昌弟兄三个,个个有出息,老大老二都是“吃商品粮”的,那年月的农村能有一个吃上商品粮的人已经牛逼死啦!王宏昌的大哥高高的个子,壮壮实实,在许昌地区豫南七处上班,豫南七处是省一级的建筑公司,当年的建筑工人人手一把“瓦刀”,王家的老大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把瓦刀正好卡在脚蹬子上边的车梁上面,卡得结结实实,一骑起自行车虎虎生风。当年社会治安不好,王月桥位置偏僻静远,偶尔会遇见拦路的坏人,王宏昌家的老大往往遇见拦路客,会把自行车一扎,顺手抄起瓦刀大喊一声:
  “我是豫南七处的!”
  那声音洪亮震撼,早把拦路客吓跑了。(豫南七处在文革当中很有造反名声,不是瓤茬。)
  王宏昌的二哥在洛阳拖拉机厂工作,更是牛逼,一副文质彬彬洋里洋气样子和气质,见过大世面,什么都懂,留着一个三七分的分头,穿着明晃晃的红皮鞋(当年穿黑皮鞋就已经大惊小怪的啦),上身穿着灯草绒的夹克,带着一个“28钻”的上海牌大手表(当年好的上海表能顶一个工人的半年工资)。老二说话文绉绉滴,平时每逢过年就会领着烫的满头卷发的洋媳妇儿回来过年,这个媳妇儿的洋打扮往往在许昌市的大街上走上一遭之后就会被人模仿就成了当年的流行季,别说在一个小村庄里边了。
  王家的老二是村上大主心骨,往往遇大事的时候,决策不定的时候,就会听到村里的人们相互异口同声地说:
  “赶紧给老二写信!让老二决定!”
  有了王家的三兄弟,难怪王月桥的人有底气推筹建处的墙。
  话说筹建处的几十亩地的院墙就这样被推倒着,被垒起来着,当事者的双方不亦乐乎地进行着。该种地的推完墙撂下一句话扭头就去种地去了,该建铁路的也是垒墙的一把好手,抽出几个工人垒完墙扭头就是修铁路去了。
  我家住在筹建处的最后一排最东头的瓦房子里,我家的东边就是院墙,这院墙有两米半高,院子里的地势高,院子外面的地势低,我往往能居高临下地往墙外面张望。
  院墙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显得幽深静谧。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听到那小树林子里有“刀光剑影”还有“嘿嘿嘿”“呵呵呵”“砰砰砰”的声音。这声音吸引了我,因为这是练武的声响,那时的我太崇拜武术了,一心一意想投个高师。
  再仔细看,那练武之人不正是白衣少年王宏昌吗?
  再接下来,我发现我家的这一段墙没有被人推倒的原因,原来那小树林正是王宏昌家“后地”。
  再接下来我又发现,我家这段墙头上经常晒着一双浅腰的,涂上厚厚一层雪白的白鞋粉的运动鞋。
  那年月有一双白色运动鞋也是特别别致的一道风景线,整个许昌小城能穿得上白运动鞋的人屈指可数。
  不久我也有了一双白色网球鞋,那是我哥从部队上辗转给我捎回来的(我哥是空降兵师篮球队的),我也可以显摆显摆了,于是,我也把洗干净的鞋面上涂上厚厚的雪白的鞋粉,并排放到了王宏昌那双鞋的旁边去晒。
  在我傍晚取鞋时,墙外面说话了:
  “你也有小白鞋?啥牌子的?”
  我隔着墙回答:“回力的,你的呢?”
  墙外面回答:“我的是双钱牌子的。你是谁?跳过来说说话儿!”
  我一跃而骑到了墙头上,往墙外面一看,正是那个白衣少年王宏昌笑眯眯地善意地仰着头看着我。
  我也笑了。
  王宏昌笑着说:“过来!过来!咱俩交个朋友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